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本·拉丹的最后10年

2013-07-10 10:10:19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本·拉丹的最后10年
  2001年,本·拉丹和他的一个儿子在一起。他在那一年实施了“9·11”并开始随后十年的逃亡。

黄翱

曾被称为“全球头号恐怖分子”的本·拉丹已经被击毙近两年。这一深刻改变了现代政治局势的极端分子如何逃出美国强大的情报监视网近10年之久的谜团也正逐步被揭开。

半岛电视台8日以独家新闻的方式爆料了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以拉丹最后藏身地命名)调查委员会”提供的报告。这份长达336页的报告详细描述了本·拉丹的10年流亡之路。

该委员会由四名成员组成,牵头的是一名最高法院法官。委员会与201人进行了面谈,其中包括巴基斯坦情报部门的领导层成员,旨在尽力还原本·拉丹身亡前后的事件。

汽车超速被拦停

拉丹的流亡始于2001年12月,由于怀疑本·拉丹潜藏在阿富汗托拉博拉山区,美军发动了针对基地组织的“托拉博拉战役”。为逃避美军的打击,拉丹据信于2002年潜入巴基斯坦西北部。他最初的落脚点已经无从得知,但情报官员认为拉丹在巴基斯坦南瓦济里斯坦特区和巴焦尔部落地区均待过。

拉丹最信任的保镖易卜拉欣·科威特的妻子玛丽亚姆供认,她曾和一位“胡子刮得很干净的阿拉伯人”一同从巴基斯坦北部的白沙瓦市前往科威特的家乡斯瓦特县。在那里,科威特的兄弟阿布拉尔·科威特和他们会合。

在斯瓦特县,拉丹和他的女儿与第三任妻子阿玛尔团聚。当时,除了玛丽亚姆、科威特以及拉丹的妻女外,还有两人随拉丹居住:一位汽车司机以及一位身着警服的人。两人的身份现在也无从得知。

拉丹一行在斯瓦特县居住了6到8个月,在这段时间里,阿玛尔还怀孕了。科威特的兄弟阿布拉尔也结了婚。

据玛丽亚姆说,有一次,本·拉丹去逛集市,乘坐的汽车却因为超速被警察拦了下来,幸亏她的丈夫科威特“迅速解决了此事”。那名警察收取了钱财,未能认出那名臭名昭著的乘客。

2003年,基地组织另一名重要头目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拜访了本·拉丹。哈立德据信是“9·11”另一名主要策划者,目前被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当时,哈立德化名“哈菲斯”潜入巴基斯坦,随行的还有他的妻子与七个孩子。在斯瓦特县,哈立德共住了两周。2003年3月,哈立德就被美军抓捕。

哈立德被抓让本·拉丹十分震惊,他立即在科威特的陪同下离开了斯瓦特县。两天后,科威特回来将拉丹的妻儿带到白沙瓦市。科威特兄弟俩的妻子们则居住在距白沙瓦40公里的克哈特市。至于当时本·拉丹逃到哪里,目前依然是谜。

妻子生产谎称聋哑人

三个月后,玛丽亚姆在距离伊斯兰堡仅一个半小时车程的哈里普尔县见到了本·拉丹以及后者一大家的成员,包括他的第二任妻子西哈姆·萨巴尔,萨巴尔的儿子哈立德·本·拉丹。拉丹最小的妻子阿玛尔在那里的一家诊所生下了两个女儿。为了避免引起怀疑,阿布拉尔对医生宣称阿玛尔是聋哑人。

本·拉丹一行人在哈里普尔住了两年,他们不用手机,如果必须打电话,也要到150公里外的白沙瓦市或者65公里外的拉瓦尔品第市打公用电话。也没有人拜访拉丹。科威特和阿布拉尔从拉丹那里得到的工资是每月150美元,还不时能够得到“额外小钱”,因此,兄弟俩很少离开拉丹左右。

在哈里普尔时,拉丹已经开始计划他的下一个躲藏地。2004年7月,拉丹在距离伊斯兰堡85公里的阿伯塔巴德购买了一块地皮。2005年,一幢两层楼高,有近6米高围墙的小楼完工。

2005年8月,拉丹一家搬入了阿伯塔巴德的新家。科威特和阿布拉尔以商人的假身份先行搬入,随后本·拉丹的家人搬入。

2005年10月,巴基斯坦北部遭遇地震,阿伯塔巴德也受到了影响,但对本·拉丹来说却是好消息,这让他们可以以修复房屋为名加盖一层楼。同时,由于大量难以辨别身份的外地难民涌入,本·拉丹得以更好地隐藏起来。

拉丹一家在阿伯塔巴德小楼里的生活极为隐秘。科威特兄弟买通当地公司,为小楼买了4个独立的电表和燃气管道,以防任何一个电力或燃气指标超标,引发当地政府怀疑。与此同时,他们还负责食品的采购。本·拉丹的儿子哈立德则负责管道和其他设施的维护。除了一位叫沙姆莱斯的当地人常在楼内花园做零工——他还卖给拉丹一头奶牛——外界几乎对楼里的一切一无所知。

科威特和阿布拉尔兄弟俩可以经常离开这幢房子——根据当地人描述,两人经常在清真寺祈祷,“十分礼貌友善”。拉丹一家则一直待在楼里。

戴牛仔帽防监控

尽管曾富可敌国,但逃亡中的拉丹“极为节俭”。拉丹本人只有三件巴基斯坦当地的长衫裤夏装,三件冬装,以及一件黑外套与两件毛衣。除此之外,拉丹还有一个牛仔帽。他在露天花园锻炼时会戴上这顶帽子,以防被卫星监控。据信本·拉丹患有肾脏和心脏的疾病,不过他从未有过看病记录,因为他会吃一些巧克力和苹果“治病”。

与此同时,拉丹的孩子们也过着“极为严格和与世隔绝的生活”。本·拉丹常常会亲自过问孙辈的宗教学习,甚至会严格监视他们的课余活动,包括种植蔬菜比赛。获胜者可以得到一些简单的奖励。

相比之下,住在拉丹一家楼下的科威特和阿布拉尔的家庭相对自由。不过,即使是必要的交流,他们与拉丹一家的交流每月也不会超过15分钟。

科威特9岁的女儿拉赫玛曾问父亲,为何“生活在楼上的叔叔(本·拉丹)”从不离开房间去集市?科威特对他说,楼上的叔叔太穷了,买不起任何东西。这个小女孩从此就用“Miskeen Baba(可怜的叔叔)”称呼本·拉丹。不过,当拉赫玛有一次当面称呼拉丹“可怜叔叔”后,她就被禁止进入主屋。

2011年1月的某一天,拉赫玛偶然在半岛电视台看见了本·拉丹的画面,立即认出他就是住在楼上的“可怜叔叔”。结果,大院的电视线路被全部切断。这一事件也导致了本·拉丹彻底断绝与科威特一家的往来。直到那时,玛丽亚姆终于认出,这一个和她的家庭一起生活了好几年的高个子阿拉伯人正是本·拉丹。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有些人很少护肤,却也显得很年轻?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