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江西乐平杀人案“真凶”疑云

2012-08-10 18:15:39 来源: 南方人物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儿子在狱中喊冤了11年,现在真凶现身了,黄全正老两口苦盼着真相大白的一天(刘洁)

正在服刑的方春平,父亲方桂水为替儿伸冤常年累月上访,后因寻衅滋事被抓

  在江西景德镇乐平市,有一块面积很大的湿地,名叫“无天底”,长满青草,流过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旁边便是树林荫蔽的登高山。这里有过美景,也有过凶杀案,不过现在更多的是小楼房了。

坦白

去年底,江西乐平市中店村村民方林崽被捕,理由是奸杀妇女——上至晨练途中52岁的家庭老主妇,下至去给父母上坟的25岁女青年。

这是个让中店村错愕的消息。

方家家底还算殷实。老早盖好了4层小楼,三世同堂。方林崽1965年出生,个头只有1米6左右,沉默寡言,不修边幅,不喝酒,不打牌,给村民帮忙空闲下来,就一个人蹲在门口抽烟。

他的口碑很好。在这个一千多户、近五千人的村庄里,村民对他的评价是“很爱给人帮忙,在村子里,没有人不说他好话的,简直就是我们村里的活雷锋。”

村民们说,方林崽头脑灵活、爱琢磨,家用电器、水泵、柴油机之类,在他琢磨、摆弄之后,都无师自通学会修理。条件很差的村民,在遇到这方面的麻烦时,只要叫一声,方林崽就会去帮忙。在村里摆酒宴时,方林崽更是各方乐于招揽的好帮手。

拼苦力、有好人缘的方林崽,在村里也找到了很好的谋生之路。近几年,乐平市区迅猛扩张,以往的农田上都竖起了楼盘,城市的逼近,也推动了村民建房的热情,“像打游击一样,村子里的楼房都是这几年建起来的。”而方是泥水工,手艺好,肯干,“几乎每家盖房都请了他过去。”

在方刚被抓时,村民们也只是把他同“偷电”联系了起来,这也是厚道而谨慎的他们唯一能想到的“罪”。

去年12月26日,也就是方林崽被抓21天后,乐平公安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2004年以来发生的十余女性被侵害、4起命案成功告破,方林崽涉嫌绑架、强奸、猥亵、抢劫、杀人。

“嫌犯随身携带绳子、斧头和尖刀,从背后突然用绳子勒,致昏迷后实施强奸或猥亵,如遇反抗,则用斧头或尖刀残害,手段残忍。”警方认定其作案对象不分老幼,反侦察能力强,“在现场抽完烟后,往往将烟头都全部带走”,案发现场未留有价值的线索,有的甚至毫无痕迹。

系列女性被侵害案的发生,舆论反响强烈,警方压力巨大,乐平市人大就对公安局的命案侦破工作特别提出质询。乐平警方曾将嫌犯锁定为“被判过刑、疑有变态行为的本地人”,为此调查了2970名曾劳改服役人员,但一无所获。

去年12月4日深夜,方劫持一名三轮车女司机。该女子请求让丈夫送1万块过来以求生还。在送了8500元安全脱身后,其丈夫报警,方被抓获。警方当场从其身上搜出“一把短斧、一把自制的匕首、两根绳子、三根烟蒂以及现金8500元”。

警方很快锁定方就是系列案的嫌疑人。一名被害人家属介绍,方被抓后,警方据其随身携带的作案工具,判定“破了一件大案”。在“见亲人”的条件得到满足后,方很快交代了自己犯下的命案。

6月18日上午,记者就方林崽案前往乐平市公安局采访,但该局一位副局长婉拒了。方林崽的案子通报后,中店村喧动起来——“大家都不敢相信,他会干这样丢脸的事。”数位村民称。

不过,他们也承认,由于方的沉默寡言,大家对他内心的了解太少。

警方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方因为“身材单薄,自小就被人欺负。成年后开始以踩黄包车为生,又自我感觉屡屡被人欺负。为寻找心理平衡,最终选择以侵害女性方式找回自尊。不定期会冒出强烈的作案冲动,异常兴奋到无法控制”。

“奇案”的办理似乎很顺利。但不知怎地,进度却突然像刹了车,“一直拖了6个多月”。前述被害人家属称,具体的原因是乐平警方在查方林崽案时“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

这个古怪沉默的小个子,跟警察坦白,还曾在2000年5月23日杀过一个男人。公安和检察院找了方林崽之后认为,他说的是假话。那个案件早在2006年结案,犯案人正在蹲牢,破案警察已经立功升迁。

抗拒

站在方家的小楼上望出去,越过一小块菜地,可见一栋破旧的平房,黄全正一家人挤住在一起。早年,黄家也有些地,后来儿子黄志强惹了官司,地都抵了出去,生计靠黄全正打零工和老伴做手工活(一件一分钱,一下午大概赚3块钱)支撑。

黄志强犯的也是大事,当地人称之为“登高山凶杀案”,轰动一时。另有4人方春平、程发根、程立和及汪深兵(在逃)同黄一起,被控杀死当地绿宝超市老板蒋泽才及当晚与其野合的女人郝强。

