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嘉宾

更多

柳青

滴滴打车首席运营官

1978年出生,“中国IT教父”柳传志之女,2002年在哈佛大学获得硕士学位。 (详细)

本期公司

更多

公司名称:滴滴打车
公司性质:私营企业
创建时间:2012年
主营业务:打车应用软件
(详细)

文字实录

更多

网易《财经会客厅》专访高盛(亚洲)直接投资部董事总经理、滴滴打车首席运营官柳青女士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第一节 中介当“红娘”缘定滴滴打车

网易财经:柳总你好,我们看到近日你出任了滴滴打车COO一职,我们有一个疑问就是你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职业选择,为什么又会选择滴滴打车。

柳青:因为我自己在高盛做了12年,一直是做投行还有投资的经历,一直是看着别人做事情,所以我自己是有一个想法,一直想做点实业,想是自己有实操经验的这种实业,就是想去找一个平台我能够发挥一下的,所以就选了滴滴打车,找滴滴打车也是有缘分在里面的,我觉得更多的是缘分其实,因为我是去年九月份的时候当时以投资人的身份接触过滴滴打车,今年六月份又以投资人的身份接触了滴滴打车,还是挺有缘的吧跟这家公司。

网易财经:您跟滴滴打车这种姻缘是您找的它,还是它找的您?

柳青:投资人嘛,当时是有中介公司介绍,因为当时滴滴打车在融资,所以它就会找很多投资人去看这家公司,我也是被邀请的投资人之一嘛,高盛是被邀请的投资人之一,所以是有一个牵线的。

网易财经:我们看到你出任的职位是首席运营官。对这样一个职位,我们想知道你主要负责滴滴打车哪些具体的事务?

柳青:现在还是属于跟一个团队融合的过程,之后我觉得可能比较灵活吧,到时候看一下,应该是哪方面

网易财经:就是现在具体负责的业务

柳青:对,现在还在摸索阶段。

网易财经:我们看还有一个现象,就是当我们很多人知道你来滴滴打车,第一反应就是滴滴打车以后的融资肯定没有问题了,这首先肯定是对你融资方面信心的一个认可。但是我们想了解以后滴滴打车的融资是不是由你亲自操作,假如现在你是一个投资人,现在滴滴打车需要融资,你作为投资人的话会投多少?

柳青: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对,我自己肯定是,因为做了这么长时间投资嘛,我对投融资肯定会介入一些吧,会参与嘛,但是因为我们也有很强的团队,我们的CFO也非常强,他是另外一家大型的国际机构过来的CFO,所以也是非常强的背景,所以我觉得在投融资这块肯定都是团队去合作,我觉得投融资应该不是我们的一个工作重心,这个是一个比较水到渠成的,应该说就是拍拍手就做了的事情。

都是金额多少这个问题,我都把自己投进来了,你说这个问题还需要回答吗?我觉得真的,就是最重要的其实倒不是说今天估值多少,我们投多少,那确实就是,你也可以看看嘛,之前想投滴滴的企业还是非常多的,对吧,而且它也是一个有能力吸纳很多人才的,我觉得这是比较关键的啦,至于投多少,看你到时出一个价格吧,我们来看一下,对。

网易财经:你现在了解到的滴滴打车的现状是怎样的。

柳青:是,这个问题就比较具体了我说实在的,我首先先讲讲我为什么要选滴滴打车这个企业,其实也是大家一个相互选择的过程,因为我毕竟已经做了12年的投资嘛,如果说以我现在这些经历吧,我想做一个实业的话,更多的是从一个是不是有价值,就是这个事情本身是不是有价值这个角度去考虑的,我自己是一个打车族,很多时候我都在路边打车,身受其苦,所以当去年发现有这个东西,可以让我很方便的打到车,就不用日晒雨淋了嘛,所以这件事本身我觉得是个有价值的事情,这是第一个原因,就是为什么会来这个公司。

