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77

信托大亨高天国秘史:玩转坏账坐拥百亿帝国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2018-02-01 00:03:34

网易财经
代路
爆料邮箱: jusazodu@163.com

一年浮盈70亿,安信信托(600816.SH)控制人高天国创造160亿市值神话的背后,有着传奇发家史:1990年代初闯荡海南炒房,获两大"贵人"相助。遭遇房地产泡沫,却能顺利脱身。与实德系徐明对簿公堂,最终获胜;初涉百货业,入股盛极一时的郑州亚细亚商场,并利用亚细亚的关系在各地发起设立仟村百货。尽管仟村百货败走昆明,高天国旗下公司却由此开启"欠贷不还-银行处理坏账-低价购买资产包"之套路,并藉此成功摆脱一次次借贷危机;转战上海,拿下安信信托控股权,利用资产置换给上市公司财务"洗澡",并借助信托业的爆发坐享百亿市值红利。一代信托大亨,数次翻云覆雨、金蝉脱壳,演绎出传奇商业人生。

作为A股市场仅有的两家上市信托公司之一,安信信托(600816.SH)的定增尤为引人注目。

安信信托2015年的增发,为大股东上海国之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国之杰")带来了巨额浮盈。上海国之杰在当年6月底出资31.22亿元,认购安信信托约2.54亿股新增发股份,目前这批股份按最新收盘价(复权)计算,市值达100.97亿元。不到一年,上海国之杰即浮盈近70亿元。

上海国之杰背后的实际控制人高天国,2015年度以89.5亿身家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90名。今年4月23日安信信托的公告显示,高天国目前涉足金融、房地产、投资和百货四大领域。其中,仅高天国通过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的实际市值,目前已接近160亿元。

作为资本市场上极为罕见的"信托大亨",高天国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物?

网易财经独家调查发现,在高天国的财富积累过程中,绕不开的是一批又一批子公司、孙公司,以及层出不穷的债务纠纷。南下海南开发房地产,对阵实德系徐明,介入盛极一时的郑州亚细亚商场,从仟村百货"金蝉脱壳",转战上海接手安信信托,高天国演绎了自己的传奇商业人生。

一代商界大佬,见证了市场经济二十多年多少风云往事。

淘金海南"幸得"高官相助

高天国的商业人生开局可谓顺畅。河北省原省长程维高的第一任秘书吴庆五,成为高天国创业路上的第一个贵人。已被执行死刑的贵州著名女贪官闫健宏,则是高天国的另一个贵人。

高天国,又名"高峰",关于其早年经历,网易财经获得的一份资料如此介绍:四川阆中人,18岁参军,转业后进入位于河南中建第七工程局,做到副局长。而作为河南建筑界曾经颇具"能量"的人物,高天国后来的资本运作亦与河南渊缘极深。

1992年,高天国"下海"到南方闯荡,在香港注册了香港创安集团公司,同一时期还在海南注册了多家公司。

高天国最早可查的公司,是于1992年6月注册的海南世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海南世通")。两个月之后,海南大昌实业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海南大昌")成立,法定代表人为高峰。相关文件显示,高峰与高天国的身份证号码相同,证实为同一人。

高天国的商业人生开局可谓顺畅。河北省原省长程维高的第一任秘书吴庆五,成为高天国创业路上的第一个贵人。

网易财经掌握的法律文书显示,1992年10月,吴庆五通过关系运作,让中国东方租赁有限公司河北省办事处(下称"东租冀办")借款1000万元给高天国的海南世通。但这笔资金此后一直在高天国与吴庆五之间来回,并未归还给东租冀办,直至1994年东租冀办撤销。

2000年,吴庆五以贪污罪和介绍贿赂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贵州著名女贪官闫健宏,则是高天国发家路上遇到的另一个贵人。闫健宏曾任贵州省政协常委、贵州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下称"贵州信托")董事长。

与高天国一样,闫健宏也有着在河南工作的背景。1989年,闫健宏调往贵州,后任贵州信托董事长。

高天国早年到海南淘金,在融资方面获得吴庆五和闫健宏两位高官相助。此后虽然遭遇房地产泡沫,却顺利脱身。

闫健宏的判决书显示,1992年12月,闫健宏通过贵州信托向高天国的海南世通贷款2000万元。此外,闫健宏还以贵州信托或个人名义向高天国借出多笔资金。而作为回馈,高天国和海南世通将多笔资金以"担保费"、"包干利润"等名义,直接送到闫健宏家中或交给闫指定的下属。

