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16

合肥落马市长张庆军调查:矿业成腐败温床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6-09-21 08:09:24

网易财经
左异
爆料邮箱: zuoyi@corp.netease.com

游刃安徽官场31年后,2016年8月31日,合肥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庆军终因严重违纪被调查。张庆军此次落马,或与其任职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及党组书记期间,牵涉安徽国土系统腐败窝案有关。近年来,安徽国土系统的经济腐败问题,已通过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案、安徽省国土厅原正厅级巡视员杨先静案及安徽省国土厅原厅长陈良纲案逐步公开,但交织其间且角色关键的张庆军,却一直被隐藏。网易财多方证实,安徽国土系统的经济腐败,始于矿业富豪吉立昌及林来嵘,两者分别是知名私企大昌矿业和大中矿业的掌门人。在张庆军、倪发科及杨先静的支持下,吉立昌和林来嵘在安徽的掘金之路,甚为通畅。而不仅是大昌矿业和大中矿业,在国有矿产采矿权转让、项目承包上,大型国企首钢集团和中钢集团亦受到波及。

自1985年由安徽省计划委员会起步,游刃安徽官场31年后,合肥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张庆军仕途终结。

2016年8月31日,合肥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决定,接受张庆军的辞职请求。此前的7月,张庆军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张庆军之妻,任职安徽省司法厅国家司法考试处处长的金杰,则于3月10日坠楼身亡。

鉴于7月23日的《新闻联播》中,张庆军语调沉稳且神色坚定地谈论合肥经济增速,多位安徽政界人士对网易财经感慨,"根深叶茂"的张庆军突然倒台,可谓"意料之外"。

网易财经调查得知,张庆军所涉问题,直指其任职安徽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及党组书记期间安徽国土系统的经济腐败。张庆军落马之前,安徽省国土厅原副厅长、巡视员杨先静及原厅长陈良纲,已于2014年先后被判处无期徒刑。分管安徽国土资源的原副省长倪发科,则于2015年被判处有期徒刑17年。

不同于倪发科及杨先静的流泪认罪,陈良纲当庭否认对其全部指控。而对呼格吉勒图案依法纠正起关键作用的呼和浩特市退休检察官滑力加,曾对陈良纲案进行调查,确认"存在刑讯逼供"。

陈良纲案知情人士对网易财经透露,陈良纲所受的部分指控,实与杨先静及倪发科均有定论后,为躲避追责的张庆军相关。或因如此,在2016年6月最高检就"司法不规范问题"挂牌督办的27起职务犯罪侦查中,陈良纲案赫然在列。

张庆军落马前后,安徽省国土厅波澜再起。网易财经自权威渠道获悉,继今年2月安徽省国土厅耕地开垦处原处长金德洪被捕后,安徽省国土厅地籍测绘管理处处长孙佩祥,亦于近期被调查。相关专案组规模,远甚于处级官员案情所需。

而在此次安徽国土系统腐败窝案中,知名私企安徽大昌矿业、内蒙古众兴集团,以及大型国企首钢集团、中钢集团,均受波及。

低价转让探矿权致6.6亿国资流失

2011年1月,首矿大昌以1.5亿元顺利获得范桥铁矿探矿权。但据安徽省价格认证中心数据,彼时范桥铁矿的正规转让价格实为8.1亿元。两相对比,6.6亿元国资瞬间流失。

安徽国土系统腐败窝案,始于矿产。

倪发科案与杨先静案,均涉及安徽大昌矿业集团(下称"大昌矿业")。下辖8家公司的大昌矿业,控制30亿吨铁矿石及石灰石等资源,年营收逾30亿元,为安徽省纳税重点企业。大昌矿业的创建者吉立昌,曾位列2010年胡润百富榜第28位。

公开信息显示,2000至2012年,倪发科49次非法收受吉立昌等9名行贿人共计1296万元钱物。而杨先静在2007至2011年的1000.4万元受贿,亦来自吉立昌。

吉立昌与倪发科的关系较为明晰。大昌矿业根植于六安市霍邱县,早于倪发科1999至2008年任职六安市长、市委书记期间,吉立昌即与倪称兄道弟。但吉立昌与杨先静的交往,在杨案判决书中却表述模糊,只提及在2000至2001年,安徽省国土厅有关领导为双方牵线。

直至张庆军失势,在霍邱铁矿项目上与大昌矿业有合作关系的中钢集团知情人士才对网易财经透露,上述安徽省国土厅"有关领导",即为张庆军及其下属处级官员。而公开资料显示,2000年7月至2011年9月,张庆军恰为安徽省国土厅厅长、党组书记。

如此,倪发科、张庆军及杨先静,共同构成吉立昌掘金安徽的强力保障。

2010年3月,首钢集团旗下北京首钢矿业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首钢矿业")介入大昌矿业。首钢矿业、大昌矿业及六安市政府、霍邱县政府就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进行合作,成立安徽首矿大昌金属材料有限公司(下称"首矿大昌"),其中,首钢矿业持股51%,大昌矿业持股49%。吉立昌财富帝国扩大的同时,风险亦随之种下。