第二个原因就是我刚才讲的,就是我自己还是有一些小的圆梦嘛,我自己想要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就是做一点出格的事儿吧,我们就开玩笑,所以就来这个企业,如果说从价值的角度来讲深挖一下的话,你要看,我们叫出租车的空驶率,出租车空驶率在有打车软件之前大概是60%左右,北京,这是个区间,可能50、60左右,有了打车软件之后,这个降了20个点,就是从60%降到大概40%,这是一个很有说服力的数字,从对空气污染的影响减少了两个化工厂,这都是我们在做竞调的时候了解到的,本身这个行业还处在朝阳产业,这是一个有刚需的这么一个行业,也是为社会创造价值的这么一个行业,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这个东西是可以做的。

网易财经:刚才提到更多的是你怎么看到滴滴打车,实际还是它有哪些地方吸引到你的。

在你看来你觉得来到滴滴打车,你能带给它的是什么?

柳青:对,这是个很好的问题,我自己在想我要不要来这个企业,想的最多的一个是我能带来什么价值,还有我是不是能融合,我觉得这两个是可能所有的对我们这样的,不管是做investment professional 还是做consultant所有这种之前是做职业的人,要选择一份事业的时候都会有这种考虑,我自己感觉可能比较多的是视野方面的,就是我这十几年在一个非常顶尖的国际企业工作,我觉得受益最多的是在视野上的开拓,因为高盛也是,应该是集聚了世界顶尖的人才,跟这些人一起工作,所以知道什么是最高标准、最高要求。

同时因为我们服务或者合作的企业也都是世界最顶尖的,也看到了那些企业家还有里面的高级管理人员都是怎么样工作的,所以视野是很打开的,也看到过朝阳的产业,也看到过夕阳的产业,从经济周期上来讲也经历过一些波峰波谷了,因为我是2002年开始入行的,所以这几方面吧,从人的方面,从行业的方面,从规律性周期的方面来讲,我觉得都是我的视野还是比较开阔的,相比较来讲,来到滴滴这边也是希望能够把这个视野带到滴滴这个平台上来。

网易财经:其实滴滴现在的发展有很多的变化,包括每天可能都会有很多的变化,他们对未来它的发展变化,或者在你的预期中,这样一个企业会成为怎样的一个企业?

柳青:我们有一句Solgan我觉得说得很到位的,就是移动互联网,让出行更美好,现在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我也跟其实很多行业的大咖聊过这个问题,它是解决了很多基本的衣食住,买东西、吃东西甚至住,你都可以在手机上解决,但是有一个硬伤是行,衣食住行嘛,在行方面我想你们可能都有这个体会,就是出去不管是打车、上公交、上地铁都是一个很头疼的事情,像“滴滴”我觉得它的愿景我还是很认同的,它是想提供一个综合的解决方案,提升人们出行的效率,出行的形式当然有很多,打车只是其中的一种,只是今天的一个切入点,未来一定还是在不同的模块里面有自己的价值,从公交、地铁或者说我们所说的专车、商务车等等。

网易财经:能不能大概向我们透露一下下一步滴滴要做的一些动作?

柳青:我觉得可能主要的就是你刚才说的第一个,就是正规的高端商务车服务,这肯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还有像拼车、公交车,甚至咱们说其他的一切这种出行概念,我相信你们这么关注这个行业,肯定都很了解Uber在做什么对吧,因为Uber里面有很多前高盛的同事,我也跟他们有过沟通,我觉得大家都是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就是围绕出行,出行里面确实可以做得东西很多了,所以具体你说是先推哪个后推哪个,哪个计划,现在我们还在策划中。

网易财经:因为我们看到很多人其实对滴滴打车的盈利模式有很多疑问,有很多人觉得我们看到的是它在付出,但是这个企业是怎么去盈利的?

