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新闻 > 正文

“弃婴岛”:生的希望 不会助长遗弃婴儿行为

2013-12-26 05:29:36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2013年12月8日,西安,在位于未央区新广路的西安市儿童福利院门口草坪上,婴儿安全岛已经开始试运行。

继2011年6月1日石家庄设置国内首个“婴儿安全岛”之后,2013年岁末,西安、南京等城市相继建立“弃婴岛”。此举引发舆论两派声音:赞成者认为此举将大大提高弃婴存活率,反对派则担心这会助长丢弃婴儿现象。

民政部副部长窦玉沛此前接受媒体采访谈到弃婴岛问题时表示,设立弃婴岛,正是基于生命至上、儿童权益优先的原则,与中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立法精神是一致的,与刑法打击弃婴犯罪并行不悖,建议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事实证明,弃婴岛让弃婴避免了人为的二次伤害。但通过弃婴岛进入福利院等慈善机构的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却无法获得足够的亲情和温暖。即福利院并不能取代家庭的作用。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更期待儿童大病救助机制的建立,让重病患儿的家庭和残障儿童的家庭获得保障,从而减少遗弃行为。

本报记者 陈舒扬 发自北京

2013年7月,民政部下发了《民政部办公厅关于转发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方案的通知》,意味着福利机构设置“弃婴岛”接收弃婴的行为得到了官方的认可,并将在全国推广。

见于官方文件的婴儿安全岛,被更通俗地称为弃婴岛,是为弃婴提供的室内庇护场所,一般设置有保温箱等保护婴儿人身安全的设施,其初衷是降低弃婴行为对婴儿的伤害。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截至2013年12月底,全国已经有19个省市设立了弃婴岛。

弃婴问题屡屡戳痛社会的神经,弃婴多为重病重残儿,因此除了道德上的责问,弃婴现象也昭示着我国医疗保障和儿童福利制度的不健全。业内更多的声音认为,设置弃婴岛不是为了“鼓励”遗弃、而是保护被遗弃婴儿。现代文明社会中,人类的生育风险应由全社会共同承担,理想的状态是,重病患儿的家庭和残障儿童的家庭获得保障,从而减少遗弃行为。

集中收治提高弃婴存活率

时间多在凌晨和傍晚,地点多在医院、公园和胡同,重病或重残的婴儿,被父母遗弃—除了可能在露天野外受到天气、虫鼠的再次伤害,还因为生命力弱,弃婴可能难以被人发现,从而失去最佳的救治时间。

石家庄社会福利院院长韩金红见过许多这样被遗弃的婴儿。跟许多城市一样,他所在的福利院是石家庄唯一的综合性社会福利机构,儿童福利部门设于其中。

2011年,出于“让弃婴免受二次伤害的初衷”,韩金红向相关部门提出了设立婴儿安全岛的申请,得到支持。初期的婴儿安全岛是一个铝合金外皮制作的简易房,治安岗亭大小,内设一个婴儿保温箱。

根据统计,从2011年6月设立到当年年底,婴儿安全岛共接收弃婴24名,石家庄社会福利院在全市范围内接收的弃婴是75个,低于往年同期数量。韩金红认为这表示婴儿安全岛设置后石家庄弃婴总数没有增长,只是集中到了一起。

韩金红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到了2012年,由于媒体报道和社会关注度的上升,石家庄社会福利院收到的弃婴数量比往年上升了30%,但到了2013年又有所下降。从设立婴儿安全岛至今的两年多时间里,岛内一共收到过181名弃婴。总体上看,弃婴行为并没有在弃婴岛设立后变多。

值得一提的变化是,婴儿安全岛让弃婴的存活率提高。韩金红表示,以往被发现的弃婴存活下来的不到一半,而婴儿安全岛两年多时间里接收的弃婴,约60%能够存活下来。高烧、外伤和肺炎这些弃婴常常遇到的伤害,很少再在安全岛里的孩子身上出现。

2013年春天,婴儿安全岛经过一次改造,扩大了空间,增设了婴儿床和空调,并用延时报警器代替了原来的人工按铃—人们发现,由于弃婴者担心被人发现,大多人不会使用人工按铃;现在的远红外报警装置,在检测到人向岛内置放婴儿时将会自动开启,但会延时报警,在弃婴者离开后,才会提醒工作人员查看和收治弃婴。

鉴于石家庄的成功经验,两年多来,河北省已有11个地区建立了婴儿安全岛。

不会助长遗弃行为

石家庄婴儿安全岛在建立之初便受到包括民政部在内的各界关注。“河北省在做的时候,众多人都在观望,看看会出现什么问题,会有些什么启示。”中国公益研究院儿童福利中心主任高玉荣对时代周报记者谈道。

