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有几条命?(1)|贾跃亭真的在造车

  • 贾跃亭有几条命?(1)|贾跃亭真的在造车
  • 贾跃亭有几条命?(2)|贾跃亭究竟有什么人格魅力?
  • 贾跃亭有几条命?(3)|贾跃亭是骗子还是能力不足?
  • 贾跃亭有几条命?(4)|贾跃亭仍有可能再次成功吗?

贾跃亭有几条命?

2019-07-19
贾跃亭亲手打造出千亿市值的乐视,人称PPT大师,却又亲手把乐视送入深渊。他数次创造融资奇迹,管理却一团混乱。他是骗子还是理想主义者?贾跃亭真的在造车吗?他能造出量产车实现盈利、创造东山再起的奇迹吗?

近日,网易财经推出“财经π”视频对谈节目。节目由网易传媒副总编、著名财经主持人姚长盛主持,著名财经专家叶檀、石述思、常士杉、李德林等担任节目嘉宾。“财经π”以全球化的视野,深入探讨什么样的企业是好企业、如何创造公司价值、如何塑造管理的力量。

本期“财经π”,姚长盛、叶檀、李德林探讨了贾跃亭能否东山再起的话题。贾跃亭跟人打交道,给人的印象是真诚的理想主义者、花钱大方的老板、体贴的绅士。然而,乐视混乱的管理葬送了一切希望。贾跃亭是高明的骗子,还是富有人格魅力的企业家?贾跃亭现在真的在造车吗?他能真的实现车的量产、东山再起吗?以下为节目内容:

一、贾跃亭真的在造车

贾跃亭牢牢占据着人们的眼球

姚长盛:贾跃亭还关注吗?

叶檀:关注,我不想关注他,但是他隔三差五的从新闻热搜里蹦出来。

姚长盛:还有啥新闻现在?

叶檀:那多了去了,据说他又要真的造车了。

姚长盛:哦,又要造车,这是一个很震惊人心的消息。

李德林:55个亿。

姚长盛:对。

叶檀:对呀,而且动不动就几十亿。

姚长盛:最近大家又开始加速了。

叶檀:我也想不通,我觉得他跟这个合作过,跟那个合作过,孙宏斌都知难而退了,应该没人跟他合作。结果他后来不是…

叶檀:哎,九城的那个吗,我当时就觉得很懵那种状态。现在他又要在内蒙古又是真的真的造车了。所以我就,我肯定会一直关注下去的,我太热爱这个人了。

在FF现场看到贾跃亭在造车

姚长盛:太热爱这个人。我是去年,去年夏天的时候,我在洛杉矶。当时我就说,我去那个公司看一看。我就一个悬念,我就想看一看他到底是不是在造车,到底在怎么样。然后我就去了,我…

叶檀:答案如何?

姚长盛:答案真的是在造车。所以我就没有任何这个其他的想法,我就觉得一定要给他一个时间。然后这帮人能把这个车造出来,哪怕造出来之后也是一次失败,但是最起码他在干这件事情。

叶檀:我就觉得很难想象,人家是不是就是知道你要去了,然后给你看的那个热火朝天的景色。

姚长盛:两三百人,给我演一场戏,不值得。我自己判断,你相信我也是一个有社会经验的人,我去了就害怕,说你别给我演场戏。比如去了以后,然后保洁也是正常的,门卫也是正常的,其他办公都是正常的。我去了看了卡,我也看了那个食堂里面的菜单,然后我走了这几个地方。中间有疑点,稍微有一点疑点,就是我一路上把他们所有公司里最重要的人,我都碰到了。

比如说原来通用的销售,比如说原来通用的做集成的。比如说像它的设计总监,就是做它那个新概念的车,不是还做一款很低的车,有一款跑车的,就那个。我这一路上都碰到了。当然我也想可能是他们善意的安排,然后让我碰到这些人。但是最起码有些人不必要因为我的出现而出现啊,比如说每天在那做加工建模,这个材料,然后测试。我一看都两三百人。

贾跃亭不是在演戏

叶檀:你太小看你自己的重要性了。

姚长盛:没有。

叶檀:真的,你很重要的。

姚长盛:关键我什么也没有发。如果他说我要回来,我发了一条说他真的在造车,那我觉得他的投入产出还可以。

叶檀:但是你会到处说呀,包括跟你的朋友说啊,对不对。就是我一直在想。

姚长盛:你说他害怕我说他回来没在造车?

叶檀:对

姚长盛:不会吧?那这个成本我觉得有点高。

叶檀:因为回去,就是看到美国那个车,我也觉得现在很懵。就是他一直,有的人说在造,有的人说没在造。我听到的信息截然不一样。

姚长盛:我相信是在造。

二、贾跃亭究竟有什么人格魅力?

