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宁:宜信没有任何撞政策红线风险

2011-09-15 04:53:33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9月15日讯 宜信集团CEO唐宁今日在达沃斯论坛上接受网易财经专访时表示,宜信模式从风险的角度讲,一个是信用风险,就是能不能把信用风险控制住,另外一个风险就是模式操作的风险,就是是不是在现形的法律法规的框架之中。

唐宁认为,在这方面宜信做的是非常严格的,宜信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越了简单的在既有的法律法规的框架之下去创新了,更多的是担当社会责任,都是很引领行业的。但与此同时,因为中国非常大、利益相关方非常多,如何把这种比较有前瞻性的、比较深刻的模式创新能够和既有认知结合起来,这方面也是一个风险。他不觉得宜信有任何撞红线擦边球的风险,反而和利益相关方的沟通如果不顺畅、被曲解,形成了一定的错误认知,这样的风险倒是现实存在的。

访谈实录:

网易财经: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第一个问题您能不能简单地介绍一下宜信创立和发展的过程?

唐宁:宜信是一个五岁大的企业,2006年的5月份成立,在几个月前刚刚过了五周岁生日,最早我和小额信贷微金融结缘,是我在美国念书的时候,那个时候我有幸去孟加拉国像尤努斯教授学习它的格莱珉模式,后来我在华尔街做投行的时候也专门覆盖金融服务领域,所以对于发达国家的个人信用市场也有蛮多的了解。

2000年回国之后就一直觉得中国的信用市场一方面非常巨大,另一方面又很前期,非常的不健全,咱们总讲社会诚信体系建设一直是比较滞后的,所以很多人讲中国并不是一个信用国度、并不是一个信用经济体、还在路上,当时就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我们是从解决教育培训职业当中的职业培训机构的学生和学生家庭,是不是可以分期支付培训费这样的一个业务切入到中国个人信用行业之中,现在我们的目标对象、人群定位主要是在都市的微小企业主,还不是中小企业,比中小企业还要小,是微笑企业主和兼职创业的工薪人群,以及大学毕业生希望参加职业培训、找到更好工作的人群。一共有多少呢?是5000万的水平,同时还有在农村的贫困农户。

当时我去孟加拉是看格莱珉是怎么解决孟加拉几百万贫困农户的问题,一点点钱帮他们脱贫致富,我们现在在农村有十多个通过合作伙伴的方式、通过自建网点的方式,有十多个国家的贫困县有覆盖,在40多个城市有全国的服务网络,我们做的模式一方面去发掘这些信用人群的价值,因为在过去他们没有抵押物,也没有谁给他们做担保,所以传统的方式很难帮助他们解决小额信用资金的获取,有多小呢?在农村就几千,都市是几万块钱,干什么事情农村就像是种木耳、种蘑菇,养猪、养鹅这样的种植养殖项目。都市例如在网上进行买卖或者是线下跑一个运输队、服装摊等等这样的一些微小企业的企业行为,都市是几万元的规模。

这些信用人群的风险怎么控制呢?可能大家都比较感兴趣,原来是抵押担保的方式,是什么东西押在这里,不灵咱们就处置抵押物,信用其实在发达国家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有一套体系、理论、实践等等,都可以为咱们所借鉴,在这方面我们第一个三年叫夯实基础的三年,夯实的就是信用管理、风险控制的基础,第三个三年之中可能大家根本没有听到宜信,主要都是我们在练内功,把国外先进的信用理念、信用体系、信用模型拿到中国来进行落地、本地化的工作,一直到今天我们仍旧在进行这样的工作,虽然我们前几年风险控制的水平都非常好,能够牢牢地把风险控制在2%的水平。

我们前段时间宣布和美国的一家费埃哲(音)进行战略合作,它是国际上顶级的做信用风险技术的公司,怎么理解呢?美国的三大征信局用的技术都是费埃哲(音)提供的,国内前十大的金融服务机构绝大多数也都是用费埃哲的技术,所以它的这套评分模型、评分体系,技术的逻辑和中国的实践紧密地结合,这个是中国小额信贷行业第一个在信用技术方面的合作,我们觉得不断地去夯实我们信用管理风险控制的水平。

另外如果这群人有信用了,咱们说有一个体系能够判断这批人有信用,那么谁去帮助他们呢?是谁给他们提供资金?是谁给他们信用?我们另一个工作就是帮助中国的信用人群去开发信任他们、帮助他们的资金提供方,有哪些人和机构可以帮助他们呢?老百姓可以、你我都可以去通过这种小额信用资金的出借,能够帮助他们,同时自己也获利,你帮助别人有这种利息回报,出借人也可以获利,像银行、信托公司、有限合伙企业等等都有创新的模式,可以去帮助这批人,我们做的事情就是首先发掘这样的信用人群的信用需求,同时用一套信用管理、风险控制的体系去发掘那些有信用的一部分人,另外做的一个事情就是帮助这些信用人群找到资金的提供方,把它们对接起来,无论是个人对个人的对接,还是机构对个人的对接,都是帮助这些信用人群去找到资金来源,我们做的是这样一个事情。

