浦江夜话1实录:两岸三地金融合作(三)

2010-06-25 22:11:21 来源: 网易财经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肖耿] 好。刚才我们听到了香港、台湾都可以做的、而大陆做不了的一些事。现在我们听一听刘啸东谈一下中国大陆有什么事是香港、台湾做不了的。刘先生在海外有很多的经验,听一下你的看法。 [20:05:35]

[刘啸东] 谢谢主持人。有很多事情上交所确实做不了,但从合作的角度来说,我们跟港交所和台湾交易所的合作,可以说是非常地好。刚才许总也说了,让我接着把他的话讲完。许总在开场白里面就说了,他想穿牛仔裤来,我非常同意,然后他又说,他要讲超过3分钟,所以我就讲少于3分钟,来显示我跟他合作比较好。 [20:06:21]

[刘啸东] 我一直在做一些分析,像台湾交易所也好,香港交易所也好,上交所也好,我让我们的人做了很多的分析,我们是干啥的,我为啥不能干,他为啥能干。分析了半天得出一个结论,非常简单就是三家必须合作。当然分析的东西很复杂,我没有时间在这里说具体的,我只说简单的几点。一个就是说,我们这个市场,我指的是国内的市场非常地大。我是跑市场的,直接的感觉就是在中国,在境内有相当上市潜力但还没有上市的企业,至少有上万家。 [20:07:44]

[刘啸东] 我举个例子,简单来说,张江怎么着也有几十家到上百家企业有上市潜力但没有上市,而中国光科技园区,什么张江、中关村,加起来光科技园区就好几十个。所以,我想这个市场非常大。这么大一块蛋糕,现在问题就是,谁来切,谁来吃。所以,我们三匹狼要吃这个蛋糕是很简单的。有时候我跑企业,人家跟我说刘总,纳斯达克刚来过,我问是怎么回事。他们说香港交易所过来,我说非常好。这个市场非常大,由香港交易所还是台湾交易所来做,我觉得都可以大。 [20:08:51]

[刘啸东] 第二个,这段时间我们也做了很多的反思,2008年金融风暴带来了一个很深刻的问题。我也经常在那里思考,我说从上交所成立的第一天起,1990年成立的,马上要20周年了。从第一天开始起,我们就开始所谓向西方学习。我记得当时我说,要把证券公司办好,你去看一看别人。说实在的,我们只会学,但跟谁学,这带来非常深层次的问题,我们的市场到底跟谁学。 [20:10:07]

[刘啸东] 我这段时间琢磨一下,看了半天还是我们周边的,像香港,香港真的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它是一个真正多层次的市场,税收也优惠,上海能比吗?比方说,以港交所为例,它的登记结算、股指期货、衍生产品都在一个房间里,我们的登记结算在外面,股指期货在外面,主要的东西都在外面。当然,还有更多的问题,包括我们的债券市场分割得更厉害,有很多很好的经验就在我们边上。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三家合作是必然的,相互之间学习。 [20:11:48]

[刘啸东] 还有一个,这三个市场之间也有非常强的互补性。你看一下上交所的上市公司跟香港有一些接近了,台湾也是H股为主,我们现在H股、A股上市的企业中,银行、证券、保险、地产加起来超过60%,但是你看台湾市场的结构,55%成长力非常好,也是大的高科技企业,这是上交所非常缺的。 [20:12:20]

[刘啸东] 第四个,从交易所之间的合作来看,应该说我们的合作已经有相当的基础了。稍微跟各位披露一下,我们上交所跟很多交易所签了合作协议,我们跟香港交易所签了《关于加强沪港金融合作的备忘录》,这是唯一一家上交所跟港交所签订的进一步合作的协议。这里面有六大方面,从技术到信息,到人员的交换,到国际合作,到产品,到监管等等,非常地细。这一块我们早就看到了合作的必要性和必然性。当然跟台湾相关的方面来说,我们也是关系非常好,来往也非常多,而且我们非常高兴看到了,高层已经签了合作备忘录,奠定了两个交易所进一步合作的基础。 [20:15:54]

