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啃老族”未来灰暗 生活质量远赶不上父辈

2013-01-24 06:27:35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就在8年前,德国的学者们还声称新一代的欧洲青年是最为“实用的一代人”,他们认为这些年轻人尽管遭受到某种程度的压榨和不公平待遇,但仍充满了潜力。

如今,谁要是对一个23岁的爱尔兰失业青年说这样的话,他大概会认为你是疯子。欧洲的青年不再考虑是否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而是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只能回家跟父母住。

尽管大部分年轻成年人都渴望离家过上独立的生活,但是在这些遭受金融危机的欧洲国家,他们被迫成了新时代的“啃老族”。

大量“啃老族”出现

2011年9月,意大利威尼斯发生了这样一起离奇的事件:一对年老夫妇因不满41岁的儿子仍然待在家里,决定向社会机构求助。

这对威尼斯老夫妇说,他们的儿子有工作,但仍赖在家中不肯独立,让父母帮忙做家务。被迫无奈,这对夫妇求助当地的福利机构,让律师寄信给自己的儿子,勒令他搬离,否则将面临法律诉讼。

这样的现象如今在欧洲并不罕见,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都选择了类似的生活方式。数据显示,一些欧洲国家超过50%的25-34岁的年轻人还未离家独立居住。尤其是南边和东边的欧盟成员国,年轻人似乎很难搬出去。

导致这些国家青年人中出现如此多“啃老族”的原因有很多方面,这些因素包括适租房源的稀缺、青年人较高的失业率和就业人群中较低的工资水平。

德国《明镜周刊》关于欧盟统计局信息的分析指出,2011年,超过50%的25-34岁的希腊、保加利亚、斯洛伐克和马耳他人仍住在父母家。

在葡萄牙、意大利、匈牙利和罗马尼亚,超过40%的这个年龄层的人也还待在父母家。尤其在有大量天主教信徒的国家有相当高比例的年轻人还和父母一起住。东欧国家也是如此,在这些国家,入门级的工作条件尤为恶劣。

这些数字和北欧成员国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芬兰、瑞典和丹麦,仅有不到5%的24-34岁的年轻人和父母一起住。在德国,这个数字是14.7%。

某种程度上,父母的收入也影响了年轻人的决定。在北欧和欧洲西北部的一些国家,较高收入的父母通常会帮助他们的孩子较早离开家独立生活。而在南欧和欧洲东南部的一些国家中,收入较高的父母更倾向于利用他们的资源让孩子在家待得久一点。南欧的父母通常要等到孩子大一点时(女孩二十几岁,男孩三十几岁),才会帮助他们的孩子在外面独立生活,一般都是与结婚相关。在东欧的一些国家,青年人甚至在结婚后还与父母共居一室,而这通常是因为资源的稀缺和相关制度限制他们拥有自己的住所。

来自英国《金融时报》调查显示,目前处于20-30岁年龄段的英国人,多数家庭储蓄在过去10年里基本停滞。年轻人面临着家庭支出增加、福利减少的困境。需缴纳的教育和保险费用在增加,而享受的社会福利却在减少。

相比之下,年逾60岁的老人生活滋润得多。他们经历了免学费的大学教育、便宜的房地产价格以及可观的退休金,目前还在继续享受各种老年优惠:免费电视网络、乘车优惠以及冬季取暖补贴。

更为糟糕的是,这种生活差距在不断扩大。英前财政大臣阿利斯泰尔·达林就表示:“坦白地讲,年轻人不可能比他们的父辈活得更好。这种趋势会持续数年。”

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也有类似的现象,由于长期的经济衰退,佩尤研究中心报告称,29%的同龄美国人在这几年也不得不回家和父母同住。他们中78%的人表示对这样的生活安排很开心。

“啃老”并不是他们的最佳选择,相反,这些经历对于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来说甚至是一个严重的打击。回到爱他们的父母身边有时候可以抚慰伤口,但是许多年轻的成年人在过分自信的云端上,错误地认为有无尽的时间。

“这一代比他们父辈和祖父辈得到的权利更多。”英国家庭社会学教授威廉·道尔说,“我们看到年轻的成年人与家人拴在一起,在严格的意义上虽然他们住在家里,但不是承担主要责任的成员。”

