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商业 > 正文

挺进南海更深处——中国海洋石油探秘

2010-09-23 09:18:14 来源: 中国经济周刊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钱江

海洋深处的海是蔚蓝色的,晴朗的时候有明显的天际线,若有风云激荡,则海天一色,是云是海谁能说得清楚?当记者身着红色作业服,乘坐新型宽体直升机降落在南海深处“南海挑战”采油平台上的时候,晴空已被远抛身后,身边云起云飞,只见采油平台上的一面五星红旗破云而出,迎风飘扬,仿佛万顷海面上的一团火。

这是记者此行考察中国海洋石油在南海深处的第一站。直升机从深圳专用直升机场腾空而起时,记者感觉到,曾久久遮掩于面前的中国海洋石油的神秘面纱,正在一层层揭开。

“海上大庆”

——高投入、高产出的“海上摇钱树”

海天苍茫,大海是中国海洋石油的“家乡”。对中国石油产业来说,海洋石油属于“新生代”,是20余年来中国石油产业发展最快的一翼。

在今天的中国,若说到“海洋石油”,那么中国海洋石油公司(下称“中海油”,总部坐落在北京朝阳门桥西北角——一座略呈淡绿色造型新颖的大楼),几乎可以彼此互代,因为这个领域的产业基本上由“中海油”掌控。

海洋石油极高投入、极高产出,建一个海上采油平台动辄投资10亿以上,另需航空、港口、船舶系统整体配套。这在当前还不是民营企业家可以进出挥洒之地。走进“中海油”总部,那里的高大空间分明传导出一种宏大的国家气派。

开始采访的那天上午,公司副总经理、新闻发言人吕波简短介绍后,新闻办公室主任武文来向记者提供如下数据:

今年,中海油将实现多年夙愿——年产石油5000万吨,建成“海上大庆”。这个产量相当于我国目前年产石油总量的1/4。

创业28年,中海油已建立了77个油气田,2009年油气产量3925万吨油当量,可见今年的生产目标跃进了一大步。据国土资源部2008年的报告:中国海域含油盆地面积约160万平方公里,油气地质资源量390亿吨。这是中海油未来发展的主要领域。

近5年来,中海油油气产量年均增长5.7%,总资产年均增长29%,上缴税费年均增长29.5%。以总资产和净资产衡量,相当于在5年中再造了3个中海油,中海油已稳固地列名于“全球500强企业”,并在今年的座次中由去年的第318位上升到第252位。500强是以营收为指标排序的,如果将这500强以净利润排序,那么中海油就会上升到第96位。而如果再以净利润除以营收得出的利润率排序,中海油排名会升至第63位。可见中国海洋石油的赢利能力。

倒是美国的《商业周刊》另有一套评估体系,在2009年评选出全球40家最佳企业,中海油名列第16位,是中国大陆唯一上榜企业。

年产5000万吨石油是个什么概念呢?作一个简单计算,全公司6万名员工,平均每人年生产800多吨原油。相比老大哥企业中石油(160万员工)和中石化(近100万员工),中海油员工数量不过是前者的零头。

从高技术高投资角度来看,以目前水平计算,海洋钻井每米耗资约1万元人民币,海上钢结构平台每平方米造价高达2万美元,建设一个中型海上油田投资总要在6亿美元以上,一个大型油田总投资至少数十亿美元。

若说生产年限,陆上油田开发后期可通过水驱、聚合驱等模式继续生产若干年,甚至可以通过暂时关井等待地层压力恢复、油价攀升后继续开采。海上油田目前难以采取上述措施,生产年限比较短暂。

尽管这样,海上油田的丰富蕴藏是诱人的。1990年以来,我国石油开采增量的一半来自海洋油田。进入21世纪,这一趋势更加明显。

自主修复流花油田

——中海油的经典故事

深圳的直升机起降机场,主要服务对象就是中海油。大海深处采油平台和浮式生产储油装置(FPSO,通常由数万吨级的油轮改装)上的作业人员,主要搭乘直升机到岗和离岗,一个飞行单程往往在一小时以上。

