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终审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

2013-09-28 09:58:45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王书金案如何判决,与聂树斌案是否能平反没有必然联系。只要聂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应依照“疑罪从无”予以平反。而聂案是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只能通过案卷来决定。

——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

早报记者 鲍志恒 发自河北邯郸

历时6年后,王书金强奸、故意杀人上诉案昨日宣判。河北省高院宣布:驳回上诉,维持一审死刑判决,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故意杀人案(聂树斌案)不是王书金所为。

法院从四个关键点陈述了评判的法律依据,否决了王书金主动供述的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犯罪是其所为的事实。

专家呼吁重启聂树斌案的调查,开放聂案全部卷宗,严格依照疑罪从无原则再审聂树斌案。

法院:

未能供述聂案关键细节

昨天上午10时许,王书金等到了迟到6年的判决。

河北省高院审理认为,虽然王书金供述的部分情况和指认的作案现场及藏匿被害人衣服的地点与现场勘查笔录记载的部分情况吻合,但对现场被害人颈部缠绕花衬衣这一关键、隐蔽性细节,王始终未能供述。

再者,王书金所供作案的具体时间、手段、被害人的身高等情节与现场勘查笔录及照片、尸体检验报告和证人证言并不一致。故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故意杀人案不是王书金所为。

此外,虽然警方的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报告在形式上存在诸如没有见证人签字等瑕疵,但上述证据均是案发当时的原始卷宗材料,不足以否定现场勘查笔录、尸体检验报告的客观真实性。

据此,河北省高院裁定,驳回王书金的上诉,维持原审死刑判决,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2007年3月12日,邯郸市中院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判处王书金死刑后,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省高院。其上诉理由包括,其主动供述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犯罪是其所为的行为,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一审法院未认定为“重大立功”是错误的。

1994年8月,石家庄市西郊一块玉米地里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聂树斌被指控为嫌犯,并于次年5月被执行死刑。

2005年1月,曾犯下多起奸杀案的“摧花狂魔”王书金在河南落网,随即主动供出自己是“聂树斌案”的真凶。

2007年4月,邯郸市中院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王书金以“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奸杀案”为由,向河北省高院提起上诉。

2007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二审不公开审理了“王书金案”,但直到今年6月25日,才再次开庭审理。

检方:

4点证明王非聂案真凶

27日二审宣判的焦点,是河北省高院否决了王书金主动供述的石家庄西郊强奸、故意杀人犯罪是其所为的事实。法院从四个关键点陈述了评判的法律依据。

其一,当时被害人身穿白色背心,脚穿尼龙袜,颈部压有玉米秸,拿开玉米秸后,可见一件花衬衣缠绕在颈部。王书金却供述,被害人全身赤裸,也没供述被害人颈部缠绕花衬衣。

其二,被害人全身未发现骨折,系窒息死亡。王书金却供述是先掐被害人脖子后跺胸腹致被害人当场死亡。如果被害人是被人跺死,尸体不可能没有骨折。

第三,该案案发于1994年8月5日下午5点以后。被害人下午上班,5点下班与同事一起洗澡后,骑车沿新华路至孔寨村之间的土路回家,途中经过案发地遇害。王书金却始终供述是在下午2点左右作案。

第四,被害人身高1.52米,王书金却供述被害人身高和他差不多。王书金身高1.72米,比被害人高出20厘米。

在7月10日的庭审中,上述证据曾遭王书金的辩护律师朱爱民、彭思源的质疑。

他们认为,王书金对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供述是在没有外界信息来源的情况下做出的,王书金对犯罪现场的描述与现场勘查笔录高度吻合。检方提出的一些细节问题与王书金供述有出入,必须考虑到案发已经19年,不能苛求王书金记忆的细节完全准确。

另外,朱爱民还认为检方出示的部分证据有瑕疵,如尸检报告上本应有两名工作人员的签名,但出具的尸检报告上只有一名工作人员的签名。此外,检方出示的关键物证“花衬衣”只有照片,没有实物。

律师:

将向最高法提质疑意见

昨日宣判后,朱爱民、彭思源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这一结果在他们的预料之中,但不可接受。

“法院认定的王书金所犯的其他案件,也是根据王书金的供述与现场勘验笔录、被害人报案材料等基本吻合来认定的,为什么对石家庄玉米地案,不能依据同样的证明逻辑来认定?”朱爱民认为,河北省高院的裁决体现了“双重标准”:几乎全盘采信了检方基于主观推测作出的部分判断,却对王书金历时十余年的记忆误差不能客观评价。

此外,彭思源强调,王书金案的二审程序存在严重问题,为律师依法行使辩护权设置障碍。

其一,庭审期间,河北省高院只向辩护律师出示了2013年1月至9月30日期间,最高法同意该案延期审理的批复。但是,从2007年7月31日至2012年12月31日,近5年半的时间内,该案是否获准延期审理,无人知晓。

其二,自2007年7月31日,河北省高院首次审理王书金上诉案至今年4月,辩护律师不但不能正常会见王书金,甚至连王书金被羁押何地也不清楚。

其三,鉴于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存在重大事实关联,律师多次要求依法调取聂树斌案全部卷宗材料,但直到此次庭审期间,才获准查阅检方出示的聂案卷宗中的约20页材料。

“我不仅对这份裁定失望,而且对庭审的公开性很失望。”朱爱民还表示,河北省高院拒绝大部分媒体记者入庭旁听,改以选择性开放极少数媒体旁听、直播的做法,违背了公开审理的基本原则。

两位律师透露,已经向法院递交了王书金案死刑复核程序的代理手续,将就河北省高院的二审程序问题和案件事实认定向最高法提出意见。

专家:

公开聂案卷宗重审该案

2005年王书金落网后,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开始为儿子身后的“清白”四处奔走,她先后委托了数位律师代理申诉。

然而,时至今日,不但申诉未获立案,聂案卷宗材料也被无故封锁。8年以来,国内不少律师和法学专家不断呼吁公开聂案材料,重启调查。

朱爱民认为,王书金案如何判决,与聂树斌案是否能平反没有必然联系。只要聂树斌案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就应该依照“疑罪从无”的原则予以平反。而聂案是否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只能通过案卷来决定。

不过,因为王书金案与聂案在事实部分有直接关联,如果检方有确切证据证明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确为聂所为,就该在王书金案庭审中直接出示这些关键性证据,而检方在庭审中一再强调前述四个“枝节性”问题,恰好说明没有关键性证据证明聂是石家庄玉米地案真凶。

朱爱民担心,如果王书金很快被执行死刑,聂树斌案将失去重审契机,“一案两凶”的真相将永远成谜。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