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民营石油商薛光林:海上破垄断(二)

2011-06-08 09:37:09 来源: 英才 举报
0
分享到:
T + -

不与国企竞争

显然,不论是从资金、资源,还是竞争力上,光汇石油与国内三大石油公司完全不是一个量级。事实上,在全国油气资源市场的争夺中更是毫无优势可言。但就是这样一个公司,却敢和业界老大BP、壳牌叫板,甚至是抢人抢市场,参与互换市场上的大型仓位交易、争夺全亚洲燃料油领导权。

“我们的高管团队大多来自国际上最大的石油公司,有70%都是具有几十年经验的外国专业人员”。薛光林告诉《英才》记者,为了争夺人才,他从不惜成本,甚至“买断福利”。

从光汇石油2010年披露的业绩显示,公司2010年,国内业务营业额为63.81亿港币,占总营业收入的46.8%;海外业务营业额为72.53亿港币,占总营业收入的53.2%。而这一比例,薛光林表示未来光汇石油的海外业务还会不断扩大。

但这个在海外媒体眼中颇具杀伤力的光汇石油在国内却不见锋芒。

把生意放在海外,不与国企竞争。在高度垄断行业浸淫十几年,这是薛光林的经验之谈。“避开三大石油不谈,就是与延长石油这样的地方国企,我们也少了很多的天然优势与政府支持。由于行业的特性,民营企业在夹缝中生存会非常困难,与其这样不如走出去参与国际竞争。”

这并非胆小示弱,从2008年光汇石油借壳在香港上市,到薛光林在互换市场上大玩资本,其眼光和胆识可见一斑。

“光汇石油是在香港上市的公司,经济体相对独立,公司并没有国资股东。因此在一些政治相对敏感的国家谈生意,光汇石油反而不受限制。另外,在一个资金高度密集型的行业、公司资本不缺、有专业团队和坚实的石油下游仓储、运输、零售基础。”这些都让薛光林的光汇石油能在国际市场中如鱼得水。

不过在国内,光汇也并非没有市场。“石油这个行业,领域太宽太大,中间环节有很多,中石油中石化也不可能全部做完,我们只要与国企区分市场,比如我们在新加坡和美国与国企是完全不存在竞争关系的。在国内中石油、中海油的上游优势明显,中石油、中石化目前零售基本上是加油站,所以光汇主攻做燃料油。做一些油库,仓储。”

谁控制了上游谁就控制了整个行业,这是能源行业的一个规律。薛光林这个民营石油大亨带领的光汇石油这条“小船”还能在业界行走多远?

向上游扩张

在之前的发展中,薛光林把自己与国企放在了补充而不替代、附属而不僭越的立场得以游刃有余。但下一步如何继续走,依然没有明确答案。

“目前石油政策是这样。虽然36条放开了以后,感觉对一些垄断行业放开。但是这还需要时间与相关配套细则出台。光汇目前的困惑是,早在十几年前,就想进入石油勘探、开采的项目,但在国内取不到牌照资格,在国外,虽然也在不停的找区块,但买油气田,发展油气田商业,企业要负责很高成本、代价去做。对一个民营企业来说,压力很大。”

深知能源行业制胜关键是取决于上游资源的掌握,但知易行难还是让薛光林很无奈。在这种情况下,光汇石油选择了与中石油合作。

2009年8月,光汇集团的附属公司——盛业石油(大沙漠)有限公司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订立协议,于新疆塔里木盆地吐孜区块共同开发及生产天然气。该区块占地157.972平方公里,目前该区块内的天然气探明地质储量约为221亿立方米。这意味着薛光林多年以来进入上游油气资源的“最终梦想”终于实现。

“这个项目我们是通过中石油的项目投标竞标来的,类似的投标,这几年国内的国外的光汇参加了无数回,因为油气资源很稀缺,竞争强的企业也很多,特别是国际上,有10%的成功率已经不错了。所以这次光汇的机会很难得。”几年的辗转与努力,谈起这段时光薛光林不无感慨。

