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市里的大公司:中粮酒业与沙城

2010-06-12 15:50:14 来源: 锦绣 举报
0
分享到:
T + -

葡萄对怀来县究竟意味着什么?走在县政府大楼前便可看出端倪—外观酷似人民大会堂的县政府大楼对面,是一长排巨幅广告牌,内容全部与葡萄及长城葡萄酒有关。

小城市里的大公司:中粮酒业与沙城
商业地理:小城市里的大公司 生于桑干河谷-中粮酒业与沙城

撰文:尹永铸 图片:田野、中粮酒业

沙城

即将进入五月,沙城飘了一场鹅毛大雪。

起初我们并没有发现雪的痕迹—阳光白得刺眼,路面干燥,大风卷起的沙子一不留神就会飞进嘴里,让人自然地联想起此地地名的由来。后来,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前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鹅毛般大。他努了努嘴,示意我们朝前方远处的山上看(这是恒山的余脉)。果然,山头上散落着一簇一簇的洁白,让你分不清哪是积雪,哪是云朵。

“往年这时候都穿短袖了,现在还得穿棉袄呢。”司机师傅说,“那葡萄枝子,现在还在地里埋着,搁在往年,叶子都展平了。”

地处河北西北、紧临北京的沙城,是中国历史悠久且规模最大的葡萄及葡萄酒产区之一。其实,早在葡萄引起更广泛的注意之前,此地已经闻名遐迩了。《史记》所载“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其古战场即在此境。明正统14年,今土木村曾发生过震惊明史的“土木之变”,此事件成为明朝历史的转折点。当然,还有穿越此地而过的桑干河—如果你对中国现代作家有所了解,可能就听说过丁玲的那本《太阳照在桑干河上》,当地人甚至坚持说,这书就是写的他们那边的事儿。

这样一个地方,你却很难在中国地图上找到它,原因类似一种文字游戏:一方面,“沙城”是一个宽泛的地理概念,“沙城地区”指的是“怀涿盆地”(北依燕山,南靠大马群山,四周群山环抱,海拔高差明显,故而形成盆地,又因盆地内包围着怀来和涿鹿两县,故称“怀涿盆地”);另一方面,沙城是一个“城关镇”,是怀来县城的所在地。因此,在中国地图上你只能找到怀来县,却找不到沙城。

怀涿盆地之所以成为种植葡萄的黄金地带,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它位于北纬40度这一最佳葡萄种植纬度。其次,怀涿盆地地形地貌类型复杂,中山、低山、丘陵、阶地、河川、旱地皆有,地势由中间“V”型盆地分别向南北崛起,西北高而东南低,梯枇倾斜,海拔从394米到1978米,高差明显,形成不同高差带的小气候区域,为葡萄的垂直分布和不同品种栽植,进而获得适合不同酒型、酒种的优质原料提供了良好的地理条件。第三,此地位于桑干河谷,河川地区多为沙壤土,坡地多为风积粉细砂质土壤,土层具有良好而有效的排水功能,以防止根系淹水引起氧的阶段性缺乏;土层深厚,往往深达数十米而土质不变,这使根系的相对活力强,可汲取深层的养分,利于葡萄营养的储存。第四,怀涿盆地昼夜温差大,有利于植株养分的积累;日照天数长,太阳幅射量高—光照对酿酒葡萄的生长至关重要,葡萄在成熟期里有充足的阳光,使红葡萄的色素较浓。第五,怀涿盆地由于受燕山山脉的阻挡和季风气候的影响,使春秋两季为风季。开花期的大风会形成自然疏果,成熟期到来时,风则会除去叶片和葡萄上残存的水分,有利于植株之间的通风,不易感染病菌。

总体而言,怀涿盆地为不同酒种的不同品种葡萄栽培提供了得天独厚的自然气候条件,使其成为中国酿酒、鲜食葡萄的最佳产区之一,以盛产白牛奶、龙眼葡萄而闻名全国。到目前,区域种植面积达20.6万亩,占全国葡萄总面积的7%,年产量30万吨,占全国总产量的13%,栽培品种达105个。

