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一位满语教师的职业忧虑

2013-12-04 09:02:11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华网哈尔滨12月4日电(记者许正 辛林霞)“想找精通满语说写的人教学难,想找到真心实意想把满语学通的人更难!”在哈尔滨市埃德蒙顿路上一处略显昏暗的教室内,刚刚结束一上午课程的满语教师伊里布略显疲惫,“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

今年50岁的伊里布自幼在满语环境中长大,他有两个身份:工作日,他是五常市拉林满族镇中心学校唯一的专职满语教师;到了星期日,他是这处面向社会免费开放满语培训班的唯一老师。

在五常的中心学校,600多位学生每周一节的满语课“难有实际效果”。而在哈尔滨的培训班,每期十几个人的“招生规模”也难以让他满意。“许多人都是来 逗趣儿 的,真正想把满语学通的人很少。”伊里布说。

尽管如此,伊里布并未放弃这群“经常流动”的学生。他用清晰的板书标注着每一个词组的读音,并不厌其烦地带领学生们一遍又一遍朗读。教室里的十几名学生来自各行各业,既有七十多岁的老者,又有二十出头的大学生。

年仅二十岁的索尔凡是极少数满族学员中的一位。这位正在黑龙江大学学习经济的小伙子说,来这里学习满语主要是为了兴趣,繁忙的课业让他难以保证每周都能坚持学习。

让伊里布感慨的还有满语这门语言自身的发展。伊里布说:“在过去的这一百年中,满语的发展一直处于 刹车 状态,现代汉语中的电脑、汽车、网吧等新兴词汇在满语中都不能表达。”

满语无法与中国传统文化相割舍。由于历史原因,仅在黑龙江省就有多个重要城市的名字来自于满语,坐落在松花江畔的省会城市哈尔滨满语的意思为“晒网场”,这个省的第三大城市牡丹江在满语中表示“弯曲的河”。

满语研究专家表示,在中国1000多万满族人口中,真正懂得满语的不足百人,满族语言文字的保护已经非常迫切。

这也让身为满语教师的伊里布非常忧心。伊里布说:“在老家的满族村屯,想找到会说满语、会写满语的人已经非常困难,青壮年中更是几乎没有人能讲满语。”

在伊里布的眼中,这群“凑趣儿”学生的每一点进步仍让他感到欣慰。眼下,伊里布所供职的拉林满族镇中心学校已有了培训满语教师的计划,但他对满语语言文化的未来并不十分乐观,“如果实在没有人学了,我就自己写点东西。”

(原标题:我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一位满语教师的职业忧虑)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