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50

毛振华亚布力之痛:投资20亿度假村屡遭"打劫"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8-01-06 17:14:47

网易财经
马莉 张艳
爆料邮箱:bjmali1@corp.netease.com

1月2日,著名企业家毛振华控诉自己被黑龙江亚布力管委会"欺负、愚弄"的一段视频,将这个素有"中国达沃斯"之称的东北小镇卷入舆论漩涡,并由此引发外界对东北投资环境的热议。网易财经在亚布力走访发现,作为黑龙江省政府派驻机构的亚布力管委会,被指与民争利,自己办企业,"帮着亲儿子欺负外来户"。在当地滑雪产业经营者和研究者看来,管委会"政企合一"的身份是造成亚布力冲突的根源。多年以来,亚布力之所以难以赢得资本青睐、相关企业长期亏损,主要是因为国资比重太大,政府占据主导地位。唯有国有资本毅然退出,引入民营资本进行资源整合,政府只持股,并将景区交由一家企业独家经营,才能盘活当地的滑雪产业这盘棋。

哈尔滨往东南方向驱车200公里,滑雪小镇亚布力正被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暴席卷。掀起这场风暴的,是1月2日网络上曝出的一段短短3分半钟的小视频。

这是一段"鸣冤"视频。作为外来投资者的亚布力阳光度假村董事长毛振华,控诉自己在当地被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下称"管委会")"欺负、愚弄"。

需要指出的是,管委会是"政企合一"的单位,经营触角几乎伸到与旅游相关的所有产业,包括滑雪场、酒店,从而与阳光度假村形成竞争并引发矛盾,层层升级,最后以毛振华视频鸣冤而爆发。

毛振华是中诚信集团创始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所长。作为一位成功企业家,他的鸣冤视频迅即引爆外界对东北投资环境的热议,一时间,"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论调再次甚嚣尘上。

黑龙江方面反应迅速,1月2日下午即派出调查组进驻亚布力,1月4日下午宣布调查结果:管委会存在三处违规,对负责人进行处罚,并责令向阳光度假村道歉。1月6日,毛振华对网易财经表示,感谢黑龙江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对此事的高度重视和高效处理,对今后亚布力阳光度假村的经营很有信心,对投资黑龙江很有信心。

但事情发展至此,真相仍扑朔迷离。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迫使一位成功企业家走上视频鸣冤的极端之路,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根源又是什么?可有办法解开症结? 网易财经试图解开这些疑团。

喊冤视频"暗藏玄机"

当地知情人士刘宇详解了毛振华视频鸣冤的细节:"他当天的表态,从站立的位置到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大有深意的。"

1月3日,阳光度假村,多路媒体已经守候在此。对于毛振华视频所说的"冤屈",度假村负责人薛东阳三缄其口,只是让大家"等待调查结果"。此前,网易财经曾联系上毛振华,他表示自己并不在亚布力,并且拒绝谈论视频一事。

一位接近阳光度假村的当地人士道出了毛振华视频怒揭管委会"恶行"的促因:"阳光的滑雪场和管委会的滑雪场是有部分区域重合的,管委会之前就占用了阳光的雪道。前段时间,阳光的压雪车在那条雪道上作业,影响到管委会的经营,为了阻止阳光作业,管委会就行使职权,不断传唤阳光的管理人员。"

这或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黑龙江省调查组对于毛振华视频事件的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10月,管委会拟在阳光度假村的土地上新建商业街,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此后管委会下属机构、有关人员存在对企业经营活动进行不正当干预的违纪违规行为。

当地知情人士刘宇(化名)则详解了毛振华视频鸣冤的细节:"他当天的表态,从站立的位置到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大有深意的。"

