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重钢30亿美元澳洲吞矿

2011-12-15 04:39:53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12月2日上午,澳大利亚西澳洲的伊斯坦鑫山,刘加才将当地土著人献上的吉祥红土洒向广袤矿区后如释重负—自此,一座巨大的磁铁矿在这里正式宣布开工建设。

刘加才是重庆钢铁集团(以下简称“重钢”)总经理、重钢矿产开发投资公司董事长。在他和同事们历经三年多的努力后,重钢在海外收购矿山告捷—这意味着,2014年来自澳洲的铁矿石将远渡重洋,源源不断运抵重钢长寿新区码头。

刘加才透露,该矿曾先后受到武钢、首钢、中国五矿集团等多家国内企业青睐。重钢最终是如何从虎口夺食的呢?

重钢澳洲吞矿

重钢此笔收购,始于2009年6月初。

当时,在摩根士丹利顾问公司的牵线下,重钢联合重庆对外经贸集团,与宬隆集团就控股收购其全资子公司亚洲钢铁进行了交流磋商,双方一拍即合。

这对重钢来说,是一个渴盼已久的收购项目。多年来,重钢一直受困于铁矿资源基础的薄弱。

近年来,重钢虽先后规划建设了陕西小金河磁铁矿、巫山桃花铁矿等国内数个铁矿山供应基地,但自有铁矿石仍不能满足需要。

而重钢为保证铁矿石供应,正在川、陕、渝三省市布局开发扩建5座矿山,并一直积极寻求长期、稳定的海外铁矿石供应基地。

2009年7月7日,重钢与亚洲钢铁签署合作备忘录。2009年11月,重钢矿产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成立,重钢矿投与亚洲钢铁签署合作框架协议:重钢矿投以不超过2.58亿澳元(约17.5亿元)的对价投资,获得亚洲钢铁增发的60%股权。2010年2—6月,该收购计划分别获得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和国家发改委批准。

2010年9月17日,双方在香港进行股权交割,宣告这桩收购案完美收官。这意味着,重钢将参与开发亚洲钢铁旗下拥有的在澳洲所有的矿产项目,并按持股比重,销售和购买这些项目产出的矿产资源。

其中,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的伊斯坦鑫山铁矿,是重钢矿投和亚洲钢铁合作开发的第一个项目。

在刘加才看来,成功“吞”下澳矿,将从根本上解决长期以来制约重钢发展的铁矿石资源供应问题。

此前重钢一年生产所需的800多万吨铁矿石,80%来自海外采购。但受国际大环境变化、汇率变化和国际炒家等影响,重钢每年需多支付10亿元以上成本。

“国际铁矿石价位最高时每吨200多美元,低时也要100美元。”刘加才心里有一本账:重钢在澳自采矿每吨成本仅50美元,加上从澳洲到重庆的运费,每吨成本也只有80美元,“也就是说,重钢收购澳矿后,每吨铁矿石成本最多可节省120美元。”

五矿口中夺食

伊斯坦鑫山铁矿勘测资源量16.68亿吨,远期资源储量超50亿吨,可以开采上百年。原矿平均品位为39.4%,通过选矿后的铁精矿品位可达68.5%。

事实上,这样的优质矿早在重钢收购前,就被首钢、武钢、中国五矿集团等多家有实力的国内企业所垂涎,而有意接手。

而这些企业的介入都和亚洲钢铁的“卖身”有关。该企业是一家在香港成立的公司,但经营出现问题,资金链几近断裂,它有意通过增发60%股权,寻找合作伙伴共同开发拥有的伊斯坦鑫山铁矿。

首钢的介入,源于与亚洲钢铁前东家的渊源。亚钢的主要发起股东是西澳洲上市公司吉布森山铁矿有限公司(MountGibsonIronLtd,下称MGI)和全资附属公司MGM(MountGibsonMiningLtd)。

早在2006年,首钢国际就和MGI、MGM签订协议,同意以5250万澳元收购其持有的72.6%亚洲钢铁之股份。如收购成功,伊斯坦鑫山铁矿将被纳入首钢名下。

然而首钢并未成功。随后,中国五矿集团挺进。据知情人士透露,五矿集团想把伊斯坦鑫山铁矿装入旗下上市公司五矿发展(600058.SH)。五矿发展就收购伊斯坦鑫山铁矿事宜上报国家发改委,并得到确认。

问题是,五矿将伊斯坦鑫山铁矿装入上市公司,其程序复杂,过程漫长,这让MGM的股东宬隆集团等不起—它发行的公司债券即将到期,必须通过出卖亚钢股权迅速回笼资金还债。

2008年6月,重钢从摩根士丹利获悉消息后,开始紧急和宬隆集团接触。当重钢把拟收购伊斯坦鑫山铁矿方案报国家发改委时,遭到后者拒绝。

刘加才称,发改委拒绝的原因是这之前五矿一直在做,并已在发改委备案。

重钢一边加紧和亚钢热恋,一边由刘加才亲自带队去五矿集团游说,重庆市市长黄齐帆也专门给五矿集团有关负责人写信,希望其让出该项目。考虑到重钢和亚钢的结合属“两厢情愿”,五矿集团最后只得同意放手。

高昂的劳工成本

伊斯坦鑫山铁矿一期工程计划在2013年底基本建成,2014年出矿投产,年产1000万吨优质磁铁矿。按照投资协议,重钢只拥有该矿山60%的铁矿石产量,但宬隆投资将把其余铁矿石优先卖给重钢。

“重钢做了一个有远见的决定。伊斯坦鑫山磁铁矿是一个高品位、长期性的富矿。”西澳洲政府官员伊恩•布雷尼称赞重钢的决策。

不过,刘加才坦承,该矿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劳工成本对重钢来说,亦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伊斯坦鑫山铁矿位于西澳洲中西部,地理环境非常偏僻,人口稀少,每平方公里土地上1个人都不到。这个矿是原始未开发项目,一切从零开始。来自重钢消息,伊斯坦鑫山铁矿建设总投资需近30亿美元。

而铁矿投产后,摆在重钢面前一个更头痛的现实问题是—澳大利亚高昂的劳工成本。

“那边一个矿山开挖掘机的工人,一年工资就要十几万澳元。”刘加才表示,澳大利亚的矿工人均年收入都在一百多万元人民币,与当地一名大学教授薪水水平相当。重钢澳矿约需工人上千,一年的工资就将上十亿元。

尽管如此,这些挑战却并未能打消重钢海外开矿的热情。据刘加才测算,伊斯坦鑫山铁矿将给重钢带来非常好的效益:“按照开采成本每吨离岸价在50美元左右,运回来大概10美元,从沿海运到重钢大概20美元,再除去关税和进口资源税等,每吨毛利润将在50美元,1000万吨就是5亿美元利润。”

更大意义在于,伊斯坦鑫山铁矿将彻底解决重钢的资源瓶颈,助力重钢冲刺千亿级集团。据重钢规划,到2015年其基本建成1000万吨级、1000亿元级的企业集团。

重钢环保搬迁工程一期650万吨钢生产线已在今年9月全面投产。据时代周报调查了解,目前650万吨产能尚未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但刘加才仍信心十足地憧憬重钢的未来:“我们的远期规划是,通过联合重组实现年产钢1500万吨。”

netease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邓全伦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