我们的定位就像刚才描述的那样,就是一个平台、就是一个服务提供方,我们的获利方式就是收取服务费这样的方式。

网易财经:据说咱们的平台上有两端的客户,现在这两端客户主要集中在哪里?比如要提供资金的微型企业和农村需要帮助的。

唐宁:需要资金的人主要是都市的微小企业主和农村的贫困农户,提供资金的主要是有理财需求的中产阶层人士,也有一些高净值人群、也有一些机构,主要以个人为主。

网易财经:机构有哪些机构?

唐宁:已经有信托公司和有限合伙企业。

唐宁:我觉得需要优秀的领军企业、需要创新模式去引领、需要优秀的企业家去引领、优秀的团队去引领。另外一个方面也需要这样的细分行业彼此有很好的互动,做好行业的自律、行业的规范,也需要周围更广的利益相关方,比如说监管当局、媒体、学术界大家多支持、多批评。

网易财经:宜信在中国作为比较新型的经营模式,最大的风险在哪里?有没有政策风险?

唐宁:从风险的角度刚才讲了一个,一个是信用风险,能不能把信用风险控制住?另外一个风险就是模式操作的风险,是不是在现形的法律法规的框架之中?我觉得在这方面宜信做的是非常严格的,我们的首席法律顾问是北大法学院周旺生教授,周教授是中国立法学之父,在这方面造诣精深,大家试想一下,中国立法学之父锻造出来的一个模式可能是违法违规的模式吗?同时有中国顶级的高校和国外的高校一起帮助宜信做案例,老师、同学都是深入到企业之中、深入到我们的客户之中,几个月之中才生成了这样一种案例,而且广为中国的顶级高校所使用,都放到了课堂之上。如果是冲破底线的案例有可能是这样的效果吗?其实是不会的。

就在几天之前我们和清华经管学院一起给同学们一起讲战略CSR、战略企业社会责任担当,我觉得宜信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越了简单的在既有的法律法规的框架之下去创新了,更多的是担当社会责任,我觉得都是很引领行业的。但与此同时,因为中国非常大、利益相关方非常多,而且大家的时间精力又比较有限,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必须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搜集信息、做出判断,同时要去把信息展示出去,所以说这就是一个矛盾,如何把这种比较有前瞻性的、比较深刻的模式创新能够和大家的既有认知结合起来,如何对接、如何去提升,我觉得这方面也是一个风险,我不觉得有任何撞红线擦边球的风险,反而和利益相关方的沟通如果不顺畅、被曲解,形成了一定的错误认知,你本来是好的,结果有可能被认为是有问题的,这样的风险倒是现实存在的。

网易财经:我想问一下宜信现在已经发展了五年,有没有下一个五年计划?今后发展的远景是什么样的?

唐宁:你讲的是两个五年计划,我们内部是叫3乘3的规划,好几年前就有了,现在因为已经到了第二个三年,我们叫三个三年,第一个三年叫夯实基础的三年,就和刚才咱们讲的信用管理风险控制的真功夫,是在第一个三年去打好基础、夯实基础的三年,同时也把团队的文化要建立好,未来有更多的同事加入,会稀释这样的问题,所以要把文化底蕴打扎实。

第二个三年是两翼齐飞的三年,怎么解释两翼齐飞呢?就是有更多的信用人群被覆盖,同时有更多的帮助别人的人同时获得这种回报的,更多的出借人,叫做两翼齐飞,两个翅膀都飞起来了,而且大家可以看到还是飞得比较高的,所以最近受到了一些关注。

第三个三年叫遍地开花的三年,遍地开花就是到处都是宜信,因为中国的微小企业主的覆盖不仅在一线、二线城市,还在三线、四线城市,同时还包括广大农村,现在农村只有十个点,到明年年底我们争取能够到百个点,中国有几百、上千个这种点,都要去覆盖,所以我们讲遍地开花的三年。同时在虚拟世界、在互联网上也有宜信,这样的话到处都是宜信,真正实现普惠信用,怎么理解普惠信用呢?就是信用对于每一个公民、每一个人都是存在于他的身上的,都是有价值的,那么如何帮助每一个人去释放信用的价值?每个人都能够接受信用产品和服务,而现在咱们的广大微笑企业主和贫困农户获得不了这样的服务,我们讲普惠信用惠及每一个人,这条路还很长,三个三年也完成不了,咱们我们会开一个好头。

网易财经:宜信最重要的一句话我觉得就是刚才您说的,人人有信用。

媒体提问:没有银行吗?

