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宏观新闻 > 正文

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起底:假装“上面”有人

2013-07-04 11:58:46 来源: 南方周末 举报
0
分享到:
T + -
6月21日,一组艳照和一个叫做“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的神秘机构突然进入公众视野,艳照的男主角是该机构主任李广年。该机构自称由党和国家领导人题写招牌,由多位退休部级干部和部队高级将领担任高级顾问,该机构暗示自己“上面有人”,是“党和国家主要领导的第3只眼睛”。

“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假装上面有人

2012年2月22日至25日,“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会长”、“国调委副局级调查员”党金国(左二)到南阳、漯河、许昌调研。 (南方周末资料图/图)

他们宣称接受党的领导,并宣称有一大批退休部长及军队高级将领做顾问。他们将办公地点设在省委对面的大楼中。从文件、穿着到讲话的语气,他们竭力打造“官方”形象。

这是一个骗子的江湖。有人骗到巨款,有人被打死。他们彼此搭伙又彼此欺骗。他们最主要的欺骗对象是基层的干部群众。他们知道权力在某些时候可以变异为商品,所以他们出售伪造的权力。

2013年6月21日,一组艳照和一个叫做“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的神秘机构突然进入公众视野。该机构自称由党和国家领导人题写招牌,由多位退休部级干部和部队高级将领担任高级顾问,该机构暗示自己“上面有人”,并号称“为党和政府主要领导和机构提供科学决策参考依据”,是“党和国家主要领导的第三只眼睛”。

艳照的男主角是该机构主任李广年。照片中李广年所搂着的年轻女孩,据称是一名18岁的大学生。

接着,李广年同僚、该机构“秘书长”党金国的举报信又给事件添入了“无间道”的戏码。这封名为《自称“中央办公厅高干”李广年:是调查研究,还是坑蒙拐骗?》的“紧急动态反映”抄送“中共中央办公厅”、“中纪委”、“公安部”等部门。

“秘书长”党金国在举报信中指出,他参与领导的“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是2010年9月8日成立的一个非法敛财机构,2012年经中纪委查处后终止主办。2013年,该组织改名为“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以下简称“中调委”)在香港注册还魂,以“反映真实情况、提供决策依据”为名又行“赚钱”之实。

党金国因何要举报李广年?自称“出身农村,但出生姓党,所以从成人后听党的话”的党秘书长领导着的是一家什么样的机构?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了解到,类似“国内调查委员会”这样的骗子机构,近年来已非孤例。骗子们在基层干部群众中找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骗子们之间,既有相互搭伙的合作,也不乏彼此欺骗的闹剧。而此次“秘书长”举报“主任”的桥段背后,可管窥这一群体独特的生态。

秘书长的其他头衔

这些机构信笺往往是红头文件的形式,还常常抄送“中共中央办公厅”、“中纪委”、“中宣部”等机构。

党金国也许是中国头衔最多的农民。

在这个洛阳农民的名片上,他是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会长、中原经济区建设促进会秘书长、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秘书长及副局级调查员、中国科学发展与调查研究成果建言献策工作委员会主任。这些机构涵盖农业、经济、新闻出版、纪检监察等领域。

如果你收到党金国寄出的信件,你会以为它来自政府或者党委,那一系列的办公室的地址包括——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12号中国农科院、中共中央统战部西楼1502室、××省委南院西配楼312室等。

当你打开信件,你可能会更为惊讶。信笺往往是红头文件的形式,除了寄给你,还常常抄送“中共中央办公厅”、“中纪委”、“中宣部”等机构。

上述的那些机构,没有一个有过注册或在政府备案,全部的“专职工作人员”只有党金国一个人,官都是党金国自己给自己封的。兴起时,他也会给别人封一些官。比如2010年10月1日,党金国发出“中建字2010第特001号文件”,聘请周恩来为“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名誉会长”。

同样的情形也适用于在网络上大出风头的“中调委”。中调委的主任兼党组书记李广年刚刚爆出艳照丑闻,被广大网友以“腐败”为名声讨,但实际上,李广年并不是政府官员,也不是党员。中调委只是一家在香港注册的空壳机构。

中调委的前身是国内动态调查委员会(以下简称“国调委”),成立于2010年9月8日,其成立时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颇广。一份20人的顾问团名单堪称豪华,里面不仅有前国务院副总理等退休高官,还有10个退役将军。其牌匾的落款更是惹人注目——题词者是党和国家领导人。该机构以弘扬毛泽东思想为己任,自称“党和国家主要领导的第三只眼睛”,“为党和政府主要领导、机构提供科学决策参考依据”。