无论如何,学界非常支持此举。“类似弃婴岛的做法在国外已经很普遍,”高玉荣强调,“它和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精神是一致的。”

据了解,世界各国都立法反对弃婴现象。但与此同时,大多采取安全港法案、匿名生产法、弃婴保护舱等人性化措施,允许生父母将新生儿遗弃在指定的场所或专门的设施,确保弃婴得到妥善照顾。生父母无需透露身份并可免受法律制裁,体现了对弃婴生命权的重视。

弃婴岛也符合国际社会的通行做法和理念。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规定:“关于儿童的一切行动,不论是由公私社会福利机构、法院、行政当局或立法机构执行,均应以儿童的最大利益为首要考量。”

人们最大的担忧是:设置弃婴岛是否会鼓励家长遗弃婴儿?石家庄的经验多少消除了这一疑虑。中国公益研究院不久前发布的一篇评论明确表达了对弃婴岛的支持,其中指出,安全岛与弃婴量之间没有必然联系。除了石家庄福利院之外,该文列举了国外案例:在美国,洛杉矶自2002年实施安全港法案后,非法弃婴量逐年下降,从5年前的每年13人降为2人。

石家庄婴儿安全岛运行两年之后,2013年7月,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下称“儿童收养中心”)公布了《关于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的方案》(下称“《方案》”),并由民政部转发。根据方案,弃婴岛全国性试点在2013年8月展开,原则上每个省确定1-2个试点地区,以儿童福利机构为设立主体。

《方案》还对婴儿安全岛的设立地点、设施标准、工作制度和规范进行了指导建议。如提出设立地点一般可在儿童福利机构附近,以便对弃婴提供及时快速的保护;也可考虑设在弃婴现象多发地区,如医院、流动人口聚居地。

“比如为了救治的方便,也可以设立在医院附近,但仍然由福利机构管理。这就需要建立相应的工作机制。”推广工作的直接负责人、儿童收养中心抚育部主任冀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据了解,大部分地区选择在福利院或定点医院附近设立弃婴岛,深圳社会福利中心还有依托银行网点设点的打算。冀刚称,全国已经有19个省市设立了弃婴岛。

“弃婴岛推广的最大困难可能是来自社会上的看法。”冀刚表示。事实上南京社会儿童福利院的弃婴岛自2013年12月10日启用以来,收到的弃婴数量骤增,加重了人们对弃婴岛鼓励遗弃婴儿行为的担忧。

对此,冀刚认为,短期个别弃婴岛接受弃婴数量增加,跟媒体传播有关;加上弃婴岛尚未广泛设立,部分设立了弃婴岛的福利院甚至会吸引外地的弃婴者。“我们更关注婴儿的生命。”冀刚说。

儿童大病救助机制亟待建立

中国每年有多少婴儿被遗弃?一份2010年发布的被广泛引用的《中国儿童福利政策报告》提到,相关部门保守统计,中国每年大约有10万名儿童被遗弃,大多为残疾儿童或女童,其中绝大部分是弃婴。

绝大多数弃婴天生残疾。从事孤残儿童事业多年的高玉荣表示,现在因性别等其他原因遗弃的已经极少,弃婴问题更多反映的是我国医疗保障和儿童福利制度的不健全。

对于一些家庭来说,一个身患重病或者残疾的孩子,可能会带来难以承受的经济和生活压力,因此遗弃成为最容易的解决办法。《刑法》虽对遗弃罪有明文规定,遗弃孩子可能构成犯罪。但在执行过程中,真正受到惩罚的情况并不多,因此遗弃罪的警示效果并不明显。

根据相关规定,任何人发现弃婴,应在第一时间向当地居委会或村民委员会通报,并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确认无人认领后,移送至民政部门指定的儿童福利机构。儿童福利机构则需在规定时间发布寻亲公告,公告期后仍无法找到监护人的弃婴,才能正式办理进入儿童福利机构手续,同时需及时做好弃婴的体检救治、户籍登记及抚育。

弃婴被登记为孤儿后将享受孤儿的补助体系。我国目前的儿童福利制度由中央和地方财政共同投入,中央财政对东、中、西部地区孤儿分别按月人均180元、270元、360元的标准予以补助,地方财政根据当地财力状况补充配套资金,确保社会福利机构供养孤儿最低养育标准为每人每月不低于1000元,社会散居孤儿为每人每月不低于600元。

然而仍有许多散落民间的弃婴、孤儿由于各种原因未能享受保障。2013年1月4日“兰考大火”事件后,民政部对个人和民办机构收留孤儿情况进行了一次全国大排查,结果显示,全国收留孤儿弃婴的个人和民办机构878家,共收留孤儿弃婴9394名,其中得到民政部门监管并领取最低生活保障或孤儿基本生活费的4654人,仅占总数的一半。