唐宁:现在还没有,但是在发达国家来讲,银行对于这样的信用人群的覆盖都是通过类似合作的方式达成的。

媒体提问:因为宜信一般人的感觉和小额贷款公司有一点相似,我想问一下宜信的模式和目前市面上那么多小额贷款公司有什么区别?

唐宁:非常不一样,你这个问题非常好,也借这样的机会去做这样的一个区分。小额贷款公司现在在国内有3000多家,小额贷款公司是非常有益的一种模式、一个探索,现在来讲绝大部分的小额贷款公司提供的是以抵押担保为主要风险控制手段的,在百万级的、面对小企业的服务,像宜信是几千、几万水平的,以信用为风险控制手段的,面对个人的定位,你看是不是很不一样?额度不同、风险控制手段不同、定位不同,相对于几十亿的给企业、给大型机构的贷款来讲,其实咱们讲小额贷款,100万、10万、1万、1千,不同的这种水平、这种数量级都叫小,但是他们不同的人群、不同的信用风险、控制手段、不同的需求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

所以说从这样的一个视角来讲是很不同的。

媒体提问:因为宜信已经过了五周岁了,在发展的过程中你们遇到了哪些困难?有没有出现过一些瓶颈?

唐宁:我觉得主要的困难有几个,一个困难是在中国做信用工作有一点像在盐碱地上种庄稼,中国不是一个信用社会,还没有成为一个用社会、还没有成为一个信用经济体,当时我们创业的时候,做市场调研,就问周围的人,甚至到大街上去拦截一些老百姓,我们就问中国人的信用靠谱吗?你觉得中国是信用国度吗?如果把你的钱借给中国的老百姓,你觉得这事灵吗?十个人之中有十个人都说不灵、没谱、没戏,你疯了,就是类似的评价。其实这个也合理,之前你也说不定是这样想的,因为本身信用体系在中国的建立还是很前期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大环境之下,但是同时需求又是非常旺盛的,咱们几亿贫困农户、几千万微小企业主的需求,大家总讲中小企业融资难,这是一个多年不破的命题,中小企业融资难、微小企业融资更难,在金字塔底层的贫困农户融资难上加上,这几千万微小企业主、两亿贫困农户怎么办呢?他们万亿的市场规模的需求怎么办呢?同时这是非常大的机遇。

作为一个社会上、文化上的命题,中国人到底有没有信用?中国穷人到底有没有用中国社会能不能成为一个信用社会?一个信用经济体?我从华尔街跑回来,在国内做一些事情还是承载着很多的理想、有着这样一种理念,尤尼斯(音)教授讲穷人有信用、信用有价值,其实它的意思是人人有信用,信用有价值,因为过去大家都认知富人有信用,他说穷人有信用,富人更有信用,那就说明是人人有信用,信用有价值,所以说这样的大环境上,从事信用工作势必就要造就很多市场教育的机会,这是必须的。

我一开始做业务的时候就和老百姓、借款申请人做信用教育,我说您理解信用是您重要的一项资产吗?他说他不理解,为什么呢?有房能住、有车能开,信用能干什么呢?我就和他讲,你有信用、你守信、诚信就有人愿意帮助你,如果你继续践约、守信,去履行自己的承诺的话,下次再需要帮助的时候,是不是就有更多的人以快捷的方式、更大的额度、更低的成本去帮助你呢?这就是信用的价值,你获得的资金可以投入到自己的生意当中、创造更大的价值,这也是信用的价值,这样他就懂了。

我觉得信用教育并不是广泛的存在于咱们的社会之中、咱们的教育体系之中的,所以这些工作我们做得很多。

另外一个困难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之下,对于创新的理解,因为新生事物毕竟有一些对于原有框架的突破,如何去理解创新模式?大家对新的东西势必和过去的一些想法都不太一样,那么怎么样能够真正的做好各利益相关方甚至包括媒体的沟通、交流,为大家所理解,当然也包括学术界、也包括监管部门等等,其实近期可能你也了解,民间借贷这方面被大家所关注是越来越多了,同时P2P模式、宜信自身的成长也越来越多地被关注,甚至还有一些曲解的说法,类似宜信这样的做法是不是合规啊?是不是超越了现行的法律法规的框架?其实绝对不是这样的。

我们金融创新的大前提就是在现行的法律法规的框架之下进行创新,不会有任何的冲突,但是与此同时,也需要我们更多的做好沟通、交流、市场教育,当然也希望利益相关方真正能够把手弄脏、去扎进去,能够了解实际情况,而并不是猜测或者道听途说,我觉得这其实是非常好的配合,大家鼓励创新、支持创新,就像今天上午温总理讲了第一场,我不知道你去听了没有,就是下一个增长点在哪里,就是有嘉宾非常明确,大家也都很认同他们所讲的,就是金融服务方面的创新,是一个巨大的增长点。

艾静洵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12堂课让你的声音更具辨识度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