不过,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以上任何一条信息是真实的。

有据可查的是,2010年,在山东从事传销行业的“军圣公司”负责人徐启军,被李广年任命为国调委直属局“工商业动态调查局”的局长。2012年12月24日,徐启军在湖南怀化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国调委因中纪委调查而停止活动。

2013年,李广年在香港注册中调委,延揽旧部党金国作为秘书长重新开展活动。此前,党金国是国调委河南省分会的秘书长。

这场还魂行动最终因为李、党二人的分歧而终止。6月9日,在一次会议的间隙,二人发生口角,次日凌晨,党金国在网络上发布《自称“中央办公厅高干”李广年:是调查研究,还是坑蒙拐骗?》的“紧急动态反映”,表示在“国调委”期间,该机构成立了15个省的分会,与反腐调查局、廉政调查局、机要局、秘书局、矿业动态调查局等分支机构,对每个机构负责人索价20万不等。

党金国告诉南方周末记者,2013年6月9日中调委开会期间,李广年授意机构人员以敲诈问题官员为己任,他表示反对,结果遭到李的辱骂。

党金国把这封“紧急动态反映”发布在自己的博客中,但并未引起任何反响。至6月21日艳照门曝出后,这封已被党金国删除的“紧急动态反映”,才通过百度快照浮出水面。

“组织不接纳我”

回到家乡,党金国是一个“好高骛远、不顾家的农民”,是乡邻所耻笑的对象。

但南方周末记者调查了解到,党金国“举报”李广年,显然不是因为后者“圈钱”。这只是某种意义上的弃船之举。

6月24日,党金国在博客上发帖称“不再担任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秘书长一职”。所以他现在的主要工作重心又放回到了“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而这个“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和“国调委”相比,在组织和运作上,并无实质性的区别。

党金国的办公地址位于河南省委大院对面一栋三层建筑内——和河南省委没有任何关系。与网络上的高调不同,这里异常简陋,没有任何挂牌和指示。20平方米的办公室由两间房组成,月租金1500元。室内的装修看上去至少已经20个年头,外间的办公桌上有三台电脑,成摞的各种“红头文件”;里间有一张沙发床,不回家的时候,党金国就凑合睡在那里。

党金国的家在郑州往西160公里的伊川县吕店乡后庄村二组,除了大哥是工人,他家祖辈务农。党金国在这里有一栋两层楼没封顶的农家小院,“我好久没回去了,院里的草没有一丈也有五尺高了吧”。

近20年来,党金国已经甚少回到家乡。即使他家在那儿还有5亩地。在外面广阔的天地里,他是会长、秘书长、理事长,回到家乡,他是一个“好高骛远、不顾家的农民”,是乡邻所耻笑的对象。

1982年高中毕业后,党金国做过民办教师、煤矿的副业工人、裁缝、五金店销售……党金国声称在上世纪90年代,还做过记者。他至今仍珍藏着《法制与新闻》杂志的工作证。这一长串职业的最后一项,给他带来成就感和荣誉感,他从那时开始喜欢谈一些大问题。

在各种邮件的落款,党金国喜欢用“农民的好儿子”这样的称呼。

党金国主要的阵地在网络上。他有QQ空间、博客、微博。他打字的速度并不快,一分钟只能打二三十个字,但他所发布的文字已达上百万字,其基本可以归为以下几类:

忧国忧民。2012年9月16日,党金国率14个自己的组织发出声明,坚决支持中国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为维护国家领土主权所采取的一切必要措施。2012年12月27日,党金国发表反腐檄文,说“警告已经腐败、正在腐败、将要腐败的分子,请你立马向中国各级纪检监察部门自首或停止腐败……”

