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嘉宾

更多

兰世立

东星集团创始人

东星集团创始人,曾任东星集团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2005年被《福布斯》杂志列为中国富豪榜第70名。 (详细)

本期公司

更多

公司名称:东星集团
公司性质:民营企业
创建时间:1991年
主营业务:航空、酒店、旅游、房地产
(详细)

文字实录

更多

第一节  借款还是转让?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中国民航业进入低谷,民营航空公司——东星航空的资金链也陷入了紧张状态。为此,东星航空的创始人兰世立向融众集团融资,以求渡过难关。据兰世立方面的消息,当年7月他将东星旗下的东盛房地产所有股权抵押给了融众集团,借款3.15亿元,但之后融众只支付了8000多万元便不再付款,导致东星航空破产。

2010年,东星及兰世立起诉融众集团,要求解除合同,可还未等到判决结果,兰世立就因犯逃避追缴欠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2012年,东星诉融众股权纠纷案一审宣判,兰世立败诉。2013年,二审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撤销了原审判决,发回湖北省高院重审。

2014年2月19日,本是案件重审开庭的日子,但法院却在前一天通知延期开庭。 

网易财经:你怎么看延迟开庭?

兰世立:我觉得主要是媒体来多了,他们会慎重对待。

网易财经:你认为,这个案件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兰世立:其实案子很简单。我们当时拿16亿的房产去找他借3.15亿的钱,而且合同已经很清楚,是以股权做抵押,而且他在借款过程中本来承诺3.15亿,最终只借了8000万。后来,他就伪造了一个出资转让协议和董事会决议,在工商局骗走了股权。如果从《民法》的角度来讲,他就是典型的以合法的形式掩盖了非法的目的,放高利贷。从《民法通则》来讲,显失公平任何协议、合同都是无效的。你拿8000万要骗我16亿的资产,这是一个铁的事实,不管怎么去讲故事。换句话讲,即使这个股权转让合同成立,比如股权转让协议是3.15亿,那他也只是部分履行了8000万,这也导致他的根本性违约,合同同样可以是无效的。

网易财经:你们现在的诉求是什么?

兰世立:我们就是要求确认这个合同无效,返还资产,返还股权。

第二节  肥肉还是陷阱?

兰世立口中的这个他,指的就是谢小青,本案被告融众集团的董事长。融众集团,成立于2001年,是由弘毅投资、金榜集团以及其他创始人共同投资控股的股份制公司,具体经营小额贷款、融资租赁、融资担保等金融服务。

对于兰世立的“高利贷”指控,谢小青曾公开回应,由于融众灵活的机制,因此他的投资行为相当于一个短期风投,并且兰世立承诺过给予1.5倍的回报。而对于“借款说”,谢小青则坚称是股权转让,并且是兰世立恳求他收购东盛地产的,所以才会支持李军、杨嫚两个投资人的收购行为。

谢小青:现在口口声声说我侵吞了他的资产,8000万侵吞了16亿的资产,受让人受让了这个股权以后,应该说是一场浩劫、灭顶之灾。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或有负债有这么严重,已经高达十几亿人民币。东盛房地产的光谷中心花园的烂尾,包含各种阴暗面,银行的虚假按揭、社会融资、银行融资、一房多卖,牵扯到辽宁公安厅的经侦总队到我们这来,当时涉及到的合同诈骗款项用东盛房地产担保等等。

网易财经:谢小青说,东盛地产本身存在着重复抵押的问题,还涉及到很多债务问题,你怎么看他提出的这一系列证据?

兰世立:我觉得他说这些话毫无根据。就东盛案来讲,谢小青的两面性特别有意思,他在一审湖北省高院和二审的最高院,他的律师、代理人包括他自己,一再强调,所谓的股权转让协议与他无关,是我们和李军、杨嫚之间的关系。而在媒体上,他又一再说东盛债务这那的。那么既然与你无关,你有什么资格讲呢?既然与你无关,你为什么能讲出这么多故事来呢?我觉得,对我们未来的审判会很有利。

网易财经:他之前讲到,你们把借去的钱准备用做东盛地产的,但是实际上是挪用到了航空这方面,你怎么看他这个指控?