记者到访的海上平台叫做“流花油田”,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勘探,几年后进行建设,投产于1996年。这里平均水深305米,由1座采油平台——南海挑战、1个FPSO——南海胜利,再加上水下井口系统构成。

采油平台在苍茫大海中不过米粒大小,一旦出事自然会有叫天天不应的感觉。然而平台的造价是非常高昂的。以记者所到“南海挑战”采油平台和“南海胜利”FPSO而论,当年的建成投资就达8亿美元。平台上的操作者一指头按下电钮,瞬间的生产运转消耗就可能在上万元以上。因此,平台上来不得半点失误。

中海油生产基地和现场的安全教育非常严格,记者每到一地,第一件事肯定是听取“安全注意事项”,还要更换相应的作业服。

流花油田日产原油2万桶左右。投产当年就因7项世界第一的技术闻名海上,有“国际海洋石油皇冠上的明珠”之称。说得浅显一些,这是一个海上主力油田,一棵硕大的“海上摇钱树”。

在采油平台上会议室里,分公司代表通过视频叙述了在这里发生的经典故事。

流花油田投产10年后的2006年5月17日,台风“珍珠”到达南海东部海域之后,突然直角转弯,中心正面袭来,中心风力之强达到百年一遇的程度,超过了平台的设计抗台风能力。

中海油立即根据预案撤退海上生产人员。在台风到达之前,平台所有设施关闭,所有人员搭载直升机撤离。这是中海油安全生产的理念,人的安全第一,别的损失再大也能弥补。这是自当年“渤海2号”沉船事故后,中海油人吸取的教训。

台风过后,中海油立即派出人员对流花油田全面检查,发现油田遭受重创。储卸原油的“南海胜利”号有7根锚链被台风刮断,3根软管断裂。这艘5万吨级“大块头”仅靠剩下3根锚链系泊,它自身还装载着26万桶原油和7万桶污油。如果它失控了,就如同一颗威力巨大的炸弹游弋于南海。一旦爆炸,非但全船损毁,而且必然造成严重海洋溢油,成为震惊世界的重大灾难。

采油平台同样遭受重伤,锚链大部分被扭断,平台面临倾覆的危险。在这样的情况下,油田被迫停产。

这个油田停产一天就损失原油2万桶。按当时油价计算,每天即损失1000多万元。

中海油紧急实施解脱方案,首先将巨轮模样的“南海胜利”号拖航到安全海域,同时向拥有顶尖海洋深水工程技术的平台原设计商求援,要求修复平台。没想到,修复工程的难度吓倒了原设计公司。对方开始不肯接手,后来勉强表示,如果接手,在时间、进度和工程质量上都不能保证。而且一旦发现自己做不下去,只需提前两周通知就可以撤走。

修复工程确实难。断裂锚链和软管的打捞、修复和回接等大部分工作,都要在水下300米处实施,而且7根锚链和13.5英寸软管的打捞,在世界海洋工程史上没有先例可援。

如果放弃流花油田,损失太大。中海油决定自己动手,修复海上平台和“南海胜利”。

从2006年6月起,中海油全面整合资源,组成了由20多家国企、外企、民营公司组成的工程队伍。首先改装成功一艘重型吊装工程作业船,专门进行锚链和软管的打捞和修复、从300米水深处打捞出13.5英寸软管进行修复。这艘工程船改装成功,使中海油的海洋设施修复能力一下子提高了一个等级。

经历1年零3天自主修复工程,中海油初步具备了一套应用于深水海洋工程的维修技术,建立起一支掌握深水海洋工程技术和设备操作技能的队伍,未出现一起健康安全环保事故。这一系列设计理念和实施效果均优于国外技术,属国际首创,使世界海洋石油业界感到吃惊。

