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参加星光计划是中职生得到社会认可最有效的途径”

2013-04-14 08:08:00 来源: 东方早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参赛中职生就业市场受追捧

上海将逐步扩大五年制中高职贯通教育培养模式

目前,上海有3000多名学生接受中高职贯通培养。今年,上海中高职教育贯通培养模式招生计划约3500人。“十二五”期间,高技能人才仍大量紧缺,上海将逐步扩大五年制的中高职贯通培养模式招生规模。2015年中高职贯通培养招生将达当年招生数的10%左右。

4月12日,“星光计划”的选手在参加空中乘务项目比赛。当日,第五届“星光计划”上海市中等职业学校职业技能大赛在上海世博会展中心举行,来自全市72所中职学校的4634名学生齐聚赛场,在技能竞技 中展现风采。新华社 图

对于大多数中职生来说,要得到社会和行业的认可,参加“星光计划”职业技能大赛是最有效的途径。不过,“星光计划”大赛今年走过第十年,大赛对职业教育的推动作用有多大?除了参加高含金量的比赛,职业教育怎么提升,学生上升的通道该如何打通?

市教委职成教处相关人士分析,除大赛促进职业教育发展之外,上海正在努力调整专业以适应行业发展,不过,中高职贯通模式可能是提升职业教育根本的转变。

第一届冠军现为工程师

邵寅璀是上海市第一届“星光计划”大赛数控铣床全能冠军,2005年从上海市工业技术学校模具制造专业毕业,凭借“星光计划”冠军身份签约上海交通大学模具有限公司,任制造部数控操作员。“星光计划”成为他人生的新起点。

十年过去了,但提起“星光计划”, 邵寅璀还记忆犹新。当时,学校从模具、数控四个班级中只挑选了十几名数控操作技术掌握比较好的同学参加学校选拔,最终有3名选手出线,得到了代表学校参赛的机会。

比赛的时候,由于邵寅璀的疏忽,程序编制中出现了一点问题,所以零件成型的时候尺寸不对,他又赶快铣掉重新做,最后,好不容易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他相当于在比赛规定的时间内做了两遍!“当时非常紧张,所以记忆深刻。”邵寅璀坦言,因为太自信,只想要按照程序尽快做好,忽略了小的细节,差点与冠军失之交臂。

2007年,当时从事的工艺工作已经不能够满足这个年轻人不断追求“新鲜感”的需要,“我感觉到自己做一年是这样,做十年也是这样,做操作层面的技术工作,经验累积到一定程度就很难再提升。我得到先进技术研发的企业去。”

所以,邵寅璀放弃了“稳定”的工作,重新投入找工作的大潮。这一次,他来到上海电驱动公司工作,这是一家主要从事发动机研究的企业,主要研究混合动力发动机的演示,在国内是比较先进的。

沿着这个发展方向,2009年,邵寅璀又应聘到上海微电子有限公司工作。这是一家由国家重点扶持的创新型研发企业,主要从事精密零件的高科技研发和制造,在职员工近千人,博硕学历员工在50%以上。现在,邵寅璀是制造工程部的一名制造工程师。

“回顾我的十年工作生涯,其实我很感谢‘星光计划’大赛这个平台,让我得到行业的认可。我觉得,作为中职生,得到认可最有效的途径之一,就是在星光大赛中脱颖而出。”邵寅璀说。

选手留在“星光”当教练

2004年,大众工业学校学生王文强代表学校参加“全国第一届数控技能大赛”上海赛区学生组的预选赛,获得数控车床学生组第一名,并以唯一一名中专生的身份代表上海参加在北京举行的“第一届全国数控技能大赛”决赛。2005年7月,尝到大赛甜头的王文强选择留校,成为一名数控实训指导教师。

因为自身和带教学生获奖众多,2010年,王文强被授予“全国院校技能大赛数控车床优秀指导教师”光荣称号。

“成绩的取得在于艰苦的训练,在于训练中对待问题的态度和坚持,对于这点我坚信不移。”王文强说,他训练学生,始终坚持每天该有的工作量,加工时间要长达六七个小时,“我们的要求是争取做到训练与大赛如出一辙,连续加工。”换言之,只要一上机床就要坚持到完成,即使用了比睡眠更长的时间,仍旧坚持。