兰世立:听这个话我非常高兴,首先他证明我只是借款而不是转让,只要是借款,这个官司我们就不用讲了。事实上,他就佐证我们是名为转让,实为借款,他这种说法就更证实了,我们仅仅是一个抵押借款关系,而不是一个转让关系。事实上我觉得,他这种说法刚好证明我们的诉求了。

第三节  恩怨始于袁善腊?

虽说今天的兰世立与谢小青反目成仇、对簿公堂,但在言及他们的首次会面,双方似乎并未发生不快。谢小青曾给表示,他是被一位李姓行长引荐给兰世立的,目的是帮助兰世立还银行欠款。对此,兰世立却给出了完全不同的版本。

网易财经:你和谢小青是这么认识的?

兰世立:当时航空公司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由于一系列灾难,出现了一些困难。当时我们向武汉市政府,包括湖北省政府,都提交了报告,就希望政府从政策,包括资金,尤其在减免税收方面,给我们一些支持。这个报告我不知道是哪个省市领导批准以后,就挪到袁善腊手上,他当时就找我们,叫我到他办公室去讲,就说你们现在主要的问题是什么,我说主要还是资金问题,他说资金问题你找政府有什么用呢?我还不如给你找个朋友,给你借就好了。在这种情况下,就把谢小青介绍我认识,就通过他这里来借钱。我们当时本来是希望找政府来求助,最后被引到了高利贷的路上。

网易财经:就是你之前没有见过谢小青,是经过袁善腊引荐的。

兰世立:对,没错。

袁善腊,前武汉市副市长,当年曾主持东星航空破产的工作。在谈及即将重审的东盛地产股权纠纷案时,他表示此案的证据都是铁证,案件是铁案,他相信重审将会维持原判。

网易财经:袁善腊说这个案件是铁案,证据都是铁证,你怎么看的?

兰世立:袁大副市长准确的讲,是一个前武汉市副市长,说这个话我非常高兴。第一,他还以为自己是一个坐在副市长的位置上,可以随意说话,今天我想他作为一个普通公民,即使他是坐在武汉市副市长上,他也无权对湖北省高院正在审理的案子,做出任何评判和推测。他的话说是铁案,而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将铁案撤销重审了,难道一个前副市长的话比最高人民法院的裁定还有效吗? 

第四节 未到山穷水尽时?

网易财经:在袁善腊组织重整工作的时候,东星航空股的权东是这样的:东星集团占40%,但是已经被农行冻结;东盛地产占了32.7%,但是因为官司未了,被法院查封;东星国旅占20%,但是抵押给了郑州机场;剩余的7.3%抵押给了融众。在政府看来,东星航空的资产已经是乱糟糟的一团了。是这样吗?

兰世立:我觉得他这个话首先是非常好笑。我记不清楚当时抵押的状况,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时东盛在航空公司的股权是有银行作为抵押了,准确讲是担保,郑州机场确实有20%国旅的股权,还有40%既没有抵押也没有担保。作为一个公司来讲,股权抵押担保其实跟公司本身资产经营没有任何关系。多少人买商品房通过按揭贷款,从买第一天起就一直抵押在银行,甚至到老了至少60岁,这几十年都抵押在银行,那就证明这个房子乱糟糟了吗?

网易财经:我记得你说过,当时东星航空并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帐面上还有2亿资金,那为什么当时还去融众借钱?不矛盾吗?