柳青:对,这是个很好的问题,这已经是个投资人级别的问题了,今天在这个领域里面坦白讲,我觉得是没有一个非常成熟的收入模式,但这里面有几个概念要区分,首先对一个行业你要看它的用户模式是什么,是不是真的有人用这个东西,今天吸引我的是因为这是一个有人用的东西,它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这是第一的。

谈完用户模式,我们再谈商业模式,就是商业逻辑是什么,什么是里面所谓的driver什么是output然后我们才谈到收入模式,今天我也是,因为这个行业里面不光是跟滴滴,其实我跟其他几家创始人关系都还是不错的,因为我做投资嘛,立场也相对中立,所以也都讨论过这个问题,我相信可能大家都是,还是都在探索的阶段,但大家可能都还是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就是这个东西今天是能够给用户带来价值的,只要它今天是一个有价值的东西,人们需要的东西,将来至于怎么商业化我觉得可以做各方面的积思广益的妙想。

第二节 坦然面对“补贴战”有竞争才能推动使整个行业

网易财经:现在打车软件行业到底是怎样的现状,它的一个竞争格局到底是怎样的。

柳青:我觉得这个行业应该还是处于一个,如果说现状的话是一个朝阳,是属于一个早期,就是早期,然后还在开发市场规模的这么一个状态,这个里面有几个含义,说早期就是说今天我不能够看出我今天有多少用户,我这个规模就已经定下来了,那天我听谁讲过一个,说你在预测市场的份额的时候,就当年发明汽车,福特那个人,人家问他说这个路上要走多少辆车,然后另外一个人就替他估算说你今天看这个路上有多少匹马,就应该能算到有多少辆车,但其实不是的对吧,其实后面车远远多于马的数量,因为你不能用现有的规模来规定这个市场,尤其是这种蓬勃发展的市场,用户的需求是不断被开发的,所以首先它早期,就是说现在的规模我觉得还远远没有到我们说真正它应该有的规模吧,它早期是早期在这里。

还有一个早期是属于,现在大家是有不同的人都在做这个事情,你要提到竞争嘛,不同的人都在做这个事情,这个也是为什么我的想法,我的想法就是这个行业只要是在早期的的,只要饼还是在往大走的过程中,越多的人做这件事情对这个行业整个是一个正向的推动,因为行业还是需要人推的,一家永远推不动,所以为什么比如说我跟不管是其他这几家的所谓的老板或者老总,我觉得关系也都还是挺好的。

我还是,大家互相很认同吧,我们一起把这个行业往前做,有很多人,我想你问题可能也会问关于说什么价格战,什么补贴呀,对吧,我相信大家都很关注这些问题嘛,那我真的是,我的看法就是,大家都是从竞争的角度去看所有的价格、所有的补贴,但其实你换一个角度,大家一起来了,是在教育市场,对吧。

这里面投的钱越多,吸引越多的用户来体验Uber也是这么做的,淘宝当年也是这么做的,对吗?其实你说这是叫价格战吗?我换一种角度我觉得这是我们一起把这个市场做到最大,因为我觉得中国在这个市场现在还是,真的是雏形,还远远没有到说谈竞争的阶段吧,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网易财经:刚才谈到了补贴战或者价格战这种商业的竞争模式。

柳青:对。

网易财经:在你看来,下一步滴滴打车还会采取类似的一些商业竞争模式去发展吗?

柳青:我们有一句话我觉得说的也很好,就叫跑出自己的节奏,在做商业的时候,一定是自己有一个比较既定的计划,就是想达到什么样的目标,通过什么样的路径去实行,而不是说我大部分经历都瞄着别人怎么做,我要跟它去竞争,去PK,那样的心态肯定是做不起来的,做不大的嘛,所以我觉得从你要说补贴呀,或者是说这些东西来讲,更多的是一个企业本身的一个商业化行为,就是它觉得这么做可以吸引到更多的用户啊或者让更多人有体验啊,就是它是个短期的手段,但它绝对不是一个目标。

所以这个我觉得可能会是比较灵活的看法,我自己是不太,我自己是觉得就是还是要做最终的做服务,就是做用户嘛,做用户就是要做服务,就是让每个用户都成为你的粉丝,这个不是通过补贴这种行为能够实现的,当然你除非你钱是无底洞了,否则还是要做服务,做产品,把这些客户真正变成我的粉丝,这是我们的,如果你说有没有很清晰的策略,这是我们的策略。

