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证券新闻 > 正文

民生证券研究所降薪20% 中国券商分析师失宠

2013-04-04 06:16:00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3月25日,多家券商收到了来自嘉实基金信息技术部的邮件,邮件显示:根据我司投委会决议,自本年度起,将费率调整为0.07%,与社保保持一致。此前关于嘉实降佣的坊间传闻终成现实。

“不要觉得这是小事,这应该是行业变革的大事。”一位资深业内人士认为,基金分仓是券商研究所最大的收入来源,嘉实带头降佣很可能会引发其他基金效仿。这将使得本就不景气的卖方研究行业更加举步维艰。

去年高薪挖角 今年降薪2成

一位就职于民生证券的研究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大环境越来越不好,今年我们研究所很多人都降薪了,就我个人而言薪水大概打了8折。”

低迷的市场,高昂的人力成本,被买方拖欠分仓佣金让卖方行研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上述研究员对于自己被降薪虽然无奈但也表示理解,“降薪很正常。券商研究所迄今为止只有基金分仓这个唯一的盈利模式,这么多年了也没能创造出新的盈利点。没法开源,只能节流。”

当被问及降薪范围以及降幅大小时,上述研究员认为,“应该大部分都降薪了,但其他人是不是都降了20%很难讲,因为每个人的薪水都是保密的,我们都只能看到自己的情况。我只能肯定大部分人降薪,但是降幅大小不一。”

值得一提的是,2012年9月,民生证券曾被媒体曝出高薪挖角华泰联合明星分析师,从华泰联合挖来的知名分析师有电力与新能源行业首席分析师王海生、煤炭行业首席分析师陈亮,还有首席研究员王红兵带领的金融工程团,一共9人。

那么此次降薪是否也波及这9名被高薪挖角的分析师?一位曾就职民生证券的业内人士表示,“据我所知并没有,民生证券一般半年会进行一次考核,华泰联合的9个人是去年下半年入职民生的,那么就不在这次降薪范围内,因为他们第一个半年会有个保护期,不会降薪。”

上述业内人士进一步表示,“上半年有保护期暂时没降,但下半年几乎一定会降,因为他们的成本实在太高了,给几位首席分析师开的年薪都是几百万。卖方研究行情不断变差,现在嘉实基金又带头降了佣金,研究所不得不考虑精简成本。”

时代周报记者就上述事宜致电民生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峰,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称其外出。当记者向其求证降薪事宜时,工作人员称并不知情,并表示“公司规定在总部相关部门没有批准前不能接受采访”。

湘财间接裁员 国泰君增压

如果说民生证券是直接降薪,湘财证券则相当于间接裁员。一位要求匿名的湘财研究员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我们刚提了分仓指标,工资中有一定比例与是否能得到分仓直接关联,也就是说,如果拿不到基金的分仓,这部分工资就没有了。”

“实际上已经有很多研究员不堪压力辞职了,比如之前我们的地产研究员,其他没离职的研究员压力都很大。近一年中陆续有人辞职,研究所人员构成中一年前跟现在比已经大部分不一样了。嘉实基金降佣的事情出来之后,研究员们压力更大,工资都得不到保障,奖金就更没保障了。”

根据证券业协会数据统计,2011年新财富291名上榜分析师中,在2012年变更执业机构信息的分析师高达75人,其中8人去向为基金,其余更换至其他券商。历史数据显示,2009年,125位新财富分析师中,有 44名分析师在2010年变更了执业机构信息。其中16人显示已离职,4人去向为基金,其余则跳槽至其他券商研究所;2010年, 268名上榜分析师中,72人在次年更换了工作单位。其中大部分去了其他券商研究所,10人去了基金公司,另有11人状态显示为离职。

“一般来说,卖方研究人员工作变动并不少见,正常情况下每年会有15%-20%的人员流动率,但近一年来却非常频繁。”一位券商研究所人士认为,行情每况愈下给了研究员很大的压力。

上述研究所人士进一步表示,“另外有很多人并不是单纯跳槽,而是离开这个行业,我身边好几个研究员都离开券商去了咨询公司或者干脆自己开咨询公司。卖方研究员的生存压力越来越大了。”

有业内人士指出,一般情况下研究所会给研究员制定一些指标,主要涉及新财富入围及排名和基金分仓派点。“基本上,除了几家上市的,比如东北证券好像就没有给研究员指标,其他的券商研究所多少都会制定一些指标给研究员施压。研究员的年终奖也大部分跟分仓挂钩,分仓越多奖金越多。研究员给机构的服务越好,分仓越多,这很容易理解。这时候一些明星分析师在分仓上就会有很大的优势,而一些普通研究员的压力会变得很大。”

无独有偶,国泰君安一位分析师也向记者抱怨,“研究所最近压力很大,所里对每个研究员都提升了指标。没入围新财富的要求入围,入围的要求上榜,上榜的要求前三,前三的要求进一名或者保持。自从换了新的所长,我们研究所的风格越来越像申万了。”

对于这样的压力指标是否缘于嘉实基金的降佣效应,上述分析师表示,“应该有关系的,即使不是主要原因,也是雪上加的那层霜。”

对此,时代周报记者分别致电国泰君安所长黄燕铭和湘财证券研究所所长李康,并进一步询问降佣对整个卖方行研的影响,李康以出差为由拒绝回应,黄燕铭则表示,“嘉实基金降佣这个事情我不了解情况,我们这边研究和销售是分离的,这是由销售部门负责接洽的。第一,这个事情的真实性我不知道;第二,这个事情的影响我也不清楚,我只管研究,并不知道业务方面的事情。”

跳槽未必是好时机

“虽然人员频繁流动,但现在跳槽未必能找到好的下家。”一位曾在某大券商研究所任职的买方研究员认为现在跳槽未必是好的时机

上述研究员进一步表示:“以申银万国的袁宜和凌鹏为例,同样出身申万,同样是新财富第一的策略分析师,袁宜2年前转入买方去了富国基金做首席经济学家,而刚刚离开申万加盟东吴基金的凌鹏却只做了副的投资总监。”

上述研究员称,“袁宜和凌鹏都曾来自申万的明星策略团队,也都是业内知名的策略分析师,但一个去了‘老十家’当首席经济学家,一个去了小基金做副投资总监,境遇迥异。也能从侧面看出卖方日子难过。”

“这么多年的快速发展,已经导致了很多突出问题:同质化的产能严重过剩、分仓收入集中度越来越低、券商研究业务的垄断地位下降等。”上述研究员认为,“当然,同质化等问题在业内普遍存在,并不只是研究所才有这样的问题。”

实际上,业内普遍认为,卖方研究机构已走到十字路口,亟待多方面、深层次的转型。具体来看,在研究对象上,应突破以往单纯的股票研究,向综合经济研究转型。在服务对象方面,也应突破当前仅为部分证券机构客户群服务的局限性,扩展到为包括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在内的机构客户群服务。

盈利模式单一一直是研究所的硬伤,高度依赖分仓佣金模式,长期与基金间的不对等关系让卖方研究所面对基金的降佣行为无可奈何。上述买方研究员认为,“但研究所本来就是过剩的行业。之前这么多年的高速发展是不正常的,买方降佣也许可以加速这个行业优胜劣汰,今后卖方机构可能会较密集地出现离职降薪潮,最终走到一个比较平衡的合理位置上去。”

王峥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盛潇岚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