兰世立:一点都不矛盾。我们借钱是在2008年7月份,当时由于民航局更换新的领导人,我们有4架飞机一直在法国放了整整6个月,这6个月的时间我们至少损失有1-2个亿。在10月份以后,4架飞机回来了,9架飞机(原有5架)投入营运。事实上现金改善了,成本也增加了,尤其到(2009年)元月份已经开始盈利了。我刚才讲的是7月份开始借款,事实上我们借的是8000多万,只用了3000多万,还有4000多万是在帐上没动。我们担心的是,金融危机延续,更重要的是飞机回不来以后,会出现更大的(损失),事实上是作为一种应急的准备。

再一个现在媒体都有一个误解,或者是公众也有误解,我们是缺钱,但是是不是缺到经营不下去了?是不是缺到就要破产了?那就要想一下一个企业破产很重要的原因是债务,而我们即使到资产清算的时候,并不是有人通过向法院起诉,查封或者拍卖我们的资产,而造成破产,而是把我抓了以后,公司接管了,资产交给国航了,然后再对外制造一个假破产,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

第五节 破产大戏终上演?

尽管兰世立坚称,当年的他并未走到山穷水尽,但现实却给了他无比猛烈的一击。2009年3 月14日,应武汉市人民政府请求,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决定,自15日0时起,暂停东星航空公司航线航班经营许可。3月15日,兰世立在珠海机场试图出境时,被警方控制,而当时距停飞令的发出还不到24小时。半个月后,武汉中院立案受理了由6家债权人提出的东星航空破产清算申请。

网易财经:对于“停飞决定”,你是什么看法? 

兰世立:如果停飞的话,可以说整个程序违法,结果更违法。首先是由武汉市政府在袁善腊的操纵之下,出来一个关于停飞东星航空的函,一个武汉市政府凭什么发函要停东星航空的飞机?不仅停我们的飞机,还去接管。作为武汉民航,是由民航局自上至下独立管理的,一个专业的政府部门。武汉市政府以及武汉市政府所有部门,是无权对东星航空下达任何行政指令的,这是一个前提。所以它发这个函首先是违法的,而说的三条就更违法。第一条说的是兰世立暂止出境。这个我觉得很好笑,我是个新加坡公民,我出境要向谁请示,向谁报告吗?第二说的东星航空债务太多,第三是东星航空有安全隐患。第二条债务多需要你政府出文吗?法院干什么去了?第三是安全隐患,武汉市政府怎么知道航空公司有安全隐患?最有意思的是在元月份,我们已经经过了当时的中国民用航空局,民航中南局以及湖北省民航安全办,三级民航管理机构的安全审定,最后评定的是94.71分,是中国民航有史以来比较高的分。这个安全审计是管三年,而我们在元月底出的审计证明我们是安全的,到三月中旬就不安全了吗?

更重要的是中南局接了这个函以后,这个函是武汉市政府3月14号下的,而且那天是星期天,而民航中南局当天就下了一个关于停飞东星航空的函,这正是行政滥作为,典型滥用职权造成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明确规定,对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行政处罚,必须履行严格的法律程度,其中就有三条:第一,你要告知当事人,要告诉你,我要对你进行处罚;第二,要进行听证,也就是当事人有辩护的权利;第三,必须进行调查核实有相关证据。而民航中南局仅仅凭武汉市政府的一个违法行政的函,就下达了停飞通知,事实上为违反了《行政处罚法》的规定,所以我们当时去告民航中南局。

网易财经:你当时珠海是干什么去了?

兰世立:不是干什么,而是在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我不得不走,要考虑人身安全。

第六节 祸起国航收购?

对于东星航空被停飞的原因,当时业内就有声音怀疑是“收购战”引起的。原来在2009年1月,中航集团便开始与东星航空接触,洽谈旗下的国航收购东星航空的事宜。但到了3月13日,东星航空却发布了严正声明,正式拒绝与对方的股权合作。两天后,东星航空便被停航。

网易财经:当初跟国航之间进行资产重组的时候,是你主动找的国航还是国航找的你?

