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退役美军士兵谈波士顿爆炸案:战争跟随我回了家

2013-04-30 06:57:00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美军士兵在阿富汗坎大哈省巡逻。(资料图片)

美军士兵在阿富汗坎大哈省巡逻。(资料图片)

原标题:退役美军士兵:战争跟随我回了家

新华网北京4月30日电(记者 林杉)在波士顿发生连环爆炸后,曾经在阿富汗战争中服役的美军士兵托马斯•吉本斯-奈夫对自己曾经坚守的信念产生了质疑。他致信《华盛顿邮报》讲述了内心的纠结:为什么10多年反恐战争之后美国公民却在美国制造恐怖袭击?他在阿富汗服役的16个月是不是值得的?他的战友的死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在文章末尾无奈地承认,如果他服役的16个月使爆炸案推迟了哪怕1天,他也就觉得安心了。文章主要内容编译如下:

2001年9月11日,袭击发生了。那时候我还是个13岁的小孩子,刚刚过了看“口袋妖怪”动画片的年纪。像大家一样,那天的场面我仍然记忆犹新:大块大块的钢铁沉没在废墟的海洋中。

到2013年4月15日那天,我的人生观发生了变化。虽然现在我才25岁,但波士顿马拉松重点线的恐怖记忆我却已经经历过很多次。在阿富汗服役的时候,我用膝盖压住受伤海军陆战队士兵的止血点,呼吸着射击和爆炸散发出来的火药味,并且和最好的朋友说了永别。退役后,最近我回到老家去乔治城大学完成英语学历课程。

波士顿爆炸的场面让我想起了我在(阿富汗)南赫尔曼德省看到的场面,那不像是我通常进行圣诞购物的那条街。很多人把马拉松爆炸现场描述成“战场”,事实确实是这样:残破的肢体、惊悚的表情、四散的血迹。

区别只是,波士顿的运动员和观众们没有穿戴防护服和头盔。没有直升机从紫色的烟雾中冲出来拯救他们。他们不是士兵,他们只是穿着运动鞋的陌生人、家人、同事和朋友,爆炸让他们浸满汗水的T恤和腰带变成了止血绷带。

被派去阿富汗的时候,我相信我在这样的国家执行任务就可以防止类似波士顿爆炸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战争的影响却在扩散。在波士顿,我22岁的兄弟还在上学,我妈妈还觉得在户外吃午餐是安全的。但这个城市却遭到了打击。

在察尔纳耶夫兄弟之前,很多人以美国对其他国家的军事干预为由攻击平民,他们也不会是最后的两个。虽然我们付出了努力和勇气,但我怀疑美国的战争是不是让美国本土变得更加不安全?肯定的,我们逮捕了数千名想伤害美国人的激进分子,但我们是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制造了更多极端分子?

一场本来要驱赶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战争变成了建立一个国家的工作,而这个任务看起来又迟到了10年。在这样的一场战争中服役过,很难让人自证清白。这场战争拖延了不止10年,连续多年发生种种事情,获胜的希望也很渺茫,在这之后战争也变得越来越不受欢迎。“清除-坚守-建设”这样的反暴乱歌曲在我们耳中回荡着,与此同时我们在与想象中的敌人斗争,慢慢地把他们赶出城市中心。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我们用掘井的数量和无伤亡日的数量度量着胜利。

我的很多好朋友都躺在盖着国旗的棺材中回了家,但没有人能跟我强有力地解释为什么会这样,以及这是为了什么。在过去这个冬天的一个下午,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在乔治城发表了关于阿富汗未来的一场乐观的演讲,我得到一个机会提问,问他我的战友的牺牲对他和他的国家意味着什么。

我得到的答案只是侮辱。卡尔扎伊提到了9•11事件和美国的全球反恐战争,却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我本来以为会听到一句“谢谢你”或者句子里带上“感激不尽”几个字。但我从他的回答中没有听到一丝感激。

派驻阿富汗以后,我晚上躺在床上想着我在保卫祖国,因为我和其他海军陆战队员身后是铁了心要杀害美国人的那些人。但如果我的战争导致在国内出现了敌人,我的这种想法也就没有道理了。

那个被控使用压力锅和小钢珠制造炸弹的人是美国公民。很明显,是我的同胞地让我的母亲充满仇恨,因为炸弹炸死了8岁的小孩和其他三个人,攻击的是我的家乡。

我宁愿相信我打的战争在过去很多年间防止了类似波士顿爆炸的事件发生。如果我在阿富汗服役16个月能让这种事推迟1天发生,我觉得就够了。

但是我的战争没能帮助那些在重点线附近的人。炸弹响起的时候,我的战争已经打回国内了。

(原标题:退役美军士兵谈波士顿爆炸案:战争跟随我回了家)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