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两中职生魔鬼训练“备战”世界技能大赛

2013-04-14 08:06:00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昨天,上海市杨浦职业技术学校学生古志高和申鑫,正在学校训练维修车门。早报记者 张栋 图

“第42届世界技能大赛于2013年7月2日在德国莱比锡开幕,离第42届世界技能大赛开幕还有80天”,走进上海市杨浦职业技术学校实训中心,迎面而来的,便是竖着的倒计时牌。牌子后方,是撞得不成形的汽车。

汽车两侧,是“备战”第42届世界技能大赛的两名小伙,他们正在练习修理汽车,还不时发出敲打声。他们从全国数千名选手中脱颖而出,其中一人将首次代表中国参加该大赛汽车修理项目比赛。这最后80天对他们来说,既是 “魔鬼训练”,也是最后的“生死抉择”,因为到下月,选拔方无论如何都要完成“二进一”的选择——去德国参赛的名额只有一个。

训练:三个月没回家

周末的杨浦职业技术学校鲜有人来,异常安静。整个校园,只有走进实训中心,才能听到“乒里乓啷”的捶打声,以正常分贝说话根本听不到声音。

古志高摘下塞在耳朵里的专业耳塞、专用安全帽和口罩。他抬头的时候,才能看出,这个穿着灰色工作服、浑身沾满灰尘的“工人”,其实只是一个出生于1992年的中职学生,尚不满21岁。

去年7月,学校让古志高报名参加世界技能大赛的选拔赛。上海初选的选手几百人,从中选33人参加全国的选拔赛。

“当时也没多想,就稀里糊涂地参加了。到8月,学校通知我参加全国选拔赛的时候,我都觉得惊讶。”古志高回忆道。不过,接下来紧张的赛事也由不得古志高多想,“全国8强”,“8进4”,“4进2”,一场场比赛下来,现在,就只剩他和申鑫两名选手。巧的是,他和申鑫,不仅都是上海选手,而且都是杨浦职业技术学校汽车修理专业的学生。不过,令古志高和申鑫都没想到的是,从今年1月全国“8进4”选拔开始,学校开始对他们进行全封闭训练,除了教练周志巍老师,学校还特意从合作企业卡尔拉得公司请来培训师花文兵。

“参加初赛的时候我就跟爸妈说,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但我一定要拼一拼。不过,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一入围就意味着全封闭。”古志高家住五角场,不过封闭训练之后,他已经三个多月没有回过家。他告诉父母,不要来学校探望,“实在不想让他们看到我灰头土脸一身脏兮兮的样子。”

作息:只有训练、吃和睡

在两人的每日作息表上,除了吃饭和睡觉,其他都是训练。这是19岁的申鑫和20岁的古志高目前生活的真实写照。

因为学生宿舍搬迁,现在学生都住本溪路。但为了训练方便,学校给申鑫和古志高就近安排了宿舍。“刚开始的时候,一天下来,我们累得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回到宿舍倒头就能睡着。”申鑫笑说,每天晚上10点钟之后,学校就只有我们两个学生。“有一天晚上,他(古志高)睡着睡着突然坐起来,做了两个修车的样子,然后又倒头就睡。”而古志高也笑着说,他们现在一门心思修车,话都不太说,“有时候跟他(申鑫)说话,他都要反应一会儿。”

“我们现在基本是一天当三天用。”花文兵是合作企业卡尔拉得公司的职业培训师。因为常常和国外技师交流,花文兵对世界技能大赛并不陌生。“这个世界技能大赛,每两年一届。在国外,很多选手提前一年甚至两年准备。而我们国家今年才第二次参加这个大赛,汽修专业今年更是第一次参赛。他们的训练时间也就几个月,不得不抓紧。”为了这两位选手,下周,公司还将请来一名参加过世界技能大赛的老外教练来现场指导。

选择:由专家组决定

让两位准选手“一天当三天用”的原因,除了时间紧迫,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是极为严苛的比赛标准。

教练周志巍老师介绍,国内的汽修大赛和国际汽修大赛有着质的不同。国内比赛是用冷轧钢板做成汽车被撞坏的模型,让学生修;国际大赛是真车撞坏后让考生复原,要求还极高,必须修到原车出厂的程度。而车身的材料,可能是冷轧钢板,也可能是热轧钢板甚至各种其他材料。

“模拟碰撞的损伤是单一的,真实碰撞可能只是撞了车头,但发动机、驾驶座甚至后备厢都会受到影响,所以复原起来也要复杂得多。”古志高介绍。

就因为这样,申鑫和古志高现在必须做到的是,拿到一辆撞伤的车,先给汽车定损;再测量车身各个数据,找出与原始数据的差异;最后再转正、拉伸、更换、维护。

“而且每辆车的修复是有时间限定的。”周志巍说,整个过程已经远远超出他们原本专业的单一范畴,学校给他们定的修复时间,又往往比规定的时间还要短。

“可以说,他们这几个月集训下来之后,已经完全达到高级技师的水准,劳工市场上,一定是他们挑公司不是公司挑他们,而且起薪不会低于6000元/月。”不过,对于杨浦职业技术学校校长卞洪建来说,因为最后去德国的名额只有一个,这两个小伙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要他做选择,实在是一件痛苦的事。所以名单的公布,从3月推到4月,现在又推迟到了5月。

按照学校的说法,两名选手的技能选拔已经结束,但至于定谁,还要通过体能、心理、综合成绩等的考量,选谁,最后要由专家组决定。

将来:两人都想读书

“该干嘛还是干嘛吧。”申鑫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老家湖北随州的申鑫,初一的时候跟着父母来到上海,初中毕业之后因为无法升高中,于是报考杨浦职业技术学校汽车修理专业。

“刚来上海的时候,我觉得上海的教材比老家的简单多了,基本都要落后一个学期。但是上了几周课后,慢慢发现上海老师讲课质量比我们那高多了。”

也因为这样的亲身体验,中考之后,申鑫的父母因为工作变动搬回了老家,申鑫仍然选择留在上海。现在,申鑫每年基本只有过年才回家一次,每次回去都要先坐9小时动车,再换大巴乘一两个小时到家。

申鑫说,现在,自己的技能达到了一定水平,他希望自己的文化也能提到同等的高度,“不管能不能去德国,我应该都会边工作边读书。”

和申鑫不同,虽然户籍是广东,但古志高生在上海长在上海,父母也在上海经营着一家汽车装潢公司。

“我小时候并不喜欢汽车修理这个行业。”古志高说,因为看着工人进进出出浑身脏兮兮,有洁癖的他对汽修并没太大好感,只是从小对拆装极度感兴趣。家里的汽车模型,基本都被他拆装过。中考的时候,因为不能报考高中,他“阴差阳错”地就选了汽车修理。

“要说将来的打算,我应该也会先工作,然后专升本。以前有人说,一辈子不经过高考是遗憾,我希望有机会弥补自己这样的遗憾。”古志高说道。

作息表

6:00 起床

6:30 吃饭

7:00 训练

12:00 午饭

12:30 训练

17:30 体能训练

(5000米长跑、哑 铃和仰卧起坐)

18:30 吃饭、洗澡

19:00 一三五英语学习,

二四六技能训练

22:00 休息

录入编辑:周子静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