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菜农嗅到泡菜危机商机 多少农民搭上"白菜快车"

2010-10-18 08:41:45 来源: 中国青年报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迟春光今年种的白菜能卖2毛5分钱一斤,他心满意足。这几天东北气温骤降,为能在寒流到来前把地里的白菜全抢收完,迟春光忙得团团转。

  这个长春市农安县靠山镇齐家村的农民只知道,自己亲手发出的一车车白菜,将颠簸80多公里山路,送到农安县郊的公司。但他不知道的是,这些白菜经过剥皮、清理等加工修整后,将被装进集装箱运往大连港,然后漂洋过海供货给韩国超市。

  几天后,迟春光在地里抢收上来的白菜就将进入韩国家庭的泡菜坛子。

  白菜是泡菜的基本原料,对韩国家庭来说不可或缺。今年的天气原因造成韩国白菜价格暴涨,据报道,在韩国一棵白菜卖价动辄超过1万韩元,折合人民币约六七十元。为遏制菜价,韩国政府近期暂时取消对白菜征收的进口关税,同时从中国进口白菜。

  迟春光在电视上看到韩国“泡菜危机”的新闻,却无从想象自家地里的白菜和韩国人的盘中餐有什么联系。他只计算着,村里其他人种的白菜收购价都是每斤2毛钱,与之相比,“2毛5分钱一斤,这价格还是不错的。要是价定太高了就没人要,那这些白菜一定会烂在地里,一分钱不值!”

  当东北农民地里的大白菜运到韩国家庭当泡菜原料,从地球仪上看只是往东挪移2°,但价格却有可能翻上几十倍。而更多农民想要搭上这趟“白菜快车”,最根本的问题是要跨越两套不同的质量系统。

  黄心白菜跨出国门

  迟春光是长春高榕农业有限公司的签约农民。他们的合作方式,是由公司提供种子、农药和部分肥料,公司从选址、种植、收获等全环节进行技术支持。到了收获季节,如果价格合适,农民把菜按市场价优先卖给公司,如果当年菜价偏低,公司会给出一个略高于市场价的“保护价”收购。高榕公司是吉林省唯一一家对韩国出口鲜白菜的公司。

  当地不少村民还不信这套模式,但29岁的迟春光几年前已签了合同开始种西兰花,今年是第一年种白菜。

  最近几天,像迟春光这样的签约农民陆续将菜运到公司。此外,公司还雇人种植了几百亩白菜。收好的白菜入库后进入加工厂,每棵白菜被剥去2到3层表皮,只留一层绿叶。接着,一辆空的集装箱冷藏车将从大连港发来,把20吨左右的白菜运往港口,装船出国。据了解,这一趟运费为1.1万到1.2万元。

  高榕公司总经理陈武宏告诉本报记者,公司目前的订单有1500吨,价格为每吨400~460美元,折合成人民币约每公斤3元。按每棵白菜3公斤左右计算,约10元一棵。至于到了韩国卖什么价格,“那是由韩国经销商来定的。”

  截至10月17日,400多吨白菜已经发往韩国。

  吉林白菜出口韩国的消息在媒体上热传,人们发现,高榕公司种植的黄心白菜并非市面上常见的东北大白菜。但不知什么时候起,“黄心白菜”被误称为“黄金白菜”。

  在高榕公司干农活的51岁农民于正清一听说手中的白菜要卖10元一棵,不可置否地笑了。他在一堆白菜里挑来拣去,想找一棵“能卖10元钱的白菜”,但掂掂看看,始终拿不定主意。

  未经备案不能出口

  整个国庆长假,吉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植物检验检疫处的电话成了“热线”,不断有出口企业和农民打来电话要求出口白菜。

  “我们不得不一遍遍告诉他们,没有经过基地备案的蔬菜,按照国家质检总局的有关规定是不允许出口的。”植物检验检疫处的王科长说。

  基地备案,指的是按照《进出境蔬菜检验检疫管理办法》(国质检食函[2005]811号)要求,出境蔬菜原料必须来自经检验检疫机构备案的出境蔬菜种植基地(以下简称蔬菜基地)。通过备案,检验检疫部门实行对蔬菜从种到收的全过程监管。

