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能否V型反转(一)|雷军是雷布斯还是贾跃亭

  • 小米能否V型反转(一)|雷军是雷布斯还是贾跃亭
  • 小米能否V型反转(二)|雷军是否超出了能力范围
  • 小米能否V型反转(三)|小米定位摇摆、品牌模糊
  • 小米能否V型反转(四)|小米怎样才能V型反转

小米能否V型反转?

2019-07-12
本期“财经π”探讨了小米的定位与品牌问题。理想主义者雷军能打造一家伟大的公司吗?小米从强调性价比到走高端路线,是否无形中丢失了优势市场?小米的品牌定位还清晰吗?小米什么时候才能给股民较好的回报?小米能实现V型反转吗?

近日,网易财经推出“财经π”视频对谈节目。节目由网易传媒副总编、著名财经主持人姚长盛主持,著名财经专家叶檀、石述思、常士杉、李德林等担任节目嘉宾。“财经π”以全球化的视野,深入探讨什么样的企业是好企业、如何创造公司价值、如何塑造管理的力量。

本期“财经π”,姚长盛、叶檀、常士杉探讨了小米的定位与品牌问题。理想主义者雷军能打造一家伟大的公司吗?小米从强调性价比到走高端路线,是否无形中丢失了优势市场?小米的品牌定位还清晰吗?小米什么时候才能给股民较好的回报?小米能实现V型反转吗?以下为节目内容:

一、雷军是雷布斯还是雷跃亭?

股价半边瘫痪的小米算高科技公司吗?

姚长盛:我们大家都在说中国制造,中国创造这块,其实小米是最好的一个这里面的代表。而且我们也见过小米的V型反转。

叶檀:对。

姚长盛:你看到小米从上市之后到现在,非但没有往右侧走,说暴涨一倍,反而往左侧压缩一倍,这心里多疼啊,这可麻烦的一件事。

叶檀:它已经半边瘫痪了,就属于这种状态,从股价来看是这样的。

姚长盛:所以大家就在想说,小米有没有可能创造另外一个奇迹,第一个它再次V型反转,第二个事情,它能不能股价真正能实现,哪怕回来都行。现在9块多钱,这哪成啊。

常士杉:长盛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第二个第三个都不用回答。小米算高科技吗?

姚长盛:小米算高科技呀。

叶檀:算啊,它曾经想做过芯片来着。

常士杉:它没做。

叶檀:但是真的花了点钱想做来着。

小米的三大业务都没做好

常士杉:小米这三大业务,一个所谓高性价比,就是它最大的用户深度的体验,这是它最大的魅力,雷军的最大魅力。第二个,全智能的一个系统,就是终端系统。还有一个就是全产业链,然后投资控股,下面的工厂。

姚长盛:小米生态。

常士杉:现在哪一块它做得最好?性价比它比不过VIVO

姚长盛:OPPO。

常士杉:第二,全产业链, VIVO现在销量比它多了30%多。

姚长盛:对。

常士杉:产业链能行吗?研发费用,3%不到,现金流,一个季度就亏掉30多亿,天天差钱,融了这么多,几千亿的市值对吧?小米我觉得它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叶老师说的,它上来就是一步到位,它的估值。

雷军是为理想而做小米

姚长盛:我的意思呢,我们还是得说点公共的话,就是公司不好,跟公司未来不好还不是能划等号。我说的意思是,公司到最后会怎么样,其实还完全看上面的领袖,以及下面人的执行能力。我还愿意投雷军一票,原因是因为我不认为雷军做小米,那是为了让自己的财富再暴增多少倍,以及我进来以后要去套投资人的钱。

他其实早就实现了自己的财务自由,早期,十年以前人家就已经财务自由。

叶檀:从金山出来的。

姚长盛:那我觉得这种工作其实对他自己的未来的一个想法应该有一个判断。

叶檀:小米是这样的,它有几个,第一就是雷军的话在自己生态链里面,自己的这些小兄弟,他还是经常出面,经常教诲教诲别人。然后996确实也是做到了。而且那个小米上市的时候,当时说几百亿,什么800亿、千亿,600亿之类的。

小米估值超过500亿,雷军就成雷跃亭

姚长盛:估不清楚。

叶檀:他到底应该估值多少?