网易财经:下一步会有一些具体的执行方案出来吗,除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理解的补贴,还会有其他一些让消费者,让更多人体验的方式吗

柳青:我们肯定啊,我们还是希望能够不停地惊喜消费者的,通过我们的服务、通过我们的运营,但是这个东西不是,它是一个长期的慢工吧,就是消费者当你下了楼打不到车,你拿起滴滴能够打到车,这本身就是个惊喜,对吧,但是你知道这个过程不是那么简单的,我原来以为很简单,但是它其实是需要我们有很多算法工程师、策略工程师、产品工程师他们一起合力的,就是怎么能够把最近的车调度到你这边来,这本身在产品上不断地优化,算法上的不断优化,这是我们目前在这个阶段的一个重点,而不是在营销上,我觉得做运营永远重点是抓住核心、抓住实质。

网易财经:这种在中国和在国外这种打车软件的一个发展的话,你看有什么样的区别?

柳青:我觉得中国市场和国外市场还是非常不一样的,主要是从体量上的不一样,基本上中国市场可能真的就是几倍于,现在的规模也是几倍于它的市场了,用户的本身的经营形态也是很不一样的,比如说中国人可能还是对价格相对敏感的,所以要提供性价比非常好的产品出来,中国人其实还有一种说法,其实对服务的要求比美国人更苛刻,起码在美国,其实很多时候服务差不多就行了,我们也都坐过,比如美国航空公司和中国航空公司,大家还是有明显的体会有差别的对吧,所以其实中国人可能我们的中国客户,中国用户对服务的要求,我们的预期是要更高的,就是有一些,肯定是有很多方面的不同啦。Uber因为美国本身市场的特殊性吧,它是一上来就做的是商务专车嘛,所以它一上来它的收入模式还是比较成熟的,但是它的体量非常小,这是区别。

就是一个市场是看今天我是有个成熟的,就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呢,还是说我体量很大,我将来可能会发力?我觉得中国市场可能更是后者,就是我是一个体量很庞大的市场,但我今天可能大家都还在探索收入模式,但未来只要我把用户做好了,只要大家都口碑做好了,只要我的产品真正做到最顶尖,那我将来再发力,我觉得这个两种不同的模式吧应该是。

网易财经:我们看很多人也聊到滴滴打车或者聊到打车软件,包括很多投资人和消费者都会有一个概念,这个行业很烧钱,你怎么看待他们对这个行业这样的一个评价,包括我们看到近两年很多做打车软件的公司也好,或者开发者也好基本相继退出了这个行业,你觉得这些企业或者这些App做不下去的原因是什么?

柳青:其实肯定原因是多方面的啦,我觉得做企业还是很讲天时地利和人和的,你很难说就是因为某一个原因,比如因为缺钱这个企业不存在了,或者说因为管理团队不够好所以企业不存在了,对吧,或者是说它某一次的营销战役打得不漂亮所以它不存在了,我觉得这个都很难说,就像我有一个朋友他经常做这个比喻,我觉得他说的还是挺对的,就是我们做投资的人去研究一个企业,因为你问了很多这种比较规律性的问题嘛,就是经常我们的工作,做投资人的工作是什么?就是去研究规律性的东西,比如说一个企业成功了,我去分析它为什么成功,或者你刚才问的问题,一个企业失败了它为什么失败对吧,但其实这就有点像说一个人吃了七个馒头,饱了,但我们研究的都是第七个馒头,分析,殊不知其实他前面有六个馒头铺垫,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所以有很多很多不同方面的原因。

