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 > 王志浩 > 正文

王志浩:凯恩斯主义耽误长期改革

2012-08-01 15:18:50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8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主管王志浩。他由历史视野转入中国经济研究。他关注中国成功的秘密,关注宏观经济的变化。他如何理解中国经济改革的灵魂?

王志浩认为,中国经济改革的灵魂就是改善体制。他说:“比如说我们看1990年代,有大量的国有企业的改革,然后中国2002年进入世贸组织之后有很多很多新的规定改革,体制的改革,但是最近十年好像没有像那么大的一次改革。”他认为学习西方市场经济,关键是制衡政府的权力。

王志浩并不认为中国老龄化比西方严重。在他看来,欧美都推迟退休年龄,中国也必然走上这条道路,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不能说是一个好办法,但是是一个必然的办法,必须得做,然后可能要慢慢的进行吧,可能要等5年、10年之后,慢慢的开始进行。”

王志浩相信凯恩斯主义短期有效,但是他认为中国在推行凯恩斯主义的过程中,忘了进行深层的、起长期作用的改革。“那有些人说最近几年,就是长期的改革、长期的经济政策、结构性的政策有点不够,因为就是我们一直在很重视短期的政策。”他认为,中国劳动力市场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所以,经济下滑不足担忧。

王志浩认为英国没有加入欧元区很对。欧元区不可持续。欧洲问题很严重。欧洲要么捱过困难的两三年,要么走向灾难,这取决于欧洲各国的抉择。

以下为部分访谈实录:

凯恩斯主义耽误长期改革

网易财经:现在中国的经济一直有一个循环,刺激然后下滑,然后再刺激。目前来看,全球大概都这样。中国现在的一些经济学家认为,是凯恩斯主义害了中国,您同意这样说法吗?

王志浩:凯恩斯的理论是挺大的,很丰富的,很复杂的,但是在这一点,就是凯恩斯的很著名的一个说法是,如果经济衰退,然后货币政策没有用的话,或者企业和家庭的需求不够的话,政府应该进去刺激一点需求,然后是一个短期、中期的一个措施。但是宏观经济学,不仅仅是短期的,也有长期的,所以说我觉得,就是中国政府它来处理短期的宏观经济政策,这个是一个好事情,那可能是有时候会刺激得太多,然后紧缩太晚,或者紧缩得太多,然后放松得太慢,我们都可以讨论这个,但是可能是要有一个货币政策,每个经济都有一个短期的货币政策。

但是另外一个呢,我们也要很重视这个长期的经济政策,那有些人说最近几年,就是长期的改革、长期的经济政策、结构性的政策有点不够,因为就是我们一直在很重视短期的政策。所以说我觉得,不能说凯恩斯对,在这一点不能说凯恩斯是对的还是不对的。但是我们要平衡,我们要一边看短期,但是我们也很需要看长期的。

网易财经:现在是这样的,2008年的时候搞了一个四万亿的一个刺激政策,这个是非常符合凯恩斯主义的做法。现在产生一个很大问题,规模飙升产生很大风险。现在因为经济下滑比较快,发改委会出一些刺激政策。你认为为什么会这样?

王志浩:2009年、2010年那个四万亿政策,那两点,不能说是错的,因为就是当时我们是面临一个非常可怕的一个全球的金融危机。然后在2008年底、2009年初,有很多中国人就下岗了,被裁了,那个时候我们并不知道,美国、欧洲会怎么样,所以说这个政策好像是对的。但是问题是,好像到了2010年,中国经济已经恢复了,逼近恢复,然后美国和欧洲看起来还好,所以在那个时候,可能最好的一个选择是开始退出。但是各种原因,造成了我们要等到去年,2011年才能看到这个退出的政策。然后第二点是,那个时候宣传都是4万亿,但是后来变成10万亿,或者12万亿,谁都不知道,因为大部分的这个项目是靠银行贷款,而不是靠财政的。所以说可能是规模和时间有一点太夸张了。那现在,我很赞同需要一个宽松的货币政策,现在很赞同这个,因为欧洲其实不好。