2010年8月,霍邱县政府意将霍邱铁矿项目中的范桥铁矿探矿权转让于首矿大昌。受制于国土资源部关于国有探矿权转让须经招标、拍卖程序的相关规定,杨先静亲自督促安徽国土系统有关部门,为上述转让开道。

2011年1月,首矿大昌以1.5亿元顺利获得范桥铁矿探矿权。但据安徽省价格认证中心数据,彼时范桥铁矿的正规转让价格实为8.1亿元。两相对比,6.6亿元国资瞬间流失。

不过,在范桥铁矿探矿权交易完成之后,首钢矿业与大昌矿业的矛盾却由此激化。首矿大昌原相关负责人对网易财经回忆,首矿大昌自霍邱县政府手中接盘范桥铁矿后,铁矿石价格自2013年持续下跌,首钢矿业与大昌矿业在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上的经营分歧加剧。而大昌矿业对安徽政府关系的过度依赖,被首钢矿业视为制约了首矿大昌的发展。

双方内斗的结果是,首矿大昌的多数投资项目搁浅。2014年,深陷巨额债务危机的中钢集团逆势扩张,于9月募得11.71亿元资金,由旗下上市公司中钢国际工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钢国际",000928),对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的煤气余热发电EPC项目、干熄焦及发电EPC项目进行总承包。

对此,前述中钢集团知情人士评价道,首矿大昌卸下重压的同时,中钢集团则争取到喘息机会,双方可谓"各取所需"。

孰料,2014年11月杨先静被判处无期徒刑,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上的官商内幕继而曝光。错棋难悔的中钢国际,于2016年7月发布公告,称将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上的剩余资金5.55亿元,变更为"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如今,霍邱铁矿深加工项目归于沉寂。而对张庆军与吉立昌的往来细节,安徽国土系统亦噤若寒蝉。

11亿转让款获准延期5年缴清

吉立昌后,林来嵘亦投资霍邱矿产。其11亿元探矿权价款,却在张庆军等安徽国土官员的内部操作中,违规获准延期并被免除资金占用费。

经过大昌矿业的"霍邱经验"后,张庆军在安徽矿业项目上的"指导",愈发娴熟。

2008年,内蒙古呼伦贝尔市金德威商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德威商贸"),以27.69亿元竞价取得霍邱县重新集及周油坊铁矿的探矿权。同年,金德威商贸于霍邱注册成立安徽金日盛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日盛矿业")和安徽金德信矿业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金德信矿业"),重新集和周油坊铁矿从而变更至两间公司名下。

与吉立昌一样,金德威商贸所有人林来嵘,亦为起家于矿业的富豪,在内蒙古家喻户晓。网易财经梳理工商信息发现,林来嵘直接或间接控制的公司多达40余家,其中最为知名的众兴集团,总资产为112.5亿元,涉足煤炭、化工、能源及金融、珠宝、房地产等多个领域,控股及参股公司逾40家。

林来嵘投资霍邱的目的,在于其内蒙古大中矿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大中矿业")的扩张需求。据大中矿业数据,2009年前,其铁矿石年开采能力为487万吨,而若将重新集及周油坊铁矿纳入,铁矿石年开采量将提升至1500万吨,铁精粉年生产量则可实现500万吨。

金德威商贸虽然以27.69亿元竞价取得重新集及周油坊铁矿的探矿权,但网易财经综合霍邱县政府、杨先静案及倪发科案公开信息发现,探矿权价款实际仅到位16.69亿元。剩余11亿元,林来嵘则打通安徽省国土厅,申请延期。在此过程中,张庆军起到了重要作用。

2009年1月,在倪发科主导下,金日盛矿业及金德信矿业因延期缴纳探矿权价款,与霍邱县政府所协商的"资金占用费",经杨先静"建议",在安徽省国土厅厅长办公会上经讨论后被免除。

而后,林来嵘争取到张庆军的直接支持。六安市政府及霍邱县政府因此先后向安徽省政府申请,对金日盛矿业、金德信矿业涉及重新集、周油坊铁矿的探矿权价款延期收取,具体形式为分5年缴清。因时为安徽省副省长的倪发科分管国土工作,该项申请顺利通过,并以文件形式下发至安徽省国土厅。

收到文件后,张庆军随即签发,再转至安徽省政府,倪发科亦签字同意。最后,安徽省国土厅及财政厅联合下文批复。2009年3月,金德信矿业注销,金日盛矿业划归大中矿业,与安徽省国土厅签订补充合同,所涉11亿元探矿权价款,顺利延期至2013年11月30日缴清。

金日盛矿业落定霍邱不久,便于2012年5月发生矿区地面沉降事故,造成3人死亡4人受伤。该事故直接导致大中矿业当年IPO失败。2014年,大中矿业在二次过会时,又因以租代征、违法占地2000余亩而形象受损。

