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慈善加商业不等于社会企业

2013-12-17 08:02:50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才让多吉

上周在北京,我应邀去听了一个讲座,主题是“慈善与商业-社会企业”。被邀请的主讲嘉宾是演员李亚鹏,作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嫣然天使基金的发起人,李亚鹏在演讲中透露出这样一个信息:嫣然天使基金,光靠募款是不行的,需要形成自我造血的功能。过去嫣然天使基金的支持者大多来自李的前妻王菲和李本人的朋友,而现在李亚鹏希望改变这种状况。在李亚鹏看来,改变这种状况的办法就是自己创办社会企业,用企业来为基金会赚钱,或募款。

李亚鹏很自豪地分享他的认识:在中国,社会企业就是一个基金会加上一个企业。李亚鹏在推动嫣然天使基金发展壮大的过程中,于2012年开办了非营利的“嫣然天使医院”。他说,有了自己的医院可以更好地实现对儿童“唇腭裂修复手术及序列治疗”。

但从这里产生一个问题:李亚鹏和他的朋友们如何保证把这个医院管理好?嫣然天使医院的治疗水平,显然不是以每年能从嫣然天使基金接收多少善款用来治疗患者来衡量,这属于他们的内部关联交易。考验嫣然天使医院的指标是它能从社会上吸收多少自费治疗的中产阶级患者,这才能体现出这个医院的竞争实力。对于这个问题,李亚鹏在演讲中并没有做经验的分享,更多谈的是自己要做中国的梅奥诊所(世界著名私立非营利性医疗机构,1864年由医生梅奥创立于美国明尼苏达州)。对梅奥诊所,李亚鹏主要介绍其年营业收入超过73亿美元,营业利润达6.22亿美元。

最近,公益组织讨论开办社会企业的话题很热,很多人都一派天真地认为,只要开办了社会企业,公益组织就能实现盈利,实现自我造血功能。在讨论中,很多公益组织的负责人执迷于“只要商业化运作,造血问题就迎刃而解”。在现实的企业管理中,经营者的能力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如果没有一个能干的经营团队,无论你做什么类型的企业,依然没法生存。过去各地的民政部门都开办了很多福利工厂,很多不是都倒闭了么?

不管是商业企业还是社会企业,只要你进入社会经济领域就必须按照商业规则来运行。要面对残酷的商业竞争,不要只看到社会企业可能给公益组织带来收入,它也会给公益组织带来亏损。社会企业不是公益组织“圈钱”的伊甸园,也不是公益组织追求经济独立的乌托邦,如果没有一定的商业经营能力,也会落个血本无归的下场。

在中国,法律上并没有规定社会企业应该是什么样。所以,如何界定一个企业是否为社会企业,成为一个需要厘清的重要话题。首先从技术层面考虑,一个企业加上一个慈善基金会就是社会企业的概念肯定不成立,因为宝马、奔驰、中国移动、神华集团等众多营利性公司都拥有一个自己的公益基金会,而它们绝对不可以称为社会企业。

那么该如何界定社会企业呢?从国际普遍观点看,营业额和利润不是社会企业的主要目标,社会企业必须把增进社会利益作为基本目标,是否能实现社会使命或解决社会问题是社会企业是否成功的标志。

所以,创建一个社会企业,首先应该设计“社会企业”准备解决什么样的社会问题或实现某种社会使命,然后确定客户和运作模式。社会企业最终的目的不是赚钱,而是用商业的模式参与社会改造,促进社会发展与公平。

为什么把解决社会问题作为社会企业的基本指标?这是因为社会企业可涉猎范围比单纯的公益慈善要广泛得多,社会企业和商业企业从运作上来说并无大的区别,社会公众对社会企业的判断更多来自企业的目标与宗旨。

李亚鹏说:很快嫣然天使基金就要推出自己的社会企业“嫣咖啡”连锁店。在“嫣咖啡”消费一杯咖啡就会给红十字基金会嫣然天使基金捐一定数额的善款。针对李亚鹏的“嫣咖啡”计划,英国著名社会企业家 Chris Underhill说:看不出来“嫣咖啡”如何改变社会。李亚鹏回答:这是中国特色云云。显然,李亚鹏把公益组织筹款方式创新和社会企业两个概念弄混了。当然,李亚鹏说“中国特色”也有他的背景,今天不少公益组织的负责人就是试图通过“商业行为”赚钱贴补公益组织的行政费用,然后把这种行为包装为“社会企业”。

社会企业的复杂性就在于,同样是“卖咖啡饮品”,Chris Underhill认为“嫣咖啡”不是社会企业,而英国的“Caf direct”(咖啡直达)饮品公司却是世界公认的英国最大的社会企业,而且这家企业2004年在英国上市,成为英国第一只道德股票。“嫣咖啡”和“咖啡直达”最大的区别是“嫣咖啡”只是其关联的嫣然天使基金的一个筹款窗口,而“咖啡直达”从1991年创立起,就把促进“贸易公平”作为自己的使命。

“咖啡直达”认为发达国家凭借过去殖民主义的优势,通过种种手段控制咖啡的种植和价格,盘剥发展中国家的咖啡种植者。“咖啡直达”希望通过他们提倡的贸易公平来改善发展中国家咖啡种植者的经济状况,让咖啡种植农户获得更合理的价格,给发展中国家咖啡种植者以平等的合作伙伴关系。“咖啡直达”在发展中国家从种植户手中收购“咖啡豆”的价格高出平均市场价格30%至40%,而且“咖啡直达”在英国的销售还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咖啡直达”用自己的实践告诉英国社会,跨国企业是如何以“扶贫”的名义在盘剥发展中国家的咖啡种植户,并制造着这个世界的贫困。

因此,在中国,必须从基础上厘清社会企业的基本概念和模式,让一些做法接近社会企业的企业变得“更像”社会企业。譬如在网上卖大枣的知名博主“老榕”,应该考虑如何把自己的网站在新疆搞的农民合作社办得符合社会企业的规范。同样,厘清这些概念,还能让一些有志于投身社会企业的年轻人,在一开始的时候就有一个正确的方向。作为一个理想主义的公益人,我希望下次再有人介绍社会企业的时候,关注的不是营业额和利润,而是它为解决社会问题所确定的使命。做公益或是做社会企业,善款的多寡或是营业额的多少,不是一种需要特别关注的标准。

(作者系资深公益人士)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用演讲攀上你的第一个人生巅峰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