网易财经:需求不足。

王志浩:需求不足。然后我们已经看到一些,国内有一些企业已经面临很困难的时间。但是到目前为止,劳动力市场看起来是没有问题,谁知道可能有一些隐藏的失业,可能在房地产市场,有一些隐藏的失业问题,但是还没有达到一个有规模的。所以说我觉得,我们要慢慢的改变政策,慢慢的宽松,一次性的减息,那OK,够了,然后两个月、三个月以后,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们看看经济会怎么样。如果没有发生劳动力市场的问题的话,那OK,够了,不要做什么。8%、7.5%,这个并不重要。我们检测这个通胀,通胀不是一个问题,然后一边也要看劳动力市场,劳动力市场没有问题的话,6%也行。

网易财经:您认为GDP其实对中国来说,不是非常重要?

王志浩:谁都不知道中国的所谓的潜在GDP增长率是什么。我们2006年、2005年可能是12%,14%,谁都不知道,很高的一个水平。但是我们都知道,现在潜在的GDP增长率已经下来了,但是我们并不知道,现在是8%、7%,还是9%,不知道。劳动力市场是发生了很大的一个变化。外需也好像是已经经过了一个非常不景气的一个时间;然后城市化还在讲,但是不像之前那么快的;房地产市场已经进入了一个,调整的一个时间。所以说中国的潜在GDP可能是7%,如果真的是7%的话,劳动力市场应该没有大的问题。所以说我觉得,最好是看那个劳动力市场。当然我们会很担心,如果有大规模的失业,但是没有的话,那5%、6%、7%  都行。

网易财经: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认为,在当前确实有这个必要推宽松的政策,但是希望慢慢来,而不是急剧变化。

王志浩:是。

网易财经:您在观察中国经济的时候,最注重哪些因素或者是哪些指标?

王志浩:这个问题是很有意思的。2008年之前,我们在想,可能2008年、2009年,可能经济,全球经济会出问题,所以说,然后那个时候我们也想到1997年、1998年,就是亚洲金融危机的时候,那个时候有很多经济学家,对中国的GDP数据就提问题,认为就是1998年的数据,尤其是1998年的数据有一点问题。他们怎么知道有问题呢?他们看其他的指标,比如说发电量,所以说在2008年的时候,我们写了一份报告说,OK,如果中国要进入一个比较困难的一个危机的时间,我们要看什么指标,然后发电量是一个,另一个就是铁路的运货量,也是一个,第二个。但是到了今天呢,现在有很多人提,对那个发电量的数据问题,有人质疑,所以说我们正在写一个报告,一个新的报告说,就是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应该看什么指标,然后我们初步的一个想法是,我们正在看那个炼油的生产量,就是那个(25:44),中国进口很多原油,然后就是去炼。那如果没有很多人用那个汽油的话,那应该说明中国经济放慢了,所以说我们正在看那个炼油的产出量。

网易财经:之前我们刚刚下调成品油价,最近到7月11号很可能再次下降,从这个指标看,中国经济是否在下降?

王志浩:我今天早上也看了一些数据,好像半年之内,那个炼油的数量没有什么明显的涨,而且也没有明显的跌,好像是很持平的,所以说,再一个可能要说明,最近半年,好像增长是,确实是放慢了。但没有到负增长的一个程度。

网易财经:还没那么严重。

王志浩:是的。但是就是要说的是,只是一个指标,所以说当然这个里面,要看很多指标,才能达到一个全面的一个看法。

网易财经:您现在只看这么一个指标——炼油?

王志浩:其他的我们是看贷款的增长。但是贷款增长,我们比较喜欢做那个通货膨胀的处理,就是要看那个贷款的购买力,要考虑到那个CPI,所以说我们会算出一个实际贷款增长率。那这个挺有意思,而且非常乐观的。去年年底,它的那个增长率是只有7%、8%,同比,到了现在是14%,所以说好像是上去了。那我们往后看中国经济最近20年的时间,一个比较,可以说比较可靠的一个领先指标是贷款。如果这个还是对的话,那我们希望下半年会有一定的明显的恢复。

邓新华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