[肖耿] 看来这几位嘉宾都非常客气,都觉得合作会更好,三只狼都要想吃肉,但不知道怎么切。让许小年谈一下,到底这个肉怎么个切法。 [20:16:21]

[许小年] 好的。我想讲两岸三地,我必须承认我对台湾市场了解的不够多,长期在香港工作,在国内工作。所以,对这两个地方的市场了解稍微多一些,我就想谈一下这两个市场的互补。我觉得上海和香港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会是一个互补关系,香港不用担心被边缘化,香港不可能被边缘化。如果香港要被边缘化,上海国际化、透明度要提高、规范程度要提高,法律监管还要向国际上最好的实践靠拢,那个时候香港可能会担心。但现在我们上海和深圳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所以,两边不会同质化,被边缘化的可能性只会发生在同质的趋势下。 [20:19:05]

[许小年] 由于在我们资本市场上,甚至包括在中国经济中,改革相对滞后,这样的一个市场在很多方面不利于创新性企业的成长,不利于企业的融资活动。这些问题在香港市场上是没有的。所以,有很多企业它会选择到香港市场去上市,尽管香港市场估值要比国内市场要低,资金融资成本看上去高一点,但把其他方面成本算起来,不一定高。以前由于中国大陆不开放,香港有很多做贸易的企业,依靠中国大陆的生意可以维持很多年的香港经济繁荣。 [20:21:26]

[许小年] 上海想建成国际金融中心,这是一个很好的设想。但是我们看一下世界各国的历史,我们看一下香港的发展,台湾的发展,其他地区金融中心的发展,一个金融中心的成长和确立,靠的是软件,靠的是你的法律,你的法律对股东权益有效的保护;靠的是透明的、高效的监管体系;靠的是税收政策,整个一套的软环境决定了一个城市能不能成为国际金融中心。你既然是国际金融中心,你的法律,你的监管,你的税收,你一整套的制度的安排,都应该和国际上接轨,包括资本帐户的开放。 [20:23:44]

[许小年] 到今天经济已经非常发达了,为什么在中外合作当中,写合同只要涉及到外方都是中英文两份,而且都需要外面的法律来裁决。这说明我们的法律跟国际上还没有完全结合,我们的监管也是。公司想发债券,想发股票,只要满足要求,发多少,以什么价格发,这应该都是企业、公司和投资者之间的自愿交易。所以,我们在上海这边还有一些方面和国际上目前没有办法对接的。 [20:27:34]

[许小年] 我曾经提过一个建议,我说如果我们真想把上海搞成国际金融中心,我们可以考虑像小平同志搞深圳特区一样,在陆家嘴搞一个金融法律特区,在这个金融法律特区里面法律是国际法,监管基本上像香港的监管,是国际上最好的实践。在这个金融法律特区里面,资本帐户开放,在这个金融法律特区里税收政策跟其他地区的税收政策不一样。现在所得税45%,你怎么跟香港竞争。香港所得税15%,大金融机构的总部可能会放在上海吗?不可能放到上海,放到上海人工成本立马增加30%,所以都把总部放到香港,来回坐飞机,给航空公司做生意了。 [20:28:28]

[许小年] 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应该有这样的国际金融中心涌现出来,但必须要看到一个国际金融中心靠的不是硬件,靠的不是政府规划,靠的是软件,靠的是制度。这些制度不到位,很难建成一个国际金融中心。而这些制度又需要我们政府有勇气,有魄力,要能够继续,小平同志30年前开启的改革大业,继续往下推进。 [20:28:49]

[肖耿] 我的感觉,小年的分析跟他的结论非常矛盾。我觉得香港要担心的,在这种情况下按照小年的分析,这三个市场根本就没有竞争,没有竞争就是没有市场。所以,我觉得你的分析是有矛盾的,如果按照小年的分析,我看我们都要担心。杨再平你从北京的角度谈一下。 [20:29:34]