2007年8月29日,中海油宣布,经过2个多月试生产,流花油田提前一年成功复产,此举使中海油当年增加收入约40亿元,增加原油产量120万吨。这项修复工程的经验,对于中海油今后加速深水能源开发,进军国际深水市场具有重要意义。

深海平台上的生活

——开采海洋石油的人们

坐进宽体直升机腾空而起,飞向数千米之外的“南海胜利”。原来,采油平台钻下10条以上采油管,垂直下钻1000余米后就向不同方向的含油层伸去。形象地说,采油平台像一只章鱼的身躯,采油管道像它伸向各方的触角,从海底采出的原油都要经由平台,再通过管道输入“南海胜利”的宽大船舱。

从海底采出的原油大量含水,甚至达到90%。如果直接运往大陆,运输成本过高。“南海胜利”要做油水分离,将分离出来的水做清洁处理后排回大海;待装满了纯油,再装船运回大陆炼油厂。自投入生产以后,这里的排污水含油浓度比国家规定45PPM(PPM为体积比浓度,表示百万分之一),更进一步,达到20PPM以内。

站在甲板上看下去,四周海水很透明,几十厘米到数米长的数十条大鱼围绕船体游来游去。这里的工人按规定不能垂钓,不然,一定大有收获。

“南海胜利”本身没有动力不能航行,它采用先进的“单点系泊”技术,船头始终朝着潮水来向。它原本就是一条海上巨轮,工作和生活在这里的中海油员工的活动天地要比采油平台宽广一些,在船上的活动室里,已经可以放上一张乒乓球台了。

更令人惊异的是,船台甲板上还生活着一只浑身洁白、看去颇似鹭鸶的鸟。这里的员工都非动物学家,没人叫得出它的名字,只知道它在一个风急浪高的天气落到船上,四周100公里没有岛屿,它迷失了回家的路途,只好乖乖地和中海油员工们生活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船上还有一只鸽子,来路大致和白鸟相同。

海上作业人员一个工作周期28天,然后离岗休息28天,如果家在数千里外,由企业支付往返飞机票。离岗在深圳上岸的第二天,你就可能回到的东北沈阳的家。生活和工作待遇支出,均由海上石油的高产出率覆盖了。

在南海深处,记者遇到了好几位项目总监。他们各自独当一面,通常是一个10余人单位的负责人,作为深海采油人,他们怎样来到这里的?

记者采访了一位项目总监董锦会。他是锦州人,1962年生,1985年毕业于辽宁工业学院机械专业。几年后由于原单位效益不好,他南下广州寻找新的天地。上世纪90年代初,正好中海油起步,海上油田招聘开始了,他的英语好,一试而中。接下来接受一年培训,他这才知道石油是怎么开采出来的。

他于1995年来到深圳基地继续接受培训,一年后来到海上,直接上了“南海胜利”,从一个普通操作工逐渐晋升,2002年成为项目总监。他的家还在锦州,原先在乡下,前几年为了孩子上一个好中学搬进了锦州市。所以,一到换休的日子,他就飞往自己的家。他告诉记者:“干海上石油充满辛苦,干海上这一行,到55岁都要离开大海。现在我已经习惯了海上生活。干这个工作,使我有一个安定的家。”最后一句话应该包含这样的意思:海上作业报酬丰厚,像他这样做到总监级别的,年收入(税后)可以达到20万元出头了。

墨西哥湾的警告

——BP曾向中海油紧急咨询

墨西哥湾发生的超量海洋原油泄露,消息传来,中海油高层决策人员立即紧急会商,首先是采取一切措施自查安全措施,严防类似事故。同时安排专人收集来自墨西哥湾的信息,吸取教训。

当时情况不甚明了,中海油决策层认为,富有海上石油开采经验的老牌英国石油公司(BP),肯定在严格遵守安全生产程序方面出了问题,导致一个超富集油田出现了超大事故——至少是上百亿美元规模的损失。随即,他们得出了第一个判断:“这是一系列错误叠加造成的灾难性大事故。在这个事故链条中,如果有一个环节不出错,本来是可以防止出现这样大事故的。”中海油负责安全环保事务的宋立崧总经理告诉记者。