遐想。2013年1月24日,春节前夕,党金国在博客发文《假如我是省长》,说自己假如是省长的话,靠的是“接地气”,不会有官僚主义倾向,不会腐败堕落。

赞美领导人和新政策。党金国为中央领导人写过藏头诗。还赞美过红歌、十八大、中央八项规定、美丽中国。

偶尔发牢骚。2012年7月26日,在“7·21北京暴雨”五天之后,党金国《不该说而说的话》,称“北京暴雨成灾、天津城区被淹是上天在拷打政府的责任和良心”。

有的时候,党金国也会走出办公室,去下面“调研”。根据其博客资料,2012年党金国一共去基层进行过三次调研。党金国每到一处,都喜欢授牌、题字、看群众表演。

2012年2月22日至25日,党金国以“国调委副局级调查员”的名义,到河南省方城县调研,他在柳河乡西峰村授牌“中国新农村社区建设示范基地”和“中原生态文明建设示范村”。并和“红色南街村”带头人王宏斌进行了交流。参观后党金国题词留言:南街村的建设发展实践证明,“高举红色旗帜、走共同富裕之路”是解决中国“三农”问题的最现实最有效最有希望的办法。

“我不愿意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党金国说,“但我就是个民间人士,单位的党组织都不接纳,进不了共产党的干部序列。”

“最恶劣的一面”

他多次向中国社工协会等组织递交“红头文件”,希望能够为自己找到主管部门。

组织的合法身份是党金国最向往的事情,他多次向中国社工协会等组织递交“红头文件”,希望能够为自己找到主管部门,但总是石沉大海。

党金国也频繁通过缴纳费用,去北京参加过各种会议。他希望能够为协会找到一个领导人作为顾问,进而“去帮助这个公益平台,申请资质”,但总是以失败告终。

在大部分的时候,党金国的神态、语气、谈话内容都很像一个乡镇领导,但一谈到他的家庭和机构合法化,他就会激动、焦虑,进而沮丧下来。“如果用金钱、权力、名誉、房产、汽车来衡量,我是最不成功的男人,我是最不成功的父亲,我是最不成功的丈夫,最不成功的中国人。”

艳照事件曝出后,有网友误将党金国的微博账号“情满中华123”当成是李广年,在下面留言辱骂。6月25日凌晨党金国看到这些留言后,十分气愤,他先是发布了一封《中国动态调查委员会律师意见书》,不料意见书招来更多调侃取笑,愤怒的党金国又写了一篇博文,《恶意攻击党金国的人死爹》。一觉醒来后,事态没有任何好转,党金国写了第三篇博文,《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会长党金国开设对骂擂台》,“再盲目无事实证据攻击党金国是骗子,党金国撕破脸皮也要骗死你爹,骗死你妈……”

6月25日,党金国本来约好带南方周末记者去他家乡走访。在约好的时间,他打来电话,表示网友骂了他父亲,他咽不下这口气,要和网友对骂一天。他声嘶力竭地说,“我要把我最恶劣的一面暴露给全世界的人民,但我是在抱着善意以毒攻毒。”

被骗的骗子

党金国在追求官方身份的道路上从未止步,一路被骗。

郭大山和李广年是把党金国骗得最惨的两个人。

2007年,湖南人郭大山以“中国国际新农村建设管理中心”的名义,展开“建立全国各省公司化农村建设管理委员会”活动,郭大山声称“2008年由中心投资委员会拨出5亿元人民币新农村建设资金,为全国各省市推广建设公司化农村扶持资金”。

2007年10月,党金国加入了他的组织并缴纳了1.5万元的入会费。

2007年12月9日,郭大山主导的“公司化新农村建设研讨会”在全国政协常委会会议厅举行。多位退休官员、专家学者的出席,让党金国对郭大山的事业更为相信,他在大会上作为河南省代表做了报告。

2007年12月,党金国两次缴纳15万股本金,成为了“河南省公司化农村建设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郭大山向他承诺,他在香港有5个亿的资金,各省每发展两个示范村,就将得到300万建设资金。

党金国回到河南,运作研讨会,办示范村,又花了数万。但不久以后,党金国和全国其他缴纳股本金的地方负责人,发现郭大山所承诺的5亿资金是一句空话,而“中国国际新农村建设管理中心”是一个在香港注册的空壳公司。

2009年4月9日,另一名受害人曹冰(化名)和党金国来到北京朝阳公安分局报案,因证据不足无果。

嗣后,党金国开始在网络上披露郭大山的行骗行径,他控诉道,“郭大山自称副部级领导、‘农民的总理’,实际上他就是‘公司化农村’王国的国王,他给各省的‘封疆大臣’委以‘理事长’的官衔,让他们各自去请本省离任的领导担任他们的‘会长’,利用他们的‘余热’发展下设各级机构。"

党金国要求立案未果,倒是在2009年7月16日收到朝阳区法院的传票。郭大山向他提起名誉侵权的诉讼。在党金国缺席审判的情况下,郭大山胜诉(郭接着又欺骗了自己的律师,未支付代理费)。

