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邻上海崇明岛东北侧的融科·托斯卡纳庄园别墅项目曾经号称是开启新一轮地产十年里程碑式项目,如今现场却是一片狼藉,建筑垃圾随处可见,在初冬呜咽的寒风中,显得极为凄怆寂寥。

网易财经调查发现,这个烂尾别墅项目背后是联想控股子公司融科智地等三方涉嫌联手做局,
欺诈购房者。现在,融科智地已经抽身事外,项目开发商也资金链断裂,地方政府陷入两难,
只剩下项目建筑商忙着追债,购房人求告无门。[详细]

我来回帖

 楼盘烂尾留守人建议别买

从上海市崇明县陈海公路一路向东,北转经港东公路、长征公路、长海公路至海门农场,再向东行4公里左右,即可到达号称由联想旗下房地产公司融科智地参与开发的大型别墅项目楼盘——融科·托斯卡纳庄园。

虽然该项目位于上海市崇明岛东北侧,但在上海市行政区域图上,却看不到庄园所在位置。据网易财经了解,融科·托斯卡纳庄园所在地行政区归属江苏省南通市,属该市下辖海门市海永乡管辖。

海永乡始建于1992年,是江苏省最偏僻的行政乡,辖区面积8平方公里,其辖内土地是52年前江苏省海门市在崇明岛北沿临海围垦而成。

11月19日,经融科·托斯卡纳前置业顾问吴美丽指点,网易财经几经辗转,来到庄园售楼处,以购房者名义进入项目。

令网易财经诧异的是,项目西侧一条东西向水泥路靠近庄园处的东段,已被人为掘断,车辆无法通行,而紧靠庄园的南北向道路,却为乡间泥土小路,正在做平整拓宽施工。庄园西侧一座东西向仿欧式风格的石桥西端,与通行泥土道路之间,存约近70厘米的落差,需攀爬才能登上石桥。

项目周边基础设施如此,而庄园楼盘却已在去年7月开售。网易财经绕项目一圈,没有发现任何生活配套设施,且人迹罕至,形同鬼城。

进入项目后,网易财经发现融科·托斯卡纳庄园没有完工,其最北面一整片联排别墅只有建筑主体框架和外立面,但缺门少窗,水管电线通信线一概皆无,周围建筑垃圾遍布。

售楼处没有保安,没有灯光暖气。大厅北部一个小侧房间堆满去年楼盘开售时的各色花篮,现已是枯枝败叶。项目沙盘笼罩在一片黯淡中,且无置业顾问,仅有一个自称是留守人员的当地女士黄莉(化名),带着一个吵吵嚷嚷的、满场飞奔的、脸上带有淡淡雀斑的小女孩儿。

即使在售楼处室内,黄莉也身着长襟藏青色羽绒服,呵着气,她暗示网易财经,售楼处事实上已经解散,原因是江苏荣海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荣海置业)内部矛盾纷争,这种纷争起于上层,并已导致公司总经理吴兆婷于今年5月离职。

更为意外的是,黄莉直接建议网易财经,不要购买此楼盘。“这里一幢别墅,最低价也要280万人民币,你有这么多钱,何必非来这里买?”黄莉直言不讳,“你可以多考虑考虑,等到情况变好了,你再买不迟啊。”

(别墅效果图)这个附带农庄的高端别墅项目曾经号称是开启新一轮地产十年里程碑式项目。

传说中的千亩生态园真相

据售楼处摆放的印刷精美但已布满灰尘的宣传册显示,融科·托斯卡纳庄园占地面积达60万平方米(即900亩),仅建了432套别墅及100套公寓,容积率却高达1.2。

如此巨大的空间,为何仅532套房源?若按照1.2的容积率,项目楼盘建筑面积将超过70万平方米,但以庄园的现有体量,其设计楼盘建筑面积不到15万平方米。

据海永乡主管融科·托斯卡纳庄园项目工作的副乡长邱正权介绍,庄园内以别墅为界配备南北两个农庄:北侧农庄占地27.68万平方米(约合415亩),南侧农庄占地20.32万平方米(约合305亩),庄园别墅加公寓楼盘占地面积12万平方米(约合180亩)。

