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产经 > 正文

遭供应商逼债 凡客面临生死劫

2013-10-24 04:08:05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凡客诚品(VANCL)的6周年生日过得很不尽如人意。

日前,在各大城市打出“怒放体”的凡客没有博来眼球,反倒让“追债门”抢了风头。10月11日,有供应商到凡客新办公地点亦庄上门讨债;接着又有供应商在微博上称,再不还钱就到凡客去跳楼;随后,化妆师、模特、广告公司等齐齐上阵,将“追债门”引向高潮。

10月16日晚,凡客CEO陈年不得不请来媒体并进行“被动”的总结。

大量拖款、搬家、巨幅裁员、高管离职、换帅等消息的不断传出,引起外界对于凡客资金链断裂的质疑,虽然凡客官方先后出来否认,并解释拖款原因是搬家和部门调整,质疑却没被打消。

事实上,一度成为垂直电商成功样本的凡客,近年来却在走着没落之路。自2007年上线至2011年,凡客都保持着高速增长的速度,多次融资并在2011年估值50亿美元冲刺IPO。然而,2011年下半年开始,凡客疯狂地扩品类、加库存,销售却没有跟上,导致库存激增,被迫低价甩卖,之后做起唯品会的清库存模式,今年5、6月又开放了第三方平台。近日,尝试过多种模式后,陈年又宣布重回品牌路。

而如今,凡客被业界认为,就算融资到钱这也是最后一次挣扎的机会,如果凡客再没有找到一条合适的发展道路,即将走向关闭。

欠款账期最长达两年

“实际上,在‘追债门’爆发之前,已经有一百多个供应商向我爆料凡客拖款的事,但是我们几个大号没有曝光出来,后来供应商不断在微博上讨债,这个事情已经隐瞒不了了。”电商深喉龚文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10月11日晚上,两个供应商来到凡客新总部追账,上门追债的事在新浪微博上直播。10月12日,“玩凡客的注意了,凡客欠一哥们货款60多万小半年了,这哥们说下周一去凡客跳楼。”微博像导火索一样,越来越多的债主跳出来,开始向凡客讨债。

10月20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供应商对时代周报记者爆料称:“我在凡客、V+上有2个品牌,凡客是在7月初才入驻的,两个都从7月份到现在没有结款,共20多万。”近日,凡客工作人员联系他称近日将结款,但接受记者采访时,其款项仍没有收到。“如果10月底没能收到款,要考虑是否继续合作了。”上述供应商对记者说。

事实上,除了拖欠供应商的账款,凡客还拖欠化妆师、模特、广告公司、出租司机等多方面的账,有些拖欠长达一年多。

化妆师乔峰对记者说,其与凡客最早合作始于2010年,当时结款还比较快,但从2011年末开始凡客结款得很慢,“原来是欠我十几万,我一直在催,两三个月前给我结了去年欠的一部分,但还有一部分没有结完,加上今年的费用一共还欠我七万五千多。”

乔峰称,其间他不断联系凡客工作人员,对方却电话不接、信息不回,偶尔接电话还一问三不知,被逼无奈下才发微博讨债,几天后凡客工作人员在微博私信和电话里称其要对账,钱却仍没有到手。据乔峰称,其身边还有很多模特、经纪公司、租车公司都被拖款。

对于凡客副总裁刘开宇在微博上解释的公司搬迁、系统升级等原因,乔峰称这些都是借口,因为欠款不是这几个月才有的事,有的被欠了两年多了。

“凡客的款项十分难结,与凡客欠款的纠缠,是我工作中惟一一次被投诉。”张岚(化名)对记者说。张岚此前在某广告公司工作,负责V+的广告,但因为凡客拖款,在向其追债的过程中反而被凡客的工作人员向上司投诉,最终给上一份工作留下了不愉快的经历。

10月18日下午,记者来到凡客位于广州市萝岗区勒竹新村博展物流园的库存点,该库存负责人韩先生对记者说道,凡客此前在广州有2个库存点,一年多前只剩这一个了,位于博展物流园的B、D、E三个仓库共约4万平方米。记者在现场看到仓库中的货物所占地面积不到五分之一。

10月22日,凡客公关负责人对记者证实,目前库存基本已经清理完。然而,却仍有供应商表示没有收到钱,对此,该公关负责人称,可能是因为凡客裁员过程中的工作交接不畅所致。

凡客资金链面临断裂危机?