一大帮有头有脸的人为乐视而燃烧

叶檀:然后像德钦那边就不一样。我给你说点小故事,我是觉得特奇怪,就是以前的那个,当时还是乐视网的时候,还挺高调的时候。

姚长盛:对。

叶檀:我就不说具体,牵涉到具体的人太多了。就是一个挺牛X的人,好好的当着他的老总,当着他的官,突然他跟我说,我换地方。原来那个他是这个下面的高管,就是副总这一级别的,那人家特别尊重他,因为他地位很高,他还兼着一个官职。那个他说我到那个贾跃亭那边去。

我说你原来的老板特有名,对你挺好的,每年啥也不干给你几百万,那还要怎么样?他说那边更好,更有前途。

姚长盛:有前途。

叶檀:然后他就义无反顾的投奔进去。

姚长盛:那被梦想燃烧吗。

叶檀:金融界这样的人绝非一个。我认识一大帮人都过去了。

姚长盛:我也认识一大帮,而且都是有头有脸的。

孙宏斌投乐视之前不知道乐视混乱到什么程度

叶檀:后来呢,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又碰到他了。然后他那个时候就比较放松了,哎,我说:“你怎么这么放松?”“我离开乐视了。”

姚长盛:弃船了?

叶檀:对,他就特别放松。那我说你那个时候怎么回事?他就告诉了我乐视那个时候,就基本上,弄一大笔钱,除了那几个人之外,高管倒是不知道,你能想象内部到什么程度?这是真的。

叶檀:对,就是这个其实公开的报道里面是有的,但是我不能说这个朋友是谁。起码就是他的里面,到现在这个情况,你可以想象财务是比较混乱的,包括后来孙宏斌派了一个团队去尽调。

姚长盛:也闹不清楚。

叶檀:到最后才知道,哦,大概我是救不活了,他才能清楚。一开始是根本不清楚的。

乐视顶峰时所有人都相信贾跃亭的梦想

姚长盛:其实乐视我觉得创了几个记录。第一个创的记录是,他真的制造了一个梦想。

叶檀:是。

姚长盛:而且他在走向辉煌的过程当中,所有人都在质疑。而当他走到他最高的顶点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相信了,连我都相信了。

叶檀:就是生态化反。

姚长盛:生态化反,对,然后后来才有人反思说,那不是生态化,生态是开放的,如果所有的生态都是自己做的,不是生态吗?那是另外一个,我认为全都是马后炮。但是当时在他走向这个过程当中,所有的人在质疑。走到高点的时候所有人都相信,都认为它是一家非常非常伟大的公司,特别不一样的一个公司。

叶檀:对。

贾跃亭创造了一种企业家类型

姚长盛:第二,他创造了一个企业家里面的单独的类型,你纵观过去没有这个类型。

叶檀:好像过去三百年,未来一百年也不太看得到这样的。

姚长盛:我现在看到有人在模仿他。

叶檀:是吗?

姚长盛:因为他毕竟开创了一个品类嘛,现在开始有人开始学他这个单品了。但是以前肯定没有这个类型,以前不管是在A股市场,像当年的德隆,还是后来我们再看到的一系列资本大鳄,还是看到一些产品大鳄,还是像说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口子的人,还是后来说我要做成一个什么样生态的人,没有他这个类型的。他开创了一个单独的品类,然后走到这儿。

三、贾跃亭是骗子还是能力不足?

贾跃亭的梦想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姚长盛:他到底是不是一个骗子?啊,德林?咱让德林说这个得罪人的事儿。

李德林:这个贾跃亭呢,大家都说他是骗子。但是在我看来,他是一个非常失败的管理者。他非常的会讲故事,有梦想,这个人确实也有梦想。

叶檀:你怎么知道他真有梦想呢?来跟我们说点故事。

李德林:他这样,他最早做生意就是帮人家建基站,到最后做网站,做乐视网。乐视网那个生意好不好,说实话,我一开始也搞不懂他的网站没有流量,怎么玩的?他原来可以一万块钱买一部电视剧,然后转手就卖给爱奇艺或优酷他们,这是个好生意,并且是躺赢的生意,我后来才整明白了。

到了后来他又要去,比如说拍电影啊等等,这些个都是OK的。包括你看他造车的时候,你看柳传志等等他们都给他投资嘛。但是为什么后来他就不行了呢?这个不行了第一个如果说的话,就是鸡蛋放在N个篮子里,其中尤其是造车这个鸡蛋太大,这是一个。

失控的财务:高管当场逼贾跃亭签字

李德林:我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就觉得,大里面就像你刚才说的财务混乱,我可以印证的就是,他们当时买了体育版权中超的转播权的版权,你们知道就是几十个亿的版权是怎么最后买下来的吗?