法院判决书说,“当晚23时许,上述五人在中店村‘无天底’田间小路上发现被害人蒋泽才、郝强。上前索要钱财。被害人不从,争执中汪深兵一刀砍在蒋头部,郝强见状逃走,汪深兵追赶。其余四被告人便各持凶器朝蒋头部、身上乱砍,致使蒋当场死亡。”“随即五人先后对郝强进行轮奸。为灭口,被告人程发根又找来绳子勒郝颈部,其余四人按住郝,将郝勒死,后抬到附近树林掩埋。为灭迹,次日中午,五人抽签决定顺序后依次持刀将郝碎尸,并将尸块装入塑料袋各自拎走四处抛散。”

在押的四人全部拒不认罪,并称口供是警方刑讯逼供所得,喊冤喊了10年,家属一直上访,经济上山穷水尽。

黄全正的苦,近邻方林崽也看在眼里。一次黄在打牌时跟大伙聊起儿子的官司,方林崽当时“坐在一张学生的课桌上”,说:“你儿子确实是冤的。”

黄跟大伙聊的是北京的律师免费过来打官司,都为四被告做无罪辩护,认为认定四人杀了蒋泽才和郝强,疑点重重。

案发当天,程发根在景德镇买摩托,有200元的定金收条佐证。而次日分尸时,他在景德镇市区曙光路上的建设银行存款,保留了单据。程立和当时在福建的晋江打工,其堂叔和两个朋友可以证明。

方春平也没有作案时间。弟弟方有兵,在案发后被警方怀疑为凶手,方有兵提出他当时在家看电视没作案时间,他的哥哥方春平和嫂嫂可作证。公安机关当时给方春平及其妻子录了口供,其所在村委会的干部可以证明此事。但在方春平被怀疑是凶手时,他之前的询问笔录却神秘消失了。

根据尸检报告,被害人蒋泽才的创口都较规则地排布在头部右侧,且有7处钝器伤,与四被告所供述的乱刀砍死有很大出入。此外,案卷材料显示四人作案时没有戴手套,但警方并未提取现场包括烟头、毛巾、红色上衣、摩托车等物证上的指纹。

认定的对郝强的分尸,除狗叼出的一条手臂外,4把凶器和其余尸体均未找到。最难解释的是,如果根据判决书,案发次日警方勘察命案现场时,4名被告就出现在离现场不到400米的树林里分尸灭迹。

“破案”时间持续了两年,起初,由于命案迟迟不能告破,乐平市公安局的相关人员被调离原岗位。新上任的干警终于在2002年破案,但乐平公安在这年8月8日的一份《说明》中也承认,本案“未提取到有价值的物证”。

移送检察院后,检察机关曾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4次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察。审判阶段,景德镇中院一审判处四人死刑。上诉后,江西高院认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四人口供前后有明显不一致之处,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重审后,景德镇中院仍维持原判,四人接着上诉。2006年5月,“鉴于本案具体情况”,江西高院改判为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对于改判死缓,终审判决没作具体解释。如果依照法院认定的抢劫、轮奸、杀死两人、碎尸、抛尸以及敲诈勒索,加上4名被告拒不认罪,理应无任何从轻情节,不应适用死缓。

狱中的四人不断血书申诉、绝食抗议,家中的亲人带着征集来的近八百个红手印不懈上访,希望能将“存疑不杀”的等待变成昭雪的光明。

2011年年底,程发根看到一丝曙光。一名犯人告诉他,管教干部提到,一个刚在“清网行动”中被抓进来的人,承认蒋泽才是他杀的,“被抓第二天就供述了”。四人的家属为此去找过警方,那边给家属的结论是“那个案犯交代不属实”,并“要求我们不要上访”。

2012年4月21日上午11时许,乐平市赣东北大市场,去年在“清网行动”中归案的奸杀数位女性的犯罪嫌疑人方林崽,戴着手铐去指认现场,看到同村的中店村村民邹兰兰和黄彩华。方林崽勾勾手,示意两人过去。两人商量了一下,一道走上前去。快靠近时,方突然说:“绿宝超市的老板是我杀的。”

方林崽立即“被警察捂住嘴”,带走了。

这不是方林崽第一次说这话。去年他刚被抓时,就有相同的消息从管教干部处传出来。只是传着传着,这事就好像消化到空气中了。

而这件发生在2000年5月23日的案子,依然还是困扰中店村的大问题。

冤案一览

   赵作海,河南商丘农民,1999年因同村赵振晌失踪后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而被拘留,2002年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 杀人罪判处死刑,缓刑2年。2010年4月30日,被害人赵振晌回到村中,河南省高院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系一起错案,宣告赵作海无罪。后赵成为代表 冤案的符号,广受关注。

   王子发,广西东兰县农民,2005年因涉嫌杀害吴宗谋被判死缓。2007年,覃汉宝向监狱自首:我才是杀害吴宗谋的凶手。拖了三年后,在包括本刊在内的一批媒体报道后(2010年第19期曾做报道),王子发被无罪释放,获得赔偿90多万元。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人物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