常士杉:就长盛刚才说的,我做个补充:小米一个,雷军在100亿估值之前,他叫雷军,他小米如果超过500亿的估值,他就不叫雷军。

叶檀:雷布斯。

常士杉:雷布斯、雷跃亭,我可以直接说。

姚长盛:雷布斯跟雷跃亭不一样。

常士杉:因为他的生态链支撑不了他500亿的估值。

二、雷军是否超出了能力范围

小米急匆匆上市融资并未带来发展优势

常士杉:他为什么急匆匆的要上市?小米上市速度中国最快,在香港最快的速度。为什么要上市?后面这么多机构,海外投资人投了他几十个、上百亿,要不要退出?

叶檀:哇,这压力好大

常士杉:对,压力巨大。个人投资人,香港的几个著名银行、投行,都要退出。包括我们南京的一个机构,我就不说谁了,投了三个亿给他,17.5的成本。

姚长盛:17.5的成本?

常士杉:就是定增的价格,他融资嘛。但是他为什么急匆匆这么快?资金链撑不住了吗。资金链撑不住那就急匆匆上市。上市他这个产业链的利润,现金流短缺,毛利率下降,就他500亿他能管得好,我不认为雷军他能管5000亿。也是最大的问题,一个人能耐他是有限的。你雷军虽然解决你财务自由,不错,但是可能你管100亿的企业你是绰绰有余的,雷布斯没问题。但是你1000亿能管的动?

我们的能力,就像我管1个亿我可以管,给100亿给我,我能管的动吗?我没有这个能耐。

小米会不会变成联想

姚长盛:因为我听到过各种各样的大家对小米的一些关注,我觉得士杉这个代表了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就是大家认为现在小米已经不行了。

叶檀:某一派的观点。

姚长盛:对,同时我也认为,大家还有一些人认为小米现在还有机会,我不知道你站在哪一边儿,你觉得还有机会吗,小米?

叶檀:我觉得这个雷军在接下去的话,要做的事,就是他有可能变成一个很好的投资者。

姚长盛:你说他个人还是小米公司?

叶檀:我是说小米公司,跟联想一样。

姚长盛:变成一个投资机构?

叶檀:对,他的电脑有可能做得不好,但是他投资这一块有可能做得不错。

姚长盛:做投资生意。

叶檀:然后靠其他的东西来弥补他的那一块收益。因为他有两块东西已经证明是有点问题的,比如说第一终端产品,小米手机这一块我们也看着它是往下走。就是我们这些小伙伴,以前大概我们刚才说了,十个人里面两个人起码用小米手机的。

姚长盛:差不多,以前大概四年以前的饭局,你只要一去,至少得有两个,一桌八个人,得有两个使用小米的。

叶檀:用小米的吧?

姚长盛:我今天中午一问,没有。

叶檀:对。

5%的硬件利润不能支撑小米发展

姚长盛:我是觉得这事蛮奇怪的,怎么突然之间用小米的人会越来越少?

叶檀:怎么突然就没了。

常士杉:这个我解释一下,小米它是靠低价、高性价比,倾销。但是它现在这个市场占有率为什么下降?其他人也跟啊,包括VIVO都跟上了,然后非洲市场被另外一个…

姚长盛:传音。

叶檀:传音。

常士杉:对,传音,全部占了,它还有什么大的市场?市场份额到天花板,这是一个。第二个,它没有毛利,它的利润极低。雷军说硬件利润只有5%,那你利润都没有,你怎么可能用利润来支撑你的产品升级跟创新呢?你只有5%的利润,你还有什么钱去支撑你的…

姚长盛:但是很多做5%的毛利的,最后人家都做得很好。

常士杉:但是你规模没上去,低毛利,你规模必须上去。

姚长盛:那就做规模。

常士杉:规模一下降,他做不上去,他没有这个能力。

姚长盛:你现在认为他规模做不上去了吗?

