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 > 财经频道 > 正文

专访飞鹤聂播:尽责的企业才有希望

2009-05-12 16:18:46 来源: 网易财经 网易号 举报
0
分享到:
T + -
NTER>
视频:专访:飞鹤乳业公司总经理 聂播

网易财经5月12日讯   网易财经:您怎么知道哪些人需要、哪些人不需要呢?看到就发吗?

聂播:当初成立企业支援队的时候,现在想起来还是蛮有意思的,地震后第二天13号中午我打电话问他们,我说,我现在想做一个救援队,尽一下我们企业的责任,毕竟实体非常缺,我们又是做实体的公司,是不是可以成立一支救援队啊?你们想一想再给答复,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两个小时你跟下面所有人都联系好了,看看这个事情是不是可以做,10分钟之后四川省经理来电话,他说,行,我们想这么干。我说你真的觉得行吗?情况我们也不了解,只是公司有这么一个想法,很多事情都需要你带领团队来做的,反正我跟团队几个骨干都讲了,大家都愿意做这个事情。在那种情况下我们用了一天时间调运各地物资,包括一些物料,后来灾民们都用上了,我们的大伞,一旦下雨伞不是可以支起来吗?还有产品,先(把物品)从其他地方运到成都。这里也有很感动的事,我们出了两部货车、一部小车,小车是我们自己的,货车是物流公司的,跟着物流公司跑了十几天时间,差不多两周,没要一分钱。

网易财经:油钱都没要?

聂播:都没要,我们说我们自己出油钱、出过路过桥费什么的,结果他们油钱和过路过桥费都不收了。他们说,你们川外的企业都可以帮我们四川做事情,我们作为四川的物流公司没有理由(收钱),你们想怎么用、想用多久就去用。所以很感动,每天车里都拉着很多产品,过不同的路线。当时说都江堰现在还能进去,我们就去都江堰,都江堰进不去了就去北川,就去很多镇、很多村。当时我还跟陈慧(音)讲,好几天村里真的没有人(来救援),我们去了很多大地方,那里都有官兵和政府,但有些地方是山区,有的地方去不了,但我们可以开车过去,就遇上了一群人,说他们的饮用水不太好,就把车上80%的水给他们、留下了20%的水,因为怕一旦车出问题,所以我们就是做这种最实际的事情,让产品直接到灾民手里,然后我们还去绵阳医院、绵阳的九州体育场,把产品放在病床上、放在医院里。很多物资都堆在物资站里,看似非常多,但仅仅在当时的特定环境下靠政府和一些社会团体的力量,还是有限的,所以我们就能够分散(去救援),帮助政府尽一些社会力量,现在说来是社会责任,其实当时没想这么多,有力出力、有人出人、当时根本没有想要去做秀、要怎么怎么样,把它当成一个世界营销什么的,根本没有这么想。

网易财经:我相信当时你们的很多竞争企业也在里面,包括伊利、蒙牛,他们当时有什么动作?

聂播:反正企业救援队深入下去的我们应该是第一家,他们当时也捐了非常多的物资、也非常努力,当时从这个事件来看彼此并不是说我捐了奶粉、你捐了豆奶粉,然后就不捐了,因为需要的人很多,大家并没有像在常态竞争心态下那样(救援),反而是一种非常平和的心态,大家都去做企业该做的事情。

网易财经:很多人说5.12开启了中国企业社会责任的元年,通过这样一个突发性事件,忽然就唤起了大家的社会责任,一开始唤起的是一种同情心,后来同情心慢慢变成行动,上升为一种企业社会责任,您怎样看5.12带给企业社会责任的变化?

聂播:我觉得5.12事件本身是一件在非常时期发生、能够在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事件,事件发生之后,虽然整个中华民族、每个公众、每家企业、社会团体和各级政府都在短时间内尽了最大的努力,打了一场“漂亮的救援捐助战”,要说它是元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并不反对,但这并不是否定了以前企业做的慈善捐助行为,无外乎是在短时间内让整个中华民族都处在一种非常觉醒的状态,带动企业的社会责任有一种升级,原来大家就是做一做基本的社会责任,突然间大家跳到了更高的层面,包括企业家在尽社会责任更深层次的认识上,做了一次调整。要说是元年也可以,但这不是否认以前的社会公益,无外乎是通过这个事件之后使整个社会公益行为的规范性、完整性、不怕牺牲性(有一个提升),短时间内在四川聚集了那么多志愿者,很多志愿者真的是24小时不睡觉的,有很多80后的孩子,我原来对80后的(看法)一直是一个看法,(觉得他们是)“不得不面对的人群”,但以后都是80后、90后了,必须对他们有一个培养,调整他们的工作态度。但我在四川灾区见到那么多孩子们,他们也不睡觉,就喝点水、吃个面包,或者只吃一根火腿肠,在那种情况下他们都可以坚持下来,起到真正的中坚力量,我觉得80后这一群人的态度都发生了变化。再包括各级政府、各个团体、各级企业在短时间内提供这么多(资源),有些是非常难找的,比如帐篷,我去成都的时候,帐篷极其短缺,有的卖场关掉了,有的卖场早上10点开业,一共只有几十顶帐篷,最厉害的时候只有13顶,早上5点钟时大家就起来排队去买那13顶帐篷,但大多数时候还是买不到的。我们在短时间内对非常需要的紧缺物资给予最大限度的满足,这也是企业做社会责任方面的一个提升,包括我们的政府、军队,根本就不怕牺牲,在那么危险的情况下做了多少努力、救了多少人出来?从目前来看,在世界地震救灾史上,我们应该是最成功的一次,它整合了所有的社会资源。

