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新秩序,破除旧思维

2010-08-09 16:49:02 来源: 《绿公司》杂志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双方各退一步,事缓则圆,我个人认为,中国政府目前的回应是能够看到的最好的选择了。

Google事件绝对是互联网发展史上第一件大事。如果有信息战的话,这就是第一场。这件事的发生,源于两个深刻的大背景。

第一个大背景是全球化和信息化改写了世界力量的版图。

全球化必然会造就Google这样的非政府跨国力量。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这些非政府跨国力量都会在政治上发挥作用。很多人从商业上评论Google事件,我觉得这件事已经远远超出商业的范畴,说什么如果撤出中国,一年会有多少亿的损失,根本不是这个问题了。

信息化使主权国家的力量变弱。主权国家的构成基础是领土和地理位置,民族国家的构成基础是共同居住区。而在互联网上,领土和地理位置失去了作用,所以说主权国家的力量被削弱了。比如说这次中国政府面对的对手是一家公司,按照过去的思维,一个国家怎么能与一个公司谈判呢,应该美国政府和我谈啊,其实在今天,国家应该把Google看成一个对等的对手,因为它实际上代表了一个巨大的全球性力量。

事实很清楚,今天世界主权国家的能力在减弱,而跨国公司和跨国NGO的能力在增强,新秩序必然会向老秩序发起挑战,这个大势一定要看清楚。

今天的Google确实已经强大到可以挑战一个主权国家的地步。Google和微软GE等其他跨国巨头的重要区别在于,Google有十几亿的忠实用户。国家疾病控制预防中心的人告诉我,他们现在是高度依赖互联网,一旦Google被封,他们只能等待联合国方面的信息,时效严重滞后,那是无法想象的。

互联网时代需要有互联网时代的制度规则。比如联合国安理会机制是一国一票,因为它的主要任务是解决国家领土主权的纷争;到了WTO,IMF,一国一票就不合理了,就要按照各国出钱的权重来决定投票的权重;到了哥本哈根,不知道按照什么规则进行,于是无果而终。一二百年来,世界整个地缘政治、经济发展变化太大了,如果死抱着主权国家的单一思维,很多问题必然是一个死结,所以这次Google在中国都找不到具体的谈判对象。反过来想,如果Google能找到具体的谈判方,比如新闻出版署或者工信部,一定会事先沟通的,否则有必要一下子弄出一个声明来吗?

第二个大背景是中国的背景。

出于政治考量,新疆事件也好,互联网舆论造成的不和谐因素也好,以及部门之间争夺互联网控制权的夹击博弈,最近中国对互联网的控制是趋于严格了。对于Google这样的公司,生存发展的基础就建立在信息流动之上,信息开放就是它的宗教,是它生命的源泉,所以这种冲突是必然的。

中国政府如果很高调地处理这件事的话,在国际上一定造成相当负面的影响。美国“9.11”之前主要的打击对象就是中国,后来因为反恐调转了矛头,中国这次如果处理不好,美国极右势力一定以此重新把矛头对准中国。

我个人认为,中国政府目前的回应是目前能够看到的最好的选择了。因为双方如果公开决裂,那会给中国带来很坏的国际影响;同时中国新闻检查的底线又是不容退让的,双方各退一步,事缓则圆,或许还能为中国的互联网行业撑出一点未来发展的空间。

陈娅玲 本文来源:《绿公司》杂志 作者:王维嘉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半年逆袭哈佛,硕士自曝大脑训练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