在张庆军执掌的安徽省国土厅支持下,多名霍邱铁矿从业人员对网易财经表示,不管是吉立昌的大昌矿业抑或林来嵘的金日盛矿业,均表现得很强势。

网易财经统计大昌矿业及金日盛矿业所涉案件纠纷发现,大昌矿业自2010年至2016年的关联法律诉讼多达91起,金日盛矿业自2013年至2016年的关联法律诉讼为85起。除却官商腐败,两家矿企对内部员工及竞争公司施以暴力的案例,亦不在少数。

一位接近安徽省国土厅的消息人士对网易财经透露,大昌矿业及金日盛矿业的"高调",让张庆军颇为烦恼。虽然杨先静案结案后,张庆军与大昌矿业的牵连被隐藏,但金日盛矿业仍是一枚"定时炸弹"。

陈良纲案中的张庆军身影

安徽本地一家土地复垦公司原负责人对网易财经表示,在安徽土地复垦项目上,陈良纲的影响其实很"微小"。长期以来,安徽博田能在土地复垦领域"一枝独秀",关键人物为张庆军。

此时,陈良纲适时出现。

网易财经梳理张庆军及陈良纲履历发现,两人在工作上的交集,主要在2007年4月至2011年4月。在此期间,张庆军为安徽省国土厅厅长,陈良纲为副厅长。

2013年8月,时任安徽省国土厅厅长的陈良纲被免职,安徽省纪委对其立案侦查。次年7月,陈良纲因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12月,二审维持原判。

陈良纲所受指控中,收受林来嵘行贿款15万元,尤为关键。该指控不仅表明陈良纲与倪发科、杨先静共同构成安徽国土系统腐败窝案,更体现出陈良纲在前述金日盛矿业拿下霍邱铁矿项目的违法操作中,作用明显。

因林来嵘的内蒙古背景,曾对呼格吉勒图案依法纠正起关键作用的呼和浩特市退休检察官滑力加,亦对陈良纲案展开调查。经其证实,陈良纲案除存在刑讯逼供外,更出现对证人进行变相限制人身自由,以"引诱证人诬陷陈良纲"的问题。知情人士称,这其中,就涉及到张庆军。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金日盛矿业后,林来嵘并不满足其在安徽的投资规模。在2013年8月陈良纲被立案侦查后,面临涉案风险的林来嵘竟丝毫未受影响,欲参与张庆军力推的合肥滨湖新区开发。无奈之下,张庆军安排滨湖新区相关负责人与众兴集团洽谈项目合作。

对此,合肥本地媒体无任何报道。不过,网易财经从安徽省合作交流办公室发布的合肥招商动态周报中证实了上述信息。

除林来嵘外,陈良纲案中的另一名关键证人,安徽博田土地开发复垦有限公司(下称"安徽博田")法人、总经理张维平,亦在张庆军落马后浮现。

网易财经梳理相关案件信息发现,作为安徽土地开发及复垦的关键公司,安徽博田异常低调,但张维平对安徽国土系统的"腐蚀"却不遗余力。如砀山县国土资源局、芜湖市国土资源局相关官员,均曾在收受张维平贿赂后,为安徽博田在当地的投资项目"保驾护航"。

陈良纲案中,张维平通过向陈良纲行贿25万元,以换取安徽博田在寿县的相关土地开发整理项目,顺利通过安徽省国土厅验收,并促使安徽博田在补充耕地指标交易等业务上,获得安徽省国土厅的"帮助"。

不过,安徽本地一家土地复垦公司原负责人对网易财经表示,在安徽土地复垦项目上,陈良纲的影响其实很"微小"。长期以来,安徽博田能在土地复垦领域"一枝独秀",关键人物为张庆军。

网易财经多方求证到,由于土地复垦事关国策,相比吉立昌、林来嵘,张庆军与张维平的"合作"更为谨慎。因此,张庆军之妻金杰便成为"中间人"。而在3月10日坠楼身亡前,金杰已多次因干涉安徽土地复垦项目被举报。

此外,网易财经独家获悉,张庆军在2012年稳坐合肥市长之位后,有意通过行事低调的张维平维系及控制其与吉立昌、林来嵘的复杂关系。而此举,亦得到倪发科支持。

安徽博田外,鲜有人知晓,张维平名下还有一家名为"安徽鑫世界"的矿业公司。2011年年底,安徽省矿业商会成立,倪发科任名誉会长。2012年,张维平当选安徽矿业商会会长。与此同时,大昌矿业及金日盛矿业,均成为安徽省矿业商会的"常务副会长单位"。

或因如此,陈良纲在2015年6月控告其案件审理"违法"时称,在安徽诸多土地违法问题背后,"隐藏着真正的、巨大的腐败"。

如今,合肥已结束张庆军时代。但对于安徽国土系统及相关企业而言,或是新一轮调查风暴的开始。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栏目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