在他看来,国家对于天然气原油的需求会越来越旺盛,因此光汇这几年的发展早已经将近80%的精力投入到进入上游的努力中,这包括人才团队的招聘与资本实力的累积。

“吐孜区块的项目对于中石油来说是非常小的,我们与他合作主要是提供技术开发和资金,由于能源的上游开发对于企业来说,固定资产的投资非常大,企业压力也很大,因此像中石油这样的公司也会采取国际惯例的做法,采取合作的形式,把一些中小项目外包合作,风险公担。没有一家企业所有的项目可以全部包揽。”

进入上游,得以一体化发展,薛光林操心的事却更多了。民营企业进入勘探领域,所要承受的成本极高,但国际大宗商品尤其是油价受经济局势以及金融炒家操作的影响极大,很有可能高价进入,而勘探出油气资源时,市场行情却已经改变。

国元证券(香港)研究部副总监毛力表示:“吐孜天然气项目储量221亿立方米,按光汇石油与中石油30年的产量分成合约,则每年出气量大约为6亿-7亿立方米,若按1.5元/立方米的售价,预期投产后每年将会为公司带来约9亿元的收入贡献。”

独家对话

赚合理的利润

《英才》:近期光汇石油公布的业绩显示,2010下半年,公司总收入为125.1亿港元,同比上涨109%,实现净利润3.31亿港元,同比减少23%。你认为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净利润下滑?

薛光林:去年整个原油市场变动很大,我们的销售量提高了一倍多,但从去年11月开始到现在,原油价格浮动很大,所以作为一个民营企业,为了应对价格的波动风险,我们把一些滞货估存进行保值,燃料油套保,主要是滞货的亏损。

《英才》:金融危机时,有很多航空公司在原油套保上亏损很大,企业应用金融衍生工具你怎样衡量?

薛光林:对于我们来说,衡量是要看整体的操作。我认为滞货亏损是非常有必要的。亏损一点点可能现货赚很多。所以企业这一块也要从一个财年的数据来看。因为这样做是一个很保守的做法,国际上也是这么做。你如果是大批的滞货赚钱,现货也赚钱,当然一次两次可以,但长久是不安全的。因为做油品你比较考虑的是一个安全性,要赚到一点合理的利润上面。你朝高利润就要高的风险。这一块是我们一直要遵循的。

《英才》:你认为这个度应该怎样把握?

薛光林:比如说你买了100万吨的货,我要估出80万吨,90万吨的货出来,比如我买进来的成本价是600块,然后这个价格到了610块或620块,我有20块利润,我就把滞货估出去了。然后我卖出来多少现货,我就平掉多少滞货。就是我讲的你必须左手买进,右手要估出。但有可能他估的不够,或者数量不够。油价大跌的时候就变化有可能亏损。或者有可能他们看涨的多一点,就是又买现货,又买滞货。这个有可能会造成一些亏损。以前雷曼兄弟、高盛都是在做类似的事情,但是也有成功和失败。

《英才》:光汇与雷曼和高盛的做法有何不同?

薛光林:首先我们套保采取的是为了平衡油价波动的一个保守做法,其次,对我们来说,因为做石油下游,必须有船队,要有油库。这就不会受制于人,当价格往上高涨的时候你可以控制,我不可以用市场上的,用自己的。另外,我们自己有船队,可以控制我油品的价格。别人不知道我有多少现货,现货在哪里。

《英才》:目前中东局势不稳定,你怎么看未来国际油价走势?

薛光林:现在油价的浮动非常大,每天都是上下五六块的浮动。今年一定会饱受炒家操作,但是也有很大机会,下半年不排除大跌。美国可能一年或两年后经济稳定,GDP增长也不错,就业改变,整个金融体系稳定下来。这样如果美国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加息,这对大宗商品会不会下浮或者下调有很大影响。

陈娅玲 本文来源:英才 作者:王瀛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