1995年1月,因犯贪污受贿罪,闫健宏被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

事实上,资金链紧张,一直是高天国创业初期挥之不去的阴云。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除了动用各种关系向东租冀办、贵州信托等机构套取资金外,高天国和海南世通还在海南大量借款,并因此产生很多金融违约纠纷。

相关法律文书显示,1994年1月,交通银行海南分行向海南世通发放贷款4000万元。借款到期后,海南世通未能偿还本金,并从1995年6月起不再支付利息。这笔贷款后被海南世通以延期和贷新还旧的方式拖延到了2001年,直至银行起诉。

除了交通银行海南分行外,海南世通至少还欠下建设银行海南分行相关机构的两笔2500万元本金贷款。这批不良贷款后于1999年被剥离处置。截至2005年3月20日,两笔贷款本息合计6533.23万元。

高天国的海南世通究竟将前述贷款用到了哪里?

2007年7月3日,《南国都市报》曾对海口的半拉子工程进行过报道。根据报道,1993年,海南世通在海口获得一块土地,用于建设3幢13-15层的商住楼,项目名称为永丰花园。但是,伴随着上世纪90年代海南房地产泡沫的破灭,海南世通也未能幸免于难。最终,整个工程仅一幢楼建至9层,烂尾达十多年之久。2006年,该项目被拍卖,用于偿还海南世通的债权。

另据法律文书显示,已故知名企业家徐明旗下的大连实德集团,曾于1994年从高天国名下另一家公司海南大昌手中,通过转让获得一家房地产公司。不久,实德集团与海南大昌就转让款项发生纠纷,双方对簿公堂,实德最终败诉。

初涉百货"分羹"郑州亚细亚

经河南省体改委等部门认可,河南租赁与中原不动产分别将手中的部分郑亚集团股权转让给了另外4家公司。其中,河南租赁将18%股权转让给了大昌实业。大昌实业总经理为高峰,即高天国。

几乎是在南下海南淘金房地产的同时,1993年,与建设银行河南分行旗下河南租赁公司(下称"河南租赁")的合作,则使高天国获得了一个新的机遇。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郑州亚细亚商场在河南一炮打响,凭借新颖的经营模式和疯狂攀升的交易额,成为郑州的标杆企业,随后在全国迅速扩张。"亚细亚",成为那个年代一个传奇性的商业符号。

郑州亚细亚商场最早的两个股东,分别是占有51%股权的河南租赁,以及占有49%股权的中原不动产总公司。

1993年左右,郑州亚细亚商场更名为郑州亚细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郑亚集团")。后经河南省体改委等部门认可,河南租赁与中原不动产分别将手中的部分郑亚集团股权转让给了另外4家公司。其中,河南租赁将所持51%股权中的18%,转让给了海南大昌实业发展公司(下称"大昌实业")。

这里的大昌实业,与前述高天国担任法人的海南大昌名称高度相似。而工商登记显示,作为郑亚集团股东的大昌实业,总经理为高峰,即高天国。

郑亚集团改制之后,新股东迟迟不兑付购股款项,并大笔挪用商场的经营资金。老股东中原不动产1995年更换董事长,新任董事长认为前任批准的股权转让造成公司资产流失,不予承认,以致当时郑亚集团内讧严重,产权关系极为混乱。

高天国初涉百货业便入股当时著名商场郑州亚细亚,此后更利用亚细亚的关系在各地发起设立仟村百货。

在经营上,伴随着扩张和管理不善,郑亚集团逐渐走向衰落,最终在1998年关门。对于郑亚集团没落过程中几家股东各自扮演的角色,《市场经济导报》1999年02期的《"亚细亚"大浮沉》一文曾进行过深入报道,其中大昌实业涉事颇深。

而河南租赁在整个事件中的角色,也令人玩味。相关法律文书显示,河南租赁不仅将18%的郑亚集团股权转让给了高天国的大昌实业,还在1993年、1995年向高天国的另一家公司海南大昌发放了合计1859.05万元无担保贷款,这两笔贷款后来历时10年仍未归还。

另据安信信托公告,曾任上海国之杰和上市公司安信信托董事长的张春景,曾于上世纪90年代初长期在河南租赁担任领导职务。1996年3月,张春景以河南租赁副总经理的身份,就任郑亚集团董事长。

1997年9月,河南租赁转让手中股份,退出郑亚集团董事会,张春景也离开了该集团。

就在张春景离开郑亚集团的前两个月,河南租赁终于打破沉默,开始向海南大昌追讨欠款。此后河南租赁多年跨省追债,直至将海南大昌及高天国后来成立的上海国之杰诉至法院。

2006年,围绕河南租赁与高天国的债务纠纷上演的一幕颇具讽刺意味:由张春景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国之杰,因关联企业海南大昌13年前的租金欠款,被张春景曾经领导过的河南租赁告上法庭。

