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大鳄刘益谦的收藏经:“我就是个艺术爱好者”

  • 完整版
    投资大鳄刘益谦的收藏经:“我就是个艺术爱好者”

投资大鳄刘益谦的收藏经:我就是个艺术爱好者

2019-07-22
他被称为“中国巴菲特”,也是手握众多藏品的“艺术品投资大鳄”。他是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益谦。

《影响力》 王文华

在中国商界,他被称为“投资大鳄”、“法人股大王”,敢于冒险的他,在资本市场收割了巨额财富。

和多数成功人士的造富经历不同,他初中辍学,卖过皮包,做过出租车司机,开过百货商店,炒国债股票,买卖股票认购证,是从底层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商界传奇。

他被称为“中国巴菲特”,也是手握众多藏品的“艺术品投资大鳄”。他是新理益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益谦。

26年花在收藏上的钱“没法儿算”

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季拍卖会上,刘益谦以2.8124亿港元成交价,将一只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收入囊中,创下中国瓷器的世界拍卖纪录。三个月后,刘益谦在鸡缸杯付款和交接环节中,付款刷卡24次,他在交接过程中用鸡缸杯喝茶的举动,更是在网上引起热议。

对此,刘益谦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应称,“这鸡缸杯20年没见了,现在东西属于我了,就喝了一口,这是很正常的心态”。后来,刘益谦没再用鸡缸杯喝过茶,仅表示“那是个偶然机遇”。

事实上,鸡缸杯并非刘益谦在艺术品收藏界的首次出手。1993年,刘益谦踏入艺术品投资领域,收藏范围从古代字画到现代油画,从珍稀瓷杂到古代家具,从邮币到玉石,无所不包。

但他的每一次收藏都遭受外界非议,甚至陷入真伪、抄袭风波。

2013年9月19日,纽约苏富比“中国古代书画精品”专场拍卖中,刘益谦以822.9万美元(约5037万元人民币)竞得《功甫帖》。当年12月,上海博物馆书画研究部三位研究员称刘益谦拍回的这件《功甫帖》是“双钩廓填”的伪本。苏富比则坚称《功甫帖》为苏轼的作品。

2019年,艺术家叶永清被爆抄袭比利时艺术家作品。刘益谦透露,他也曾购买过叶永青抄袭自比利时艺术家的作品,花了一百万元不到。

有媒体报道称,2009年以来,刘益谦和妻子王薇每年都要花10亿多在艺术品收藏上。踏足收藏界多年,总共花了多少钱,刘益谦说他也算不清楚了,“这个没法儿算。这么多年花了不少钱了”。

“1993年到现在26年了,26年花的主要的钱,就在这里。平时也没什么消费,就是吃饭能有多少消费。”刘益谦补充说道。

做美术馆是“赔钱的生意”

除了收藏之外,刘益谦和王薇夫妇于2012年在上海浦东新区、2014年在上海徐汇区设立了两座龙美术馆,并于2016年在中国西南的重庆建设了第三座龙美术馆。“相当于说原来是个个人爱好,那么现在有了美术馆,向社会承担着公共教育的问题,责任心更大了。”谈起做美术馆,刘益谦说,“产品的要求也越来越高,自己没事给自己找压力。”

而对于美术馆的盈利问题,刘益谦直言目前是赔钱的生意,甚至“越赔越多”。作为一名商人,刘益谦称每年在美术馆上要赔进去几千万元,听起来并不是划算的生意。刘益谦说他将美术馆定义为公益事业,在未来几十年很难找出盈利模式。

“全世界没有美术馆、艺术馆、博物馆赚钱的,没有这种盈利模式,也不可能你就能找出来啊。”对于能否赚钱,刘益谦显得淡然。

尽管在藏品市场屡屡一掷千金,刘益谦却自谦不懂艺术品,“太多人问你懂不懂,他首先把你定到一个很高的高度,那你肯定说我不懂啊!”但他又表示,相比于社会公众来说,自己肯定更懂。

对于外界称他为“收藏家”,刘益谦则说他只是个“艺术爱好者”。

艺术品只买贵的:“贵有贵的道理”

对于收藏艺术品的标准,刘益谦曾公开说“只买贵的”。他认为贵有贵的道理。

“这个贵,不是说一句话两句话说得明白。你如果讲这个东西,同样一个艺术家的作品,他可能一辈子创造的作品,95%不是他的创作,他是在应酬;可能5%才是他的创作。艺术家的作品也是跟社会组成一样,总有二八法则。”刘益谦如是认为。

而对于中国艺术品市场,刘益谦有着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已经经历了第一轮价格的普涨,“随着老百姓的生活改善,随着我们对文化的重视,开始从单一的物质享受到精神层面的享受,有了这种追求以后,这个就会普涨。”

随着社会对艺术的了解,艺术品的价值开始逐步分化,“就知道这个贵是应该的,这个便宜是应该的”。刘益谦说,现在整个社会对艺术的理解越来越多,市场上普通的艺术品价格基本上停在那里了,好的、特别稀少的、历史地位特别高的艺术品现在很难找。“好东西找不到,而且好东西特别贵”。

“比如说齐白石和张大千的画,两百张‘张大千’,人家可能都记不住你有哪两百张‘张大千’,但是可能中间有一张画是张大千画得特别好的,人家就会问你‘这张画还在不在你这里?’,他可能只记住一张。”刘益谦说。

尽管在艺术品市场斩获颇丰,但刘益谦也曾遭遇踩雷事件。2019年,艺术家叶永清被爆抄袭比利时艺术家作品。刘益谦曾花2000多万元收藏了叶永清五幅作品,其中就包括叶永清的抄袭作品。

谈到此事,刘益谦说,“相当于你买了这么多艺术家作品,就当成买股票一样,买了一个ST退市了呗,这样想不就想明白了嘛。”

在他看来,中国几乎很少有西方当代艺术。在西方博物馆经常看到中国的艺术品在展出,而中国的美术馆或者博物馆很少有西方的艺术品。未来,他收藏关注的重点除了中国古代书画、古典艺术包括瓷器、古董之外,还将投入更多精力关注西方当代艺术。

上市公司困境“主要是经济环境造成的”

2019年1月31日,上市公司宏图高科(600122)发布公告,称2018年公司亏损4亿元-6亿元,亏损原因是全资子公司北京匡时2018年营收、净利润下滑,无法完成对赌条款的业绩承诺。

北京匡时则表示,宏图高科未能支付第二期交易对价,双方早已签署协议解除对赌条款。同时,双方还约定宏图高科将已经过户至其名下但尚未付款的北京匡时40%股权分别返还给北京匡时原股东,但宏图高科未能履约。

双方各执一词陷入僵局。2016年12月,宏图高科宣布收购北京匡时100%股权。作为国内排名靠前的艺术拍卖公司,北京匡时与资本大鳄刘益谦关系匪浅,刘益谦还曾计划参与到宏图高科收购北京匡时的募集配套资金方案中。

宏图高科遭遇资金困境只是当下上市公司处境的一个缩影。刘益谦说过去三四十年企业一直在做大做强,讲规模、要做大,比较浮躁,现在去杠杆,短期资金投资长期的东西,中间资金链断裂,投入的东西无法产出,也收不回来。

在他看来,这主要是经济环境造成的。刘益谦认为,这种困境起码会持续两三年时间,“现在资金链紧张。原来到处并购、收购,现在天天叫他还钱,谁受的了啊,现在处置也不好处置。事实上还是‘一刀切’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