  对备案蔬菜基地的管理从种植前就已开始。检验检疫员会协助蔬菜基地负责人对基地统一规划,包括空气、水源、土壤等环境要素;从种子入土开始定期检查,登记农药、肥料购进和使用情况;采收前采集蔬菜样本进行有毒有害物质检测,并对加工过程进行卫生检查、检疫等,最终确保这些蔬菜能够符合输入国要求,顺利通关出口。

  据检验检疫部门和公司核实,检验检疫员几乎每周都要去蔬菜基地查看,白菜生长期65天左右,这段时间吉林局植检处的检验检疫员要去4次以上,每个环节都要监督。

  事实上,此前吉林检验检疫局曾在吉林农网和长春农网的政策法规栏目发布过《进出境蔬菜检验检疫管理办法》,也多次通过商务厅的出口企业培训班宣传过该《管理办法》。积极宣传这“一分钱也不要交”的基地备案制度,是希望散户农民成立合作经济组织前来申请备案。但到现在,吉林省内经过备案的蔬菜基地只有70多家企业。

  此次吉林省白菜高调出口韩国,会不会吸引并带动当地农民的出口、种植热情呢?

  对此,吉林省商务厅相关负责人表示,2008年,吉林省对韩国蔬菜出口额在1672万美元,2009年增长到1873万美元,虽然年增长达10%%左右,但在全国所占比例较小。

  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吉林省经济总量小,影响出口额。其次,该省的蔬菜种植还没有形成一体化机制,散户种植仍占主流。此外,与山东相比,吉林省的白菜运往韩国的运费较高。同时,出口体系的建设不完善、思想观念陈旧等因素,都制约了吉林蔬菜的出口。据了解,吉林省商务厅的相关负责人今年春夏曾去山东考察,回来后已给省政府提交了相关材料,并得到重视。

  “希望借助1500吨白菜出口,从根本上改善吉林省蔬菜出口的现状,这应该只是个美好的设想。”这位负责人说。

  农民该怎样搭上“白菜快车”

  据了解,目前东北市场上常见的品种是东北大白菜,而这次出口韩国的是黄心白菜。高榕公司的赵小威经理告诉记者,10克黄心白菜种子售价40元,而10克东北大白菜种子售价在2到4元之间,绝不超过5元。

  更重要的就是,由于国内市场的白菜多数未进行基地备案,或者长期执行与国外一致的生产标准,是不可能通关运往国外的。

  比如高榕公司的白菜,可能就与市面上的白菜生产流程有异。陈武宏告诉记者,每年,他们公司的日本客户会打印一组农药表格,上面列着的多数是国外生产的生物农药,公司将按表格上提供的农药名单购买并使用。对农药残留,公司每天都有一台机器进行检测,“一旦发现某地农残超标,整片地的菜都要拔光。”

  “我们严格,是因为只要有一棵菜出现了问题,整个公司从此就将失去市场。”陈武宏说,多年来,公司给农户都普及了这样的认识,“哪怕一粒豆子不合格,整个公司就完了。”

  在这样的标准下,迟春光地里的大白菜,已经和邻居家的白菜有很大不同。29岁的迟春光说,在技术员的指导下,他用的所有农药“必须是公司发的”。

  一位熟悉农业进出口行业的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大多数农民都可能因质量等问题搭不上这趟“白菜快车”。

  吉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张越杰表示,中国农业标准和外国的差距,不只体现在品种、基地控制方面,而且体现在农药残留、肥料等食品安全方面。其加工包装及质量追溯系统也亟待完善。吉林农业大学园艺学院蔬菜学教授张广臣表示,政府一方面应该搭建平台,推动农户做大做强,另一方面,要转变农民的意识。

  就在高榕公司旁边地块里,64岁的刘国府和老伴儿在清晨零下三摄氏度的寒风中赶着骡车掰玉米。“旁边地里种的白菜能卖70元一棵?”老汉不相信地问,“那得多大?” (记者 白雪)

netease 本文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