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网络对话】专家纵论“棱镜门”:国际社会如何构建网络治理权

2013-07-08 11:22:57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络对话】专家纵论“棱镜门”:国际社会如何构建网络治理权

新华网记者 姜春媛 陈元

连日来,棱镜门事件持续发酵,美国利用其互联网强势地位入侵他国电脑系统的行径正在遭到各国的声讨。不仅如此,类似事件很快被人们翻出:英国被爆2009年伦敦G20峰会期间,对外国政要电子邮件和通话记录进行监控;消息称,印度政府为保护国家安全”正打造着一个类似项目,预计监控范围覆盖国内9亿电话用户……一连串的窃听事件让人似乎看到了网络安全的军备竞赛”,也让全球互联网和通信领域正遭遇一场空前的信任危机

“棱镜门”之后,国际社会应该如何构建互联网国际治理权和规则制定权,如何建立公开透明的体系?又该如何平衡网络安全和公民个人信息隐私?多位互联网和通信领域、国际关系研究方面的专家就此发表了他们的看法。

“棱镜门”本质上是一个全新生存空间的规则制定问题

新华网记者:我们目前生活在一个大数据时代,如何保护国家安全和公民权益的问题,需要学术界和各方面积极研究。棱镜门事件的爆发成为促使美国谈判互联网安全规则的很好契机。同时一些专家指出,“棱镜门带给中国建立网络强国的机遇。对此,您是如何看这一问题的?“棱镜门”对其他国家有什么警示呢?

国家创新与发展战略研究会网络空间战略研究中心主任秦安: “棱镜门”带给中国建立网络强国的机遇。中国面临的威胁不光来自海上、空中,更来自网络,美国有人已经把围堵中国的“空海一体战”变成“空海网一体战”就是这个道理。为此,我们要树立综合安全观、全面安全观和网络国防观。“棱镜门”既是一个网络安全问题,更是一个政治问题,但其本质上是一个全新生存空间的规则制定问题。

中国一直受到以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网络窃密”的指责。早在3月,北约就在美国网络空间司令部的指导下推出了一个试图作为世界网络战争法则的手册,也就是《塔林手册》,想抢先制定规则。“棱镜门”之前,中国处于被指责的被动局面,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美国就不要再说别国实施“网络窃密”了。

军事专家王长勤:对于其他国家,要认清美国的真面目,也要加强国际合作。因为,团结才有力量。这一点,中国已开了一个好头。2011年9月,中国与俄罗斯等国,已经共同向联合国提交了“信息安全国际行为准则”草案。中方呼吁国际社会以此为基础,制定网络空间的负责任国家行为准则,共同构建一个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以维护国际社会的共同利益。

对于中国,还要提高网络安全意识,加紧研发和推广使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信息安全技术手段,着力提高自身应对网络安全的能力等问题。现在,大家都知道,中国的网络安全很迫切,这是“坏事变好事”的开端。接下来,就是要实实在在地干起来,把自己发展好、壮大好、保护好。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曾说: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就是去创造未来。

上海社会科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副研究员李开盛:对其他国家特别是中国来说,需再次警醒的是美国在网络世界中的霸权与优越地位,这对其他国家的国家安全与信息安全是一个极大的挑战。这也反映出,在应对网络安全时,不但需要制定共同的规范,网络霸权也是需要讨论并加以应对的紧迫议题。

对于中国来说,最大的机遇就是唤醒了中国的危机意识,并在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在网络安全方面失去的话语权。但网络世界需要的不是对抗。相对美国来说,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其实都处于相对的弱势。中国应该利用这一机会推进网络世界的共同国际治理,反对任何国家滥用信息优势、建立网络霸权。

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副教授唐志东:斯诺登就像一个揭穿了皇帝新衣的英雄。皇帝的新衣是一个早就已经存在的事实,网络安全问题其实是一个传统安全问题,美国的网上间谍战在实质上是传统间谍战的延伸。就互联网这一信息工具而言,自从互联网诞生之日起,网络安全就是一个专业人士领域内的传统议题,斯诺登事件的效应更多地是一种舆论效应,它把一个传统的专业议题变成了公众议题。

斯诺登所改变的是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的公众舆论,它改变的第一个方面是把美国政府从道德制高点上拉了下来,美国政府摔的这一跤摔得灰头土脸,从此天下无圣人,在国际间的外交斗争中,它让美国政府失去了议题设置的制高点。

建立网络空间共同治理国际机制,使网络变成全球公地而非各国竞争的私地

新华网记者: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国是遭受网络攻击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方一直倡导构建一个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网络空间。这是近年来中国和外交部门谈及网络问题时,经常讲出的一句话。棱镜门事件让人们更清楚地看到,这句话决不是外交辞令,而是大实话。

未来,在构建互联网国际治理权和规则制定权上如何建立公开透明的体系?

