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财经评论 > 正文

滕泰:凯恩斯主义和货币主义来回折腾伤害极大

2013-01-06 19:07:48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凯恩斯主义和货币派来回折腾的话对中国经济政策是一种极大的伤害。好在现在无论是学界还是政府界还是企业都对这个东西感到极端的厌恶。十八大以后政策不再会在总需求领域里面这么频繁的折腾。

滕泰在其新书《大周期》发布会上演讲
滕泰在其新书《大周期》发布会上演讲

​​在我看来目前谈到大周期在中国首先要看一个政治和政策的周期,所以我把它叫做现在是一个政治的大周期,改革的新起点。从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后,1978年以后的政治周期和经济的改革周期来看,我们认为1978年到1989年的这一段时间里面,在长达11年的时间里面,无论经济体制改革还是政治体制改革推进的速度都是非常快的,在这用绿灯来进行表示。1989年以后一直到1992年经济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几乎陷于停滞,在这用红灯做一个简单的描述。从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以后,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又重回邓小平路线,沿着一个改革开放的速度迅速的得以推进,尤其是国有大中型企业改革,在朱总理的推进下有很大的进步。但是这应该说是经济体制改革叫做单兵突进,在这一段时间里面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重新陷入缓慢,也就是为现在留下了一些利益集团的障碍。如果说经济体制改革的进程和民主化的政治体制改革进程不能够携手推进的话,让权利参与市场经济的一些分配,自然就会带来一些不好的现象。从2002年到2012年过去的十年里面,我们认为经济体制改革又重新陷入缓慢,原有所谓的体改委被取消了变成了发改委,在政治体制改革上来看也没有明显的大的,当然进步还是有的,没有大家预期的那么快。可喜的是从2012年党的十八大召开以后,我们中国的新一届领导班子又重新吹起了改革的号角,我们认为未来的十年,无论是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都会非常迅速的又加以推进。

就改革的这个前景而言,目前在中国的学术界有两种偏极端的看法。一种的看法是以一些自由派的学者为代表,他们认为中国的改革什么都不会发生,这是他们在国外论坛上的演讲。我认为这种看法是十分悲观,也是十分不正确的。另外也有一批人对中国的改革持极其乐观的态度,认为国有体制的改革,土地的私有化的改革,包括城乡格局的这种改革,甚至于政治民主化的改革都能够得以推进,这个我觉得也是不现实的。前几天在网易经济学家论坛上我有幸跟前经济体改委的主任高尚全老先生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我问他中国的改革跟80年代有什么不同,他说那个时候的改革是叫做动力足、阻力小、领导有权威,老先生没有对现在进行评价。但是我们自己可以想像,改革的动力在哪里,都说改革共识,但实际上在中国当前的改革并未形成共识,不同的阶层对改革的期盼是不一样的。改革的阻力毫无疑问也是巨大的,不久前被搁浅的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又没有通过,还有人提国有企业的一些薪酬的老总,股权激励等等,所以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带来的障碍也是非常大的。新领导班子毫无疑问得到了年轻人,或者改革派的一些期盼,他们上台之后的这些表述,这些做法也唤起了无限的想象,但是他们的领导权威跟邓小平那个时候相比的话还需要进一步的积累,形成更广泛的改革共识。所以在我看来的话,在中国判断未来改革的前景既不能盲目乐观,也不能盲目悲观。我认为在金融自由化这些改革的话是大可以期盼的,就在昨天我们所从事的行业,资产管理行业迎来新的东西。前几天《新基金法》公布,昨天证监会吸纳了25家新的基金会的特别会员,都是私募资产管理公司。我们希望一年以后比如说万博有一年的时间,按照他们的要求也可以成为特别会员。其它方面包括银行的金融创新,包括资产管理公司,包括保险业等等,在金融自由化可以得以大幅推进。在放松垄断和反对垄断、放松管制等等这些方面可以见到很多成效。在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方面政府也出台了以前非公36条等等很多的政策。所以说小的改革,不涉及跟既得利益集团有很大冲突的改革都会迅速的得以推进,是值得期待的。但是一些比较困难的,比如说国有体制,像有人说把国有资产尽快的民营化,这个显然是做不到的。有人还要提出来比较激进的改革措施目前也很难实现。但是总体一句话,既然领导发话了,总书记重走邓小平之路,去深圳南巡讲话,重走南巡讲话之路,因此改革的信号已经放出来,改革的大旗已经举起来了。我们借用前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同志的话,叫做开弓没有回头箭,尽管改革有很多的阻力,有很多的问题,中国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改革前景是非常好的。过去一个月的行情无非是对政治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对新领导班子的一份信心和信任。

在经济上我把过去几年中国的经济增长做了一个简单粗糙的划分。我们认为80年代中国的经济增长可以用一个斯密增长抽象的概括一下,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很大程度是围绕社会分工和微观企业的生产效率来展开。我们认为因为分工和生产效率的提高所带来的增长叫做斯密增长,为什么这么说?在改革开放初期,80年代仅仅一个联产承包责任制在农村把人民公社变成联产承包责任制这样的改革就造成中国粮食产量的大幅增长,实际人口、土地、制度都没有变化,为什么制度变革都能带来增长呢,叫做斯密增长,改革本身制度就是生产力。进入90年代我们虽然有增长,但是更主要是库兹涅兹的增长,大量的投入,如果伴随生产效率提高还是可以持续,如果生产效率提高速度慢下来,靠长期投入支持增长的方式不可持续的。进入2000年以后仍然还是一个斯密增长更少,改革的力量更少,投入的东西更多,虽然我们变成世界工业的加工中心,但是国家的利润总量并没有大幅度的提升,甚至有时候有损失,因为汇率和外汇储备。未来的十年我们认为不但有原有的库兹涅兹的增长模式还会有大的增长,中国的制度空间还是非常大的。所谓熊彼特增长大家都了解它是破坏性的创新,包括技术创新或者是制度创新,我认为未来的十年中国的增长潜力依然是十分巨大的,很多人批评林义夫说他捧政府的臭脚等等,说中国的净增长还有20年对不对,我个人在这个问题上还是相对比较乐观的,我认为中国长期增长的前景依然很大,但是不是从需求面看,而是从供给面来看。在大的增长模式情况下,中国的经济周期也体现出了不同的特征,在80年代的时候其实没有什么需求周期,那个时候最流行的经济学叫做短缺经济学,实际上商品是不足的,长期供给不足的话管理什么需求呢,所以供给周期的话很多经济周期都是供给冲击造成的冲击。80年代两次通货膨胀的话,也不是需求拉动的通胀,而是一种供给不足造成的一种通胀。大家都知道那个时候的老百姓一发现物价涨了就囤积大米、抢油盐酱醋,现在不会这么干了。企业那个时候囤积钢材,囤积水泥等等,所以是短缺经济下特有现象,大部分是供给周期和价格周期。而90年代以后既有原有供给周期的变化,但是价格波动更加明显,一度我们的通货膨胀率在10%几,甚至20%,当时利率很高。总需求的波动开始体现出来,所以1996年以后中国开始有真正意义上针对市场经济的宏观调控,朱总理所搞的这些宏观调控。

姜戬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作者:姜戬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页导航:
  • 第01页:滕泰:凯恩斯主义和货币主义来回折腾伤害极大
  • 第2页:滕泰:新供给主义是中国未来的经济出路
  • 第3页:滕泰:A股投资价值凸显 后年或奔5000点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助你突破自我瓶颈的24堂精英课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