情况确实是紧急的,当“深水地平线”平台在冲天大火中沉入墨西哥湾海底,BP公司的紧急传真也发到了中海油服务公司,要求提供关于救援能力的情况,如果需要,即驰援墨西哥湾。这是各国海洋石油公司遭遇极大事故需要国际救援的前奏。

凡事预则立,海洋产业必然遭遇溢油挑战。开采井喷、运油船舶碰撞、管道输油泄露都会造成溢油。进入21世纪,中海油加强了溢油响应能力建设,在“十一五规划”(2006年-2010年)期间计划投资10亿,建造14个溢油响应基地。截至目前,已建成7个。

基地在建之时,事情就来了。2004年12月28日,海南岛北部部沿海水域有油船碰撞而溢油,造成海口市近50公里海岸线污染。当地调集上万人投入清除。进入现场发现,清除溢油污染专业性很强,否则会造成很麻烦的“二次污染”。海南省立即要求中海油驰援。中海油负责安全环保部门的总经理宋立崧带队前往,严密组织,终于在2005年1月将50公里海岸线油污基本清除。这是中海油清除沿海溢油事故的成功案例。

2008年在中国举行奥运会之际,青岛帆船赛预定海面受到大面积虎苔侵袭。这时候,中海洋新造的2艘处置溢油专用船发挥了功效,开赴青岛撒出围油栏把讨厌的虎苔远远挡住了。

有了这两次经验,中海油加快了溢油响应基地建设。今年6月,记者到广西涠洲岛实地采访应急基地,中石油湛江分公司总经理谢玉洪在现场介绍说,已建成基地无论是在厂房、船舶还是在人员、设备等方面,都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工作人员不断进行拦阻和清除溢油的演习。得知墨西哥湾事件,他们的处置溢油演练更加经常化。

有鉴于墨西哥湾溢油事件,中海油立即采取7项措施,包括在5月底前完成对所有钻井的井控专项检查,重新修订、颁布了安全规范,重新审查重要合同,对防止井喷能力进行全面评估。

不仅如此,总经理室还从上海专门招来了在建的“第六代”平台——“海洋石油981”深水钻井平台负责人,专门探讨防喷器控制系统问题,以确保在平台倾覆沉没的情况下,仍能通过备用系统自动关闭水下防喷器组。

同时,中海油加强了深水潜水装备研发,以提高深水作业能力和事故救援能力。

有了这一系列措施,人们希望墨西哥湾事件卷起的风波,在传导到中国海疆的时候,将转化为诸多的积极因素。

在中海油总部接受记者采访的宋立菘,是一位具时代特色的“77级大学生”。他学习石油开发专业,1982年大学毕业后就到渤海湾海上钻井平台上工作,逐步提升为平台经理,再负责安全和管保工作,如今是中海油“质量健康安全环保部”总经理,是第4届国家安全生产专家组成员。他很有信心地对记者说:“中海油采取的应对措施正在接受实践的检验。”

援手大连输油管泄露故事

——中海油溢油应急船漂亮的“处女作”

宋立菘说的“检验”,已经包括大连刚刚发生的输油管道泄露事故了。7月16日晚18时,因“中石油一承包商操作失误”,一条输油管线突然爆炸,使大连新港油品码头陷入火海。虽然火情于次日上午被控制,但一夜之间, 超过1500吨原油流入大连新港和大窑湾港区,这是大连遭受的最严重溢油污染。

处置海上溢油,专用船舶是关键。天算不如人算,此前,中海油投资建造3艘溢油应急专用船,分别布置在南海、东海和渤海,其中第一艘“海洋石油252”恰好于6月22日在天津港交付使用,它立即驶向大连投入应急。另一艘“253号”船恰在7月9日造成离开上海船坞,正在办理证照。“现有证照不齐怎么办?”那就在开行途中紧急办理,总之立即赶到现场围收溢油。

