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意见中国--经济学家访谈录 > 杨瑞龙 > 正文

杨瑞龙:中国应该尽早实现资本自由流动

2010-12-28 16:26:20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网易财经12月讯 网易财经《意见中国--网易经济学家访谈录》栏目近日专访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杨瑞龙。他热情探究中国独特的改革理论。他是地方竞争的积极支持者。他把中国改革归结为政治家和企业家的良性互动。他认为未来30年仍应以改革为主题。

杨瑞龙教授以“董事长与市长关系好的城市,市场化程度比较高”这一名言,表达了他对中国独特的改革之路的认识。这一名言虽然可能遭到大众的误解、曲解,但是教授无疑是一位有勇气的经济学家。

在接受网易财经采访时,杨瑞龙再次表述了他的这一论断。他认为,在中国独特的体制下,形成了地方政府竞争的局面。他说:“我们通过那个采取一种财政分权的办法,让地方政府官员的政治升迁和他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关联,从而引入了一个地方与地方之间的竞争。通过地方与地方之间的竞争,导致地方政府官员为了追求政治升迁的话,不得不要通过发展实现。而为了发展的话,他不得不要营造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为了营造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他不得不要推进本地的市场化。”

正是这种独特的框架,使得中国形成了地方官员和企业家共同推进改革的局面。杨瑞龙说:“我们通常来讲,一个有影响力的地方政府官员,通常都有企业家的素养,而一个成功的企业家通常都有政治素养。因此在中国这个格局当中就变成什么呢,就是政治企业家和经济企业家联手推动市场化。”

但是,杨瑞龙也认为这种模式有其隐患。因为,它容易形成权力的回潮。杨瑞龙认为,改革最大的两个成就,是由权力配置资源转换成以权利配置资源,和价格改革。杨瑞龙说:“由原来你要我干,到现在我要干。从原来创造财富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到现在每个企业个人都觉得创造财富和我有很大关系,我创造财富越多,对我好处越大,这都是有产权制度改革、价格改革带来的。”

面对通胀,杨瑞龙反对价格干预。他说:“因为一旦把价格干预了,市场就失效了,而市场失效的话,那么被干预的价格来配置资源的话,导致更大的扭曲,那么这时候又会引发更多的政府干预。”

杨瑞龙认为,下一个30年,仍然应该以改革作为主题。

以下为部分访谈实录:

中国应该尽早实现资本自由流动


视频:网易财经对话经济学家杨瑞龙

网易财经:自由贸易给双方都能带来好处,但是今天美国为了保就业,实施贸易保护主义,刺激出口。您认为这种政策可以复苏经济吗?

杨瑞龙:政治家一般都是比较短视的。因为美国做出的量化的宽松货币政策以及贸易保护是一种政治家的选择。从短期上来看,一个国家采取贸易保护可以在某一个时段上面,可能会为本国经济带来好处。但是从一个长时段来看,那显然,无论是对美国经济还是对整个世界经济复苏它是有害的。因此,我认为贸易保护好,还是自由贸易好,作为一个经济学命题上来讲,是有一个非常清晰的答案的。但是到了政治家那里,由于他的选择的目标函数是不一样的,时段考虑也不一样的,受益成本的承受主体也是不一样的,因此才会有那个贸易保护和自由竞争的一种政策选择当中,到底应该选择哪一种更好。

所以在美国目前所面临的这么一种经济格局条件下面,奥巴马作为一个政治家,他基于国内的政治压力和经济压力,他选择了一种贸易保护主义政策,那毫无疑问,对世界,对整个世界经济来讲,肯定不是一个好消息。但从短期上来看,从政治收益上来看,可能对美国来讲,对他来讲是个有利的选择。

网易财经:前些天轮胎特保案WTO也判美国胜诉,中国需要在未来几年对美国出售的轮胎支付高额关税。有观点说,既然美国能搞贸易保护主义,那么我们也应该搞这种贸易保护主义,报复美国,您怎么看这种观点?

杨瑞龙:从长远来看,可能我们中国可能会更倾向于采取贸易自由的,自由贸易的一种,一种长期战略。但从短期上来看,那毫无疑问,美国采取这么一种有损于我们中国利益的这么一种贸易保护措施的话,我们中国肯定会做出一个恰当的回应。这个回应本身,当然我们要让美国感受到,它这样搞贸易保护,在短期里面也可能会对它造成不利的影响。

但是我们从最终目标出发来讲,我们是要追求一个什么呢?一个更自由的贸易环境。

网易财经:您曾经说过,2001年加入WTO到今年,是改革开放的第四个阶段。

杨瑞龙:嗯。

网易财经:改革主要是走向全球化,中国已经改革开放这么多年了,是不是也应该加快资本自由流动的改革?

杨瑞龙:应该是这样的。前三、四年,中国加入WTO以前的话,中国是以改革带动开放;中国自从加入WTO的话,可能中国进入了一个由开放带动改革。因为签署WTO协议,就意味着我们将遵循一个自由市场的一个基本原则,然后向我们希望建立一个资源能够在世界范围内自由流通的这么一种格局,使得中国在适应全球化的过程当中,能够为自己的发展创造非常好的机遇。

资源全世界自由流动化,那当然肯定包括了什么?商品的流动,资本的流动。那么从资本流动角度上来看的话,肯定是逐渐开放人民币在资本项目当中的自由兑换,那肯定是我们的一个应该追求的目标。但是应该看到,这个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中的自由兑换的话,它可能是需要恰当的条件的。那么如果这种条件没有得到基本满足的时候,茫然的,或者盲目的开放人民币在资本项目自由兑换的话,可能会对中国的货币市场、资本市场造成一定冲击,这种冲击无论从短期来讲,从长期来看,可能未必有利于我们中国实现现代化的目标。

我们中国现在已经开始有计划的实施了。比如讲比如人民币的结算,那个那个相应国家我们采取自由兑换,然后在香港我们开放了一些,一些有助于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上兑换的一些窗口等等。我们中国现在已经做了。但是肯定是要分阶段来实施。

网易财经:资本自由流动。我们应该达到一个什么样的理想状态?

杨瑞龙:我们现在和有些国家我们签订了点对点之间的一种可以用人民币来进行结算的协议,也可以说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上可兑换的一个点对点的开放。接下来我们可能会做一个区域性的开放。接下来逐渐走向一个全球范围里的一个自由兑换的问题。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随着中国经济在世界上和平崛起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如果说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上不能自由兑换的话,一定会限制中国成为全球化当中的一个强国的地位的。因此从,从目标上来看,肯定是我们要努力做到人民币在资本项目当中的自由兑换。

邓新华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从被发现到灭绝,这种动物存活了27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