姚长盛:不知道。

李德林:开会,开完了,体育公司的高管拦着贾跃亭在门口,要他签字,说如果你不签字的话,这个版权别人就买去了。而在这个乐视体系里面,经常是过亿的资金他都不过问。再举一个例子证明他的这个管理有多混乱,他为了挖一个人,经理人,后来还骂他了。他说我在北京没房子,我需要一套房子,然后贾跃亭派他老婆去满城的找2000万标准的房子,还没进公司哦。2000万,最后看来看去,那个高管不满意,最后贾跃亭说,给他2000万,让他自己买。这就是乐视的…

叶檀:2000万就出去了。

李德林:这就是管理。

姚长盛:我觉得这样,我是蛮服这样的气魄的,我倒不觉得是管理粗放,而是说我要挖一个人,我就用这种方式,我觉得这是很牛的一件事情。

贾跃亭并没有趁机金蝉脱壳

姚长盛:世界上骗人的有这么几个模式,我骗你,你知道,这是最傻的,这基本上就相当于打电话,哎,你还没听出我是谁吗?你再想一想,是吧,就是这种东西。你要没事儿有闲嗑你跟他聊一个小时,放着免提。第二种方式是,他骗你,你不知道。你闹不清楚他骗你,然后走一段时间你才能发现。

第三种是骗术很高超,你已经被他骗成功之后你才知道,第四种是他自己都相信自己是真的。这你发现不了,他认为他自己都是真的,你都觉得,大哥,你这是个骗子呀,然后他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我是怎么想的,而且我真的在这么做。最后你发现,是我错了,你还真是一个好人。

李德林:那个贾跃亭这个,我觉得呢他为什么我觉得他不是个骗子,他是想做一件事情,就是说如果当世人都发现他是个骗子,而(他)又已经逃之夭夭的时候呢,他完全可以抽身。举个例子,FF这个车有人,我也不点名了,是要把他的股权全部买下,但是他拒绝了。后来这个人又给他投几个亿,当然后来又闹掰了。

他完全,如果他是个骗子的话…

姚长盛:金蝉脱壳是吧?

李德林:金蝉脱壳,在美国,他是可以拿几亿美金走人的。他选择了放弃。

姚长盛:但你有没有考虑过,在那之前他其实已经拿了上百亿人民币,也已经走了。

叶檀:对。

李德林:就是这个上百亿人民币,很多钱不在他的腰包里。就像你刚才讲的有一点…

贾跃亭对高管比对家人还好

李德林:你没有发现一个,就是乐视出了这么多问题,没有一个人抓进去。我曾经问过他们,我说你们既然知道,比如说体育公司里面有腐败问题,为什么不报案抓人?

姚长盛:嗯,为什么?

李德林:贾跃亭拒绝干这种事情。

叶檀:我不知道,贾跃亭腰包里有多少钱,你现在知道吗?

李德林: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知道,他丈母娘把成都的房子卖了,供他在北京的孩子上学。

姚长盛:那因为被限制消费了吗。

叶檀:对。

姚长盛:我觉得他反正对高管的态度,比对家里人的态度要好。

李德林:这个是对的,但是他,我觉得他最大的失败就是,一个有梦想而不会管理的人,去做了一个超出他管理半径的事情。最后这样的话,那结局就是骗。

四、贾跃亭仍有可能再次成功吗?

贾跃亭是怎么追甘薇的

叶檀:他其实说的两点挺对的,就是我一直觉得,贾跃亭有一点挺牛的,我不相信孙宏斌蠢、柳传志蠢,那都是人精,绝对不能有这样的设定。但是他们都为他投了,包括现在还有企业家在给他投,他一定有东西在打动他们。而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李德林:哎,这个我给你讲讲他的恋爱故事。就是贾跃亭到北京的时候,实际上是离婚了的,他见到他的现任老婆的时候,特别土那会儿。

叶檀:就是一个村支书的感觉。

姚长盛:六线企业家。

李德林:六线那会儿还算不上,就是大冬天的去学校泡妞,一桌子的人,按照现在的很多老板,比较坏,让女孩喝酒,尤其是演戏的,再来,给个跳一个。

李德林:当这些人给甘薇第一次他们请吃饭敬酒的时候,贾跃亭一把把他朋友的酒杯夺过来喝了,说女孩子,不能够劝女孩子喝酒。

姚长盛:我来。

李德林:点的就是那个果汁。

叶檀:他是对甘薇这样,还是对其他女孩子都这样?有没有目的?