受刘宇启发,网易财经来到视频中毛振华所站的位置。当天镜头后面的建筑标识显示"亚布力阳光度假村B索",这里属于阳光度假村B区,而对面就是管委会的雪具大厅。

亚布力管委会的新亚布力滑雪场和毛振华的阳光度假村在一起经营,双方矛盾不断升级。

刘宇指出,其实通过当天的视频可以看见,除了站在毛振华身后的几位穿红色滑雪服的是阳光度假村的滑雪教练,旁边还有管委会的成员。毛振华之所以选择在这个位置喊话,或许因为这里是阳光度假村和管委会的重点纠纷地之一,管委会抢占阳光度假村的土地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据了解,2014年管委会进驻亚布力,首先修建的就是雪场,选址圈定阳光度假村B区,占用了部分雪道,盖起雪具大厅,用作雪具出租的经营场所,从亚布力切走了初级滑雪市场的一块蛋糕,取名"新亚布力滑雪场"。

从现场看来,管委会的雪具大厅上下两层面积已经超过阳光度假村在A区的雪具大厅,客流比较旺盛,尤其以旅行社团体客人居多。

刘宇说,这正是毛振华在视频中指控管委会非法侵占土地的佐证之一。此外,还有亚布力火车站附近的商业区建筑、亚布力的多个景区如元茂屯、雪山水上大世界等,均是占用阳光度假村的土地而建。亚布力森林温泉酒店等也是管委会的。

"阳光度假村拥有土地使用权,管委会说要建这些,阳光一直不肯签字同意,所以他们建的都属于违法建筑。"刘宇认为。

黑龙江省政府在1月4日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亚布力管委会在阳光度假村尚未开发的土地上,与阳光度假村以转让、入股、合作开发方式意愿一致,但土地出让价格不一致的情况下进行建设,占用了阳光度假村12.6万平方米的土地(已质押给银行)"。当然,这一数据与毛振华所诉管委会强占23万平方米土地存在较大差距。网易财经未能了解到数据出入原因。

见证亚布力的"强买强卖"

在亚布力短短三天,网易财经便体验了两次"强买强卖":一次是订酒店,另一次是滑雪。

在那条短短3分34秒的视频中,毛振华抨击了管委会牵头的"联盟",还控诉管委会恶性竞争:"他们的执法机构拦截旅行社,威胁旅行社不能到我们这里去"、"他们在这里强买强卖,强行搭配非要到他们那里滑雪"。

值得一提的是,在亚布力短短三天,网易财经便体验了两次"强买强卖":一次是订酒店,另一次是滑雪。

1月2日,网易财经在携程网预定亚布力国际会展中心酒店,但直接预定显示"已订完",只能选择下方没有标注限制条件的团购,在电话和工作人员确认有房后完成在线支付。数分钟后,还是那位工作人员打来电话,告知预定的"团购房"不够5间不能享受网上的价格,需每晚每间房加价100元,并且是加其微信后转账。他还多次建议另一个选择,退掉订单后改订森林温泉酒店(注:管委会经营酒店)。追问其身份,对方称是"酒店网络营销部"的工作人员,还称他们可以办理所有亚布力的酒店预定。最终,网易财经被迫选择了加价。

而在滑雪上,网易财经通过哈尔滨一家旅行社预订次日阳光滑雪场的初级雪场项目,工作人员告知"黑龙江的滑雪场唯独亚布力是不能自主选择雪场的,我只能尽量预订,但最终去哪儿是政府说了算"。他还建议网易财经别去亚布力滑雪,而是去吉华或者帽儿山,那边价格更低,但一点不比亚布力差,"亚布力也就名气大点而已"。

在亚布力有不少外籍游客,大多携带精良的滑雪装备,他们也是管委会酒店试图争抢的高端客户之一。

刘宇向网易财经解释了这一情况:管委会对辖区内30多间酒店、6个初级滑雪场实行"统一定价,统一安排,统一营销",也就是说,游客的订单无法直达商家,而是先到管委会的"智慧营销系统"里,再按比例分配到各商家。

而毛振华所说的"联盟",正是包括阳光度假村在内的6家滑雪场组成的初级滑雪场联盟。刘宇举例说,假设一天来了5000个游客,阳光最多只能按照1/4的比例分到1250个,超过这个数字即使想来也不行——系统关闭,无法下单。