李开盛:当前最关键的是要消除网络霸权,网络是一个全球公地,要避免被美国私用与滥用。然后是建立共同规则,保证网络世界的正常秩序特别是公民权利、商业信息得到充分的保护。要实现这些目的,就应该建立一个共同治理的国际机制,使网络真正变成全球公地而非各国竞争的私地与新战场。

秦安:“棱镜门”在深层次上还显示:网络空间事关生产力、国防力和文化力,成为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最大的“利益汇合点”。

首先,网络空间承载着先进的生产力。“棱镜门”折射出美国从软件系统到硬件设施完整的产业链。在一定程度上说明网络空间铸就了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引擎。网络经济对世界GDP贡献率逐年跃升,2010年已经成为美国的第一大经济,有预计称,中国2015年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世界第一、第二大经济体的美国和中国,已成为网络经济的最大受益者。世界正以网络空间为纽带,形成一个巨大的“经济共同体”。

其次,网络空间蕴藏着新质国防力。网络空间已经成为全新的作战领域,“棱镜门”折射出美国拥有的网络资源和技术优势对整个世界的控制能力,威胁到整个世界的安全。网络空间悄无声息地穿越传统国界的限制,而且把整个世界前所未有地连接在一起。因此,不同于美国当年在广岛、长崎扔核弹,在伊朗释放“震网”病毒,不仅让德黑兰的1000多台离心机瘫痪,而且感染了大半个世界。网络攻击的波及面之大,危害性之深,可能让整个人类社会都承受恶果。

第三,网络空间催生出新的文化力。网络空间已成为人类社会生存的“第二类空间”,“棱镜门”折射的是一个国家、民族的道德水准和文化品质,事关人类社会的文明。网络空间不再是实体空间的附属品。它前所未有地拓展了人们生存的深度、宽度和广度,并承载了大量的私密信息,催生了网络文化,成为人类社会共同的精神乐园。

总之,“棱镜门”代表一个全新网络时代的到来,其生产、安全和文化态势的深刻变化,对人类社会提出同舟共济的客观要求。

制度设计者需找到国家安全与个人自由的平衡方法

新华网记者“棱镜”项目曝光后,美国总统奥巴马9日辩护说:“你不能在拥有100%安全的情况下,同时拥有100%隐私和100%便利。”去年,一部名为《疑犯追踪》的美剧展示了一个类似于高级“棱镜”的项目。一个天才设计出一部机器,它能够收集在美国国土上活动的几乎所有人的信息,对信息数据进行分析后,机器能找出对美国国家安全有威胁的人,甚至,它能发现生命受到威胁或者对别人生命构成威胁的人。这部美剧让许多人看了非常“惶恐”。

现阶段,您认为国际社会应如何平衡网络安全和公民信息隐私?

李开盛:安全与隐私需要平衡。但美国如此大规模的监控是否符合安全的需要,以及是否会被滥用等问题,仍然需要充分理由来解释。另外,即使监控项目被纳入美国法律管理的范畴,美国法律是否有权授权美国政府监控他国政府以及公民的隐私仍是个问题。网络是一个开放的空间,无论是从个人还是国家,都特别要注意隐私的保护。

北京邮电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娄耀雄:“棱镜门”让美国很尴尬。美国一向标榜自由,并将自己作为全球自由的楷模,该事件让人突然发觉在“楷模”那里,另一个空间的“自由”一直就被政府窥视着。它让人重新思考公民的个人自由和国家安全关系的利益平衡。

我认为,各国在面对这一问题时,需做好以下利益平衡:一方面,网络出现给国家安全带来了新问题,除用跟踪、窥视等方法外,政府几乎无能为力;另一方面,公民的隐私权如何保护,没有隐私,就没有真正的自由。

如何平衡?这的确是一道世界难题,必须给制度设计者一定时间找到利益平衡的方法。在现实社会,人类用了七百年时间才找到安全和自由的平衡,网络出现也不过几十年,网络上的个人自由和国家安全之间的利益失衡不可能一蹴而就。不管是网络领域,还是现实领域,国家安全和个人自由始终是一对矛盾:国家窥视的多一点,管理成本就少一点,但公民就不舒服一点;如果不看着公民做什么,公民是舒服,但其他问题也来了。

普通人应提高网络安全防范意识

新华网记者:也有媒体报道称:美国国家安全部门持续入侵中国多家主要电信公司,获取手机短信信息。要知道,中国的短信发送量1年会达到9000亿条,那么我们的手机短信还安全吗?“棱镜门事件我们普通人意味着什么?

IT行业专家、飞象网CEO项立刚:从理论层面上,没有绝对的信息安全。

在业内看来,中国通信系统能被美国侵入非常正常。虽然目前中国电信运营商们已有很强的网络管理,对相关数据也有备份,但是即使是这样,也很难做到万无一失,很多东西我们还是无法控制。因为从全球角度看,信息通信技术都是美国在引领,美国在世界范围进行窥探,搜集情报,都是很容易的事情。这也从另一方面要求,我们的电信产业在核心零部件上加快使用国产产品的步伐。

此外,我们用的路由器、交换机、服务器、操作系统,所有这些东西有很多东西包括核心芯片都是从国外买进来的。在这里面它有没有留了后门,有没有留了其它的东西,我们都是不知道。如果它要留了这些东西,它要攻击进来是很容易的,而且这些东西是我们暂时没有能力防的。

以美国思科为例,这家总部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公司,有30%的利润来自于中国市场。据媒体报道,目前思科的网络设备广泛用于中国内地电信运营商的骨干网、金融、政府、铁路、民航、医疗等要害部门。思科,占据中国电信163骨干网70%以上、中国联通169骨干网80%以上的份额。对此我建议,核心零部件国产化,是我们的终极目标。

虽然我们的信息系统面临攻击的风险,但广大普通用户不用过于惊慌,我国有专门的法律法规保护消费者信息安全。大家在平时使用手机时也要提高警惕意识,隐私方面的信息,还是不要通过微信、短信这些方式去发送,特别重要的一些信息,包括我们的手机号码、身份证号也不要轻易的利用短信或者普通的通讯手段去交流。

(原标题:【网络对话】专家纵论“棱镜门”:国际社会如何构建网络治理权)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