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黄小琥 唱歌比爱情简单

2012-09-17 18:00:49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黄小琥

1988年,黄小琥获得在台北历史悠久的“犁庄”酒吧(Farm House,台北第一家有现场乐队的酒吧)登台表演的机会,伴奏乐队来自欧洲

黄小琥统计过,《没那么简单》她已经唱了上千次。每次台下都有人哭得稀里哗啦,她却从未在唱这首歌时哭过。人们这才知道流行歌坛原来一直有个嗓音独特、唱功了得的黄小琥,而那首因被李宇春翻唱而红极一时的《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十几年前她就唱红过。

“2007年开始,很多人说我红了,但是,我当时有一点茫然,在演艺圈红,到底什么样叫红?”一次做节目,综艺女王张小燕拍拍她的手背说,“那我告诉你,什么叫不红,什么叫红。上去唱歌,没有掌声;自动要求去尾牙表演,人家不答应,免费去人家也不答应,这叫不红。但是,KTV里,你的歌点播率最高;尾牙的时候,大家都争相邀请你去,这就叫红。”

正是那年,黄小琥担任台湾综艺节目《超级星光大道》评委,犀利点评被网友封为“灭绝师太”。“如果看到一个人穿某件衣服不好看,别人可能会很婉转地说,你要不要换掉那条裤子,换另一种颜色会更搭一点;但我一般会直接说,赶快脱掉,你这样穿显得腿很短。”

随着节目走红,黄小琥发现自己走到哪儿都会被指指点点。2008年,她迎来歌唱事业的回暖。原先计划在台湾开4场演唱会,结果门票3天内被抢购一空,主办方紧急加场,一天加开一场,卖一场,最后她唱了10场。

“我有时也会感慨,我已唱了二十几年的歌,没有以歌手的身份蹿红,却以评审的身份被大家熟知。刚开始,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歌唱实力。”

2009年,46岁的黄小琥暌违多年重新发片,专辑中的单曲《没那么简单》让她红遍华人圈子,此时距她出道已经整整20年。

踏实的PUB公务员

27岁,黄小琥成为台湾金曲奖史上最老的女新人奖得主。与其他几位年轻貌美的女新人相比,她成熟得像个大姐,“没关系,没学历,没长相,没身材,没胸部”。站在领奖台上,她几近哽咽,“为了让别人认同,必须付出很大的代价,这包括歌唱实力,以及忍受寂寞的耐力。”

老气的波浪卷发、浓黑眉毛以及不够甜美的气质让黄小琥在歌唱道路上吃了很多亏。一次上电视通告,一个导播竟然指着她说,“哎,那边那个鬼,叫她去旁边!”通告难排,即使上了节目,黄小琥也接不上话,更不会有她的特写镜头。

“在歌唱的道路上,我一直形容自己是一个运动员。”黄小琥这样点评自己并不平顺的歌路,“我认为自己也不差,为什么我的机遇没有像有些人,可以一炮而红或者一夜成名,一开始很痛苦,时间久了,就安慰自己,可能每个人命不同。”

她有长达8年的Pub驻唱经历。被公司冷藏、无法发片的日子,她每周固定要在台北、台中、高雄唱四五天,她称自己为踏实的“Pub公务员”,一直坚持着“三不”原则:不迟到,不早退,不休病假。每晚五六点开唱,一唱就是两小时,唱 到凌晨一两点还要继续转场。

她坚持只唱自己喜欢的歌。有次,张小燕来她驻唱的PUB听歌,在纸上写好歌名,和一堆听众的单子一起传到她手上。黄小琥表情一沉,臭着脸高声说:“跟你们讲多少次了,还是要点这样的歌,谁?”张小燕吓得慌忙问同去的好友,“黄小琥骂的是不是我呀?她的脸怎么那么臭?”

“所以去Pub听我唱歌,还是听就好,最好不要点歌,否则伤了你们的心,我就‘师太’了。”

她始终离不开Pub。即使是拿到台湾金曲奖“新人奖”当晚,在和同事打了招呼后,她依然离开庆功宴匆匆赶去Pub上班。“那阵子的锤炼,不管好的坏的,造就了现在的我。就好像演员,刚开始可能是所谓的小演员,或是替身什么的,但如果有机会,一定会努力表现,尽力抓住。”

20年后,真正成名的她又重返Pub唱歌。“对于我来说,Pub是我最珍爱的舞台之一。歌手就是需要舞台,需要唱歌,而不是靠聊天和传绯闻上各种媒体。只要有舞台,我都会去唱。”