兰世立:这就是谢小青,因为谢小青和国航的关系。说简单点,谢小青和袁善腊为了提前收8000万的款,当时就介绍国航,因为融众的母公司是香港金榜,金榜这个董事长就是王军,王军直接跟孔栋(时任中航集团总经理兼国航董事长)联系,是这么个关系。

网易财经:当时你觉得国航作价很低,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兰世立:我觉得这是误解。我们要看到本身,从现在看来,事实上整个过程就是谢小青、袁善腊,甚至可以说相互勾结国航做的骗局。当时有两个问题,第一,我们在国航谈价钱谈不成功,我们最早谈的条件是8-10亿收购30%(的股权),不到一个月他们就变成了希望1.4亿收购我们东星航空。当不成功以后,袁善腊就动用武汉市公安局经侦处,在一周时间用不同的罪名抓了我四次,每次抓了放,放了抓。后来是因为我向省市领导写信,说袁善腊和谢小青利用公安逼着我去卖航空公司,后来批示以后他才不能动用警察。

除了这个过程以外,他为什么能骗取省市领导,都支持他们这么去做或者认可呢?袁善腊和谢小青就开始说东星航空欠债58亿,而且通过他掌控的媒体对外发布消息,说欠债58亿,然后国航将会重组东星航空,而且直接由湖北省政府跟它签协议,将会在武汉投资50-100亿,在武汉打造所谓中航集团在武汉的华中基地,将投放50架飞机,开通武汉-巴黎、武汉-伦敦,武汉-纽约的直航航班,所谓将武汉市建成一个国际化的航空港,实现武汉航空国际化的梦想。可是五年过去了,我们看到这都是谎言。什么叫谎言?就是事实不成立,结果没实现。当时东星营运的是9架飞机,我们订购的是28架飞机,而现在的国航湖北公司只有6架飞机。我觉得他从开始就编制了馅饼,来诱骗省市领导,来取得航空公司。

网易财经:有一个传闻,说你跟政府提过,要龟山的旅游经营权,还有地块。这是真的吗?

兰世立:袁善腊最不要脸的地方,就是在这里。我当时就不同意,最后他和中航集团,尤其谢小青一起采取欺骗的手段,包括当时还有教委的人参加,说你就1.4亿卖给他吧,其它的损失我们政府会补给你的,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说那补什么呢?他说你要土地、要政策,你就尽管提。当时我们确实就提出一个要求,我投入8个多亿,你只要给我8个多亿我就退出。当时我们就提出来,一个原来航空公司征的1500亩地里面,我们要500亩,留下来给自己。然后我们在武汉的龟山电视塔,希望把整个龟山(景区)进行统管,包括有一片土地给我们。他说,好,没问题,都给你。他首先要求我们提,也答应了,最后逼着我们签字的时候,就让我们先把公司1.4亿卖掉,所以我们最后的纠纷就在这里。我说你要把你答应的提议的这些补偿到位,或者同步到位,我才能签这个协议,你要是你空口大白话说完了,不兑现怎么办?所以他最后说,我们向政府提无理的要求。有点清醒意识的人都明白,我和中航集团的重组,我凭什么向武汉市提要求?问题就来了,我提要求是一定有原因的,因为你逼着我低价出售,因为他们说要为了实现武汉的国际化航空港的梦,为了武汉市湖北省的利益,牺牲我东星,牺牲兰世立,那我当然有权提我的要求,或者他要求我提这些要求。

第七节 重整自救无果

2009年3月30日,武汉中院正式受理了东星航空破产清算申请。由此,也开启了东星和部分债权人的“自救”之路。按照我国《破产法》的规定,对于濒临破产的企业可以在和解、重整和破产清算三种程序之间选择。

2009年4月8日,中航油向武汉中院提出对东星航空重整的申请。

6月22日,东星国旅向法院递交申请,引进上海宇界作为战略投资者重组东星航空。

8月17日,信中利投资集团董事长汪潮涌向法院提出申请,欲出资2-3亿重整东星航空。

8月25日,东星国旅再次向武汉中院提出重整申请。

但可惜的是,这些重整申请不是未予受理,便是被驳回。

2009年8月26日,武汉中院一审裁定,东星航空破产。至此,东星航空成为了中国第一家破产的航空公司。

网易财经:当时除了国航之外,还有其它的比如机场或者民营资本,想重组东星航空。当时你有没有中意的公司?

