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处处是家无处为家——记在肯尼亚流亡的索马里女工程师

2012-04-24 16:39:56 来源: 新华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新华网内罗毕4月24日电(记者宋晨 郭倩)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伊斯特利区,记者近日偶遇一位49岁的索马里女工程师苏莱卡·谢赫。一间不到两平米的小商铺,她站在一堆花花绿绿的头巾和项链前,讲述自己的流亡故事。

谢赫能讲流利的英语,吐字很慢,却清晰有力。从容不迫的气质,和几米外熙熙攘攘的街市人流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位昔日的通信工程师,尽管背井离乡受尽磨难,但眼镜后的一双大眼睛依然显得炯炯有神。

在这间不足两平方米的铺面里,谢赫摆放了两部《古兰经》。“我信仰伊斯兰教,但因为受过西方教育,一些人觉得我是 加洛 (Gaalo,索马里语中 基督徒 的意思),再加上我曾为政府工作,所以还有人要把我全家赶尽杀绝,”谢赫轻抚着其中一部经书的封面,回忆起往事。

谢赫所说的“他们”,指的是索马里反政府武装“伊斯兰青年运动”。这个极端组织将基督教徒视为敌人,常使用恐怖手段杀害无辜。谢赫的两个儿子,都惨死在他们手中。

谢赫说当时自己还住在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极端分子闯进家里搜查,发现只有她的两个儿子在家。那些人便问孩子:“妈妈在哪儿?”孩子摇头说不知道。暴徒恼羞成怒,便杀了孩子们泄愤。

谢赫担心地说,那些人“直到现在还在找她”,这也是她不敢再回索马里的原因,怕想起儿子的惨死,更怕遭到他们的穷追不舍。“我90多岁的老母亲现在住在摩加迪沙,我非常想念她。可想念归想念,我现在是回不去了,回去的话等待我的只有死亡。”

几经周折,谢赫算是在内罗毕的伊斯特利区落下脚。这个区又被称为“小摩加迪沙”,聚集了至少10万索马里人,肯尼亚人戏称这里是“国中之国”。自1991年西亚德政权被推翻以来,索马里长期处于无政府状态。2004年成立的索过渡联邦政府至今无力控制全国局势。每天都有大量索马里难民越境进入肯尼亚,而后他们千方百计通过各种门路,非法居留在伊斯特利区,做点小生意,同时申请以难民身份前往美欧等国。

谢赫现在只想和唯一的女儿一起,经营好眼下的生意。在朋友的周济下,谢赫和其他两人合伙盘下了这间小店,她主要是卖手镯、项链、眼影、香水等女性用品。

“现在的生意很不好,我的店面不临街,客流量太少,有时站一天都来不了一个客人,”谢赫皱着眉头说,这样下去,每月200多美元的店面租金都“快交不出了”。

“但是在伊斯特利区的生活,总比在难民营里要好得多,”谢赫说,至少这里可以自食其力,“干点事”而不用成天“等着别人救济”。谢赫说她家的房租平均每月130美元左右,这对于在内罗毕做小生意的索马里难民来讲,已经是能在这个东非大都市找到的“最优惠”价格了。

流亡期间,谢赫还当过老师,教中学数学和物理。她说自己的很多学生现在都通过难民身份去了美国和欧洲,还有一些也辗转来到伊斯特利区生活。“他们见了我,还都 老师老师 地叫个不停,”谈到这些令她自豪的过去,谢赫眼中流露出久违的欣慰。

以她个人的才学,谢赫不希望自己的余生都消耗在这间女性用品商店里,但每个计划,都需要钱。缺钱是谢赫和很多像她一样的流亡在外的索马里人遭遇的最大窘境。因为没钱,她16岁的女儿只能辍学在家;因为没钱,她已经连续四个月没给摩加迪沙的亲戚汇款了,奉养九旬老母的重担,只能丢给弟弟一个人。

“我以前还在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工作过,现在还想看看有没有这样的机会。我受过高等教育,又懂英文,还是索马里人,我有我自己的优势,”谢赫说她的简历都是现成的,存在电脑里,“但就是不知道上哪儿才能找到这些人。”

netease 本文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