今年5月离职的荣海置业总经理吴兆婷在融科·托斯卡纳庄园去年开售时对媒体宣称,农庄园区由上海农科院根据气候配比115种国内外果蔬,并实现每季循环成熟果蔬约30余种,农庄还配备风情高尔夫园区、原野跑马场以及孩童果蔬认知区、畜牧放养区、自主耕作区等,适合养生度假。

网易财经注意到,去年融科·托斯卡纳庄园楼盘开售时,甚至直到目前为止,附带近千亩(实际面积为720亩)生态农庄以馈赠业主,都是一个被无数遍强调的销售重点。

除了将720亩的生态庄园夸张成千亩,网易财经更调查发现,这个生态农庄的土地,项目开发商荣海置业,并没有掏腰包拍下,而是向当地政府租用的农用地,且租期仅为十年,而业主能用的时间,只有三年。

11月19日,黄莉在庄园样板房告诉网易财经,配套的南北农庄土地性质是农业用地,仅能做农业用途,不能另作他用,且南北农庄共720亩土地是荣海置业向海永乡政府租用的,租期十年。“如果你买别墅,我们会送三分地,租期三年,期间你若不用,我们要收回。”

即使是三年附送使用权,事实上业主也无法使用。一位在融科·托斯卡纳庄园购房的业主蒋毅对网易财经说:“你说他们送的农庄?别扯淡了,根本没有的事,你去看看就知道,哪有什么果蔬,只有北部一片巴掌大的荒地。”

经实地调查结合沙盘和项目平面效果图查看,网易财经没有发现宣传中所称的大体量农庄,楼盘南部那号称305亩的农庄,踪影全无,而北部的一片农地,也是围而不用,看不到任何果蔬种植痕迹。

融科·托斯卡纳庄园别墅项目已于去年7月开售,但是现在项目却遭遇烂尾。

融科智地的暧昧角色

比虚假宣传更令人困惑的是融科·托斯卡纳庄园的开发商江苏荣海置业有限公司、投资商南通融科智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融科)与联想控股旗下房地产业务专营子公司融科智地的关系。

11月21日,网易财经致电融科智地总部副总裁王翔,王翔先是宣称融科智地在江苏确有分公司,他明确表示:“是的,我们在南通有分公司,即南通融科智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当网易财经提到位于海永乡的融科·托斯卡纳庄园是否由南通融科主导、且融科智地也有参与时,王翔立刻改变了说法,“这个啊,我要去查查”,约莫半分钟后,王翔推翻了之前的说法,称“我们已经没有南通融科了”。

事实上,经网易财经在江苏省行政管理局查询,南通融科目前状态为在业,并没注销,经营状态正常,2011年年检也已通过。而王翔对此不置可否,只是重复称南通融科“已经没有了”。

调阅荣海置业和南通融科工商行政底档后,网易财经诧异地发现,南通融科是荣海置业全资子公司,注册资金5000万元;而荣海置业注册资金1000万元,属一人有限责任公司,且为自然人独资性质。

工商底档显示,无论是荣海置业,还是南通融科,表面上均与大名鼎鼎的融科智地毫无关联。既然如此,南通融科为何竟能取名融科智地,且投资开发的楼盘名称能冠以“融科”之名?

