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夜话1实录:两岸三地金融合作(四)

2010-06-25 22:11:21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肖耿] 各位嘉宾都讲了一些自己的观点,大家都很客气,认为不需要竞争,各有优势。就小年毫不客气,我觉得他点出了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没有竞争,没有竞争就没有前途,两岸三地的潜力要发挥出来,我认为一定要有竞争。大家都很客气,都认为不用竞争,你做你的,我做我的,但是我听刘啸东讲得很好,大陆税这么高,要竞争就要先把税率降低下来。 [20:38:23]

[肖耿] 从这个意义来说,制度上的竞争,我觉得非常重要,要想办法把三套金融体制,容许它们之间有一定的空间相互竞争。我是这么认为的,不知道各位嘉宾怎么看。我们时间走的很快,一下子快一个小时了,我们听一下在座的听众有没有一些问题,或者有什么评论。我们再请嘉宾辩论一下。 [20:38:43]

[提问] 我是华一银行的行长,我现在请教一下杨会长,我们知道外资银行在整个大陆的市场占有率低,整个市场占有率只有1.7%,盈余市场占有率不到1%,台资银行进入大陆,看不出在大陆有什么优势?刚才说的审批制度是一个障碍,第二个政府的保护主义,在重重的障碍之下,我想是没有办法去突破的。不知道北京的看法,台资银行进入大陆会有什么样的优势?谢谢! [20:41:04]

[提问] 我是第一财经日报的记者,有问题问一下李先生,刚才你们提到都是合作的关系,香港和内地不存在竞争,内地正在准备推出国际板以及红筹回归,您说香港可以做一些内地现在还不能做的事情,一些人民币方面的产品。我有两个问题,您说香港可以做一些大陆没有做的事情,是香港不被边缘化,还是香港要另谋出路呢?另外,能不能具体谈一下,什么样的事情,在人民币产品方面,有没有什么新的思路?谢谢! [20:41:38]

[提问] 许教授你好,你刚才提到说香港可以高枕无忧,我的观点就是香港可以高枕无忧,但是他们并没有高枕无忧。我举一个例子,去年我们年底到香港去拜访,我们拜访了香港的国际仲裁中心,他们想把香港做成一个解决争议的,包括金融,解决各类争议尤其是解决金融争议的中心。而且从今年年初开始,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不断地在大陆各个主要城市做路演,包括最近7月份要到上海来。这就说明,他们已经看到了这方面的机遇。如果要做比较的话,上海或者说北京、深圳,要从这方面追赶他们的话,几乎是没有可能,我认为在三十年当中是没有可能的。接下来请教许教授一个问题,刚才您提到了一个陆家嘴国际金融法律特区的概念,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但是许教授只说了一、两句,点到为止。如果有时间的话,能不能具体展开一下。 [20:42:48]

[肖耿] 许教授可以开一个星期的课讲这个问题。 [20:43:00]

[提问] 你好,我是《财经》杂志的高级观察员,我这个问题是问李小加先生的。您刚才谈到了,香港和上海的金融关系问题,您提到在利用不同历史阶段的差异性。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也听到了互补性的重要性。另外,您也强调香港在前十几年是天赐良机,从这个话当中,我们也感觉到相互的竞争性还是存在的。我们刚刚下午采访了夏斌先生,他认为在中国金融还没有完全放开的情况下,又要部分的人民币走向国际化,又要部分走出去。他认为强调香港的离岸中心更为重要。为此,我们在编陆家嘴会刊的时候,上海金融办一位研究员提出,跟夏斌先生完全不同的观点,他认为应该先发展在岸的金融中心,要优于离岸的金融中心。这个问题,我不知道李小加先生是怎么看的? [20:45:26]

[肖耿] 下面请几位嘉宾回答一下,到底是有竞争还是没有竞争的。我看小加的问题最多。

[20:45:36]