"管委会既剥夺了消费者的自主选择权,也妨碍了企业的独立经营权,打着'联盟'的名义强买强卖,脱离市场,用行政手段进行利益分配。"刘宇如此评价这个所谓的联盟。

刘宇透露,已经做到当地规模最大的阳光度假村起初是拒绝加入联盟的,但遭到管委会用行政手段多方干扰经营(打压阳光合作的旅行社),不得不在2016年妥协。

被迫加入初级滑雪场联盟的阳光度假村,对管委会设定的收入分配比例亦有异议。根据媒体曝光,2016年阳光度假村加入联盟的收入分配比例仅为11.3%,2017年提高到19.94%,而管委委作为新来者,比例却一直稳定或超过1/3。

与收入分配相悖的是,2014年之前,阳光度假村的高山滑雪场收入和纳税占亚布力的一半,刘宇指出,"阳光方面认为,应按照贡献度来分配利益,投入最高的阳光理应多得,结果却比管委会分到的还少,这不合理。"

除了切走初级滑雪市场的一块大蛋糕,当地一位资深业内人士更告诉网易财经,管委会还曾试图染指阳光度假村地中海酒店的高端客户,但被拒绝。在阳光度假村,网易财经见到不少外籍客人,大多携带精良的滑雪装备。"世界各地还有国内的滑雪发烧友会过来这边滑雪。"工作人员介绍。

"帮着亲儿子欺负外来户"

"民营企业的苦和难也从这里开始的,"刘宇如此形容2014年后的局面,"民营企业是外来户,他(指亚雪公司)是亲儿子,亲儿子和外来户同业竞争,管委会帮着亲儿子欺负外来户。"

毛振华与亚布力的缘分始于2010年。彼时,毛振华从澳门赌王何鸿燊之子何猷龙控制的香港新濠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手上接过风车山庄度假村,并改名为现在的亚布力阳光度假村。据毛振华自述,他先后为这个项目投入20多亿元,但在亚布力"分文未取"。

"这个管委会来之后是我们亚布力最黑暗的日子",毛振华在视频中如此控诉,"在这里,我们一个正常经营企业,动不动就执法机构来威胁我们,今天查这个,明天查那个,又是公安,又是什么食品检验,又是什么锅炉检查,天天找我们麻烦,他们没有为我们办一件事情"。

毛振华的控诉在亚布力迅速传播开来,并且获得共鸣。"大家都知道,他说得挺好,说出了大家的心声,(那段时间)确实是亚布力最黑暗的时期。"一位当地人如此回应网易财经的问询。

当地一位卢姓个体户告诉网易财经,自从管委会来了之后,生意更加难做,"强制交押金,隔三差五查我们"。他还透露,毛振华的遭遇在亚布力并不罕见。据他称,一位徐(音)姓企业家曾控制当地两所大型游客接待中心,掌握了亚布力的部分游客资源,但这块生意也被管委会介入。

前述管委会的种种行为,显然有违黑龙江省委省政府赋予其的,"把亚布力打造成国内一流的高品质冬季冰雪旅游和夏季生态旅游目的地"的使命。

2014年9月,亚布力声势浩大的"三山联网"工程正式拉开。图为新亚布力滑雪场雪具大厅内三山联网的动画示意图。

长期以来,享有"中国达沃斯"之称的滑雪天堂亚布力景区,以大锅盔、二锅盔和三锅盔为主线开发,却一直处于雪道资源被多家经营主体分割,各自为阵,相互之间不连通,难以形成合力实现规模化发展的局面。

为了打破这一瓶颈,2014年4月21日,黑龙江省政府在主题为"研究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发展问题"的会议上做出重大决定,成立管委会,让该派出机构去整合亚布力的资源,从而拉开了管委会统治亚布力的序幕。

同年6月19日,《黑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关于成立新的省政府亚布力滑雪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的通知》下发,明确赋予管委会"科学规划、招标建设、商业模式设计、行政审批、市场监管"五项职能。作为厅级单位,下设"办公室"、"规划投资发展处"、"项目审批处"、"市场监管局"和"财政局"5个正处级内设机构,其代管单位为黑龙江省森林工业总局(简称"省森工总局")。