对重残弃婴来说,正式进入福利机构前的医疗经费也是长期存在的问题。据韩金红介绍,在石家庄福利院,弃婴的医疗救助费用,纳入由当地财政支持的儿童大病医疗保障范围。但并非所有地区都有这样的保障渠道,儿童收养中心主任张世峰曾对此回应称,各地可以借弃婴岛试点工作的机会,争取当地财政支持,也可以考虑探索纳入医疗保障和“明天计划”。

2004年启动的“明天计划”,是民政部投入福利彩票公益金开展的残疾孤儿手术康复计划,主要对生活在社会福利机构中的具有手术适应症的孤残儿童进行免费手术矫治。得到矫治后,孤残儿童将更有可能被家庭收养。

全国来看,孤儿数量在增加,被家庭收养的数量却在下降。根据《2012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截至2012年底,全国共有孤儿57.0万人,其中,集中供养孤儿9.5万人,社会散居孤儿47.5万人;2012年,各类社会福利机构收养儿童10.4万人,全国办理家庭收养登记27278件,其中中国公民收养登记23157件,外国人收养登记4121件。对比往年数据,虽然孤儿数量增加了6万,但家庭收养儿童人数延续了缓慢下降的趋势。

“家庭收养遵循‘先国内、后国际’的原则,国内家庭基本都希望收养健康的孩子,国外家庭则会愿意接受轻度残疾的儿童。”高玉荣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想收养的家庭很多,但随着对女孩歧视的减少和生育率的下降,目前孤儿院可供收养的健康孩子越来越少。

回到弃婴问题本身,理想的状态是,重病患儿的家庭和残障儿童的家庭能够得到保障,从而减少因残疾而成为孤儿的现象,这有赖于儿童大病救助机制更广泛的建立。

南京婴儿安全房的14天

本报记者 严友良 发自南京

位于南京市玄武区后宰门的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下称“南京儿童福利院”)门口东侧的“弃婴岛”,还有一个响亮的名称—“婴儿安全房”。这个只有5平方米的白色活动板房里装设有空调、婴儿床、被褥、保温箱,墙面上有温湿度计和两张相关设施的规定和说明。

自2013年12月10日启用至12月24日时代周报记者采访结束,14天内,南京弃婴岛共收到了19名弃婴。“这个数字,比平时多了不少。”南京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告诉本报记者。

面对突然激增的弃婴量,作为弃婴岛试点的南京儿童福利院感到尴尬。“弃婴行为是违法的。可是最近有些家长甚至从安徽、河南、山东把孩子送到这边来,有一个甚至是开着汽车来的。这显然有违试点的初衷。”福利院一位王姓工作人员说。

弃婴岛10天收到19名弃婴

南京儿童福利院门卫刘师傅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弃婴岛是2013年11月底12月初开始搭建的,12月10日下午安装完毕正式启用。”

然而,弃婴岛启用仅仅一个多小时,就有人把一个孩子送了过来。

“是个男孩儿,小小的,估计也就个把月吧,裹在一个花被子里,也不哭,好像是睡着了。”福利院值班负责人金老师后来向时代周报记者回忆,男孩旁边还有一大包婴儿用品,包括奶粉、奶瓶、尿不湿、衣服和小被子。

“开门一个多小时就收到一个弃婴,接下来的几天,整个南京都炸开锅了,不少媒体纷纷前来采访。”朱洪说。

“随后的几天,可以说是天天都有人往这里送弃婴。”南京儿童福利院副院长朱书翠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一般是都是在晚上偷偷把孩子送过来,有的直接放在婴儿房内,有的放在对面的花坛里,还有的是放在附近的一条小胡同里。市民看到后就报警,警察就会送到福利院。”

朱洪称,从12月10—20日,10天内,南京儿童福利院总共接收了25个婴儿。其中与弃婴岛有关的是19个,包括家长直接送到安全房的9个,以及在弃婴岛周边找到的10个。此外,还有6个是由民警送到福利院。

“这个数字比以往要多。不过从12月20—23日下午,没有收到一个婴儿。”提及南京设立弃婴岛的初衷,朱洪说,“对于我们儿童福利院来说,我们鄙视丢弃孩子的父母,但却不能忽视被丢弃孩子的生命。”

在设置弃婴岛之前,被遗弃在南京儿童福利院门口的孩子每年最多10人,其余都是市民发现于公园、草丛、医院等场所。

“如果你真的不想要他,请送来这里。请尊重这是一条生命。”朱洪说。

“福利院永远没有家庭幸福”