网易财经:刚才您有两个词用得非常好,第一个是“觉醒”,第二个是“升级”,在我们的印象中,慈善似乎是我们企业做得比较多的一块,5.12过去一年了,伤痛记忆也逐渐被平复,在你们企业中,目前做的慈善活动还有哪些?

聂播:其实挺多的,企业能够做慈善事业我觉得是一件好事,不管有些企业出于什么目的,最终它都是一个付出的过程,都需要资助需要帮助的人、需要帮助的团体。飞鹤到现在为止有47年的历史,在这47年的过程中我们始终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现在做得比较多的主要是从01年之后开始做的事情,我们01年在黑龙江做第二次创业之后,就一直对当地的困难儿童、学生做着资助,前段时间我让人查了一下,我们06年在民政部门注册了一个“飞鹤爱心助学基金”,我们应该是第一家做这个事情的,截止到全国应该有400多位大学生受到了这个资金的资助,但更多还是集中在东北,并没有完全走出去,这和我们的战略布局有关,现在随着基金会的逐步扩大、资金的充实,会有更多困难学生有机会到大学读书,我们也希望把这个基金做得更大一点。

去年我们推出了“三胞胎计划”,对于在东北出现的三胞胎,只要是需要我们企业做帮助的,我们都会给予资助,这个项目也会从东北向全国延展,毕竟我们是一间美国上市公司(03年在美国上市),是国内第一家在纽交所上市的乳品企业,在这种情况下,随着企业的发展,我们对于企业社会责任的要求就越来越高。

网易财经:您刚才说到企业的慈善工作还是在当地或附近展开,这和很多企业非常相似,大家觉得监督和管理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企业做慈善,有责任拿出一部分资金,同时我也有责任把这部分资金监管好、用好,请问您是怎样使用你们这部分资金的?

聂播:一旦在民政部门注册之后,每一笔资金都会受到政府部门的管理和监控,企业内部专门有一个副总就兼任基金会的会长,而且我们也在培养基础员工对于基金使用,好象是由七八个人组成的,大家议论如何捐资、如何捐赠,符不符合条件,看看符合的条件是在哪个级别上的,是两万的、三千的还是一万的?捐助时间有多长……这变成了一个民主的过程,当民主(决策来)使用这笔钱时,我想管理得就会更好一点。

还有一点,我觉得(对飞鹤来讲做)慈善事业(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不作秀,这是我们的基本原则,一旦和作秀有比较大的关联,我就感觉不太舒服,这和我们需要稳健的发展、品牌的定位也有关系。

网易财经:您的疑惑我一开始也有,昨天我在采访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张维迎老师时提出,很多企业在捐资做慈善时往往带有一种广告的行为,我问他怎么看,他说,很可能这是一种营销手段,但他认为我们应该看这件事情的结果。

聂播:是可以理解的。

网易财经:如果(这件事情)确实为社会作出贡献了,体现了他的价值,即使是一种宣传、即使是一种营销手段,那又有何不可呢?

聂播:毕竟慈善是一种付出,不管你是为了寻求什么目的,是为了品牌快速发展,还是切实想做一些实际的事情,你都是付出了,不管是捐资还是捐物或是人力方面的投入(都是一种付出),如果能够带来品牌的提升,我觉得是一件好事,但如果是纯粹作秀,也没有太大意思,如果要去资助一次选美,可能我们就不会做,但如果要去资助中国困难儿童(我们就会去做),包括和妇联合作推动的“中国儿童健康成长的八大标准”,我们也一直在做,去年我们找了山东、山西、河南、河北、安徽的在儿童教育方面不是很健全的地区,和全国妇联一起推动儿童健康标准的工作,因为宝宝在成长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我们就提出指导性的意见,给出一个解决方案,这份解决方案在我们看来是可以放在全国推行的,再和地方、和宝贝本身、和家庭的需求结合在一起,就变得既个性化又有一定水准的方案,我觉得效果还不错。

网易财经:说到企业是不是尽到了社会责任,很多人都会说,你看,我做了很多慈善工作,捐了很多物、捐了很多钱,但考核一个企业是否尽到了社会责任,肯定不是用慈善的标准,在您的定义当中,企业社会责任包括哪些?

