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公司研究所王志乐:外资在中国布局的新局势

2011-04-20 10:56:41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4月20日,《福布斯》中文版走进古都洛阳,举办2011福布斯中国中原经济区域城市投资与发展论坛。跨国公司研究所所长王志乐就外资在中国布局的新局势发表了演讲。他认为新的布局,简单地讲是,全产业链进入、全方位进入,对我们一个地区来讲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动向。即全产业链进入了中国,过去主要是制造业,现在是功能总部、研发设计、营销服务等等各个环节全面进入。从地域来讲,过去重点是在南方、华东,现在是北方、环渤海区越来越成为重点。去年天津引进的外资达到100多亿美元,成为新的亮点。从东到西,最近连续两三年外商在西部地区、中部地区的投资增长幅度超过了东部,开始了全方位进入。

下面是文字实录:

王志乐:大家早上好!非常高兴来洛阳参加这样的盛会。我研究跨国公司,我的题目稍微变了一下,洛阳要在中部崛起,要发挥跨国公司的积极作用。我们这个研究机构是商务部的一个研究机构,研究院专门强调了研究所来推动跨国公司的研究,根据我们调查的情况给大家做一个介绍。

我们研究双向,既研究引进来的国际跨国公司,也研究走向世界的中国跨国公司。研究成果双向服务。我看了洛阳的一些情况,我三年前也来过一次,洛阳有一个非常宏伟的目标,要努力打造老工业基地的振兴,要把河洛文化传承,这两大目标要做起来。我觉得这样做起来肯定面临一个问题,怎么做?我的感觉,在当前情况下,企业的作用特别大,企业包括国企、民企、外企。在这里外企应该发挥什么作用?在十二五期间,要实现十二五规划,一定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发挥各个方面的积极作用。特别是我刚才和胡部长讲,08年来的时候也是他主持的一个会。

这个跨国公司和民营企业都是中国的重要力量,特别是跨国公司,是当代全球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是经济全球化的推动力量,是我国融入经济全球化的纽带。我觉得发挥包括跨国公司在内的中国企业的积极作用,是实现十二五规划的重要条件。但在这个问题上,在十一五期间国内发生过一次争议,就在十一五刚刚开局的那一年2006年,美国一家公司要收购徐工,那时候引发了一个争议,到底该不该来?该不该发生作用?我看到媒体和一些学者发表了很多观点,说中国“不差钱”,和外资合作技术没有换来,甚至外资并购影响了民营企业的发展。他们的结论,外资不是越多越好,而且是应该少。但是大家知道,到了“十一五”末期,特别是2010年的时候,国务院发布了一个重要的文件,去年4月6号的9号文件,这个文件我们简称叫“二十条”,讲了进一步做好外资工作。在“十一五”最后一年,国务院明确提出要进一步做好外资工作,要扩大开放领域。对前一段时间讲的外资并购问题,国务院明确提出要鼓励外资并购,和前两年的观点应该说是完全相反。

在“十一五”开始到“十一五”末期,经过争议,我觉得中央国务院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要扩大开放,要进一步做好外资工作,而且要鼓励外资来并购,还特别提到引导外资向中西部地区转移。我觉得作为洛阳,有这样一个目标的时候,怎么样按照国务院这样的精神来做好外资工作是个关键。我们有这样一个目标,国务院提出要进一步做好外资工作,要发挥他们的作用,有没有这种可能呢?从我们调查来看,我觉得在最新的发展趋势看,跨国公司完全可能按照我们的目标参与进来。一个大的背景就是上世纪90年代,世界发生了重要的转变,从战争与革命的时代转向了和平、发展、合作的新时代。很多跨国公司正在走向全球公司,而且很多过去以国家为边界的产业,正在走向全球产业。