烧钱这件事情本身对打车软件可能是比较容易吸引眼球的,就是大家可能都,因为有很多媒体的报道嘛,大家喜欢看实事件性的新闻,谁烧了多少钱大家会去比较,但其实我自己觉得,这是一个,这只是标,不是本,其实真的本质核心是什么呢?就是这些企业都在做大量的投入,技术、产品,就是人的投入,其实钱本身就是对人的投入,同时培养客户,这个是一个因果关系吧,烧钱只是一个结果,不是说我因为要烧钱所以要烧钱的关系,所以对未来的话,我觉得我们还是比较盯住了,就是我要做产品要服务,因为这个我需要多少资源,我们会投入这个资源,然后我们也会看就是说,这个有个节奏,然后我们跟整个行业看齐,关键是我们做法要合规,然后我们要拉开差异化,这些可能是我们会比较关注的一些点,但烧钱本身这个话题并不是,我觉得不是一个大家需要特别去热议的话题吧。

任何行业都是需要大量的资本,对吧,养牛的,那你说要不要烧钱?要烧很多很多钱才能养出牛来,对吧,做芯片的,要烧很多很多钱,这是一个行业规律的问题,这个行业说门槛低是低的,但说高也高,就是因为就像我刚才说的,怎么样能够保证一个人,一个客户在家里打个电话就有车,这个背后是有很多很多铺垫,有很多很多基础工作要做的,这背后确实是需要投资的。

网易财经:你从投资家到这种企业的COO,现在涉及到很多经营层面的问题,我们有一个疑问就是你来滴滴会不会有很大的压力,包括像现有的老板会不会给你一些业绩的指标,或者业绩的任务?

柳青:现有的老板指的是程维吗?其实还好,我觉得这个真的是大家,就是,所谓的创业团队或者是大家有点合作伙伴的感觉,就是一种默契吧,我自己是一个对自己要求比较高的人,应该这么说,就是我一般自己对自己的要求高过别人对我的要求,但是确实今天我还提不出来什么要求,因为我还是在学习摸索,你今天我还没有正式入职你就已经找到我了,所以我确实很难说今天的目标或者怎么样,我也是一个希望做十分说八分的人吧,所以可能今天讨论这个话题还比较早。

但是确实我觉得我从我这边的合作伙伴也好,同事也好,得到的支持是巨大的,我觉得没有这种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还有解压,我是很难加入的确实,他们还是在这方面,因为都还比较了解我的个性吧,确实还是,我还是比较追求卓越的,所以确实开始的时候是有一些纠结,主要是纠结在我到底能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后来了解说,跟这个团队可以契合度很高,那我觉得我就有用武之地了,我觉得我就能发挥了,所以我觉得其实根本就没有说定量的去谈指标的压力,那更多的是对,真的是对所谓职业经理人的一种要求吧,我觉得我今天来也是带着大家一起来做一番事业的那种心情来的。

第三节 12年高盛生涯:让自己见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网易财经:你在高盛工作了12年,我们很少看到一个大学生从出校门到进入一个企业服务工作长达这么长时间,很多人说投行是一个压力很大的企业,或者一个行业,你同意这样的看法吗?是什么让你坚持在高盛工作了这么长时间?

柳青:首先在投行工作12年这件事,因为我们公司工作的人比12年长的还是挺多的,所以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有这么稀缺,我还不知道是不是同意这个事情。就我个人来讲,我觉得高盛的,就是我还是非常热爱高盛这个企业的,要不也不会待12年嘛,要不热爱的话,因为这里面还是帮助我自己的个人发展还是起到很重要很重要的作用,所以我对高盛是非常感谢的。我觉得可能有两个原因吧,我在高盛待12年。

第一个原因是我自己这个人还是比较,怎么说,比较喜欢打群架的,可以这么说吗,就是我比较喜欢团队的这种氛围和感觉,因为投行还是有不同的风格,高盛是一个特别特别讲究团队文化的,所以我的那个部门其实不是很大,因为做投资的嘛,大概就在,亚洲的话就四十几个人,中国就更小了,所以大家是朝夕相处的,有一种并肩作战的这种一种兄弟情谊吧,而且这些人都是异常聪明的,极为优秀的,大家在一起经常有火花,有这种大家能够头脑碰撞到,有火花的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老能找到惺惺相惜的感觉吧,在高盛里面,所以团队是一个,因为你跟这些人有感情了,所以其实挺难割舍的,这是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在做自我的发展过程吧,因为我自己总结,你刚才问我的时候我也在想,我觉得我的发展过程可能分了几个阶段,尤其是在进入职业化生涯以后,我觉得人可能都是经历过这几个阶段,首先是要了解自己,就在学生时代其实你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共鸣,但我自己是觉得我在工作以后才慢慢了解到我原来是个什么样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个性,在了解之后要接受自己,因为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像学生时代那样子觉得还挺完美的,在工作中发现有这样那样的瓶颈,你去找人客户开会,人不一定理你是谁,然后你去做一个工作,未必做得都是百分,可能老板也有不满意的地方,你就要慢慢接受自己的长板和短板,这是实现自己,就是你了解自己是谁了以后,然后开始去发挥长板优势嘛。