常士杉:那肯定做不上去。

姚长盛:他曾经做下来过,然后又做上去了。

常士杉:曾经,曾经的曾经,那已经过去了。

叶檀:我就一直,就是不看好可以的,原因到底在哪儿?因为我们知道他曾经性价比很好过,曾经在市场上很受欢迎,曾经规模一下子就扩张了。

姚长盛:而且曾经V型反转。

三、小米定位摇摆品牌模糊

雷军每个饭局都推销小米产品

常士杉:虽然现在市值9.9元,今天收盘9.92元,我一股没买小米,我不是对雷军有意见,就是他这个公司。

叶檀:哎哟,你这个戳很多人的心。

姚长盛:我理解你的意思,你可以从数字上去戳人的心,但是过去数字也戳错过很多人,比如说数字戳错过Google,数字戳错过特斯拉。现在数字依然不支持特斯拉,但是也不妨碍那么多人看好特斯拉。所以为什么说小米这块不能行呢?

我跟你说,我跟雷军吃过一回饭。我为什么从那之后开始买小米的东西了?我没有买它手机,手机是另外一码事。接线板,充电宝我都开始买,当时还出了一个什么别的东西,那个开始弄。

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企业家在吃饭的时候,那一桌吃饭的人全都是,都是没心情听你讲产品的人,都是去讲融资100亿的那些人,他坐在那,当场拿出一个接线板开始给你讲,我的接线板是怎么回事,他就没吃几口东西,就给大家来讲,给那100亿的人讲,我这个怎么回事,我这个怎么回事。

他那个好像才卖90多块钱,那样一个接线板。哇靠没说,回去之后就买了一个接线板用。他说我就说一点,你这样看,你看我这个东西,我拿下来之后,是不是自己就垂下来了?他那个东西果然靠重力就下来了。我看很神奇呀,这比我原来开好像要容易。

然后他又说了一个,我们的接线板好,好在哪儿?就是你把它拆开之后看里面的电路板。别人说看什么电路板呀?他说这不就是乔布斯说的那句话吗?苹果里面要做的像一个艺术品一样,虽然不会有人打开,但是我知道它存在。我当时就觉得,这是什么样的人才会对产品这么偏执,这么偏执的一个人,他的产品能差吗?

雷军犯大忌:产品方向上模糊

叶檀:然后我用的就是这两个。小米呢,这个接线板,包括扫地机器人,它做各种终端,当时做过。我觉得是雷布斯陷入了一个情景,就是他对于自己最最重要的产品的发展方向没有看清楚。他一会儿要做高端的,一会儿做性价比,然后有一段时间做高端的。

就是你的那个红米的这种就不太看得到,把性价比这部分拱手就让掉了,所以OPPO他们起来了。然后等到他回过神来一看,哟,华为做的都是高端品。

姚长盛:我又开始反过来。

叶檀:又开始反过来,又开始做那个东西了。

姚长盛:从内部来说很麻烦,但是从外部来说也有外部的价值。因为你从外部来说的话,你没有任何的顾忌,我看到的就是自己直观的一个感受。所以我先问檀姐,你觉得小米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就说手机吧,不说别的。

叶檀:我觉得他的方向模糊了。

小米应该守住做性价比的基础阵地

叶檀:我是雷布斯的话我怎么做。当然这个我不是他,但是如果是我来做一个产品,即使是规模小,我一开始会控制住我的优势部分,比如性价比这部分,我肯定不会让。我不会让后来者居上,把我这部分大部分拿掉。

姚长盛:永远变成是性价比全球第一。

叶檀:对,是的。然后我再另外做一个品牌,我去做高端品。这个高端品是拿来打别人的。我不可能把这一块让掉之后,然后再回来打高端,然后回过头来看看,哟,性价比好的这部分我没有了,我回过头来再…

姚长盛:又再做这个。就方向问题。你觉得是哪个问题。

常士杉:我觉得他这个小米从一开始,他就是低端化产品,不要把他高大上。他就1000块钱,几百块钱,他就是一个低端,他天生就志在低端,那你还搞什么高端?