在这段加工零件的过程中,选手们要集中全力,不能休息,不能吃饭,直至工件完成。所以,为了应对比赛,为了做到车间就是战场,所有人在集训的这两个月里,往往一天只吃两顿饭,这不仅是对选手们脑力的考验,更是一种体力的考验。

为了让他们有足够的体力,王文强还安排了体力锻炼,每天早上6点半准时起床,先锻炼,跑步、引体向上,然后向着黄浦江吼两声,释放内心的压力。在他们训练过程中,王文强为他们准备一些巧克力,随时补充体力。

经过这段严酷的训练过程,王文强的学生终于圆梦站在了决赛的赛场,2011年大赛最后两场,因为一个技术难题,所有选手都因此撞刀,大家都捏了一把冷汗,庆幸的是,王文强的学生周清同学及时调整心情,利用了些许时间使自己冷静下来,并想办法去弥补。最后,整个赛场就他一个人解决了这个难题,一举拿下冠军。

据不完全统计,“星光计划”技能大赛获奖学生在求职市场上几乎都是“挑公司”而不是被公司挑,其起薪也大多在4000-6000元/月。

“星光计划”技能大赛现场,几位中职学校的校长面对技能大赛的壮观场面,也很有感慨。上海市特级校长、浦东新区明珠小学校长倪中华指出,职业教育的宣传应从小学生开始,让孩子们从小见识职业教育的魅力,培养他们热爱职业的意识,让职业教育能像技能大赛一样红火。

“读中职不是‘断头路’”

今年,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卫生学校学生韦阳丽将从中职“直升”到高职阶段。三年后,她就能拿到高职文凭。

韦阳丽说,她是上海第一批走上“立交桥”的人,“选择读中职,不是‘断头路’。文凭和技能,两者兼得。”

韦阳丽所说的“立交桥”,是上海新推的一项教育改革——“中高职贯通”培养模式:初中生毕业后进了“贯通班”,由中职和高职院校联合培养,5至6年可获高职文凭。

目前,上海有3000多人接受中高职贯通培养。

市教科院职成教所副所长郭扬介绍,在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已经形成人才培养“立交桥”:初中生毕业后,各取所需,约四成升入高中,六成选择职业教育,不管是哪条路,都能攻读本科和研究生。只不过,一条是学术型道路,一条是技能型道路。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之间也是相通的,高中生可以转读职校,同样,符合要求的职校生也能转入高中就读,改变职业方向。

放眼国内,教育“立交桥”还未完全形成,但在上海初露端倪。

韦阳丽说,传统观念认定的“求学链”只有一条,那就是读高中、考大学、攻读研究生。“初中分流后,读中职就是失败。”填报中考志愿时,父母不是很支持她填报中职志愿。“没想到赶上了好时机。”就在升学那年,上海首推中高职贯通培养模式,小韦和父母看见了第二根“求学链”。

他们算了笔账:读高中,考本科,需要7年;读中高职贯通,再专升本,也是7年。“两条道路,都能让人有盼头。”特级校长、上海信息技术学校校长邬宪伟说,在中职与高职之间搭了“直通道”,传递了一个理念:基础教育和职业教育,不是教育层次的差异,而是类型的不同。

这个理念日渐被社会认可。“职业学校能和高中‘抢生源’了,这在以前哪敢想!”交大医学院附属卫校护理部主任戴鸿英说,“新通道”吸引了更多的优秀学生。试点学校录取比基本达到10:1,不少学生中考分数线高于普通高中分数线,有的甚至达到市实验性示范性高中分数线。

记者获悉,今年,上海中高职教育贯通培养模式招生计划约3500人,招生人数是去年招生计划的三倍。“十二五”期间,高技能人才仍大量紧缺,上海将逐步扩大学制五年的“中高职贯通”培养模式招生规模,2015年达到当年招生数10%左右。

“中高职贯通应该不仅仅是升学体制,实际上,它也是培养模式的专业化。”市教委职成教处副处长张福顺分析,除大赛促进职业教育发展之外,上海正通过组建职业教育集团,加大行业对师资的培训甚至行业能手到学校任教的力度,也在不断调整专业适应行业发展,但中高职贯通是根本的转变。

录入编辑:周子静

netease 本文来源:东方早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