葡萄酒

如果没有郭其昌的努力,沙城的葡萄哪怕种得再多,也可能会永远停留在鲜食或规模极小的土法酿酒上,而不会孕育出今天的葡萄酒巨头—中国长城葡萄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公司”或“长城葡萄酒”)。

郭其昌,中国葡萄酒发展的重要奠基人之一,被誉为“葡萄酒界泰斗”。文革期间,郭其昌从轻工业部食品研究所被下放到江西食品研究所。1976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郭其昌来到了沙城酒厂。当时,长城葡萄酒的前身沙城酒厂的主要业务是酿造白酒,只有一个小车间酿造葡萄酒。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这位德高望重的工程师便品尝了龙眼葡萄酿的葡萄酒,赞叹不已,表示沙城酒厂完全可以做中国的高档干性葡萄酒。很快,在郭其昌的提议下,河北省就设了一个干白葡萄酒研究课题。

“我们长城公司首家酿造了国际标准的中国第一瓶干白、第一瓶干红、第一瓶起泡葡萄酒,在国际评酒会最先夺得最高奖。如果没有郭老,这一切是无法想象的。”长城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奚德智说。

坐在他那间朴素而又宽敞的办公室里,奚德智给我们讲述长城公司的历史。他是一个矮壮、豪爽、精力充沛的“资深中年人”(用他的话说),充满了幽默感,没有任何架子。他喜欢大力地拍着下属的肩膀开玩笑。看起来,他更喜欢手下的员工称他为“伯伯”或“叔叔”,而不是称为“总”。尽管他十七岁就进入了当时的沙城酒厂,几乎是目前长城公司最老的员工,是一本真正的“厂史”,但他多次提出最好不要写他这个人物。“你可以写我们厂的发展史,但不能写我个人。”

不过,抛开他个人的故事而孤立地讲述长城公司的历史,的确是困难重重。

“1976年的时候,就开始征地,由我负责。那时候我25周岁,懂不懂葡萄酒?有什么说什么,当时我狗屁不通。搞白酒我懂,葡萄酒我不懂。当时征地很难啊,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要解决吃饭,老百姓根本就不配合。当时我们到戏台上去给他们讲,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们说通了,最终的条件是给他们买两台推土机,打两眼机井,把酒糟给他们喂猪,再加上一亩地一千块钱的价格。当时征了204亩。1977年5月破土动工,邀请了地区轻工局局长搞了个小仪式,咔嚓一声剪了一剪子,可惜当时没相机,珍贵的照片没拍成。”他声色并茂地说。“然后就开始建设,那叫‘三边工程’,边设计,边施工,边生产。1984年的时候就全部竣工了,人员也到齐了,进来就先栽树。”说到这里,他站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到窗户边上,指着窗外院子里的树,告诉我们哪些是新疆杨,哪些是本地杨。

1983年8月1日,由河北省工商局颁发营业执照,中国长城葡萄酒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了,成立之初由张家口地区长城酿酒公司、中国粮油进出口总公司和香港远大公司三方合资经营。2003年3月,历史性地完成股权划转,公司正式成为世界500强—中粮集团旗下一家专门生产和销售各种葡萄酒的外商独资企业,由中粮英属维尔京叁壹有限公司为甲方、香港远大酒业公司为乙方合资经营。股权划转之后,企业得以迅速发展,注册资本也在不断增加。

奚德智重新坐下,不再讲历史,转而告诉我们那更令他自豪的当下的业绩—他背起那些奖项,那些数字,语速快得我根本来不及记—“中国名牌”、“中国免检产品”、“中国驰名商标”; 获十次国家金奖,13次国际评酒会金、银大奖和近百次省、部级奖项。自从公司成立到2006年,公司共销售各种葡萄酒273478.08吨;实现利税多达157323.04万元。2009年的产量则是54531吨,同比增长了21.23%,利税实现了3亿5千多万,增长11.2%……

他抱怨着数字的枯燥,站起来,挥着双手(仿佛赶我们出去),建议我们去车间看看。在一位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穿越了无数个高达三四层楼的发酵罐与储存罐(据介绍,其发酵储酒罐的单体吨位和总体数量一直居同行业首位),来到酒香四溢的灌装车间,车间共有两条来自德国和意大利的生产线,这两条生产线一小时可灌装两万五千瓶葡萄酒。我们踱着步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一个个疾驰而过的瓶子,听着叮叮当当的玻璃撞击声,依次经过洗瓶、杀菌、灌装、压塞、验酒、缩帽、贴标、装箱等八个环节,走出车间的时候,便看见一辆辆卡车等候装载了。