在投资人眼里,在消费者眼里,他就是一个低端化的产品,几百块到1500块钱,你看去它的价格,我也看过,但我从来没买过。你让买Gucci的人一下子到一个跳蚤市场去买一个货,你会去吗?

姚长盛:我觉得士杉说到一个关键点上,其实我想说小米可能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品牌的问题。

叶檀:他品牌模糊了。

常士杉:定位。

小米品牌没能继续给粉丝带来荣耀

姚长盛:我觉得品牌,对。而且我觉得品牌在排斥人。你看过去他经常使用一个生物学的词汇,叫屌丝。然后又说草根,然后又说我是如何如何。但你要注意,没有人任何人永远停留在生物学这个名词的基础上。谁愿意说我从20岁就被人叫,一直叫到30岁,还是这俩字啊,我总得升级呀,而且我盼着你也能升级,而且我盼着你还能给我带来更多的,可以值得炫耀的价值观。

如果,我认为现在大家拿出一个手机不愿意去使的话,大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品牌我不认同。

常士杉:对。

姚长盛:这个品牌我拿出来,虽然手机已经不算什么了,但是也没听说过说拿出来之后别人说哟,大哥你太另类了,还使这个呢?大家不。当年不是这种感觉呀,当年所有的人拿出来之后大家说,哎哟,你有品位呀,这东西做得确实很好,这东西确实什么什么很有意思,都可以。现在如果不是这个,我认为关键是品牌出问题了。

治痔疮的不能做眼膏

常士杉:这个我觉得说到点上了。我上周在武汉调研,调研公司可以说到,马应龙。马应龙它干吗?原来马应龙做眼膏的这个药,中药,它对眼部护理,对黑眼圈特别有用。

叶檀:上下好像药都做。

姚长盛:了解。

常士杉:最后一用,治痔疮特别管用,后来从眼部变成痔疮专家。

叶檀:对,是的。

常士杉:那现在马应龙推出了瞳话,你看它的新产品,我调研的过程中。

姚长盛:什么东西?

常士杉:瞳话,就治眼的,黑眼圈的。但是四年到现在,一年收入才5000万。就你一个痔疮,下面的专家变成上面的专家,你品牌定位本来就是痔疮专家,你想变成一个高端瞳话,这个名字起的很好,你看到的产品瞳话,卖不动,没人接受。这个品牌也是模糊的。

我建议它,我给董秘说的,你就一直秉承你痔疮整个生态链专家最好,你不要上面也能治,下面也能治。客户也不知道,哎,买你这个眼药膏就想到痔疮膏,涂到眼睛上心里有点别扭。

叶檀:人家一听到马应龙就是应该是治痔疮的。

常士杉:这确实。

四、小米怎样才能V型反转

雷军和任正非不是一个频道的

姚长盛:企业的本质是什么?企业的本质是什么?

常士杉:企业本质是创造利润,回归利润,持续创造利润。

叶檀:这就是华为的那个…

常士杉:伟大的公司就这么简单,就三句话,一个伟大的企业家他具备,持续的创造现金流,现金流就是利润,然后持续的盈利,最后这个企业一百年不倒。小米有一百年吗?它跟茅台能比吗,它跟华为能比吗?