“灭绝师太”的眼泪

有观众在看了《超级星光大道》后,说,“灭绝师太怎么懂得眼泪的滋味?”尽管黄小琥说过“不到万不得已,很少哭”,但她却懂得眼泪的滋味。

在Pub驻唱时,歌手时常会面对各种突发场面,甚至可能被客人飞酒瓶。某晚,一位黑道大哥点唱《恨不相逢未嫁时》,让不会这首歌的黄小琥一下傻了眼。因为不能得罪客人,她只好赔礼道歉。那位大哥眼睛一瞪,暴怒,“英文歌时段,你就用英文唱给我听!”黄小琥有脾气,却只能把客人点的歌唱完。尽管那晚她只唱了半小时,但那半小时对她来说每分每秒都是一种煎熬,唱完以后,她躲进房间就哭了。

事业不顺,婚姻也触礁。与男友相恋3个月就闪婚,5年后,这段婚姻宣告结束。离婚时,女儿只有一岁半,前夫对她说,“女儿归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她曾偷偷摸摸找上门看女儿。第一次光明正大看到女儿时,她激动得几乎掉下泪来,女儿却试图挣脱她的拥抱。她抱着女儿哭了很久,“我一生中在别人面前哭的时候很少,可是那次我无法抑制自己。”

在事业和感情的低潮期,黄小琥常常在Pub唱令自己伤心的歌。唱到哽咽时,乐手知道她心情不好,就会一直不停地弹间奏,最后她强忍着把歌唱完。那段日子,黄小琥除了到Pub唱歌,就是在家看电视十几个小时,她甚至一度怀疑自己患上忧郁症。

“《没那么简单》红了之后,有媒体问我,是爱情比较简单,还是婚姻比较简单,我的回答是,都没那么简单。他们又问,是爱情比较容易驾驭,还是婚姻比较容易驾驭,我的回答是,对我来说,都不容易驾驭。比较容易驾驭的是唱歌。”

后来的她,常常唱哭别人。某次演出,有位歌迷递给她一张纸条,上面写道:“一个人有没有发光发热,没有太多理由,只要这天唱首歌感动一些人,就是好事。”

不再期待婚姻

  人物周刊:怎么从过去的不愉快里走出来?

黄小琥:有的人把自己完全埋在工作里面,不停地工作,找到成就感,进而建立自信。你说逃避也OK,但往往这是最有效的。有的人可能就一直花钱、败家。有的人去旅游,离开那个地方,放逐自己。这些方法都可以尝试。其实我们都一样,都是人生父母养的,每天吃喝拉撒,都有七情六欲,只是对象不同而已。

  人物周刊:你期待的爱情是怎样的?

黄小琥:我期待的爱情是长长久久的,不是昙花一现。如果要长长久久,从彼此相处到个性磨合,各方面都需要时间。了解一个人,必须要长时间的相处。我不太相信一见钟情,而喜欢通过长时间的相处,去了解一个人。

  人物周刊:你说过不一定要用婚姻来建立一段关系。没有婚姻,女人如何获得安全感?

黄小琥:大部分女生都需要安全感,有的人会建立在表象上,比如整个臭皮囊,整形、隆乳,把最好看的往自己身上弄就对了。但我感觉不是这样,两个人在一起,是个性。就算你长得很帅,或是有大胸脯,美若天仙,如果个性不好,女生觉得自己是公主,男生觉得自己是王子,跟任何人相处都不会有好结果。

对我来说,就算有婚姻,会偷吃的还是会偷吃。有的人没有婚姻,但能在一起长长久久,不是说他们不相信婚姻,婚姻只是一张纸。有的人说我要赶快结婚,有的人是为了生小孩、传宗接代,有的是为了穿白纱。对我来说,两个人相处不见得要用婚姻来维系。真心相爱,互相尊重、扶持,那个才是很难的。宴客几百桌,或是我去穿个白纱,没有这个来得重要。

  人物周刊:是否会有再次披上婚纱的时候?

黄小琥:这个问题蛮恐怖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再结婚。婚姻不是我想要维系一段感情最主要的原因,我要维系一段感情是因为我们两个可以相处。可以的话,我们就慢慢走,走得长久。走不到长久,也OK,我看得蛮开的。所以我不会期待再婚。

  人物周刊:对婚姻有恐惧感?

黄小琥:不是。我看太多了,很多女生,都是要结婚、要聘金,要什么样的排场。其实那些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跟这个人相处,长长久久,相亲相爱,相互扶持,而不是两个人为了维系这个关系必须受苦。受苦的事情摆在一边吧,不一定两个人硬要一起。

婚姻这个标签一贴上去,就表示说你是我老婆,你要做什么事情,你是我老公,你要做什么事情。要求之后,这戏又有得唱了。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我相信,有些东西真的不要勉强。你可以去尝试,你可以去突破自己,但是冥冥之中有些东西是注定的,就逆来顺受吧。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