另据网易财经了解,南通融科于今年4月时变更过营业执照,而经办人正是宜兴融科智地的职员,且其在南通融科智地工商底档上留下了有效手机联系号码。

网易财经与该职员联系后询问关于融科智地究竟有没有参与融科·托斯卡纳庄园项目时,这位人士表示其并不清楚,同时其称之所以帮南通融科办理营业执照变更手续,只是奉命所为,究竟南通融科与融科智地有何等关联,他不清楚。

不仅如此,融科智地母公司联想控股与当地政府海永乡之间的关系也迷雾重重。

海永乡农民拆迁安置房以联想命名——即联想新城,当地一所学校称为“海永联想国际学校”,而联想新城与海永联想国际学校,是融科·托斯卡纳庄园的有机组成部分,三方共同构成了“海永·联想”1000亩土地的开发项目,项目总名称为联想新城,号称投资规模10亿元。

售楼处大厅北部一个小侧房间堆满去年楼盘开售时的各色花篮,现已是枯枝败叶。

神秘的“梅老板”

荣海置业究竟何方神圣,竟能与融科智地攀上关系?此时,一个人引起了网易财经的注意,这人便是荣海置业董事长梅向荣,当地人称梅老板。

公开资料显示,梅向荣是融科·托斯卡纳庄园的实际操盘人,既是荣海置业董事长,也是南通融科的执行总裁。事实上,梅向荣更为人知的身份并非地产开发商,而是房地产按揭方向的专业律师。

据上海天盟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置业经理凌智云告诉网易财经:“梅老板是北京的律师,平时很少到这里来,好像没什么实力,他做的那个楼盘已烂尾,资金链断了。上次还有个福建宁德钢材老板跑我店里来问梅向荣的去处,听那福建老板说,梅向荣欠了他2000万钢材款没付清。”

经多方查询,网易财经勾勒了梅向荣的主要履历——梅向荣生于江苏省泰州市,199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同年7月分配至北京建材经贸集团总公司任人事处干部,1996年6月加入北京华伦律师事务所担任合伙人,现为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合伙人管理委员会主任,现任国家知识产权局法律顾问,并成为中国建设银行北京分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北京银行、招商银行委托审查贷款人资信的按揭律师。

联想控股的子公司融科智地和融科·托斯卡纳庄园的开发商荣海置业到底有没有关系?海永乡主管联想新城(包括联想新城、融科·托斯卡纳庄园和海永联想国际学校)的副乡长邱正权含糊表示,“联想控股与荣海置业有关系,荣海置业是联想的法定顾问单位,这其中有点小插曲,庄园有点小麻烦,梅向荣资金链有点小问题,我们正在解决这个事。”

他紧接着补充说:“联想和荣海置业没问题,他们有没有关系不重要,他们当初是有关系的。”邱正权反复强调“荣海置业是联想的法定顾问单位”,同时透露梅向荣曾经是融科智地的代理律师。

而梅向荣本人面对网易财经的询问则不置一词,并迅速挂掉电话。

邱正权的含糊态度,加上有证据表明,海永乡农民拆迁安置房联想新城和海永联想国际学校,事实上联想控股根本没有参与,另外综合荣海置业的自然人独资性质和王翔、宜兴融科智地职员代为办理南通融科营业执照变更手续的事实,可以发现,融科智地、海永乡政府、荣海置业三方联手涉嫌共同做局,欺诈购房者。

然而做局的结果却是落下一个烂摊子:融科智地成功抽身但声誉受损,荣海置业梅向荣躲债在外,海永乡政府政绩落空陷入两难。而那些已购买别墅的购房人则损失重大,数百万资金很可能从此打了水漂。

“去年11月我买了一套180平米的别墅,至今无法入住。为什么呢?没有电话线,无法装电话;没有网线,无法上网;没有煤气,无法做饭;自来水浑浊不能饮用,连电也没有。我买的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啊?”上海虹口区的购房者蒋毅对网易财经称,“和我签合同的荣海置业总经理吴兆婷也离职了,梅向荣消失了,海永乡政府说在解决问题,但没有时间表。”

该别墅项目西侧一条东西方向水泥路靠近庄园处的东段,已被人为掘断,车辆无法通行。

往期回顾
责编:翟瑞民 热线:010-82558272 Email:money#service.netease.com(将#替换为@) 财经首页 | 回到顶部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742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相关法律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