这场旷日持久的骗局在2011年的一场意外中落下帷幕:郭大山被一位曾经的追随者打成重伤,早已妻离子散的郭大山无人照料,最后他老家的弟弟妹妹来到北京租车将郭运回湖南,郭在途中身亡。

郭大山并不是曹冰在北京见到的唯一一个骗子。6月22日晚,她回忆起那段经历,说,即使郭大山,也常常上当受骗。

2007年12月,为了寻求官方身份,郭大山找到全国高科技产业公关协作委员会执行主任刘仲军,交了10万块钱,在其名下成立了“全国高科技新农村建设发展中心”。

全国高科技产业公关协作委员会是全国高技术产业化协作组织(以下简称“全高协”)下面43个二级组织中的一个。全高协谎称是九部委联合成立的协会,2011年5月,被民政部作为非法组织取缔,其负责人李恒光亦被逮捕。

“全高协相当于爷爷组织,下面的二级组织相当于儿子组织,再往下的不计其数的委员会、中心等机构则是孙子组织。”曹冰说,当时她看到有不计其数的骗子组织在北京繁衍。“他们自称是发改委、国务院下面的机构,其实一点关系都没有。”

官方的身份意味着更多的资源,更大的背景。党金国在追求官方身份的道路上从未止步,一路被骗。

2008年3月3日,党金国创办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自任会长。主管单位是“中国农业产业经济发展协会”。2010年4月,“中国农业产业经济发展协会”的负责人李繁以诈骗罪被捕;2012年1月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2010年1月30日,党金国出席中国社会调查所年度总结暨表彰大会,获得“百名突出贡献人物”;并在3月获得“中国社会调查所”颁发的“行业研究员”称号。两次活动,党金国分别缴纳费用5800元和6800元。而2012年7月30日,“中国社会调查所所长”李东民即因诈骗罪被北京一中院判处有期徒刑6年。

2010年12月,党金国接到中国三农联合会的“创新发展座谈会暨首届三农春节晚会”的邀请函,称有国家领导人参加。党金国缴纳6800元会费后,发现因涉违法活动,会议已被取缔。党金国向北京公安报案,但最终未能追回会费。

权力崇拜者

“党中央没有发现我这样一个坚定拥护党中央政策的人。”

但党金国很快从被骗中,学习到了骗的技巧。

党金国在运作“2010年全国农业产业发展峰会暨农业产业融资策略与项目设计专家指导会”时,在邀请函中声称“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是注册资金达600万元的社团,并自称由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服务局主管。这种伎俩,显然和骗过他的那些机构如出一辙。

而在新农村建设促进会的组建章程中,各个职位和加盟单位也明码标价,会员单位、理事单位、副会长、理事长等职务的年度会费从1000元到10万元不等。

目前,新农村建设促进会已在新疆、河北沧州等地设有分会。不过,6月25日,南方周末记者致电刚被党金国任命为中国新农村建设促进会沧州市工作委员会主任的宋金峰,宋表示他没有交一分钱的会费。

宋金峰是一名60岁的退休教师,他表示在网上看了党金国《中国农民贫困的原因是什么》一文后,希望能够为农民做一些实事,才申请入会的。“不过这个机构没有在政府备案,工作很不好开展,农民们都不相信我。”

“他喜欢出风头,说大话,但他的心地还是善良的。不过你不能相信他,虽然他估计也骗不到什么人。”曹冰这么评价党金国。

6月24日,郑州,党金国坐在南方周末记者面前,接受了5小时的专访。此间,有十数个电话打进,党金国逐一回绝。他一会声称“在基层开展反腐败调研”,一会说“正在陪省领导视察工作”,一会又说“正在北京开会”。

晚上9点许,一位自称中央媒体记者的电话打进来后,党金国没有挂断。他大声告诉对方,“是呀,我的单位不是官方机构,不是私营机构,是社会机构,但要我去当个副总理,我完全有这个能力,为国效劳,为党中央分忧解难。农民?毛泽东也是农民,我党金国是个农民,但可以当省长,也可以当农业部长,请你为我呼吁。”

第二天,在电话中,党金国又提到了这一点,“国家没有给我机会,党中央没有发现我这样一个坚定拥护党中央政策的人。只要这个世界没有发现,中华大地有这么一个农家孩子,为全世界人类的幸福而奋斗,我就要继续奋斗下去。”

马曼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