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那些“大而不倒”的新能源公司之二】华锐:巨星陨落?

2012-07-23 08:27:05 来源: 南方周末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上市仅十八个月,华锐俨然已从“高帅富”变成“矮穷丑”——市值缩水三分之二。 (东方IC/图)

财务告急,减薪、裁员,争议缠身,昔日风电行业一枝独秀的带头大哥——华锐风电,如今时日艰难。为何幸运之神会偏离它?它能熬过风电寒冬吗?

“带头大哥”之劫

“网站正在更新,敬请期待!”自2012年5月被一个名为F4CK的黑客组织攻击以来,华锐的官方网站已瘫痪至今。

“间谍门”、“解约门”、“减薪门”……华锐,这家曾经市值900亿的风电行业巨头,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机。

较之这些花边新闻,“带头大哥”华锐最头疼的可能就是财务。

一年半没看风电,看完华锐2010、2011两年的年报,财务分析师张望(化名)吃了一惊。上市仅十八个月,华锐俨然已从“高帅富”变身“矮穷丑”——市值缩水三分之二。

根据年报,华锐的关键财务指标中,2010年的营业收入为203亿,2011年则跌至104亿,跌幅近一半,而营业利润的跌幅更高达83%。

颓势并未遏制。2012年一季度报显示,与2011年同期比,华锐营业收入下降近七成,净利润下降近九成。在上半年的业绩预告中,华锐明确警示投资者,其上半年净利润还将下跌五成以上。

最惊险的信号来自经营现金流。经营现金流是上市公司健康状况的关键指标之一。2009年,华锐的现金流仍有13.8亿,上市前的2010年,现金流猛降至负10亿,这是华锐首次出现负现金流。2011年情况恶化,负现金流达到了59亿的规模。

“2011年内的负现金流是巨大的风险警示。”财务分析师提示,如果说导致2010年现金流负10亿的“罪魁”,是上市后消失的政策性税费减免,2011年负59亿的原因,一方面是公司生产规模扩大带来采购支持增加,另一方面则是规模扩张之后的应收账款收不回来的拖累。对此,华锐在年报中也解释为“本期销售回款速度放缓”。

一直以来,以华锐为代表的风电设备公司,因洁白、高大的风机传递着迥异于传统制造业的形象气质。但在业界看来,华锐仍是一家典型的设备组装企业,购买组件组装成整机出售给下游风电场,是其基本商业模式。

对于大型装备制造业而言,只有及时付款、回款,才能形成新项目的资金来源。一旦被欠账所累,靠银行融资维系,在拿不到大单的情况下,华锐的商业模式将受到挑战,而昔日的新能源巨星,则“可能被拖垮”。

财务大营救

为了度过难熬的冬天,2011年10月,华锐发行了55亿的公司债。在此之前,华锐已将58亿的超募资金全部用于永久性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即便如此,华锐的财务状况仍不乐观。2011年年报显示,当经营性现金流剧增至负59亿时,公司总资产却由286亿增加到了348亿,增加了62亿之多。

一个更不易察觉的细节是,2012年4月,发布一季度报后几天,华锐调整了财务制度,将原本按照账龄计提的坏账,增加了一项账龄组合,即区分逾期和未逾期。

修订后的《财务管理制度》显示,对应收账款按组合计提坏账,“以逾期应收款项的账龄为信用风险特征划分组合,未逾期不计提坏账准备”。

财务人士表示,作出如此区分将减少坏账的计提。而比较2011年年报和修订后的《财务管理制度》会发现,华锐还降低了对按照账龄计提的坏账比例。

华锐昔日的核心部件供应商、今日的官司对象美国超导的一位人士指出,因为与华锐的官司,超导曾延发年报,在监管严格的美国证券市场,超导收紧了会计准则,“货款到账才计入营业收入”,而华锐的做法正好相反。

上述财务师评价说,在经营性现金流负59亿的情况下,公司总资产却增加了62亿,这相当于把负现金流变成了账面利润,但实际应收账款并未到账。由此得来的利润,建立在账款一定能回收的假设之下,如果收不到钱,则利润会在未来体现为亏损。

修改财务制度的做法,被不少业内人士指为“数字游戏”。不过,多位人士也承认,这一做法并不违反会计原则。

华锐勉强“盈利”背后,政府补贴也出力不小。2011年,华锐获得的政府补贴从前两年的3800万左右,飙升至2亿元。这笔补贴出现在年报中的非经常性损益一项之下。由于政府补贴无需缴税,也无需成本投入,补贴实际上就变成了公司的净利润。以华锐2011年的利润7.75亿计算,仅政府补贴一项,就占了利润的五分之一。

