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乐乎

  一纸举报,让落魄的地产商张明渝和当红“重庆金融王”翁振杰之间的宿怨公之于天下,然而,一周之后,举报方张明渝却离奇“消失”,这一事件顿时再陷迷离。网易财经亲赴重庆调查,通过对秘密渠道获取的诸多原始资料梳理和调查发现,在这场张翁之间的举报战背后,金融大鳄“吞噬”民营地产商的路径将首次完整曝光。

翁振杰“涉黑”调查 重庆信托吞噬地产商路径

2011-01-18 08:15:24 来源: 网易财经 我要跟贴

网易财经1月18日  “这是廉政公署的第一张椅子,你们是廉政公署的第一批调查员”,这是电影《金钱帝国》里的一句台词,黑道、钞票加上廉政公署,永远是香港电影最吸引人的元素,而黑道、钞票加上地产界和金融圈,将这场起于重庆两会期间的“涉黑”风暴更加夺人眼球。

张明渝逃离重庆

 1月15日,张明渝向部分媒体透露“自己将离开重庆”,晚间,张明渝向媒体称“已和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见了面”之后,张明渝电话便开始处于无法接通状态。

1月15日,当举报方原重庆同创置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同创集团”)董事长张明渝向媒体称“已和重庆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见了面”之后,当日晚间,张明渝电话处于无法接通状态,在此之前,张明渝已向部分媒体透露“自己将离开重庆”,一语中的,只是没有想到离开如此之快。

就在前日晚间,重庆信托首次选择在重庆一家地方网站公开发表声明,回应网上举报翁振杰一事,声明称翁振杰本人已申明此事纯属诬陷,而且此事已影响到重庆信托的声誉,并表示重庆信托公司业务发展一切正常。

然而,颇具蹊跷的是,重庆信托的本次声明并未在自己官方网站发布,而是选择地方网站公开,同时,就在该申明公开后第二日,即1月15日,该声明却悄然已从该网站撤下。

至于是否真有和如张明渝所称其已和重庆公安局局长见面及见面的内容如何,因张明渝手机无法接通,上述消息未获最后证实,网易财经试图从重庆公安系统获知,但最后无果。

至此,这场起于重庆两会期间的西南证券董事长翁振杰被举报“涉黑”事件一时陷入更大迷雾。在网易财经亲赴重庆调查过程中,从网易财经获取的一份资料将完整描述隐藏在张明渝和现西南证券董事长、原重庆信托CEO翁振杰背后的隐情。

虎皮大旗

 重庆信托在重组同创集团的过程中,埋下了仇恨的种子,为挽救濒临死亡的同创集团而引进信托融资,自此张明渝失去了对同创集团的控制。

2009年1月,张明渝一手创办起来的的同创集团走向"死亡",而翁振杰的重庆信托则成为最后赢家,原罪和复仇这两颗种子在此时深深埋下。

2年之后,"复仇"的种子开始发芽,2011年1月5日,借重庆两会张明渝在某论坛实名举报翁振杰涉"六大罪状",并称所有举报事实都有证据证明。

而时间再回至2009年1月,这场由重庆信托主导的同创集团的重组,在重庆信托的牵线下北京东方太阳城公司作为战略投资者进入,以1元价格、承债的方式成为同创置业第一大股东,并进行"实质性的经营管理"。

2009年1月18日,北京太阳城公司派驻高源任同创集团总经理,并携带6000万元现金支票飞抵重庆,解决同创集团重组的债务问题。

然而,从网易财经获取的同创集团内部的一份股东会决议的资料中,网易财经发现早在2008年6月19日,重庆信托就已进入同创集团董事会,并持有其99%的股权。

按当时股东大会决议的内容,张明渝将其持有的同创集团注册资本额99%的股份转让给重庆信托,转让金额为9900万元,重庆信托在承担股份同时承担与股份相关的债权债务。同时,张明渝退出股东会,并由重庆信托公司进入股东会,并选举原重庆信托高层吴浩风和叶菁进入董事会。

股份转让之后,重庆信托的出资额为人民币9900万,占注册资本99%,原同创集团总裁周义先出资人民币100万,占注册资本的1%。

2008年12月9日,周义先又将1%的股权转让给张明渝,不过不到一周,12月15日,张明渝又将1%的股权转让给李志民。届时,同创国际的股权结构为重庆信托持有其99%股份,李志民持有其1%股份。

而对于此次转让,张明渝在举报信中的说法是"他(翁振杰)威胁强迫我把在同创集团持有的99%的股份以人民币99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重庆信托,签订一个股权转让协议,办理工商变更登记,但这9900万元至今分文未付",

同时,张称"又威胁强迫我把同创集团的全部利益以人民币1元的价格 "卖"北京东方太阳城公司,强迫我以同创"原股东"名义书面"承诺"北京东方太阳城公司投入同创集团的投资年收益不低于10%等。