南欧“啃老”更加严重

年轻人就业问题在整个欧洲都十分尖锐,尽管他们有不同的文化和语言,但是他们同样绝望、恐惧、焦虑和愤怒。

大多数的父母都会替自己的子女和整个年轻的一代而担忧:这些孩子申请了无数份的工作,却都是无果而终;一些人只能打零工;一些人在上研究生课程,他们希望这样能提高自己找到工作的机会;而绝大多数人找到的是实习的机会,他们的老板管这种人为免费的劳动力。只有极少数的人找到了与他们的资历相对应的工作,还有很多人回到了他们在进入大学之前从事过的岗位。

在西班牙,大学生和毕业生现在流行把自己叫做“没有未来的青年”。他们走上街头抗议影响青年的政府政策和社会福利削减。24岁的卡尔斯毕业于加泰罗尼亚理工大学计算机专业。他表示,曾经想过在毕业后能过上稳定的生活。然而他发现自己只能找到一个又一个临时工作来维持去年就失业的父母和妹妹的生活。

“所有事情都很灰暗,而且我感觉事情越来越糟。”弗格拉说。

在意大利东边几百英里处,24岁的塔缇娅娜·卡瓦拉去年刚从罗马著名的大学外语专业毕业,希望成为一名老师,然而现在正在麦当劳做收银员和食物准备助手。她说:“人人都说我很幸运,因为我有一份好工作没错,我是幸运的,但如果你想到这成为终身职业的话,是很悲哀的。”

在希腊,钟尼表示他42岁的母亲两年前从服务员的岗位上被裁员,而他52岁的父亲,已经5个月没有从工作的修路公司拿到薪水,因为公司已经破产。钟尼不愿意离开希腊,但是他认为如果想继续支撑他的家庭,就别无选择。他正在申请美国签证,准备去投靠在美国做校巴司机的叔叔。他说:“希腊现在只是一个给人度假的国家。”

整个欧洲,青年人的失业率高于整体劳工的失业率。国际工作协会估测,目前全球约有7500万25岁以下青年失去了工作。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并不采取积极的行动,通过进修或是实习提高自身的工作能力,相反他们采取坐以待毙的态度。经合组织发出警告,工业国家的青年失业率约达12%,他们将会成为“失去的一代”。国际工作协会专家在《时代》周刊的文章中表示:我们的孩子们所经历的时代,远不如20年前的我们。我们正在倒退。”

黯淡中的一丝希望

尽管前景黯淡,一些年轻人表示从其他年轻人的回应还能看到一线希望。譬如在葡萄牙,政府解散了文化部,作为回应国际援助协议而削减开支的一部分承诺,而年轻人则组成艺术团体和举办即兴音乐会。

在意大利和西班牙,危机前很多工作是终身聘用,他们不需要具备创业精神。现在,年轻人重新看重创新。

在马德里瓦勒卡孵化厂,20岁出头的罗修去年决定成立一个时装公司时,父母都觉得她疯了。罗修的伊丝有机产品线生产从T恤到环保材料制成的羊毛大衣。她说她一直都很挣扎,因为她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以及家庭和朋友处借来的钱。但是她很自豪地说现在已经卖掉了超过50件。

她还说,很多事情都有好的和坏的一面。危机促使西班牙人去寻找新的思考方式、新的主意和创造方式。在你没有别的选择的时候,不要害怕独自上路。

荷兰等国则鼓励大学生在读书期间积累工作经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负责就业、劳工和社会事务部门的官员斯特法诺·斯卡尔佩塔说,荷兰的青年失业率仅为11.2%,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七成年龄介于20岁至24岁之间的年轻人有一定工作经验;而在意大利和葡萄牙的年轻人中,这一比例仅为10%左右。

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胡安·索马维亚提醒欧洲应“优先考虑”青年就业问题,“如果青年就业得不到保障,那么,将削弱家庭和社会的凝聚力以及政策的可信度。”

林舒春对本文亦有贡献

庄航行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马欢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无需专业背景让你画作拿得出手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