在这样的背景下,跨国公司也发生了重要的变化,我们研究所写过一本书《静悄悄的革命——跨国公司走向全球公司》,就讲了这样一个重要的变化。这个变化给我们一个启示,跨国公司完全可能在中国发挥一种特殊的作用,我们给它概括三个方面:第一点,跨国公司是中国经济成长的发动机,这个在国际上、在中国很多人认可。

第二点,很多人认识不够,因为中国不是一般的市场经济国家,或者是原来的市场经济国家,我们是个转型国家,转型国家面临经济体制改革,经济机制转换和发展方式转变这样一个重大的任务。有人认为,中国一旦外汇多了,资金够了,不需要外资了,实际上是不对的,因为中国是转型国家,我们要通过引进外资来作为催化剂,推动中国的体制转型、发展方式装转变。

最后,在这样一个和平崛起的发展战略中,中国也需要跨国公司作为我们的同盟军。因为这些年中外发生矛盾的时候,这些跨国公司往往是站在一个缓和矛盾、促进合作的立场上,所以是我们的同盟军。如果按照发动机、催化剂、同盟军来理解跨国公司的作用,我们在“十二五”期间当然需要发挥他们的作用,要通过发挥跨国公司的作用,推动我们转变发展方式,推动科技的创新,推动产业升级。

这样一个背景下,我们再来看这些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新的趋势。从总量来讲,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不断增加等等,在80年代,每年外商投资三四十亿美元。1992年邓小平提出要扩大开放以后,中国的对外开放上了一个新台阶,达到400—500亿美元的水平。到了2001年入世到今年正好10周年,外商在中国投资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大约是每年达到1000亿美元左右。今年头三个月,昨天商务部刚刚公布每月平均引进外资100亿美元。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今年年底有可能达到1200亿美元。

在这个发展过程中还有一个重要的趋势,他们在金融危机之后,到底在中国还想怎么做?有人认为,由于中国的成本提高,外资有可能要跑,但是我们的调查发现,中国的市场容量中国劳动力成本在提高,但是性价比也在提高。中国的产业配套能力、中国不断改善的外资政策,包括去年的九号文件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国务院明确提出要进一步扩大开放,而且在外资政策上做了重大的调整,扩大了开放。这些条件,跨国公司还在加大中国的投资,就拿美国公司来看,美国商会做了一次调查,调查了几百家在中国的跨国公司,美国为基地的。今后在中国投资,他们在全球各个地方投资排在第一位的占31%,排在第二、第三的占47%,这两项加起来78%,还有15%是中国作为一个投资地点考虑,不是第一、第二、第三,但是是个考虑之一。只有7%没有排名在前列,所以中国仍然是当前世界上跨国公司投资最积极的地方。我们研究所对30家最著名的跨国公司长期跟踪,特别是跟踪金融危机之后的动向发现,多数的大公司全部在加大投资,像汽车行业大家都知道,通用汽车破产保护,这么困难的情况下在上海的投资仍然在加大,最后破产保护之后把全球化的中心转移到了中国。可口可乐、百事可乐在中国每年投资20多亿美元,他们也在竞争。

整个来看,我们感觉新的布局是怎么布局的呢?是全产业链进入了中国,过去主要是制造业,现在是功能总部、研发设计、营销服务等等各个环节全面进入。从地域来讲,过去重点是在南方、华东,现在是北方、环渤海区越来越成为重点。去年天津引进的外资达到100多亿美元,成为新的亮点。从东到西,最近连续两三年外商在西部地区、中部地区的投资增长幅度超过了东部,开始了全方位进入。简单地讲,全产业链进入、全方位进入,这样的趋势对我们一个地区来讲,我认为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动向。如果我们要做到两个目标,怎么样发挥好这些力量的作用?要做好这个作用,我感觉有很多工作要做。关键是要创新外资工作,国务院提出要进一步做好外资工作,我觉得要进一步做好,需要创新,有五个方面需要创新。