修改坏账计提方式、大幅提高政府补贴,如此大手笔的财务挽救计划下,华锐的状况仍不太乐观。

中国风能协会公布的2011年度数据显示,华锐2011年的风电机组装机容量,比2010年下降了近33%,在年度新增装机容量一项的比拼中,华锐已经落败于老对手金风,屈居第二。

华锐突围

2011年以来的华锐,算得上霉运连连。

因“间谍门”与昔日密友美国超导闹翻的华锐,至今仍就偷窃变频器核心源代码的知识产权纠纷案,与对方“边打边谈”。而这桩丑闻已经让华锐失去了国际市场上的声誉,爱尔兰最大的风电公司Mainstream暂停了华锐为其海上风电提供1GW风力发电设备的供货项目,转寻其他厂家。而“解约门”也一度让华锐成为毕业生心目中的最差雇主。

不过,对于一向顺风顺水又突遭冷遇的风电巨头而言,面子问题远没有生存来得紧迫,减薪、裁员,几乎是降低成本摆脱困境的必然选择。

一位已离开华锐的人士表示,除了解聘应届毕业生,华锐自2012年4月起,要求各部门负责人约谈员工,希望员工“主动辞职”,而这一举动甚至波及研发等核心部门。此外,2012年春节后,华锐所有部门的部门预算都被削减了35%,4月再度削减5%-10%。

在频频控制成本同时,华锐重要部门的管理人士已发生变动。

为了加强国内市场销售,华锐在已有两名副总裁刘征奇和陈党慧负责国内市场的基础上,又于2012年4月底任命曾任GE风电业务市场经理的李京京任市场副总监。

系列人士变动中,引发最多猜想的是原华锐财务总监魏宇强的辞职。魏宇强辞职之时,正当华锐即将发布2011年中报,曾任职于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德勤的魏宇强在华锐公司口碑颇好。他的离职,令华锐内部一度有“魏不愿在华锐的财报上签字”的流言。

不过,魏宇强否认了外界猜测。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个公司业务很简单,懂财务的人看年报就可以知道没有造假空间。公司董事会坚守诚信、透明,我本人也坚持财务人的底线,不做假账。”

“如果不使用其他财务手法,除非顺利拿到大单,否则华锐的2012年中报和年报应该都不会太好看。”财务专家谨慎预测。

在国内风电产能过剩之际,业界一度传出华锐要自建风场的消息。不过迄今尚未证实有实质性项目出现。

投资下游风场被业界视为另一场豪赌。“华锐希望像政策推动它起家那样,再次助它咸鱼翻生。”

“幸运”华锐为何难“幸运”?

从2006年建厂起家,到2008年神秘PE新天域入场、2011年初顺利上市。华锐的成长史,也正是中国风电行业狂飙突进的缩影。

在风电行业最鼎盛的时期,众多风机厂商和华锐一起享受了众多政策红利。不过,华锐的特殊之处在于,当国家政策鼓励1.5MW以上大风机时,华锐有。3MW逐渐成主流机型时,华锐也有。海上风机没人能接时,华锐又及时顶上。华锐每次都能“幸运”地摸准政策脉搏。

扩张与速度,成为彼时风电全行业的关键词。投资不计利润、仅看规模和技术,一个风电设备商背后,站着数个虎视眈眈、垂涎欲滴的VC/PE。

然而,等到行业遇冷,跑得最快的也是机构投资者。投资界有句话:私募比公募跑得快,散户比私募跑得快。剩下没跑的,最后在百度华锐贴吧里熬成了怨妇。

2008年新天域成为华锐新股东。华锐2010年的年报显示,2008年华锐的营业收入是51亿,净利润是6亿,现金流是20亿,是有公开数据的所有年份中,盈利状况最好的时期。

“2008年再进来的PE,都是奔着赚IPO差价来的。”投资界人士评价道。华锐也没有让股东失望。短短几年来,股东都获得了几百倍的投资回报率。

狂飙突进之下,2009年华锐制定了“三三五一”的发展战略,即用三年时间进入全球前三,用五年的时间挑战全球第一。当时,华锐已经实现了中国第一、全球前三的发展目标,并在2010年跻身全球第二。

然而,自上市之后,华锐一直走下坡路。随着2011年开始,风电调控政策频出,风电项目审批、核准权限收紧,风电建设速度迅速放缓。

一位华锐内部人士透露,早在2012年5月间,公司就风传新天域退出的消息。不过,此消息没有得到证实。

华锐会不会倒下?各方人士均一致摇头。在他们看来,银行、政府都会帮忙撑到下一个接盘者,华锐“无论财务数据多烂,都会继续活下去”。

“华锐上市不久,手上的现金还充裕,资产负债率也没到危险的地步,”一位新能源分析师笑言,“退一万步讲,厂房、设备都还是值钱的。”

netease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