姚长盛:我们希望,你别着急呀是吧。

常士杉:你不能比,不是一个层次的,你叫我说什么呢?雷军的人可能也很伟大,我认为他很有本事。

叶檀:对,是。

常士杉:但是他跟任正非还不是同一频道的。我就直接说。

小米很努力却不赚钱

姚长盛:每个人都是诚心诚意的在努力,最后咱们做一个预判吧。

常士杉:我觉得一个企业,你小米如果是一个代加工加工厂,你就把加工的事情干好,我觉得这是最简单的,专注主业。

姚长盛:把攒机做好就行。

常士杉:然后那个VIVO、OPPO为什么比它好,人家为什么一年赚几亿,十几亿?那比较一下不就有结论了吗?

叶檀:我明白,你比如说格力做芯片,很多人嘲笑他,说你做什么芯片呀?但是我觉得它的努力,包括它想做家电芯片这一块,是拓展空间,值得尊重。你知道它就不行呢?它做空调芯片如果成功了呢?

雷军什么时候才能对得起投资者

常士杉:那行,那这个问题就很本质了,华为人家是用自己的钱,小米天天在圈,天天在融资,借钱来投芯片,你认为合适吗?你认为是对我们广大的投资人负责任吗?

姚长盛:不是,那是你可以不借钱给他呀。我觉得这个逻辑还是可以…

常士杉:我知道,它为什么暴跌,小米的股价回到我们股市,为什么出现暴跌,其他的股票暴涨?

叶檀:我就问一句话,这个小米在说让你们,比如说你来投资我,或者是弄一个基金来投资我。它强迫了吗?

常士杉:没强迫,买者自负啊。

叶檀:对。

常士杉:雷布斯当然可以这样说了,但是他让99%的人都出现了亏损,除了他的原始股东,9.9元吗现在。第一节第二节17.5元、21块都有人干进去了,对不对?最高价22.1元,不是天花板吗?

我的意思呢,就小米这个事情非常简单,一个是在能力圈范围做事。第二个规模到一定程度,我觉得是应该是为投资人,为股东也好,为社会也好,先创造利润,然后再去做力所能及的事情。

姚长盛:我觉得士杉,我说一句话,就是一个公司到现在还不到给它划句号的时候,也不到给它下结论的时候。

常士杉:那倒是。

姚长盛:另外一个,股价这事更简单,茅台还出现过十几块钱的时候呢,所以你为什么不能给小米一点时间呢,对吧。给他一点时间。

常士杉:小米涨跌跟我没关系,一股没买。

常士杉:我完全是从企业角度来看的,这是真话。因为你任何时候,像我们调研一个企业,你是雷布斯我来调研你,你回答我三个问题:第一你什么时候让我盈利?

常士杉:第二个,盈利能不能连续超过两年以上盈利。

姚长盛:能不能连续盈利。

叶檀:连续的,两年。

常士杉:对呀,两年盈利。

姚长盛: 连续盈利,好。第三。

常士杉:第三个,小米的未来的品牌定位到底在哪里,我就问他这三个问题。叶老师,我觉得是能解决一些问题的。

创造价值才能真正做大

叶檀:他为什么这么急于做大,急于融钱,而且规模无比庞大。你要去问华为,华为包括那个格力起码也给股东创造价值了。那么华为说的是…

常士杉:这句话是本质,创造价值可以做大。叶老师这个话我非常认同。

叶檀:然后华为说的是,任正非很清楚,别的问题都可以谈,上市不要跟我谈。就是我现金流很好,我现在按照我现在的规模做大,然后研发费用是多少,这是公司里面的事情。

姚长盛:我撑得住。

叶檀:职工都支持,那他为什么,雷布斯为什么这么急于融资,而且规模一定要急剧做大呢?

姚长盛:因为缺钱,我觉得还是因为缺钱。我们最后说一个指标,就是以后非常简单,如果一年之后问大家,现在谁使小米?十个人里有人拿出两个来,我觉得就成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