兰世立:所谓他们对我们提出进行破产以后,几乎我们的主要债权人,包括中航油和各大机场,其实有18家企业提出重整。一个破产的公司有18家企业提出重整,我想世界上罕见的,尤其中航油,它是联合了中石化、中石油、中航油三家500强企业提出重整,都被他们拒绝。在申请破产的时候,我们都不知道,提出破产要有严格的程序,必须要听证,必须当事人举证,而且要15天的时间。他们在别人提出申请的当天,就裁定破产,而最后的破产实质更是对外宣称破产。

网易财经:当时信中利的汪潮涌先生,也想参与到这个资产重组当中来,但是听说他的资本是不符合要求的?

兰世立:这是更为荒唐的话。当时汪潮涌和我们集团,也就是东星航空的最大股东,联合重整。首先是武汉市中院拒绝重整,裁定驳回不受理重整。而我们上诉到湖北省高院,湖北省高院是撤销中院的判决,裁定必须受理。可笑的是武汉市中院当天受理,当天就驳回来了,效率高到什么程度?而且第二天就宣布破产,而且裁定书,如果有机会给你们看的话,就更好笑。说东星航空飞机都被人收走,资产都不存在了,现在已经不存在重组的基础,这个航空公司在没宣布破产以前,任何债权人、股东都有权提出重整,也就是在宣布破产的前一天我们都有权,凭什么这个基础没有了?我想这些东西他们是违反了基本的法律程度。

网易财经:如果当时没有政府介入,你在选择重组的对象上会有什么要求吗?

兰世立:我们这个重组是在受理破产以后,而在没有受理破产以前,高盛已经决定1亿美元投资我们东星航空25%的股权。

网易财经:这个协议当时有签吗?

兰世立:不光有签,我们和高盛签的,而且国家七部委全部审批完毕了。

网易财经:但是后来不是因为金融危机的缘故,高盛也受到了影响吗?

兰世立:受到的影响并不影响这项投资,正式签订了协议,只要高盛存在,除非它破产了,无法履约,只要它存在就要履约,这是基本的契约精神,中国最缺的就是这个精神。

网易财经:如果没有国航收购这件事情的话,你觉得东星航空有可能怎么样度过当时的危机?

兰世立:会非常好,事实上这个危机已经完全度过了。我们2009年就开始盈利了,其实全中国的航空公司已经超过了盈利最好水平,当时像三大航空公司都盈利几十亿,而我们当时从1月份盈利1100万,2月份盈利1700万,事实上这个危机已经度过了。准确讲我们度过了金融危机和中国民航最低潮的时候,已经上岸了,结果又被别人推下了水。

第八节  坚信市场化的明天

2011年2月,东星集团将民航中南局告上法庭,请求法院判令停飞行政处罚无效,结果两审皆败诉。在诉讼中,民航中南局曾表示“东星与国航重组谈判破裂”是停飞决定的考虑因素之一。

2011年7月,在狱中的兰世立向纪检部门递交举报信,检举时任武汉市常务副市长的袁善腊,存在索赂、挪用公款、帮助黑社会组织等多项违法违纪行为。当年12月,湖北省纪委宣布,经调查,袁善腊不存在兰世立举报的问题。不足半月,袁善腊辞去所有党政职务,从副市长的职务上“裸退”。

网易财经:中南局的那个案子你们后来败诉了,有没有下一步的打算?

兰世立:我们不排除还会继续申诉和上诉。

网易财经:袁善腊表态说要控告您诬陷,您对这个怎么看?

兰世立:我非常高兴,他为什么等到现在才控告?他几年前干什么去了?我们控告他已经好几年了,我很希望他来控告,这样我想他控告以后,法律会辨认我控告他有没有理由,是不是铁证如山。

网易财经:其实在2008年,中国航空业的亏损是普遍的情况。你怎么看国有航空和民营航空的不同待遇?

兰世立:当时国资委是给国航注资100个亿,东航50个亿,南航50个亿,这就是最典型的差别。像中国航空集团,当年亏损130个亿,如果不是国有的,早就清盘了。真正破产的应该是它,而不是我们。

网易财经: 在2008年之后,航空业出现了一种国进民退的情况。作为一个业内人士,你对现在民营航空的环境有什么观察?