我觉得我这三个阶段都是在高盛实现的,所以我为什么对高盛还是充满了感情,因为它这个平台让我见到了不一样的世界。

我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是在总结就是突破自我了,就是我已经觉得我自己的这个职业生涯到了,做了很多我喜欢做的事情了,但我现在需要突破,进一步突破,就是做一些真正的事情,做一些我认为想起来会很兴奋,会很有意思的事情。

网易财经:我看你也做了十多年投资,你怎么看待当前中国的投资环境,包括你看好的一些行业。

柳青:对,这个是经常聊的话题了,投资的话是这样子,我觉得中国在投资这一块经历了一些周期的,因为我毕竟是从高盛出来嘛,所以我更多的是站在我们原来那个平台的角度上看,因为每个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个事情,像高盛是1992年到的国内开始做,那个时候的企业和今天的企业肯定不一样了,经历了很多波峰和波谷了,就是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到2001年的网络的泡沫,再到2008年的全球性的金融危机,经历了这些,所以每个阶段的企业有一些特性,我觉得在现阶段的话,和以前不一样的就是,现阶段肯定投资的热点更多的是内需拉动的,消费拉动的,内需消费里面包括了医疗,包括了金融服务,包括了移动互联网做的这些,O2O的这些基本上都可以囊括在这个大的范围内了,我觉得只要是这块,看清了这块,长期来讲我是不太担心的,我觉得是肯定会有长期动力去增长的。

而且就是大家说改革的红利释放的差不多了,但其实还是有很多的,比如说像混合所有制,就是像国企就是可以挑非常优秀的民营资本或者国际资本进来,这个东西对真正的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率,提高就业率,推动实体经济的真正往前发展都还没有发力,我觉得还是有很多发力点的吧,所以从投资的领域来讲,还是有很多可以做的,像移动互联网更是了,今天我自己都跳到这个行业里来了,所以我确实是看到有很多的机会在这边,所以我觉得做一个投资人最重要的是比较有耐心,除了眼光和专业性以外是比较有耐心,要想到自己能给企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因为今天的资本还是比较充足的,缺的是专业,缺的是专才,所以说一个投资团队如果见过很多行业,投过很多企业的话,确实还是能带来很多价值的,这样的投资人我相信,别说今天,十年以后、二十年以后也都还是会屹立不倒的。

网易财经:从高盛到滴滴,这个过程是不是心里会有一些纠结?比如说原来做这样的行业,现在到这样一个行业,因为我看你的微博上有一句话,叫人生如棋,棋如人生。

柳青:对,人生如棋,落子无悔。

网易财经:跟这个有一定的关系吗?

柳青:是,是这样的,你要问我说这个是不是有纠结,肯定有纠结,我是一个纠结型人格,但我纠结我就给了自己三天时间,所以我基本上是,我跟程总碰到是六月底,三天内我决定的,就是就来,所以说有纠结吗?有,但纠结的很长吗?也没有,三天的时间,主要是那时候我也看到了这个团队,就是滴滴的这个团队还是给了我一些震撼,我也是个比较信缘分的人,我觉得毕竟碰到了两次了,我又一支队移动互联网有兴趣,又是在北京,在我家门口的一家企业,就是都还是各方面都还是比较顺吧,但是如果说决定性的可能还是这个团队给我带来的一些震撼