据网易财经了解,北京东方太阳城公司是重庆信托的股东之一中国希格玛公司的下属公司。关于重组同创集团的端倪自然出现,到底谁是战略投资者?是被重庆信托引入的北京东方太阳城公司还是主导这一切的重庆信托?一张挂起的虎皮大旗自然不攻而破。

饮鸩止渴

而关于重庆信托和同创集团最初的节点则起于信托融资。

据网易财经了解,早在2004年,张明渝经人介绍与当时委任重庆信托CEO的翁振杰相识,届时,由于同创集团以22345万元平价取得高新区六店子科技新区大龙、邵湾社多个地块,因资金压力,在翁振杰安排下,重庆路桥通过重庆信托借给同创集团1.2亿元用来付土地款,以缓资金紧张之急。

此后,据张明渝举报信称,2007年3月14日,翁振杰安排重庆信托向同创集团下属重庆同城公司发放5400万元“教育信托之爱心助学”虚假的贷款,由同创集团提供担保。2007年9月3日,翁振杰安排重庆信托向同创集团下属重庆康永公司发放6000万元贷款,又让同创集团提供担保。

按照同创集团重组当时账目显示,同创集团曾向一家公司借款期限为2007年9月30日11月9日2000万元,利息为160万元。22天之后,同创集团向另一公司借款6000万元,借款期限为120天,利息高达1430万元。2年之间,与同创集团发生借款关系的企业和个人多达40户。

到了2008年因金融风暴,同创集团再次遭遇资金困难,当年6月,同创集团和重庆国投达成了借款3.5亿元协议,以备长期之用。

按照张明渝举报信中的说法,届时“翁振杰派人接管同创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全部公章和财务章,实际控制了同创集团的全部经营和资金使用”。

在这种情况下同创集团只能对外借高利贷,张明渝称其中不乏由翁振杰安排或者向翁振杰的同伙“借”的多笔高利贷。“翁振杰及其同伙杨云、杨荣林、陈坤志、龚钢模、戴克伟都向同创集团及其下属公司放高利贷,高利贷以收“利息”的名义吞噬了同创集团1.4亿元以上的现金”。

1月16日,网易财经在重庆采访时,一位重庆金融圈的资深人士告诉网易财经,在一般情况下,信托公司为保障信托资金安全,会对借款企业借款后进行“监章”,即接管项目公司公章和财务章。

该人士网易财经证实,在2007年底同创国际确实出现资金紧张,其中在2007年7月,同创集团以同创置业高原项目所有土地和在建工程为抵押曾向民生银行借款4.4亿。

“如果存在监章的话,从银行借款也可能接管公司的公章和财务章,从时间来看,同创集团向民生银行借款在先,向重庆信托借款在后,同创集团的公章和财务章到底如何管理,这具体要看同创集团和两方前述的贷款合同”,上述人士分析道。

而到2008年底,同创集团资金缺口再次暴露,因一家担保公司申请法院冻结同创集团账户,民生银行抢先把7207万元收走,至此同创集团资金链彻底断裂,重庆信托开始介入牵头重组。

花落谁家

 同创集团在经过层层转让后,最后落入浙江富商姚新义的盾安控股集团,这也就是说截止2010年3月18日,同创集团最终以总价款2元价格落入姚新义囊中。

事实上,在2009年1月,“完成”重组的同创集团至此也与张明渝失去干系,不过,根据中国银监会2007年颁布的《信托公司管理办法》与《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管理办法》,信托公司不能持有实业公司的股权。

这意味着重庆信托持有的同创集团99%的股权违法,不过,按照当时接近交易的人士介绍,重庆信托只是代人持股,“同创集团没有钱了,恰好一个投资者手里有钱并在寻找项目,因此我们就为其做了一个单一信托”。而重庆信托代持的背后高人又是谁?

据网易财经获取的另一份同创集团内部董事会决议显示,2010年3月15日,由高源主持的股东会上,同意李志民将其持有的1%的股份(股金为人民币100万元整)以1元的对价转让给高源,同时,李志民退出股东会,高源进入股东会。

按照本次决议,人事上的变动也颇具震荡,同创集团决定不再设立董事会,监事会,并免除李志民法定代表人的职务,免去张明渝、吴浩风董事会成员职务,选举高源为公司执行董事即法定代表人、本届公司经理。

2天以后,3月17日,由高源主持的董事会决议上,重庆信托将其持有的99%的股份(股金人民币9900万元整)转让给上海希格玛置业有限公司,转让金额也为1元。至此,重庆信托退出董事会,不再承担与股金相应的债权债务,而上海希格玛置业有限公司正式进入股东会。

3月18日,同创集团的股权再次发生变更,按当日股东会决议,上海希格玛置业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99%的股份(股金人民币9900万元整)以1元对价转让给浙江盾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高源持有的1%股份转让给盾安重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转让总价款为1元。

至此,上海希格玛置业有限公司、高源退出股东会,浙江盾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盾安重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进入股东会。

据网易财经调查,盾安重庆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浙江盾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均隶属于浙江富商姚新义的盾安控股集团,这也就是说截止2010年3月18日,同创集团最终以总价款2元价格落入姚新义囊中。