兰世立:我觉得会有所好转。你说的对,在2007年、2008年,中国的航空业出现了大量的国进民退现象,而过了五年以后,今天又开始对民营航空开放。这个我觉得就证明,谁也阻挡不了市场化进程,谁也阻挡不了历史的进程,即使是短期的后退,未来还是要向前走的。所以现在对民航开放,我觉得是航空业的进步。全世界来讲,美国、英国这些大量的发达国家,国有航空基本上会退出市场,最终都会市场化,就是民营化。

网易财经:你觉得什么样的环境,对民营企业家来说是比较理想的?

兰世立:我想看看中国的情况,哪个地方经济发达,哪个地方民营企业就发达,哪个地方民营企业和企业家的生存环境好,当地的经济就比较好。全国比较发达的地区,一般都比较重视民营企业,像沿海的,从广东、广西、福建,甚至包括江浙、山东,环境就比较好,内地就相对差一些。主要是观念意识,很多官员自认为,天下之大莫过于皇土。

网易财经:你之前说,以后要里某些官员会远一点,能明确一点吗?比如哪一类?

兰世立:私心比较重,滥用职权,行政乱作为的官员。一个官员如果不能遵守官员的本分,也不能遵纪守法,我觉得就应该离他远。

网易财经:你准备创业吗?

兰世立:有一些计划,有一些甚至在实施之中,但是现在恐怕不太方便透露。

网易财经:会跟电商方面结合吗?

兰世立:不排除。

网易财经:你出狱后说有两条路,要么退休,要么重新创业,为什么选择了后者?

兰世立:我觉得首先我还年轻,未来还有这么长时间,再同样我出来以后,审时度势的话,在拜访这些朋友,包括和媒体互动,还没我想象得那么糟糕。如果大家真的不认同你,就认为你是一个罪犯,你是一个破产者,那我就退休算了。从现在来看,有这种观念的人很少,甚至说我还没有碰到,所以我觉得我还可以有机会。

网易财经:你当时去看王石先生的时候,他后来发了微博说,看一个人不是看他成功的那个高度有多少,而且看他在跌落低谷之后的反弹力度。你的心里有什么感想?

兰世立:这事实上是巴顿将军说的话。我觉得他在这个时候以这种形式说这个话,是对我的鼓励和期待。同时也看到那条微博被中国很多企业家转了,包括康泰的陈东升、当当网李国庆,还有信中利的汪潮涌,很多著名的企业家去转。我觉得一方面这些企业家确实都是好朋友,另一方面他们也是给我一个支持鼓励。

网易财经:我看到有报道说,你可能会做互联网项目,王石和李国庆都会给资金上的支持,是这样的吗?

兰世立:这是一个误解。我从来没有说他们给我资金支持,也没有说做互联网。要说缘由的话,还是王石那条微博。大家就问,王石会支持你吗?我说是的。李国庆会支持你吗?我说是的。他说是资金吗?我说应该说是更多的,不仅仅限于资金,全方位的支持。原话是这样说的。(嘉宾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往期内容

更多

猜你喜欢

意见中国
问答商学院
网易财经读书会

栏目介绍

  • 栏目定位

    企业家访谈录,对话商界精英,访谈行业领袖。 高端对话,深度访谈。

  • 栏目诉求

    通过与商业领袖的对话,向更多的人传递市场的力量与价值。

  • 播出周期

    周播栏目,每周一上线推送。截至2014年2月21日,已播出120期节目。

了解更多

联系我们

电话:010-82558541
邮箱:money163dialogue@163.com

0人跟贴 | 0人参与
网友跟贴 0人跟贴 | 0人参与 | 手机发跟贴 | 注册

跟贴热词:

文明上网,登录发贴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易立场。

栏目制片人:陈娅玲 编导:张宁 后期:浦鑫 采访:张鸿雁 专题:曹东辉 日期:2014.2.21 财经首页  

主编信箱 热线:010-82558163-9016 意见反馈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网络营销 - 网站地图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