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看点

往期回顾
  • 精华版

    希望中国降低企业成本

  • 完整版

    希望中国降低企业成本

  • 中国移民越来越年轻化

  • 中国人的素质有待提高

  • 能成功因为我最勤劳

  • 现在企业税负成本太高

  • 中国要更好必须国际化

丁颖:希望中国降低企业税负成本


作为侨外集团的掌门人,丁颖已经带领这家出国服务行业的领军企业走过了近二十个年头。在事业上,她是大气干练的女强人,在家庭中,她是温婉包容的母亲。她最自豪的事,就是看着两个女儿健康快乐地成长。

撰文:李兆元

初见丁颖,满怀自信、大气干练是她给人的第一印象。作为侨外的掌门人,丁颖已经带领这家企业走过了近20个年头。

1999年,侨外在广州珠海成立,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逐渐成长为中国出国留学移民行业的领军企业。但在丁颖身上,几乎看不到属于商人的特质,讲话温文尔雅,冷静沉稳。

在创立侨外之前,丁颖曾在银行从事会计工作。但她直言,“那种默默无闻的小会计很不符合我的性格。我就是喜欢去做一些能够让自己出头的事儿。”

谈及创业成功的原因,丁颖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勤奋。“我从来不愿意浪费时间,我觉得时间很宝贵。”其次,她认为,做生意这件事需要有商业头脑,并且价值观要正。

“孩子很小的时候出国会对两国文化更熟悉”

常言道,“好吃不过饺子。”饺子是最能反映中国文化的食物。当天的采访,在一场别开生面的饺子宴中进行。

在事业上成就不凡的丁颖,实则非常重视家庭教育。在家中,丁颖是个温婉亲切的母亲,有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女儿,如今姐妹俩一同在纽约读大学。

据了解,丁颖在女儿10岁的时候就将姐妹俩一起送到了美国,两人直到大学都在同一所学校读书,姐姐大可读商科,妹妹小可读心理教育,两人在异国相互照顾,却又各自独立。

近年来,我国的出国留学人数总体呈持续增长态势。据《2018出国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已突破70万人,近5年留学人数的年平均增长率保持在10%以上,2017年留学行业市场规模已达到4000 亿元。

与此同时,中国出国留学读本科以下的人数也在猛增。但随着出国留学的年龄越来越小,家长群体表现出一种担忧情绪:孩子太小出国,是否容易对国外生活感到难以适应?

“现在的年轻人如果在很小的时候就出去过、留学过,以后对两个国家的文化都比较熟悉。”丁颖认为,不必对此感到过分担忧。自己的两个女儿都是在很小的时候出国,她们现在不仅对中国文化很了解,对美国文化也很了解。

“她们很容易融入美国这个社会,也很容易给中国社会带来很多像我们这一辈得不到的一些认识,而且她们通过两国不同的文化,学到的一些知识、看这个世界的角度跟我们这代人也不太一样。”丁颖感慨道。

对于出国后再回到中国是否会感到陌生,姐姐大可表示“并不会。”因为小时候在中国呆到了10岁,家人也在中国,会经常回家,两个社会的文化都会比较熟悉。

“每年暑假我们都会回家,妈妈每年也会去一两次纽约看我们。出国前就和妈妈关系很好,出国后还是很黏妈妈,没有生疏。”大可说。

记者注意到,在访谈现场,妹妹小可带着一本《在故宫寻找苏东坡》的书,在采访间隙阅读。“非常喜欢读历史类的书,喜欢中国文化。”小可说道。

“中国出国留学的人数还是太少”

在从事留学行业多年的丁颖看来,中国人现在出国留学人数还是太少。据丁颖介绍,从改革开放算起到现在,中国的出国潮实则经历了“四代”。

她提到,第一代的人大部分是偷渡出去的,大部分在国外的生活经历一个很漫长也很痛苦的过程,后来有高技术的人才出去之后,本身有一些技能,在国外又拥有合法身份,生活就不会太过辛苦。

“这些年,中国人有钱了以后出去,大家在国外的社会地位不一样了。在国外大家对中国人的尊重、礼貌都会比以前好很多,甚至有些国家,他们都很崇拜中国人,说中国人做生意很厉害。”

从最近的三四年开始,中国涌现了一波新的趋势,被称为“新中产出国潮”,对于子女教育、生活品质、资产配置成为这个群体的主要诉求。因为需求不同,移民目的国的选择也更加丰富了。移民的下半场,“新中产”成为了主力人群,他们有海归经历,眼界更加开阔,倡导“移民不移居”

“现在中国人要更多地走出去,不光是孩子们求学要走出去,作为父母也要更多地走出去,去各个国家看一下了解他们实际在教育、医疗、投资方面的一些好的经验。”