败走昆明成功化解欠贷危机

2005年左右,上海国之杰花费约7610万元,陆续从各种债权转让机构和拍卖机构买断3亿债权的大部分,并拿回抵押掉的美亚大厦房产的主体。一出一进之间,当初众多金融机构贷出的2个多亿资金就这样无影无踪了。

尽管高天国入股郑亚集团最终以后者的倒闭告终,但不可否认的是,高天国因此获得了进军百货业的经验和资源。其中,1996年,成为郑亚集团和高天国的分水岭。彼时,在郑亚集团陷入混乱的同时,高天国却以郑亚集团的名义在全国展开百货业布局。

1996年前后,全国各地出现了15家与郑亚集团相关的连锁百货商场。其中,河南省外的9家连锁店统一品牌为"仟村百货"。后来担任郑亚集团总经理的王锋曾经表示,连锁店中,北京、上海、昆明、成都的店铺均由海南大昌出资。

工商资料显示,昆明仟村百货成立于1996年8月2日,初始法人为高天国。商场由海南天祥实业开发公司(下称"海南天祥")和海南大昌共同投资开设。

另据安信信托的公告,"1993年,海南三至(由海南大昌改名。编者注)与高天国、刘静出资3000万元注册成立海南天祥,高天国占20%股权,海南三至占60%股权"。

而在此之前,还有一家名为"云南天祥"的公司,负责昆明仟村百货的筹建,该公司法人代表同样是高天国。

1996年,由高天国早年注册成立的香港创安集团出资1800万元,在昆明买下美亚大厦1-5层共计2.4万平方米房产,作为昆明仟村百货的经营场地。此后,昆明仟村百货负责商场经营,云南天祥则负责项目筹备和融资。

虽然仟村百货最终败走昆明,但高天国却通过债权转让成功化解欠贷危机,让当初众多金融机构贷出的2个多亿资金"消失"。

1997年1月,昆明仟村百货正式开业,短时间内曾创下日销售额220万元的业绩。但随着郑亚集团的陨落,昆明仟村百货也迅速走向衰败,随之出现对金融机构的大笔欠款。

在昆明仟村百货开业前的1996年9月,云南天祥曾以美亚大厦裙楼一层、二层部分房产共计3275平方米作为抵押,向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云南分行借款1800万元。但次年昆明仟村百货开业后,仅还本金50万元,此后多年共欠本金1750万元及利息未还。1999年,昆明仟村百货将该笔债务从云南天祥处揽到自己手中。

除了上述1750万元本金及利息,昆明仟村百货还欠下交通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及云南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等金融机构多笔贷款,初步统计总金额超过3.04亿元,为此抵押掉了美亚大厦几乎所有的房产。

等到上述3亿贷款逐渐成为不良贷款,被金融机构剥离给资产处理公司和进行司法拍卖之后,2005年左右,同为高天国控制的上海国之杰,花费约7610万元,陆续从各种债权转让机构和拍卖机构买断3亿债权的大部分,并拿回抵押掉的美亚大厦房产的主体。一出一进之间,当初众多金融机构贷出的2个多亿资金就这样无影无踪了。

在昆明仟村百货陷入债务危机的同时,上海逐渐成了高天国的主战场。而前述"欠贷不还、银行剥离坏账、资产公司处理、低价购买"的套路,则再次成为高天国旗下公司玩转不良资产业务的戏码。

转战上海玩转不良资产业务

2.68亿元欠款变成坏账,神秘买家以1.17亿元拿回,紧接着又被上海国之杰溢价近一倍置入安信信托。一次拍卖一次置入,相关利益方只是把房产从左手倒到右手,2.68亿元债务就没了。

1999年,上海国之杰成立,成为高天国后来一系列资本运作的主要平台。

1999年7月,上海国之杰发起成立了上海假日百货有限公司。后者目前所在的上海市鞍山路1号商业中心,经营面积超过2.5万平方米,后来成为上海国之杰经营上海假日百货、置入置出安信信托和作为抵押物谋求融资的重要资产。但最初,该商业地产的产权归属和关联抵押担保却十分离奇。

2005年4月,建设银行昆明城北支行曾委托上海长城拍卖行,拍卖上海假日百货所在商厦中商业裙房的2-3层和6-7层,总建筑面积近1.55万平方米。据当时建行云南分行的说明,前述4层商铺是上海安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安富地产")的抵押还债资产,当时抵偿的本息欠款达到2.68亿元。这也是建行云南分行当时在异地处理的涉及金额最大的资产。