[杨再平] 我是中国银行业协会副会长,我谈一下银行业的交流和合作趋势。随着两岸金融合作备忘录和两岸金融监管备忘录,最近ECFA要签订,两岸银行业的合作可以说是蓄势待发,前景广阔。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银行业的交流和合作,这些年来可以说是严重落后于经济贸易和投资的交往。我记得几年以前,上海有一百万台商。去年两岸经贸又下滑,下滑差不多20个百分点,投资也有下滑。 [20:30:47]

[杨再平] 但是今年1-5月份,贸易66%的增长,然后投资也是接近30%以上的增长。贸易和投资已经达到相当的规模,但银行业由于种种原因,银行业基本上持续的交往几乎是没有。我们知道过去台湾要到大陆来做银行要间接到香港控股一个银行,比如说华一银行就是典型的,通过香港控股一个银行,再到大陆来发展。到目前为止,大陆只有台湾十个代表处,当然其中有七个2002年到2003年已经具备了升为分行的资格。还有华一银行和另外一家银行,近阶段由于经济困难还在调整当中。 [20:32:23]

[杨再平] 这样一种格局,使得我们那么多的台商,一方面是台商得不到应有的银行服务,另外我们两岸的经贸比如说贸易融资,还要外商来做,贸易结算要通过美元,这就是一个很严重的缺憾。可以说,也是很不正常的银行业严重落后于经济的状态,当然中间有一些政治上的原因,可没有监管的银行谁敢跟他们做生意呢?现在来看,由于备忘录的签定,可以说这个障碍已经排除。 [20:34:05]

[杨再平] 当然最近ECFA还有一些新的东西,所以两岸银行业的合作是蓄势待发,过去被压抑的东西会有一个爆发性的发展。这种发展,我仔细研究台湾银行和大陆银行的优势,就台湾银行来说,首先这种交流,随着两岸银行业的交流和合作,两岸的业者可以逐步得到服务,过去的盲点可以逐步消除。还有两岸贸易金融可以直接来做,两岸的贸易结算不一定要通过美元。 [20:35:24]

[杨再平] 第二个层面,台湾银行的经验,台湾银行有很多经验值得大陆银行去吸取。比如说,中小企业金融,去年我们搞了一个大讲坛,请了台湾有关方面来讲了以后,大家觉得非常好。台湾的农村金融,非常有特色,还有“薄利”业务。我开了博客以后,有一个台湾的朋友发了一个很长的帖子,B2B可以通过“薄利”来解决。我也了解到很多台湾方面在薄利方面做的早。还有消费金融,这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台湾银行在净利差1.3%左右,在这么小的利差状态下能够生存,一定有它的经验。 [20:36:08]

[杨再平] 我们知道,我们曾经银行业是在3%到5%之间的利差生存,日子好过,现在降到2个点左右,当然还是有差距。这方面的经验,我觉得开放以后,这种交流值得我们去吸取。当然大陆银行业也有值得台湾银行业吸取经验的方面。更高的层面,我认为是两岸银行业之间的合作,大家经常讲的两个大的案例,一个是台湾上海商业储蓄银行,香港的上海商业银行、上海银行,这三家银行的合作堪称是两岸三地银行业之间合作非常成功的典范。 [20:36:55]

[杨再平] 实际上还有一个招商银行,我们讲引进外资,很多人说招商银行没有引进外资,但是招商银行很早就引进台湾的银行卡专业团队。所以,招商银行的银行卡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台湾这个专家团队的指导。我相信,随着我们银行业两岸的交流开放,蓄势待发的发展,更高层次的合作可能会越来越多。所以,在这方面,我们可以说是比较乐观的。当然要顺利进行,因为银行业是高度外部监管依赖的行业,再治理好完全靠自己是不可能,必须要外部监管,所以外部监管之间的合作是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我们对这方面应该有所期待。谢谢! [20:37:15]

张伟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强大脑带你见识最强记忆法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