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揭阳募捐所建福利院被租给企业办公

2013-01-15 20:00:29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华调查·追踪)

募捐建福利院竟出租 紧急处分“玩忽悠”?

——广东揭阳福利院空壳17年追踪

日前,新华社播发了《福利院空壳17年,临时“借孤”太荒唐》一稿,对广东省揭阳市榕城区民政官员借孤儿应付检查一事进行了报道。记者继续调查发现,这座空壳“福利院”的5层大楼当年是以建福利院的名义向社会募捐筹款而建,如今除了被其他部门挪作办公使用,还有部分房间疑似出租给企业使用。与此对应的是,包括紫峰寺在内的多家寺庙却“人满为患”,一共收养了300多名孤儿。

而当地用“免职”“停职”紧急处理两名官员,被质疑“根本不是法律法规上的处分”,有“转移舆论热点,忽悠公众”之嫌。

社会募捐建“福利院”竟出租给企业办公?

榕城区民政局此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承认,这座5层大楼17年前是以“福利院”名义建成的,只是人员从未到位,也没有收养过一个孤儿。

在榕城区收容所工作了20多年的当地人王汉周告诉记者,1995年建楼的经费是向社会募捐而来,记得当时大楼上还刻有石碑纪念捐款的善举。

15日,进入大楼的院门已被锁上,记者欲找到这块募捐纪念碑拍照未果。

揭阳市委宣传部15日书面答复记者提问称,这座福利院当年投资110多万元,其中社会募捐21万多元。

王汉周说,从1995年建大楼至今,榕城区民政局已历经5任局长。当时建成的只是大楼框架,后来在林姓局长任上,进行了装修,随后殡葬侦查大队等部门入驻办公。对此,政府回应称,2000年,政府办公用地紧张,因此搬入。

除了此前已证实,这座名义上的“福利院”被殡葬、婚姻登记、残联等部门挪作他用,记者还发现,除用作政府部门办公,大楼还有部分疑似出租给企业办公。

记者在大楼二层看到,右侧一个房间墙上贴着“安利(中国)生产基地”的字样,橱柜上还摆放着各种样品。

王汉周说:“企业使用大楼的肯定有,但有没有收钱我也不知道。”除了这个,他称2010年后,一家卖棺材的商铺也使用了一层部分房间。

揭阳市委宣传部证实“福利院”部分楼层确有出租:2011年12月,榕城区福利院利用部分空置房间,将二楼西面一套房(约150平方米)出租给林某。林某租用后,用于安利公司产品宣传,租期4年、月租金800元,租金被用于“福利院”的日常开支。

家家寺庙成孤儿院

除了名声在外的紫峰寺,记者走访揭阳市的石母双峰寺、广安寺、古山寺等发现,这些寺庙都从多年前开始收养孤儿。

与紫峰寺相比,由当地政协委员担任住持的双峰寺的条件要好得多。释耀瑜住持告诉记者,目前,寺里收养了约50名孤儿,也多是被人丢弃在寺庙外面。

记者注意到,生活在这里的孤儿身体缺陷情况较轻。经常有义工来这里组织他们学习,课程安排与一般小学相近,目前有29名孤儿这里“上课”。

释耀瑜说,在也是自己担任住持的广安寺,还收养了另外一些孤儿。他们的智力情况和身体缺陷更严重,在那里只能照顾他们生活,不能进行诵经学习。

2009年,古山寺曾接收了警方送来寄养的11名被拐卖的婴儿。如今,这里已经“人去楼空”,有的走了,有的寄养在附近人家里。

揭阳市民政局局长袁略文透露,目前,揭阳市孤儿共3269名,在福利机构集中供养的仅91人,社会散居的达2568人,被寺庙等民间机构收养的324人。这些孤儿大多身体存在不同程度的缺陷。

揭阳市委宣传部15日答复给记者采访的资料称,揭阳全市寺庙共收养了309名孤儿;该市已先后启动了揭阳市、揭东县、揭西县、惠来县共4个儿童福利院项目建设,除惠来县,其余均尚未建成使用。这也再次证实,榕城区未列入其中。

拿法律法规上不存在的“处分”玩忽悠?

在新华社播发“福利院空壳17年”稿件后,揭阳市榕城区迅速对相关官员做出处理:民政局局长林响标被免职,民政局办公室主任黄晟辉停职检查。而对证实说过“借孤儿”的“借用职工”黄建伟,仅称“严肃处理”,但未见有何处理措施。

翻开过往许多地方对责任官员的处理,不难发现,“免职”“停职”是公众听到最多的所谓“处分”。有网民指出,这是“地方一贯采用的灭火伎俩”,拿所谓的“处分”转移公众的关注,最终不了了之。

然而,记者查阅《公务员处分条例》发现,对公务员的纪律处分从轻到重依次为:警告、记过、记大过、降级、撤职和开除,并没有“免职”“停职”处分一说。

如果是中共党员,党纪处分则有警告、严重警告、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开除党籍五种,也没有所谓的“免职”“停职”。

中山大学政务学院副院长岳经纶告诉记者,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在移交司法机关之前,对公务员的处分包括党纪和政纪处分两种。除了开除处分,其余政纪处分均有期限,从6个月到24个月不等,期限过了,处分也就结束了。这也是为何不少被问责官员一段时间后又复出时,组织人事部门会解释称“符合相关规定”。

一些网民指出,免职,说不定是换个地方当局长;停职,是暂时不上班了,说不定工资照拿。这都不是处罚措施,实际不过是让涉事官员避避风头。

岳经纶认为,“借孤儿”闹剧需要反思的不只是榕城区民政局,福利院空壳被挪用十几年,为何上级没有检查到,没有任何监管整改?当地政府皆知寺庙成孤儿院,为何一直没有相关政策和投入?唯有深刻反思有关部门的失职行为,严格问责,“借孤儿”闹剧才可能不再重演。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叶前 乌梦达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42堂保姆级PS教程课重磅来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