网易财经获得的法律文书显示,上述安富地产,此前也是由高天国长期担任法人,并在河南租赁向海南大昌追讨欠款的过程中,转手承接过海南大昌对河南租赁的欠款。

高天国在上海设立的假日百货所在商厦部分房产,后来成为上海国之杰经营假日百货、置入置出安信信托和作为抵押物谋求融资的重要资产。

安富地产是如何欠下建行云南分行2.68亿巨款的,目前尚难考究。不过这家多次承接过还债任务的公司,最终在2008年4月被吊销执照。

2005年4月28日,长城拍卖行在上海海鸥饭店举行拍卖会,前述安富地产用来抵债的4层商铺,被某位买家以1.17亿元价格拍下,取得的成本价约合7566元/平方米。

网易财经未能查到上述出资1.17亿元拍下商铺的买家是谁。不过在几个月后,被拍卖房产中的一半楼层,即上海假日百货所在商厦中商业裙房的6-7层,总建筑面积约7773.16平方米,被上海国之杰以1.08亿元的价格置入上市公司安信信托,置入价格约合1.4万元/平方米。而1.08亿元的置入总价,则与1.17亿元的拍卖成本价非常接近。

2.68亿元欠款变成坏账,神秘买家以1.17亿元拿回,紧接着又被上海国之杰溢价近一倍置入安信信托。一次拍卖一次置入,相关利益方只是把房产从左手倒到右手,2.68亿元债务就没了。

而差不多在同一时期,上海国之杰在昆明,也是以7610万元的价格,拿回了之前昆明仟村百货用于抵债3亿多元的房产。这两次运作的手法,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2005年后,除了经营上海和昆明两地的百货商场,上海国之杰的资产腾挪重心,已经开始转向手中的上市公司安信信托。

坐享信托业百亿市值红利

信托业从2010年起逐渐进入增长快车道,上海国之杰坐享了信托业的高增长红利。今年4月23日安信信托的公告显示,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票市值,目前已接近160亿元。

其实,早在2002年,在一边处理昆明仟村百货乱局,一边面对来自海南、河南、云南等地金融机构追债和诉讼的同时,高天国就将上市公司安信信托的控股权收入了囊中。

安信信托,前身是鞍山市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鞍山信托"),由鞍山市财政局等4家单位出资设立,于1994年1月在上交所上市,系国企融资渠道。

2001年11月,鞍山市财政局计划将鞍山信托20%股权转让给海尔集团,令后者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然而不到一年,海尔集团便将所持股份悉数返还给鞍山市财政局。

2002年年底,上海国之杰以1.72亿元的总价,从鞍山市财政局接手鞍山信托9082.19万股国家股,成为持有鞍山信托20%股权的第一大股东。不久,鞍山信托更名为安信信托。

资料显示,因为历史遗留问题,安信信托曾经出现过大额坏账,并在2005年被ST。

2005年9月,经过协商,安信信托原大股东鞍山市财政局宣布,同意承担上市公司不超过6亿元的债务;而上海国之杰则以手中资产对安信信托展开了资产置换。上海假日百货所在商厦中商业裙房的6-7层通过拍卖等方式拿回,又以1.08亿元置入安信信托,即是上海国之杰对安信信托财务"洗澡"的手法之一。

信托业从2010年起逐渐进入增长快车道,信托公司因此坐享行业高增长红利。高天国控制的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票市值,目前已接近160亿元。

2006年,安信信托完成了去ST,业务经营重新走上正轨,新的资本运作随之而起。2007年起,安信信托一度与中信信托展开资产重组。此次重组历时近5年,最终在2012年年初被监管层否决。

而另一方面,信托业却从2010年起逐渐进入增长快车道。与中信信托合并失败的同时,上海国之杰反而坐享了信托业的高增长红利:2012年至2015年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分别为1.07亿元、2.79亿元、10.23亿元及17.22亿元。

经营效益暴增背后,高天国也开始加强对上市公司的控股权。通过参与安信信托2015年7月的定向增发,上海国之杰除了获得近70亿元的浮盈,对上市公司的控股权也由32.96%提升到了57%。

今年4月23日安信信托回复证监会反馈意见的公告显示,高天国目前涉足四大领域:金融(安信信托)、房地产(上海谷元)、投资(创安集团、富冠国际)、百货(上海假日百货)。其中,仅上海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票市值,目前已接近160亿元。

4月29日,安信信托几经修订的新一轮定向增发预案出炉:计划非公开发行约3.59股,其中上海国之杰拟认购不超过9226.46万股。

接下来,高天国又将玩出怎样的资本故事?

责任编辑:胡非非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作者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