其实,14天之内,送到南京弃婴岛的孩子远不止25个。

“这些天,我们还一共劝退了7个,通过做工作让父母把孩子带回去了。有本地的,也有是从苏州、连云港来的,还有的是从山东、河南、安徽等省份过来的。”朱洪透露。

原来,弃婴岛内尽管没有安装任何监控设备,但是有一个延时报警器,时间为180秒。“不少家长把孩子送来之后,可能是舍不得孩子,刚好和我们的工作人员碰上了。看得出来,这些家长还是很喜欢孩子,我们就做他们的工作,让他们还是把孩子留在自己的身边。”朱洪说。

南京儿童福利院一名护士就曾参与过一次“弃婴”劝退工作,“当时我们就看到,送孩子的父母眼睛里都是泪水,十分舍不得。于是我们就告诉他们,其实如果可能的话还是把孩子留在自己的身边,千万别相信一些报道上说的福利院条件很好,其实福利院完全不能和家庭比。”

弃婴岛虽然接纳弃婴,但如果送孩子的父母被发现了,福利院必须要对其进行思想教育,规劝其把孩子带回去养育。“毕竟福利院不能给孩子一个健全完整的家。”朱洪说。

据朱洪介绍,因为缺少家庭的温暖,多数在福利院的孩子需要进行心理辅导,为此南京儿童福利院还经常开展孤儿的“家庭寄养”活动。

正是如此,朱洪一再强调,媒体报道时不能过分带有选择性,必须完整地告诉大家:“第一点,弃婴行为在中国是违法的;第二点,福利院永远没有家庭幸福。”

朱洪表示,正是因为没有父母和家人的关心,福利院的孩子适应社会的能力很差,很多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心理和行为都有一定的问题。

“这几年大脑正常的孩子基本被领养走了。以前有在福利院长大的大脑正常的孩子,他们适应社会就有点困难。比如,孩子们在福利院过的是集体生活,没有你我他的分别。但是到学校后就可能拿起别人的橡皮自己用,在正常家庭的孩子看来,这就是不对的。还有些孩子没有感恩的心,认为有了他们,才有福利院的存在,才有护理员的工作机会。”朱洪说。

“总之,那些遗弃孩子的家庭,请慎重、再慎重。福利院没有很好的条件,不能给孩子代替父母的爱,别让孩子轻易地离开你。”朱洪也告诫说。

社会保障和福利很关键

南京弃婴岛设立以来, 朱洪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总是会被问到两个问题:第一,大量的弃婴会不会给南京儿童福利院造成压力?第二,弃婴岛会不会是对遗弃孩子行为的一种变相鼓励?

“最近弃婴的人数相比较而言是有一个增加,但是从全年的数据看,其实整个福利院收治的弃婴人数是逐年下降的。”朱洪表示,从南京儿童福利院的承载力来说,目前并未遭遇尴尬。

数据显示,2011年,南京儿童福利院一共收治了213名遗弃孩子,2012年是204名,2013年截至12月24日总数是176名。“从近两年的情况看,弃婴数量在逐步下降。”在朱洪看来,这主要归因于整个社会福利的提高。

不过朱洪也坦言,“如果仅仅因为南京开始试点,而其他省份还没有开展这项工作,确实可能短期内出现承载量的问题。但是,如果这项工作能够在全国铺开,将不会成为任何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南京市民政局此前就曾考虑到设置弃婴岛可能导致弃婴人数激增的问题。“我们将试点地方放在儿童福利院,一是考虑到这里处在闹市区,二是不远处还有派出所。估计人数不会增加很明显。毕竟遗弃孩子是违法的。”南京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我国,弃婴是违法的,”朱洪说,“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目前弃婴现象客观存在。”

南京儿童福利院一名工作人员就表示,他们碰到的绝大多数遗弃情况是孩子先天有疾病,“现在整个社会的生育率比较低,父母几乎不可能遗弃健康的婴儿,基本都是因为觉得孩子的病无力医治才这么做的。”

“(2013年)到目前为止,南京儿童福利院里已经收了176名弃婴,平均每两三天就能收到一名孩子,其中最小的是刚出生,甚至连脐带都没弄好。目前在南京儿童福利院的600多个孩子,其中98%都是重残重病,急需救治的。”上述工作人员说。

“建弃婴岛,是为避免对弃婴造成更大的、甚至危及生命的伤害,是人道主义做法。”朱洪强调,“弃婴岛并不是鼓励遗弃。因为不送到弃婴岛内,那些想遗弃孩子的同样可能送到公园、马路、甚至是垃圾桶内!”

正是如此,在朱洪看来,弃婴岛只是最后一道保障,要遏制弃婴,必须从源头开始。“社会保障和福利很关键,及时跟上后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包括政府对孤儿的关注等方方面面。随着国家医疗保障体系的完善,更多的残障儿童将会得到救助,每一位父母都应该尽心尽力抚养自己的孩子,才能真正地减少弃婴的现象。”他说。

黄向军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荒岛变发达国家,新加坡做了什么?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