同时丁颖强调,中国人出国后需要不断提高自身素质。她指出,中国教育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要做素质教育:孩子的道德教育、素质教育是非常重要的。

“希望中国降低企业税负成本”

在创立侨外之前,丁颖曾在银行从事会计工作。但枯燥乏味的会计工作对于敢闯爱拼的丁颖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那种默默无闻的小会计很不符合我的性格。”丁颖坦言,“我就是喜欢去做一些能够让自己出头的事儿。我认为我选择做生意这件事情,我以后有可能能够出头,至少可以引起周围人的关注。”

在银行工作八年之后,丁颖从银行辞职,创立侨外,开始进入移民和留学服务行业。如今近20年过去,侨外已从一家小小的移民机构迅速成长为出国服务行业内首屈一指的领军企业。

2017年,侨外启动全面服务升级,从“只做真正安全的投资移民”升级为“全方位海外生活规划服务平台”,帮助中国高净值人士及家庭成功融入海外生活。

丁颖表示,侨外要做的不仅仅是一次性的移民咨询服务,而是要成为客户移居海外的规划师,根据客户自身及家庭情况定制一系列海外规划方案,包括子女海外教育及发展规划、海外置业投资规划等等。

“未来十年对企业最大的挑战是能否走出一条服务升级的路。全方位海外规划对企业有一个更高的要求,不光是要能掌握帮客户办身份的能力,还要满足客户多样化的需求。”丁颖认为,不仅服务要升级,还要始终不断创新,这对于企业本身来讲也是一个历练。

改革开放40年来,优秀的民营企业如雨后春笋一般不断涌现。丁颖表示,改革开放前20年,机会是留给那些愿意去闯、愿意去奋斗、愿意去吃苦的人的,“不是说你躺在床上就能够成功的。”

如今,中国的营商环境发生了改变,对每一个做企业的人来说都是挑战。丁颖表示,对于侨外来讲,最重要的就是精细化管理。“接下来的商业环境越来越难了,需要企业提供更好的服务、更优质的产品,对管理的要求水平也越来越高,尤其是核心人才的重要性。”

从外部环境来说,丁颖指出,中国企业目前的税负是很重的,除了正常交的税之外,在处理用人成本的时候,额外的成本很多。比如员工大量的流动性,对企业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

“建议把成本降下来,这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和整个社会的文化、形态、人们的思想和价值观都有关系。并不是说你现在想降下来,就很容易降下来的。”丁颖直言道。

“中国一定要走国际化这条路”

对中国企业来说,如何吸引国际性人才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中国现在还是特别缺人才,像美国强大的话,它吸引的是全世界的人才,中国怎么能够吸引全世界的人才呢?”

丁颖表示,现在中国成立了相关的一些主管部门来管整个的外国人入境的签证办理、手续办理,为外国人营造更好的环境。但她指出,“整个政府的办公效率、政府的管理水平,都是吸引人才重要的方方面面。”

她坦言,这些并不是一天两天能实现的,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但她坚信,“中国一定要走国际化这条路。”

在丁颖看来,“走出去”无论是对企业来是对个人都异常重要。这个过程对孩子来讲是重要的,对企业家来讲也是非常重要的。“开阔视野,体验不同的人生,再遇到一些困难的时候,也会从不同的角度去考虑问题。”

丁颖认为,送孩子出国读书是一种选择。“我是鼓励国际化的,因为孩子如果看到更多的东西,他的知识层面也不一样,眼界也不一样,对于未来的生活、家庭、事业、子女教育都是非常有帮助的,国家也很需要国际化的人才。”

上升到企业层面,丁颖指出,企业国际化也是一种选择,可以多走出去寻找一些商机。对于企业本身来讲,也是一个提高的过程。

如今,侨外的国际化布局也在快速拓展之中,目前已在英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爱尔兰等全球23个城市设立直属分公司与客户服务中心。

“海外服务体系的搭建对于侨外来说意义非常重大,全球服务网络的完善,意味着能够给客户们带来更多优质的投资项目以及提供更好的海外增值服务”丁颖表示。

对企业来讲,丁颖建议,可以招聘当地的员工,解决一部分企业进入到这个市场的陌生感。其次,在进入这个市场之前,多去了解市场的方方面面,了解这个国家的人的一些特性。

“世界这么大,可选择的国家很多,但最难的一件事情是对文化的了解。但是里面会有一些策略和方法。”她举例称,“比如可以先做亚洲的市场,然后从亚洲慢慢地走向英美这些国家。先通过不同的一些法律体系去了解这个国家的一些商业运行规则,就会避开一些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