第四节 加盟滴滴打车父亲柳传志他很支持我

网易财经:相比以前的工作,您觉得投资是不是你感兴趣的一个事业或者一个事情,比如说像你的工作选择,其实我们很多人也知道,柳传志是你的父亲。

柳青:对。

网易财经:包括你的家人对你这种择业是不是有一种影响,因为现在很多大学生都会听从父亲或者母亲的建议,比如说你的父亲他是不是希望你进入这个行业,或者他希望你从事哪些行业。

柳青:投资我肯定是感兴趣的,要不然不能做了十年,做什么事情不感兴趣不会做这么长时间,但是我把投资是这么看的,至少我之前吧,做投资可能更多的像一个职业嘛,就是我是一个职业的投资人,今天来滴滴呢,是一份事业,就是这个角色有一个比较大的变换,刚才其实因为之前我也想跟你聊到就是说我为什么会来滴滴,因为我也是边说边想的这个过程,我觉得就是对我这样子的人过来,一个重要的因素可能并不是家里的因素,一会儿我们可以聊到我父亲这边的想法,我觉得更多的是我自己内心的声音吧,我一直想找一个团队是我能够融合的比较好的,刚才我们也点到了,就是团队的融合嘛,我还是想找一个像滴滴这样的团队,它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团队,我在这边会觉得有空间施展,同时也是一个比较简单的团队,他们有一句话叫“简单做人、极致做事”这是一个我比较信奉的一个理念,这个是为什么我觉得来这儿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在谈我父亲之前,可能我觉得除了前面说的那些缘分也好,或者我对行业的理念也好,我觉得这个是整个决策里面最重要的一个核心环节,就是对这个团队,大家觉得有一个默契。

说到我父亲我觉得,我们家一直是这样子的,很少说是给具体建议,都是比较务虚,我爸爸也非常了解我的个性,我还是想做事情的,所以他也很支持,我提出来以后,他当然就是说,因为对企业不了解,他只是觉得我既然想去做事情,而且关键是我想做的还是运营方面的事情,还不是一个说我要到一个企业去,比如做它的投资部门的主管或者做CFO,我今天挑战的这个工作是一个跟原来工作可能跨度更大的一个工作,所以我也挺感谢滴滴接受我的,说实在的我从心底里是感谢的,因为这个还是有点知遇之恩的感觉,你知道吗?虽然说你们可能觉得我在投资领域里面做了十几年,但是我自己的内心我觉得我还是比较谦卑的,就是我知道我的短板在哪里,因为我毕竟没有在企业实际操作过,今天我碰到了程总,碰到了滴滴,我们大家一拍即合,他们也很认可,就是觉得我这个人做人做事的风格,和主张吧,我也同时觉得滴滴是一个很适合我的平台,这还是挺难得的,所以我父亲他们都给了一些非常原则性的东西,更多的是给我一些建议吧,到一个企业里面应该怎么做,可能没有在我的决策过程做太多的深究,更多的是给了一些,我也很感谢家里人,给我的更多的是支持,说到了一个企业应该怎么做。

网易财经:那应该怎么做?

柳青:我觉得我自己现在还属于融合过程,但是我觉得第一是抱着一个非常学习的态度,这一点是第一的,这个是知易行难的,尤其是我也看过很多行业了,看过很多企业,看过人家怎么做,所以我在来到这里的时候肯定开始的时候我就要提醒自己,这个企业是不一样的,我到里面是真的要挽起袖子要干活的,所以我觉得第一是要抱着一个非常学习的心态,然后我自己觉得自己已经是比原来又更接地气了,就是还是更多的去倾听吧,去了解,同事们大家心里都在想什么,这个企业的构架是怎么样的,未来的行业是怎么样的,就是很多很多我要学的东西,但是可能要理清思路,就是抓住比较症结的几件事情,这个是我跟我的合作伙伴比较共通的地方,就是我们都是对这种研究规律性的东西,研究方法性的东西很重视和很感兴趣,因为到一个企业里面最容易的就是被事务性的东西淹没,对吧,像我这个样子的,一直是做执行嘛,我的执行力是非常强的,但是很容易就被这些事情淹没了,所以首先要捋出大的线条来,看清目标、看清路径,这些都是我在学习的。