近日,凡客“追债门”引起各大媒体关注。讨债声不断、搬家到亦庄、大幅裁员、部门整合……这些现象凑在一起,很快被判断出凡客资金链紧张。龚文祥对记者表示,从几千人裁员到几百人,不断拖供应商的款,新融资还没有到位,这些都是可以确定的事实,凡客存在着缺钱情况。电商专家庄帅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

面对微博和媒体上的讨债风波和陈年被讨债者围困等传闻,10月13日,凡客副总裁刘开宇在微博上解释:这一段时间因公司搬家、部门整合及人员异动等几个原因,以致在各流程上造成工作积压,出现账款延期未付的状况。10月16日晚上,凡客CEO陈年召集众媒体到新办公地点亦庄,作了“被动”的总结。

陈年表示,拖款情况立即结款,并称这几天已经陆续结款,“我们立刻结款。结了很多,这两天哗哗的,加了很多钱。”10月22日,凡客媒体公关部负责人也对记者表示,目前欠款已经基本结清。

陈年否认凡客资金链断裂,并称凡客在运转,但在这次“被动”的总结中,他也承认了原来的方式的错误,“我们的团队,包括我自己太虚荣了”,“凡客有一段时间成长得太快了(2011年Q1增长400%),我们还摆脱不了当时的那个影响,希望保持快速增长。”陈年表示,他们只盲目追求规模和增长率,却忽略了产品本身,最后导致库存增加,品质下降。

据了解,自2007年10月上线以来,凡客自成立以来每年的销售额均呈现高速增长态势。2011年,内部原定计划的年度目标是60亿元,同比增长300%。当年,凡客融资2.3亿美元,以及高达50亿美元的估值,冲刺IPO。

处于膨胀时期的凡客,制定了新的全年计划,将目标由60亿元调高至100亿元年销售额,为了达成销售目标,凡客加快扩展品类的速度,员工也剧增。

然而,疯狂地扩品类、加库存,销售却没有跟上,导致库存激增,被迫低价甩卖。2011年11月,库存积压严重高达十数亿,公司开始裁员,接着巨额亏损、高管离职,过度扩张使得凡客2011年底库存达到14.45亿元,总亏损近6亿元,冲刺IPO失败。而年初100亿元的销售目标仅完成38亿元,严重伤害了品牌。

继2012年强力甩卖清理库存后,凡客从卖衬衣到扩展品类做平台,今年5、6月引进第三方品牌,开启“大卖场”模式。凡客究竟是要做品牌、渠道还是平台?

如今,陈年又宣布重回品牌路线:“这几条路我们都试过。现在我认为做自有品牌,我们从用户的角度重新去审视我们的产品,这是第一步。这就是彻底的改变。”

是结束还是新开始?

“凡客,六周岁,新的开始。”10月18日13时13分,雷军在微博上发出一条微博。同日,龚文祥等电商深喉将微博头像改为凡客六周年宣传图,以表示支持。

近日,有雷军接手凡客、小米收购凡客等传闻,对此陈年以及凡客公关部皆否认。然而,陈年的这次反思与转变,却跟雷军不无关系。陈年与雷军前后聊了60个小时后,感觉到自己和凡客需要转变了。

“在这个过程中雷军所讲的一些观点和方法深刻地影响到我,让我对凡客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有所改变。”“主要是回到产品,大家更关注本身。反过来从一个用户的角度思考产品。”陈年说。

凡客最近采取的一系列措施:缩减20%的员工,减少成本;同时把办公室搬到租金更便宜的亦庄;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减少副总使管理更垂直化……包括此次与中国好声音合作,重推产品品牌广告,也是为公司下一步的战略转型做铺垫。

凡客媒体公关部负责人对记者称,凡客接下来做到三个“统一”:统一规划、统一色彩、统一设计。

然而,凡客重回品牌路是否能渡过难关,又是否能够走得长远,业界却报以很大的质疑。

“品牌的核心是产品品质,我没看到凡客的品牌基因。实际上,这次重走品牌路对陈年也是无奈之举,现在平台都已经被京东、天猫、苏宁占了80%以上,投资人不会再给钱了,他只能从品牌的路讲故事,获得资金支持,从头再来。”电商分析师庄帅对记者谈道。庄帅在其近日写的《凡客没落的真相》中直言凡客不知道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潘鑫磊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周媚燕 唐晓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