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态度人物专访

我的快人快语:

国企改革的根本问题是政府从企业退出

——茅于轼

“他对中国的改革倾注了巨大的热情,以高龄之身,不辞劳累为市场经济传道和呼吁。他为自由和爱而努力。他怎么看改革的停滞以及它的未来命运? ”

茅于轼,天则经济研究所创始人。他被称为“最有良心的经济学家”,他对政府与市场关系的研究一度成为改革过程的讨论热点。他被人误解,但他仍然坚持宣讲常识。他虽然受到一些人的攻击,但却赢得了另一些人的尊敬。”

茅于轼良心学者

国企改革的根本问题是政府从企业退出

“改革国企的根本问题,是要把政府从企业退出,但是这个问题很难。因为政府在企业里头有很大的利益,他舍不舍得放弃这个利益?”

快人快语1

“中国经济结构产生问题的原因是价格扭曲”

中国经济结构产生问题的原因是什么,原因是价格有扭曲。我们劳动用的好,所以劳动的价格基本上不扭曲,但是资本的价格是扭曲的,或者说利息率没有市场化。利息率市场化了,资本的价格就不扭曲了。现在我们利息率没有市场化,所以资本的价格是扭曲的。因此就使得资本的使用,决定了企业的结构。

快人快语2

““五年规划”有计划经济色彩”

我觉得这个做法还是有点计划经济的色彩,不完全是市场,我觉得这个当然你要想明年我要干什么事儿,甚至后年要干什么事儿,企业都有这个想法的,但是那个跟国家规划两码事。

快人快语3

“人的寿命、财富的分配都应进入到测量小康的标准”

全面小康是个口号,弹性很大的,我说没达到就没达到,我说达到就达到了,没有什么意义。还是讲人均GDP,还有别的测量的方法,比如人类发展指数,联合国有这样的评价方法。人的寿命、财富分配,都要进入到我们测量小康的这个标准。

快读态度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