而关于姚新义与重庆信托之间又是如何转让股权,网易财经将继续调查。

样本之外

 和张明渝具有同样命运的还有重庆地产商重庆耀浦,从某种程度上讲,重庆耀浦的命运更加凄凉。

然而,和同创集团同样命运的还有另外一家重庆的地产商。

网易财经在调查中获悉,一家名为重庆耀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重庆耀浦)也曾在2009年向重庆信托发布过公开信。

重庆耀浦在公开信中称,因开发芳草地-嘉水蓝天项目资金紧张,向重庆信托融资2亿。不过让重庆耀浦往往没有想到的是,重庆信托通过该项融资,“不仅取得了本项目99.8%的绝对控股权,还使耀浦公司从拥有真金白银1.3亿元变成了只有0.18%的股份。”

“一夜之间,耀浦公司1.3亿的真金白银就在您们国托这一系列的披着合法外衣的运作中,被侵吞的只剩下0.18%的股份!”重庆耀浦痛心疾首地称。

据重庆耀浦介绍,重庆信托在绝对控股后,掌管了公司印章,“做了两件最令人神共愤的事”:其一,将本项目公司帐上的4000万违法划走,“将项目启动的希望彻底推向死局”。

其二,一直不启动项目的开发工作,反而恶意阻碍项目的进程,其目的是想拖延18个月的信托时间后使建筑项目完不成,而港城就无法在《股权转让协议》规定的时间内回购项目,“港城无法回购项目,耀浦购买的4700万元的相关信托产品资金就泡汤了,就分文不能回收,当然信托产品的利息也不存在了,真是本息无归”。

为此,坊间传闻,2010年3月间,重庆耀浦老板女儿为了向重庆信托讨还公道,开车到重庆信托办公大厦门前给自己浇上汽油点燃。

1月16日,网易财经曾试图联系重庆耀浦相关人士采访,知情人士告知因该女人自此事件后心情忧郁,身体状况不好,不方便见人。

地产金融生态链

1997年张明渝创立同创集团,从“学林雅园”、“同创置业•奥网中心”、“同创置业国际”到“同创置业高原”,同创集团在重庆开发商中曾一度翘楚,集团总资产一度达到20亿元,在重庆市房地产开发企业50强中列第6名。

其中,在2008年40岁的张明渝以10亿元的个人资产首次登上胡润百富榜,排名第727位,然而就这样一位明星开发商在2008年轰然倒下。

“我们之前考察过同创集团的所有楼盘,让我们惊讶的是其实它的楼盘都卖得非常好,所以它在一夜之间倒下让业界颇为震惊”,在重庆采访过程中,重庆金融圈资深人士告诉网易财经。

“这些年来,游戈于重庆金融监管以外的灰色资金达300到500亿元人民币,真正属于民间资本进入的不到10%。而近90%的资金是通过国有及国有参控股的金融机构放出来,然后,再绕道进入金融高管们所控制的“水公司”。再后,以5%-12%的月息进入资金市场,这比受监管的金融机构利息高出5-10倍”,一位不愿具名的重庆金融圈人士透露。

而就目前重庆国有控股的金融机构来看,在重庆的金融机构队列中,重庆信托以其资本实力“位居全国信托公司前列,是中西部最大的信托公司”,截止目前重庆信托持有重庆三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34.79%的股权,持有西南证券有限责任公司6.93%的股权,持有益民基金管理公司30%的股权。

“重庆信托的发展很快,市值规模都已做的很大”1月17日,重庆政界一位高层人士评价,而对于本次张翁之争,该人士称“这一事件政府层面早有关注,政府是在积极研究这个事情,但目前仅仅是一家之言,还没有关键的证据,在其中也不排除张个人目的”。

“后续还需要看调查的结果,就目前事件来看,不能因为一两单事件发生就否认重庆金融业的发展,因此对重庆金融业的影响不大”。(网易财经:果韫)

上期调查:翁振杰被举报案调查 高利贷公司起底

相关专题:西南证券董事长被实名举报涉黑

翁振杰简介

翁振杰,汉族,1962年出生,硕士研究生,重庆市第三届人大常委,民建中央经济委员会委员。历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学院教官、北京中关村通信网络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现任西南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董事、首执行官、重庆三峡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益民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翁振杰先后荣获"2005年重庆市劳动模范"、"2008年中国城商行年度人物"、"2009年度振兴重庆争光贡献奖"等荣誉称号。

张明渝简介

重庆同创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曾任重庆市政协委员、重庆市青年联合会委员、重庆市工商联常委、沙坪坝区工商联副会长、重庆市统战部光彩事业促进会副会长、重庆市青年企业家协会会员等社会职务。现任重庆市第三届人大代表。

网易财经独家原创 转载标明出处
调查热线:010-82558283
调查邮箱:money#service.netease.com(将#替换为@)

 

《上市公司调查》往期回顾

更多专题
编辑:耿俊 编辑热线:010-82558283 调查邮箱:money#service.netease.com(将#替换为@)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