聂播:在我看来,作为企业来讲,一个最基本的就是社会责任,在目前金融危机的情况下,我的一万多员工能够稳定下来、不离开企业、不会没有饭吃,相对稳定,这就是对社会最基本的贡献,因为我们的产业链比较全,上面是奶农,还有牧场,我们有几间欧美国际示范牧场,现在黑龙江省政府也非常支持我们,给了我们300万亩牧场用地,按照规划来讲,我们在未来五年之内希望建造十个欧美(示范)牧场,我们也在整合当地奶业源头这块做了很多工作,你需要对奶农做培养,要把牛圈养起来,这种合作模式不也对当地经济起到了很大的贡献吗?另外我们今年又投资了两间运输能力千吨以上的奶粉公司,这些投入进去之后,对于中国经济也是一种贡献,在我们的快速发展过程中对当地的税收、人员稳定性包括产业链的稳定上都做了很大的努力和贡献,尽到了我们应该尽的力量。当然,随着我们越来越发展,这份力量就会越来越大,如果最基本的社会责任不做,现在去赞助一场足球比赛、选美比赛,就有非常大的作秀嫌疑在里面。当然,尽到了最基本的社会责任、企业稳定之后,在经济形势比较好的时候对于社会是一种贡献,在经济形势低迷的时候,根据我们的需求,对政府做投资,比如奶站、牧场、工厂的投资,对于整个产业链(的发展)也是一种贡献。我们内部也有对员工的培训,能让员工接受更多的知识教育,形成更好的专业性,我们希望我们也是一所大学。当你把这些事情都做完之后再来看,这是分中级和高级的,我们有更多力量去做中档次、高档次的事情,因为整个企业社会责任是逐步升级的,这和你的企业发展、企业本身拥有的能量息息相关,不能说现在一年只有一个亿就要拿出三四千万来做慈善的投入,这(两方面)一定不是偏离的,中间会有统一性和协同性,尽社会责任的力量和企业本身的实力应该是相匹配的。尽到了企业基本的责任,再根据企业自身的情况量力而行。

网易财经:而且我觉得不同行业也有不同的社会责任,作为银行来说,有着保护国家金融安全的责任,作为食品行业来说,也有一个重要责任,就是保证食品的安全,因为很多奶粉是给孩子、给婴儿吃的,婴儿和孩子又是家庭、社会的希望和未来,我想你们作为奶业的企业来说,同样也负有特殊的企业社会责任。

聂播:这个话题既敏感又不敏感,自去年9月份之后,整个乳业,不仅是出事的,还有没出事的企业都一直在反思我们首要的社会责任应该是什么,作为飞鹤来讲,提供安全可靠的产品这是首位(责任),把品牌打造成为别人信赖、尊重的品牌是我们的目标。在一年前,一说你是做婴幼儿食品的,就会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尊重的行业,因为对祖国的未来做了很大的努力和贡献。但出了事之后,好象这个行业的人都是杀人犯,有时候我会觉得有压力,头上像悬了一把刀一样,如果我们没有强化前端和终端整个运作和管理,从广义来讲,就是对这个国家未来的发展不负责,从狭义来讲,对食用你产品的家庭不负责任。对企业本身来说也不负责任,出事之后,三鹿这样上百亿的企业瞬间就垮掉了,我们发展到今年,虽然是快速增长,但也不过上百亿,才几十亿规模,哪禁得住?禁不住,做一个品牌难,但垮一个品牌特别容易。

作为中国乳业人,经过这次的觉醒,我相信大家都是有良知的,飞鹤乳业以中高端婴幼儿食品为主、其他婴幼儿食品为辅格局的指引下更要求我们比别人多做一些事情,比原来更尽力地做专业的事情,让消费者相信我们。所以在几年前别人都没有投牧场的时候我们投了欧美的示范牧场,把我们工厂的规模、专业性做得更超前,而且我们也不贪心,所有的工厂、牧场都是围绕着北纬47度的奶源带上,这样能保证你的产品质量更安全、质量更可靠。对于中国食品行业,尤其是婴幼儿奶粉行业的企业来讲,这把“刀”一直悬在我们头上,提醒我们时刻都要负责、负责、再负责,提供的食品要安全、安全、再安全。

今年我们做了一个CRM系统,针对为更多消费者提供售后服务(保障)质量(方面的工作),这个系统规模很大,我们为这个系统花的钱也是挺多的,但现在必须要做这个事情,否则就不是一家完整的做婴幼儿食品的公司,所以在售后服务方面,我们投入的力量会越来越大。

网易财经:有一把刀悬在你们的头上,反而让我们放心了,好的,谢谢聂总。

杨顺林 本文来源:网易财经 责任编辑:王晓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李银河:这才是你想要的性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