然后就是跟文化上的融合吧,但我自己真的感觉我文化上的融合好像还没有什么障碍,好像一来就融合了,就属于比较自然的这个过程,因为我周围的同事平均年龄都是1988年、1990年的,所以我在这边真的是年龄上算元老级员工了,但是感觉上还是挺不错的,就是没有所谓代沟就完全谈不上了,沟通上也都是很顺畅,所以这点我挺庆幸的,我本来想着挑战可能会比这个要大一些,我带着更大的决心来的,结果还没用上,接下来再看吧。

网易财经:我们知道像柳传志有一句话,建议很多年轻创业者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但是我们看你好像从高盛到滴滴,舞台是在变小了,你怎么看待这种从舞台大小的变化,再一个是我们知道之前是投资者,现在是一个创业者,怎么看待这种角色的变化?

柳青:我觉得我爸爸那句话应该不是说心有多大我就要跳到多大的舞台上,而是心有多大,我就要创造多大的舞台,是这个理解,所以其实正是这样啊,我觉得心有多大,你就想把一个事业做到多大嘛,这个舞台是一个心中的舞台嘛,是一个对未来的期望,对吧,我也是希望自己能够给自己的期望是说,我能够从一个职业投资人的角色转到一个做一番事业的,这样子的一个,应该,就是做事情的人的这么一个角色,对舞台来讲,今天多大是不重要的对我来说,关键是我能够发挥多少的力量让它变得更大,这可能是对我的考验了,也是比较有意思的事情,我今天我觉得做这些东西,也并不是说希望别人认可或者怎么样,说好不好,我其实还是比较朴素的,我就是想做一些不太一样的事情,就是想做一份有意义的事情吧,这个是你刚才问说,就是说这个心态的这个转化吧,可能更多的是在这一点上。

第五节 平衡生活和工作更多的是用心,而不是用时间。

网易财经:你也算是一个现代女性的企业家,也算是女性的职业经理人,你觉得作为一个女性的企业家,如何去平衡生活和工作这两部分?

柳青:我自己是在一个叫木兰会,它叫“商界木兰”的这么一个组织里面,里面确实是有很多的企业家,这可能是《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的,像蒙牛的孙总孙伊萍,就是挺多的吧,反正这些女性都在里面,我自己觉得绝对的平衡是很难的,这也是我跟很多女性分享的,就是你不可能每时每刻都保持一个平衡,这个是基本上不用说女性男性,我觉得基本上不用打性别的标签,都是很难做到的,关键就是有一个80、20的这么一个说法,我还是比较相信比如说跟家人,我是相信那种quality time ,就是那种高质量的时间安排生活,比如说像我要在家陪家人啦,或者陪小朋友啦,那我还是会非常投入非常专心的,我不会说陪他们玩的时候看手机,就是有的时候很多时候你感觉跟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其实你都没有花,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说你花的时间,哪怕就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时间,但大家都能感觉是一种很投入的沟通,因为小孩子是感受得到这一点的,所以其实我在家每天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质量还是比较高的,而且我觉得跟我的孩子们,因为我们之间感情非常非常好,还是有那种心连心的感觉,就是这种是用心,我觉得就是跟家人,或者是平衡自己的生活更多的是用心,而不是用时间。

往期内容

更多

猜你喜欢

意见中国
问答商学院
网易财经读书会

栏目介绍

  • 栏目定位

    企业家访谈录,对话商界精英,访谈行业领袖。 高端对话,深度访谈。

  • 栏目诉求

    通过与商业领袖的对话,向更多的人传递市场的力量与价值。

  • 播出周期

    周播栏目,每周一上线推送。截至2014年2月24日,已播出121期节目。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money163dialogue@163.com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摄像:陈罡 后期:刘甜甜 主持人:陈俊宏 配音:许一零 专题:杨顺霖 制作时间:2014.8 财经首页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163-9016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