[李小加] 首先,现在竞争也好,合作也好,都谈得过多了。竞争也没那么严重,合作也没那么多。香港可能前一段时间有一些挫折感,就是我刚才讲到的,由于之前已经那么成功了,突然有一天觉得有可能有竞争了,不太适应。但问题是,你之所以有这个想法有竞争,这本来就说明你认为这个东西是你的,别人要拿你。如果这个东西从头就不是你的,你自己有一个机会拿了别人的发展,你没有这种心态就不存在竞争。如果香港老谈竞争,上海说我们才刚发展,你们已经吃香喝辣十几年了,我们稍微来一点,你们就来劲了,香港也来劲了。其实,跟上海有什么真正的竞争呢? [20:46:55]

[李小加] 大家老谈上市公司的竞争,上市资源这么多,一个资本市场是鱼和水,上市公司是鱼,投资是水,你把鱼弄多了,水也就过来了。现在我就觉得,要么就拼命谈竞争,大家都谈竞争,其实根本没有那么严重。要么突然讲合作,我们天天都合作,整个论坛都讲合作。你说啸东和我,一共每天花多少时间,每年把所有的事情干起来,多少是在合作,百分之几吧,哪有那么多事情可合作,自己的事情都忙不过来,他那么多事情都忙不过来,哪想到跟我合作。我事情都忙不过来,哪想到合作,怕人家说竞争,赶紧说好一下,抱一下,给市场一个很好的感觉。 [20:47:43]

[李小加] 我们生活在不同的空间和时间里,我们中间肯定有碰撞,我们中间肯定有合作,但我们最终全都是靠中国这个大车。我们的合作,我们的竞争,不是摔跤,不是打架,不是拳击,一个打倒一个站起来,我们的竞争,马拉松也好,不在乎别人的退步,不在乎别人比我差,只在乎我继续在前进。而我这个前进,最希望是一起互补前进。因为很多事情,像QFII、QDII,我们以前一讨论上海、香港,一讨论资本市场就简单想上市公司,还有多少能上市,别忘了上市公司对面如果没有钱,没有投资者,就没有上市公司。 [20:48:51]

[李小加] 我们前十几年、二十年基本做的是资本的聚集,给中国的公司资本聚集的过程,是中国过去三十年财富积累的过程,财富积累的过程就是钱往中国走的过程。未来的三十年是财富保值、增值的过程,财富保值、增值的过程就是钱要出来了。你刚才谈的问题可以搞在岸中心没有问题,但三峡大坝里的水已经满了,最终大坝的水要流入东海的,今天就开闸肯定不行,香港就没有了。三十年以后再开闸,可能香港也很困难。 [20:49:41]

[李小加] 我们国家既不能现在就开闸,现在开风险太大,也不能等三十年再开闸,水都满了,风险也很大。一定是五年、十年、二十年开闸,那五年、十年、二十年开闸,既有上海的事,也有香港的事,不同的事,大家天天友友好好,10%的时间讨论合作,90%关心自己的事,把自己的事做好,最终把中国的事做好,最终中国是我们一起发展的东风。就这么简单。 [20:50:13]

[肖耿] 非常高兴,说真话,大部分时间是竞争。我的理解,竞争不是去竞争上市资源,上市资源多得不得了,问题是要去竞争谁把切蛋糕的刀给处理一下,怎么三个地方一起竞争。小年提出来,政府这么多的条条框框,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你说开闸,咱们不能全开,至少开一点吧,开闸还需要一天一天开。这个竞争我认为是比较重要的。 [20:51:24]

[李小加] 你刚才讲的刀,我没有想去碰这个刀,谁爱碰,谁碰。我们的竞争是出去拿蛋糕回来,拿回来之后根本吃不了,不需要那个刀。 [20:51:50]

[肖耿] 所以,我希望大家讨论讨论,到底三个市场能够整合,为了蛋糕越来越大,做得越来越好,到底有什么障碍。我们都是非政府的代表在讨论这些问题,我们这个课题的题目是“两岸三地金融合作”,但是合作的核心,我听来听去都不在你们这里,都在政府那里,说来说去就是政府管得太多了。但是,到底你们希望政府做些什么事,能不能谈一谈这方面,趁这个机会给政府提一点我们的真心话。 [20:52:46]