大连溢油重度污染海域约12平方公里,一般污染海域约为52平方公里。总共有41艘船舶投入清除海域污染工作,中海油的两艘专用新船发挥了关键作用,两船一次出航即可围收溢油1100吨,估计在10多天中围收了海面溢油的2/3,还救出了以其他方式打捞溢油时遇险的5个人。(记者注:截至发稿时,大连海域溢油的清除工程尚未结束,目前的数据还不完整。中海油为此投入了5艘船舶,实践证明刚刚建造成的两艘处置溢油专用船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另有3艘环保专用船主要起辅助作用。)

墨西哥湾和大连溢油事件深深地影响了中海油今天和明天。记者在夏日阳光下连续采访广西涠洲油气终端处理厂、广东惠州炼油厂、以及深圳大鹏湾进口液化天然气储运中心(广东LNG),每到一地,当地的中海油管理人员和普通员工都会对记者说,他们严格执行着被誉为“五想五不干”的安全行为准则:一想安全风险,不清楚不干;二想安全措施,不完善不干;三想安全工具,未配备不干;四想安全环境,不合格不干;五想安全技能,不具备不干。准则的宗旨就是保障安全生产。

从这个意义上说,墨西哥湾和大连溢油事故,从“倒逼”角度提升了中海油增强安全环保意识,推动他们强化装备设备。

“981号”:南海更深处的希望之星

——中国建造的世界最先进的第6代钻井平台

第一次走进中海油总部的时候,武运来主任信心饱满地引领记者去一楼大厅参观“中海油的骄傲”——在建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海洋石油981号”采油平台模型。

这个平台“身高”136米,“体重”3万吨。是我国自行建造的当今世界最先进的第6代3000米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此次在墨西哥湾溢油大火中沉入海底的是第5代平台)。它已于今年2月26日在在上海顺利出坞。它具有勘探、钻井、完井与修井作业等多种功能,最大作业水深3000米,钻井深度可达10000米。平台甲板面积相当于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平台上电缆总长度650公里,相当于围绕北京四环路的10圈。平台总造价约60亿元,计划在2011年建造完成并投入使用。

正是墨西哥湾溢油事件,使得这座新平台的建造负责人应召入京,商量进一步改进平台的安全控制系统,确保万无一失。

为什么如此关注“981号”?因为它身系中海油的未来。

我国的海洋油气田起步于渤海,接着东海跟上,然后逐步加强南海,那里是下一步开发的重点。

目前,中海油在南海的石油开发仍然围绕珠江口盆地、琼东南、莺歌海等地区展开。这一海域普遍水深300米左右。中海油开采者会在明天走向南海深处,在那里的深水勘探和开采作业,需要像“981号”这样的新一代平台。

世界发展到今天,全球石油产量的1/3强来自海洋,在辽阔的海洋上,目前全世界共有1.4万个海上采油平台。预计到2015年,海洋石油所占比例可能达到45%。在这个历史进程中,中海油无疑是后起之秀,正在加快发展步伐。

揭开面纱,中国海洋石油的远景原来是那么美丽深邃。


海洋石油981号

2010年2月26日,中国自行建造的当今世界最先进的第六代3000米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经10个月紧张有序的坞内搭载总装,在上海外高桥造船有限公司顺利出坞。

这座平台甲板面积相当于一个标准足球场大小;自重超过3万吨;从船底到钻井架顶高度为136米,相当于45层的高楼;电缆总长度超过800公里,相当于上海至北京的直线距离。在主甲板前部布置可容纳约160人的居住区,甲板室顶部配备有包含完整消防系统的直升机起降平台,可起降Sikorsky S-92型直升机,堪称海洋工程领域的“航空母舰”。

梅芳 本文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页导航:
  • 第01页:挺进南海更深处——中国海洋石油探秘
  • 第2页:进军南海,中海油还要做什么?
  • 第3页:一个中海油,不够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办公室软件一网打尽轻松搞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网易号

查看全部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