葡萄

葡萄对怀来县究竟意味着什么?走在县政府大楼前便可看出端倪—外观酷似人民大会堂的县政府大楼对面,是一长排巨幅广告牌,内容全部与葡萄及长城葡萄酒有关。

2009年,长城葡萄酒为怀来县贡献了29%的财政收入。

怀来县政府一位分管副县长提供给我们的数字是,到目前全县葡萄种植发展到16.5万亩,葡萄年产值实现30亿元,带动了16万农民实现致富增收。

在沙城,李伟是许多“葡农”羡慕的对象。2009年,他种的葡萄仅因为“高含糖度”这一项,就被长城葡萄酒奖励了3万元。

几年前,尽管产量远比现在大得多,李伟的收入并不可观。“那时候,我们为了多产葡萄多赚钱,加大了葡萄浇灌水量,这样一来,虽然产量上去了,糖分却降低了。”李伟说,长城公司要求葡萄的糖度在21度以上,但产量大的葡萄的糖度却只有十五六度,根本无法满足其质量标准。

农民的收入上不去,企业也为品质达不到要求而头疼,而令长城公司犯愁的还不止这一点:种植户普遍缺乏契约精神—由于葡萄原料市场价格有涨有降,企业与果农之间签订的订单合同在实际操作中就变得很脆弱。当葡萄行情一路看涨时,果农纷纷毁约,甚至不惜为了葡萄几分钱的差价把葡萄卖给外地的葡萄酒企业。

为了能够控制葡萄的产量和质量,找到农民与企业合作的最佳结合点,长城葡萄酒开始新一轮的变革,探索出“公司+农户”一体化经营的模式。这种模式的核心是农民把自己的土地按法律程序转到长城葡萄酒,长城公司取得30年的土地使用权,每年一亩地付给农民一定的土地使用费,考虑到物价增长的问题,每3年土地使用费增加几十元。如此一来,长城葡萄酒就获得了稳固的种植基地。

李伟显然很赞同这样的合作模式:“种葡萄可以获得三块收入,一是土地使用费,二是劳务收入,三是如果葡萄超质,每亩地还可得奖金。”这些钱,长城葡萄酒每年分四次以工资卡的形式发给农户,农民变成实际意义上的产业工人,收入稳定,不再靠天吃饭,葡萄产量多少与农民的收入也没有太大关系。

摸索到现在,长城在基地建设上不再拘泥于上述一种经营模式,除“公司+农户”外,还有“公司+基地+农户”、“合同契约”、“庄园式开发”等,这些模式大大加快了由农户分散种植向基地规模化种植转变,其发展速度达到了年增1万亩。

最近,怀来县桑园镇的“葡农”们又创造了一种新的模式:出资入股建酒堡,这种创新的模式贴切地展现了当地葡农与长城葡萄酒“互为唇齿”的关系。

桑园镇是全国“一村一品”葡萄专业乡镇,全镇31个村,村村种植葡萄,其中酿酒葡萄种植面积达两万多亩。由于此地葡萄品质好,一直备受多家知名葡萄酒企业的青睐,然而,由于盲目种植,各自为政,销售一直听命于市。

桑园村支书张伟发起成立了桑园葡萄专业合作社,到2008年吸附合作社成员二百八十多户,辐射周边多个村庄。接下来,30户农户自愿出资800万元,兴建了一个酒堡,并与长城公司签订了20年的葡萄酒原液购销协议。2009年,酒堡实现了1900吨原液的产能,这些优质原液全部供应长城公司,长城自然很开心。

更开心的则是葡农们。“近万公斤葡萄卖给酒堡,每公斤比市场价高两毛,入股酒堡还能分红,自建酒堡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大好事。”桑园镇九营村村民郭玉洪说,仅每公斤多出来的这两毛,合作社社员的收入就增加六十多万元。

梅芳 本文来源:锦绣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现在开始学营销?为时不晚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