8月29日,省森工总局同意管委会成立旅游公司。9月23日,由省森工总局全资附属企业中国龙江森工集团100%持股的黑龙江亚布力亚雪旅游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亚雪公司")应运而生,成为亚布力旅游市场的掌控者,声势浩大的"三山联网"工程也正式拉开。

"民营企业的苦和难也从这里开始的,"刘宇如此形容2014年后的局面,"民营企业是外来户,他(指亚雪公司)是亲儿子,亲儿子和外来户同业竞争,管委会帮着亲儿子欺负外来户。"

"政企合一"成冲突根源

"亚布力的问题,追根溯源还是在政府,产权结构没有捋清,各商业主体势必从各自利益出发,对游客而言信息不对称,市场失灵,整合的难度非常大。管委会既做管理又做经营,角色错位。"哈尔滨体育学院副校长阚军常指出。

刘宇认为,管委会"政企合一"的身份是造成亚布力冲突的根源。"包括阳光度假村在内的当地企业欢迎监管,但政府来了应该是做好市场监督,而不是开办一个企业来参与竞争,这个体制有问题。"

"亚布力的问题,追根溯源还是在政府,产权结构没有捋清,各商业主体势必从各自利益出发,对游客而言信息不对称,市场失灵,整合的难度非常大。管委会既做管理又做经营,角色错位。"哈尔滨体育学院副校长阚军常向网易财经指出。阚军常哈尔滨体育学院冰雪体育产业研究团队的带头人,同时也是黑龙江省政府牵头成立的滑雪产业研究组的成员之一。

阚军常对亚布力滑雪产业深入研究十余年,并且针对当地滑雪产业升级转型问题发表了多篇学术报告。"黑龙江的经商环境,政府也在积极改善,但为何亚布力总是吸引不到投资方?"他直言,"根本原因是国资比重太大了。就说一件事,风车(即现在的阳光度假村)连续20多年亏损,为什么?政府没能让企业赚到钱。"

他解释道,亚布力开发的22年来,投资主力就是当地政府,保守估计在五六十亿元。但政府看重的资产,在战略投资方眼里也许并不值那么多,甚至需要拆了重建。此外,还要面对可能的国有资产流失的纠纷。

事实上,阚军常一直是反对设立管委会的,多年前他就提出了投资主体的问题。他认为,当前只有国有资本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退出,引入资本进行资源整合,政府只持股。并且像万达长白山、万科松花湖一样将景区交由一家独家经营,才能走活亚布力这盘棋。

整个亚布力有1000多名教练,提成为私教费的20%,但真正客多赚钱的日子只有短短几天。

盘点亚布力这22年来的民间资本投资经历,更多见诸媒体的只有围绕阳光度假村这个项目,投资人从中期集团变为新濠酒店再变为毛振华这条主线。

网易财经注意到,国内某地产龙头曾对亚布力产生过兴趣。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8月,该地产集团下属旅游公司董事长一行曾到亚布力度假区参观考察,探讨投资合作事宜。亚布力当地人士亦告诉网易财经,该地产集团曾有意斥资过百亿元整体接盘亚布力,但最终无疾而终,原因不明。网易财经向该地产集团有关人士求证投资亚布力一事,对方称并不了解,强调集团在亚布力并无投资。

与资本无缘的亚布力,似乎错过了一轮冰雪产业爆发的行情。而以万科松花湖、万达长白山等后起之秀为代表的竞争者则奋起直追,抢占市场份额。"这两个项目的服务水平已经超过亚布力。"阚军常指出。

"尽管亚布力滑雪产业规模的绝对值在增长,但是其增长幅度与全国的高速增长不匹配,是低于全国水平的。"前述提到的当地资深业内人士指出。而僧多粥少、排队打饭的状况,让亚布力的冬天显得更加漫长。

在新亚布力雪场,一位滑雪教练员告诉网易财经,整个亚布力有1000多名教练,提成为私教费的20%,但真正客多赚钱的日子只有短短几天。大多数时候,教练们都是在排队等待游客,或者唠嗑打发时间。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