[许仁寿] 我想很简单的,我个人分享两个观点。我个人蛮认同感觉许小年教授提到的观点,假定如果政府从这个观点去想的话,是有助于建立一个比较先进的资本市场。第二点,我想主持人一直谈的竞争的事情,其实某些方面来看,以中国大陆来看,光一个地区就有多少家可以上市,全中国现在十万家可以上市。我们想像看,那么从小加到刘总,从我个人来说,其实我们是一个平台,这些企业都在不断成长,都需要一些资源和资金,谁是主谁是客,绝对不是交易所是主。 [20:53:41]

[许仁寿] 我们三个人在谈竞争,永远让他们排队,不给他们到资本市场来,他就会到别的地方。随着科技的发达,随着IT的发达,随着网络的发展,小加也提到,很多方面资本市场看似本土化,其实国际化的程度很高。所以,我们谈的竞争,是三方共同要努力,把大中华地区的经济成果能够透过三个资本市场来服务这一群客户,那才是根本之道。谢谢! [20:53:57]

[杨再平] 我先回答一个没有问我的问题。我想参与讨论的一个问题,就是关于竞争。我想,竞争不是绝对,有边界的。现在来看,国际社会似乎在很大程度上验证了这一点,国与国之间尚且如此。我讲一下两岸三地之间,因为竞争有一个前提,刚才许教授说了,同质化,还有一个就是排他性。同一个东西,有你无我。如果大家一起把蛋糕做大,我觉得更多是合作。 [20:55:50]

[杨再平] 所以,我觉得两岸三地之间应该更多是合作,目前两岸三地的差异性很大,而且两岸三地不是说我们这个蛋糕就不能做大了,好像有你无我,完全是排他性。当然,肯定是要有竞争的,竞争有好处。比如说香港的很多东西我们现在可以做的,香港去做另外的东西,这就是发展,有什么不好呢?竞争与合作,虽然没有问我,但我发表一下我的看法,我觉得这确实还是要辩证来看,不一定说哪个多,哪个少,确实是一种对立统一,或者是辩证的关系。 [20:56:29]

[杨再平] 刚才这位先生问的问题,银行业审批的问题,恐怕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银行没有准入标准、不审批的,这是肯定的。准入标准是一个,不是说有那么多的准入标准,就一定没有钱赚。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在华的外资银行业金融机构,他们的分支机构或者他们的子行都赚钱,而他们的母行反而是受到很大的冲击。所以,危机期间有一些银行的子行、分行出来,由于他们的母行出了问题,他们都在说这个银行不是我们的母行,要划清界线。大陆市场这么大,赚钱的还是有的,当然有一些行政干预,但并不是说,我们现在就一定没有钱赚,一定没有发展的空间,我不赞成这一说法。 [20:58:10]

[肖耿] 就是说,竞争还有一层意思,整个大中华地区,跟全球其他的金融市场的竞争。刚才没有考虑到这个因素。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说不一定需要一些合作。两岸三地合作,怎么样来降低政府在大中华地区,跟全球其他市场竞争的时候,一些问题要扫除。这方面,不知道各位嘉宾有没有一些好的主意。现在很明确了,我们两岸三地自己之间有足够的市场空间,问题就是这个市场空间没有办法发挥出来。我本来想听一听上海有什么想法,有什么想要做的事。现在看来,上海好像不太愿意讲,台湾的能不能帮助他们讲一下,认为他们有些事需要做的,或者香港的,认为上海应该做些什么。 [21:00:26]

[许小年] 政府能做的事最好就是少管一点,我们这儿的问题就是政府太有为了,政府管得太多了就会把我们的企业管死,把我们的市场管死。 [21:07:23]

[肖耿] 到底政府不要管什么?有什么东西不要管。现在的问题就是,你说美国政府就不怎么管了,出了那么大的问题。 [21:07:56]

[许小年] 应该来说,资本充足率满足监管要求就可以了,其他的我管你干什么,你自负盈亏是你股东的事,你没有选好管理层,你破产了,股东自己掏腰包。至于美国那是另外一个问题,跟市场经济的一般原理,不是一个问题,我们在这里讲的是市场经济的一般原理,就是这些领域不是政府管的,你管它干什么啊。 [21:11:23]