李德林:不是,这个人还真就是,我见过他好几个人,包括就是给他投钱的人,都是这样。就是他对人特别,看上去,我只能说表现的特别的真诚。

村会计的水平做出了千亿的企业

叶檀:有一点,我也觉得他从财务管理上来说,真的像一个村会计。这一点我也不奇怪,做村会计,然后做一个企业。关键问题是,他能够做成几百亿的企业,他怎么做的?

姚长盛:上千亿的。

李德林:他是这样,不仅仅是企业里面的,我知道的,具有非常高的经济学涵养的官员,都被他说服了,并且那个地方的资金大量的投到乐视系的企业里面。具体的我们不点名,不点名。

贾跃亭做PPT远超罗永浩

李德林:这里就说他在讲故事,就是说我见过他那里面写PPT的。

姚长盛:对。

李德林:然后人家这哥们儿是这样跟我说的,说兄弟,只要你公司的PPT让我来给你润色,没有融不到钱的。

姚长盛:所以我们在说,当年最牛的公司就是PPT公司了。

李德林:PPT公司,然后其实就是跟长盛刚才说的有一句话特别对,就是他永远在谈梦想,谈他的PPT。

叶檀:他谈梦想的时候是很真诚的。

姚长盛:还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我还记得当时乐视手机在出来的时候,也是横空出世。

李德林:横空出世。

姚长盛:大家认为这是小米的一个最强的竞争对手,而且会跑得比它远。

叶檀:而且它的发布会跟锤子发布会一样,万众瞩目。

姚长盛:对,PPT比锤子的强。

叶檀:那是。

李德林:贾跃亭他不是一个产品的发烧友,你看…

姚长盛:他是一个黑科技的发烧友。

李德林:概念的发烧友。

贾跃亭终于摸到产品的门了

李德林:现在的汽车,他是完完全全的自己现在去跟那些工程师整天混在一起,他之前做的好多产品都没有。

李德林:他觉得他现在是,他真正的摸到了一点产品的这个门儿了。他这一次的汽车为什么如此倔强。

叶檀:多可怕。

姚长盛:他现在终于摸到了产品的门了。

叶檀:你知道一个近千亿的公司摸到产品的门了。

李德林:比如说做基站这些都没什么技术含量,其实做网站也没技术含量,谈版权吗那个,比如说跟长盛你拍那个?我5000、1万就买了就行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包括手机也是拿来主义,尤其是手机里面的黑洞,拿来主义那肯定最后就是出问题。

包括乐视的体育也是一样,他根本就不懂体育。那技术,就是这个FF汽车这一块,这个哥们儿根据我的了解,基本是天天跟这些工程师混在一起。当然混在一起…

姚长盛:我去的时候他们也在说,每天都在一起办公,我看了一下整个那个场景,还可以。

叶檀:最重要的是,他终于知道工程师工作几个小时了,该给人家加1000万还是2000万他总知道了。

贾跃亭仍有可能复制史玉柱的故事吗?

姚长盛:所以说两句话特重要。第一句话,他终于下沉了,你觉得是可以。第二他终于摸到产品的门了。后一句话虽然可怕,但是不管怎么说,你还大概对以后的FF有一个判断。你判断FF会怎么样,你判断贾跃亭未来会怎样?

李德林:我觉得不判断贾跃亭。

姚长盛:你判断什么?

李德林:如果提供钱的人,不是个骗子,提供的真是钱,他有可能成功。为什么?

姚长盛: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李德林:真正的拿到钱,把车造出来。

姚长盛:还赚到钱?

李德林:我觉得节点不在这儿,节点在于他的投资人是不是真的想作为汽车新势力来去造车。但是我总觉得好多投资人是骗子,呵呵,跟他一起讲故事。

姚长盛:我们现在还有兴趣谈贾跃亭,如果有一天你没兴趣谈贾跃亭,这事就可悲了。其实现在大家还是给他一个机会。

李德林:其实我们谈贾跃亭,我觉得我们更多的是谈一些人的梦想。其实大家都希望能够有一个成功,对吧?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但是我们每一个人有我们的所谓的命运,这个命运它是跟你的能力相匹配的。如果你的能力,你超出了你的能力去做的那些事情,就是你逆天,就是逆命,对吧。

姚长盛:我觉得不多谈了,一个标志我觉得就能确定最后贾跃亭的宿命,你能不能把乐视网欠的钱还回来,以及能不能把私下里欠的钱还回来。只要你还了这个钱,一切尘埃落定。

李德林:第二个史玉柱。

姚长盛:对,史玉柱其实你现在看,未见得是一个成功的模式。

叶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