引资的目标,从过去引进外资促进中国经济高速增长,转变到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引资的政策,从过去普遍优惠,现在到产业优惠。从过去主要是政策导向,现在是怎么样通过市场导向来促进外资。   引资的主体,过去是政府在唱主角,现在怎么样转变到企业为主。    引资的方式,从过去主要是绿地引资,现在是怎么样发挥好并购的引资。引资的重点,过去制造项目为主,现在到服务项目,从过去的硬件项目为主,到现在强调软件项目。

要做好这个,我们认为投资环境还需要不断的改善。过去大家都知道,我们的硬环境有问题,我在早期调查的时候,外商抱怨比较多的都是基础设施、电、水这些东西不行。后来,中国人调整的非常快,90年代初期调查还是这个问题,到90年代后期这个问题已经不提了,开始提软环境,法制环境、市场环境、文化环境、行政环境、政策等等这些。

现在他们提的是什么?企业的生态环境。这个生态不是指的环保的生态,而是指企业生存、发展的大环境,有没有产业链?有没有企业群?特别是区域经济体?因为中国成功的很多地方都是有很大的经济体。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需要在新的时期,在30年改革开放之后,要研究新问题。怎么样在我这个地方打造这种超越地区,甚至超越中国的产业链。企业群,各种相互配套的企业群体,打造一个区域经济体,这种跨越行政区的,我看到十二五规划里面特别强调要和郑州一体化,讲了四个一体化我觉得非常好。任何一个地方,从中国的经验看,要想成功发展,都不可能是一个地方单独发展,都应该是有一个群体。这样的群体,跨国公司对你比较认可,他觉得这个地方有发展空间,而且是相互促进的。

经过这些努力,如果这么做,应该在理论上、实践上都创新。在经过30年改革开放,中国正在迈入21世纪的20年代,正在展开“十二五”规划,在新一轮的开放中,我们应当准确地把握世情,和平、发展、合作,不要把传统的思维拿来,讲中国现在的问题。要研究中国的国情,我们地方的地情,调整好对外开放的思路,进一步做好外资工作。我感觉关键是要进一步解放思想,从传统的思维,战争、革命、对抗的年代形成的把经济问题政治化、意识形态化的思维,转变到全球化的新思维。

这边我简单说一个例子,两年前我来洛阳主要是调查一个案子“洛轴并购案”。当时在媒体上披露,有人认为这是跨国公司的斩首行动,影响了我们产业安全,所以抵制。最后这个案子没有成功,我跟洛阳市领导打交道,我觉得市领导非常清醒,认为这个事儿应该做。从现在看,国务院已经做了结论,要鼓励并购。市政府完全正确,为什么这样一个案子没有成?后来我为这事儿专门找了负责的公司,也到银川看了一个独资公司。因为在洛阳的并购没有成功,他到银川去独资生产,如果我们不让他来是为了保护产业安全,但是后来他独资了。

这个保护没有保护成功,怎么回事?我觉得这里有一个问题作怪,但是总是把这些外资企业看作外国企业,他们有阴谋,这种观点是过时了,时代变了,现在是和平、发展、合作的新时代。我们应该看到,美国人也有这样的,把中国的华为收购,中国的中海油收购,也看作是影响他的国家安全,这是错的。我跟美国的审查安全的关键人物,一个秘书长级的人物多次交流,我说美国人也需要有新思维。但是我们中国在前几年研究所受商务部委托调查了22个在媒体上炒作过的案例,没有一个真正影响国家安全的。为什么会争呢?我们发现是企业利益,或者是企业内一部分人的利益在博弈,这个博弈导致了把正常的经济问题政治化,意识形态化,使我们错过了三年在国内学习并购的机会。所以我们希望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中,在中央国务院这么明确的指示要扩大开放中,我们要解放思想,能够从传统的思维走向全球化思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作为洛阳这么一个有历史悠久、有工业基础的城市,能够在第二轮的大开放、大发展中崛起,谢谢大家!

郑温丹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