[肖耿] 我非常高兴看到上海的、香港的、台湾的,都在点头。非常好。还有什么建议。 [21:11:33]

[李小加] 我最后把竞争说一下,省得大家老说我言不由衷,怕得罪人,怕得罪香港的,怕得罪台湾的,我真的是从心里觉得我们干的是不同事。中国什么问题?中国的资本市场是三峡大坝,三峡大坝里的水和河外面是完全隔绝的。过去三十年不断的蓄水。香港,我们在坝外,但又在国际金融市场的接口处。中国市场需要解决什么问题呢?一个是坝内的问题,坝内问题就是鱼和水的问题,以前鱼进去多少是来控制的,以前坝里没有水的时候当然要控制鱼,也没有地方给水,鱼也进不来,企业缺钱没有办法。 [21:12:41]

[李小加] 到水不够的时候,这些鱼又需要水的时候,就放了一大批的鱼出来到香港来游,这就是上市公司的H股出来了,红筹股出来了。后来觉得大坝里的水多了,开始挡一下,很多红筹股溜出来了,很多鱼也出来了。但是现在突然大坝里的水满了,而我们还在控制鱼的进入速度。你控制鱼进来,因此估值只能很高。那么,怎么在资本市场解决鱼和水的平衡问题,其实市场只要一高,公司马上就进来融资,因为这么高的价干嘛不融,一融市场就下去了。双方都是市场行为的时候,市场就比较平衡了。 [21:13:27]

[李小加] 第二个问题,水现在满了,不能老这么蓄,总要一天慢慢放,不放的话哪天满了溢的话风险更大。所以,要考虑水往外走的问题了,这就是人民币国际化。我们香港以前没有东西,我们在坝外,坝里没有水,也没有鱼。十五年前香港是一个2万亿市场的上市公司,今天已经是10万万亿了,形成了我香港今天的重大局面。我今后的挑战是什么?当然鱼越多越好,问题是鱼不缺了,水又来,我中国的鱼国际的水,像IBM这些没有什么理由来香港上市了,我香港和纽约、伦敦没有什么区别,我去求他们,都不会来的。 [21:14:04]

[李小加] 但突然有一天,香港的水和纽约、伦敦的水不太一样的时候,鱼可能就想到这里来了呢?为什么来上海呢?因为三峡大坝很高,他们想看一下另外的地方好不好。如果三峡大坝满了,大陆说给香港一些政策,但是香港不要政策,水满要往外放,如果香港解决水的问题了,国内的鱼接着来,外面的鱼也就来了。为什么现在外面这么多的鱼来,以前一些没有听说过香港的国家、地区都过来了,就是因为他们发现我们的水质发生变化了,我们有中国的投资者已经开始了,600多亿人民币已经在这儿了,还会越来越多。所以说,我们做的事,大坝内做的事和大坝外做的事有很多需要配合的地方,还有一些竞争的地方,但是根本的一点是,我们都在不同的中国发展阶段。 [21:16:05]

[许小年] 我认为企业在哪里上市,是企业自己的权利。我愿意在上海上,我愿意在深圳上,我愿意在香港上还是纳斯达克是企业的选择,就像选择居住在哪里一样。企业为了自身最好的发展,为了股东利益的最大化,会综合考虑几个市场的利弊,作为选择。我们不能一个行政命令就把它卡在国内。 [21:17:24]

[李小加] 我回应一下小年刚才说的,我个人也不希望,我们香港也不希望限制中国企业出来,阻止中国的企业回归也好,国际板也好,这都不应该。为什么不应该呢?都是让企业去作主。打个比方,企业想自由一点,肯定想到香港来,想要发财肯定想去上海。他发了财,还想自由的还想过来的。还想发财的,这样再回去,来去自由,不要过多地管他。 [21:18:29]

[肖耿] 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到了最后大家开始抢话筒,开始吵起来了。但是到这个时候也要结束了。我想,整个讨论基本上大家还是为政府提建议,出主意,政府应该感到非常高兴。谢谢大家! [21:18:57]

张伟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