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好妹妹:插科打诨,唱唱口水小清新

2013-11-06 08:03:20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好妹妹:插科打诨,唱唱口水小清新
  秦昊(左)和张小厚组成了“好妹妹”。早报记者 兰卉 图

早报记者 钱恋水

在乐坛,大凡以网络成名的,多为奇葩,但两位大男生组成的内地乐队“好妹妹”却是例外。规规矩矩唱民谣的他们赶上了“豆瓣后文艺复兴时代”,和宋冬野、阿肆为同一批搭上时代快车的独立音乐人,却较之后两位更为流行,音乐风格也“口水清新”了很多。

今年12月7日,“好妹妹”乐队将在东方艺术中心带来“你曾是少年——好妹妹乐队2013南来北往巡回演唱会”上海站。早报记者日前采访了这支不走寻常路的乐队,他们说的和唱的一样好听。

从豆瓣效应到票房蜜糖

光是跟“好妹妹”面对面坐着,就像在听相声。胖的叫张小厚,没唱歌之前做工程设计;瘦的叫秦昊,没唱歌之前是美术老师。二人相识多年,网友见面没有见光死反而成了好拍档。

2007年秦昊参加“快乐男声”,原只是“突然萌发的奇怪音乐梦想,跟音乐没啥关系”。大二、大三时候的他有个爱好,在网上上传唱歌的视频,标志性动作是间歇拿个杯子喝口水。2010年,二人组团再次参加“快男”,胡乱起了个“好妹妹”的组合名。当时的二人已经“会弹弹吉他,拍拍小鼓”,却被评委指“怎么唱什么都一个风格”,而且在台上实在话太多,于是所有镜头都被剪了。

2011年6月25日,“好妹妹”乐队第一次在北京一家可容纳120多人的酒吧演出。出人意料地爆满,“豆瓣效应”第一次显现。这之前,他们写了歌就放上豆瓣小站。

从网上“发家”的“好妹妹”不是一开始就会唱现场的。“一开始在台上看到有人打呵欠,或者还没听过就走,挺难过的,就想把人留住”。之后他们慢慢开始在台上唠嗑说段子,说得多了,顺溜似郭德纲王自健,人就留住了。“当时在台上插科打诨只是本能,后来我们俩就开始琢磨桥段和节奏。”

奇怪的是,秦昊唱大场子前还是会紧张到呕吐。张小厚说,“喝了酒的秦昊状态倒是会好很多,只不过一不小心长岛冰茶(鸡尾酒)多喝了几杯,就在今年郑州的某场演出里掉了链子。秦昊唱到一半就不行了,在那舔话筒,我只能跟大家说下回再来演。六百多人的场子,门外还有人在排队,怪不好意思的。”不久后他们将重回郑州开一场名为“还你一杯长岛冰茶”的免费演出,只针对当时那一场听了一半的观众。

写的就是口水小清新

2012年,“好妹妹”乐队花了2000元租录音棚,1700元买版号,在朋友东拉西扯的帮助下出了第一张专辑《春生》。同为城市民谣,《春生》在词作的功力与旋律、编曲的精微幽然上比张玮玮、郭龙的《白银饭店》,宋冬野的《安河桥北》,蒋明的《再见北方》差了不少,但粗糙、干净、简单的气质依然让很多人惊艳。

专辑卖到6000张的时候,索尼希望跟他们签约,犹豫过后他们选择继续单干,因为秦昊担心“创作被束缚”,张小厚则希望“像现在这样找个年轻制作人一起成长”,“再说我们创作力那么旺盛,他们说5年2张,我们单干5年也许能出10张。”

2013年,“好妹妹”的第二张专辑《南北》出版。他们开始尝试新的形态,与“小娟&山谷居民”合作,加入新的编曲元素。他们觉得这是一次冒险,豆瓣上的众多歌迷却纷纷表示不满——“编曲太low,歌词太水,诚意何在”。问他们面对批评怎么应对,秦昊说,“夜夜做噩梦,梦到被别人骂,却没有了先前跟别人对骂的心,就当批评声没有存在过。”

“好妹妹”承认自己的风格就是“口水小清新”,想改也改不了。两张专辑记录的都是当年的自己,“我们已经竭尽所能”。

一路走到现在,本来是朋友玩票,却玩出个七八人的“春生工作室”。对于未来,二人达成共识,“如果有一天散了,我们谁都不会打着 好妹妹 的旗号继续做,不然像Beyond、信乐团这样,多难堪。”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白岩松:50岁的我很好奇,你呢?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