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大集团汪建:符合科学规律的 我从来不退让

  • 完整版
    华大集团汪建:符合科学规律的 我从来不退让
  • 观念太超前与大家格格不入
  • 把基因组测序成本降低到千万分之一
  • 理想就是让大家活得长一点
  • 人均期待寿命最高已达109岁

汪建:怎样让中国人多活10年

2019-10-11
近期,《影响力》走进深圳国家基因库,专访华大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汪建,听他揭晓基因的奥秘与未来。

《影响力》 王文华

说起华大集团董事长汪建,许多人会将他与各种争议联系在一起。公开场合,他总在努力向公众解释“推销”华大和基因技术。但他的言论又常常惹来质疑。“员工必须活到100岁”、“不允许员工死于心脑血管病”……,汪建总是语出惊人,霸气自信。

华为董事长任正非说,“汪建是个有争议的神人,不知他说的话会不会有下一个突破呢?我们不妨宽容一些”。

对于社会上的质疑,汪建显得并不在意,访谈中,他说的最多的话是 “无所谓”、“多大点事儿呢”。豁达、坦诚、不迎合、不讨好,是汪建给我们留下的最直接印象。

近期,《影响力》走进深圳国家基因库,专访华大集团联合创始人、董事长汪建,听他揭晓基因的奥秘与未来。

“基因组科学影响力堪比工业革命”

汪建1954年生于湖南,14岁下乡插队,上世纪90年代去美国留学。医学专业出身的他,后来当过研究员,做过院长。为了参与人类基因组计划(1%部分),1999年汪建创建华大。

汪建喜欢挑战,不墨守成规,热爱冒险。2010年5月22日,56岁的汪建与王石、陈芳等从南坡登顶珠穆朗玛峰,刷新了国内登顶珠峰“最年长团队”。

对所选择的基因事业,汪建有着不容置疑的坚持和相信。他说,基因技术太超前了,是下一个时代的技术。“因为我现在做的这个事业对国家、对人民、对未来、对全世界都是好事情,它是绝对经得起任何科学的推敲,更经得起时间、空间检验的”。

“活着才是硬道理”,是汪建信奉的一条真理,“符合科学规律的,我从来不退让”。

汪建身上自然流露出的倔强和坚持,似乎让他和这个世界有些脱节。但他说,自己刚从22世纪回来,孤独是正常的。

“活在未来,混在当下”,是万通集团创始人冯仑送给汪建的八字箴言。汪建说自己彻底想明白了,他通读史书,认真研究工业革命以来的史料。历史的规律让他认定,“这场生物科技、基因组科学的革命可以堪比两个世纪前的亚洲工业革命。”

汪建说,生物科技、基因组科学将带来一个新的世界,“新的世界,它叫人类命运共同体,它不再是产了,过去都是为了产,工业革命工是为了产,这个命是为了运,是为了命运共同体,它这是命运共同体的基础的基础,错过这个机会后悔一百年”。

汪建认为,华大和他正在做的就是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核心内容。“人类命运共同体,第一步是人类利益的共同,最后就是生命的尊重、平等,活得长,活得好”。

“先天无残、后天无病、天下无农是华大的核心思想”

在汪建的构想里,“先天无残、后天无病、天下无农”是华大的核心思想,他将这种理念与刘德华主演的电影《天下无贼》做类比。

“我写了一个天下无贼到先天无残,然后到后天无病,到天下无农,这是华大的核心思想,我能不能做到这个?我又把刘德华的那个天下无贼看了两遍,深刻的理解它和当今社会的这个关系是什么。”

“对我来说我要讲先天无残大家不信啊,我说天下无贼是不是一个理想状态?它是,刘德华他们希望大家人心都是好的,那现在天下无贼基本上快要做到了,不是人心变了,而是整个社会条件发生变化了。”

让更多的人接受基因技术,汪建说最大的挑战是缺少学术上的重视。

“走到今天我们面临的挑战就是整个科技界能不能有对学术上的重视,学术重视就应该放在教科书里面去,你要没在教科书里面就很麻烦,临床医生说我刚从医学院毕业五年,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事儿?教科书不放进去,就很麻烦”,汪建说,“教育那一块如果不进去,民众教育和科技教育那条路是走不通的,它不信你啊,你费那个劲干嘛啊。”

为了让更多的人尽早看到基因技术的应用和成果,汪建说他也曾考虑过自己建医院,但是,华大的硬件条件和时间性都不具备。“我们自己的经济实力和人才培养都有一个过程,如果上升为国家战略,像所有这些系列三到五年就完成了,如果要靠我们做二三十年才能完成,而且中国的引领性可能就会丢掉了。”

他也想过寻找合作对象,但一向不喜欢商业化的汪建,又封死了这条路。“我在夹缝中间去说服我的合作对象,我说服合作对象他觉得好的时候,他又把他立即转化成全商业的操作,然后又会妨碍”,汪建说。

人类真的能活到100岁吗?

“我们华大基因对华大的定义非常清楚,就是我们所有的员工必须做到100岁不封顶”。2018年,汪建在一次公开场合的这番话,引发社会广泛讨论。

人类真的能活到100岁吗?汪建说,这其实不是他说的数字。亚马逊的畅销书《百岁人生》,开篇讲述人类已经进入长寿时代,当下这代人活到100岁将是大概率事件。书中预测了50%的生于2007年孩子的期待寿命,各国的情况中:生于2007年的美国人将有一半可以活到104岁,英国是103岁,日本107岁,意大利104岁,德国102岁,法国104岁,加拿大104岁。

“现在的医保社保大多都是治疗费用,花在预防上的很少。我讲一句难听的话,中国的CDC(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支配的经费,如果超过一半,中国的人均寿命轻而易举的提高10岁”,谈到国内的现状,汪建难掩激动。

在汪建看来,大比例的人实现高寿命并不是难事。但需要满足四个条件。第一是温饱问题没有了;第二基本的医疗保障有了;第三基本的养老保障、社会保障有了;第四是人生观、生活方式以及社会发展模式对人类寿命产生正面影响。

“实际上,寿命是评价一个国家、地区发达和不发达的根本因素。”汪建补充说。

资本市场最横的人质

在中国的上市公司董事长里,汪建算得上是一股清流。从他的内心来说,更希望对资本敬而远之。但华大想再上一个台阶,离不开资本的支持。

“(基因技术)应是一个国家战略,国家战略没有人执行的时候,由我们来扛,我扛不住的时候怎么办,只好向资本投降,资本需要我去公众化,这是我能摆脱的吗?”谈到资本和上市,汪建说。

2017年7月,华大基因登陆创业板,同年11月,华大基因股价冲破千亿大关,成为仅次于贵州茅台的第二高价股。截至目前,华大基因的市值在255亿元左右。

汪建说股价的涨或跌,不会让他产生困扰,“我为什么要用我的业余时间去娱乐别人呢,我业余时间自己好好娱乐一下不就完了吗?”。这时,汪建又展露出了他特有的乐观派性格。

尽管坐拥巨额财富,但汪建对物质生活并没有过高要求。他崇尚极简主义,调侃自己是“四无”人员,无房、无车、无西装、无污染。合身的运动装或者带有华大logo的T恤,是他最常见的穿着。甚至在正式场合,也不穿正装打领带。他骑自行车上下班,一双鞋可以从零上35度穿到零下35度,走遍世界几乎没有用过拉杆箱。

访谈最后,当问到未来计划将华大基因做成一家什么样的公司时,汪建笑言,对于华大而言只有机没有危。他说公司做大了是利国利民,做不好对自己和员工也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