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永基:若重来,或不去中关村控股

  • 完整版
    段永基:若重来,或不去中关村控股
  • 没想到中国经济发展如此迅猛
  • 当时被领导逼着下海
  • 解释中关村“村长”由来
  • 曾卖新浪股票还债
  • 勇于创新、永不言败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段永基:如果重来 可能不会再去中关村控股

2019-06-18
《70年70企70人》近日专访了四通控股公司董事长段永基,他讲述了自己73年人生历程中那些鲜为人知的艰难道路,分享了他的商业逻辑以及未来规划。

《70年70企70人》 郭晨琦

1949年,新中国成立,中国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70年来,由贫穷到到富裕,从沿海到沿江沿边,从东部到中西部,中国经济发展取得了令世界震撼的伟大成就,创造了高速增长的奇迹。

这期间,有一位企业家,亲眼目睹并参与了全部过程。他说,“我们40年代出生的人,从新中国成立到现在,走过了完整历程,大概从改革开放开始,就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感受。”

他就是四通控股公司董事长,段永基。

段永基坦言,改革开放前,计划经济覆盖全国大地,生活水平很低。改革开放以后,经济迅猛发展,谁也想不到中国能从缺衣少食走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可见政策的威力、体制机制所释放的能量,这个感受是非常深刻的。”段永基说。

也正是乘着改革开放这股东风,段永基开启了他的不平凡商业之路。

《70年70企70人》近日专访了这位商业领袖,他讲述了自己73年人生历程中那些鲜为人知的艰难道路,分享了他的商业逻辑以及未来规划。

从四通到新浪,永不言败

段永基的故事里,总少不了大佬的名字——王志东、陈天桥、史玉柱、黄光裕……

1978年,段永基和中国一起走到了命运转折点。

此前8年,他一直在北京176中学任教,1979年进入北京航空学院读研究生,并获得硕士学位。随后开始按部就班在中国航空材料研究中心任研究室副主任。

段永基回忆,那时候研究所的同事为了买肉,每天中午要在烈日下排1、2个小时队,排到了,最多只能买5毛钱的,因为买多了一次吃不完,没地方储存。

于是,段永基就带着所里的人,利用业余时间创收。他们找人买到贵金属催化剂废渣,从中提炼出白金、黄金和白银,卖给国家。卖的钱97%给所里,3%作为研究室奖金。那时候的目标是,争取第一年买冰箱、第二年买彩电。

然而,段永基的行为方式被认为是搞福利主义受到批评和处分,于是一气之下,就彻底扔掉乌纱帽,下了海,进入了四通新技术开发公司。

在段永基麾下,四通风生水起,1993年8月登陆港交所,同年12月18日,作为天使投资,并第一次尝试给予技术人员干股,他创办了四通利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998年,四通利方与华渊合并,组建新浪网。

那时候,段永基就瞄准了互联网发展。在与新浪同行的这段时间,段永基曾提出过收购陈天桥的盛大游戏,也曾差点被盛大游戏反手收入囊中,还与与史玉柱谈过游戏合作,但都没成功。后来段永基也提出做搜索引擎,比肩百度,但因为种种原因最终搁浅。

尽管如此,段永基仍断言,互联网是工具,互联网的前途必须和其他行业深入渗透才能创造价值。

1999年8月,段永基还获得了一个新的身份,中关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总裁,北京市直接任命。此时,他开始涉足“通信”这个如今看来的朝阳行业。他瞄准的目标,是以CDMA为模式的移动通讯,他与大唐电讯协商,大唐电讯负责CDMA标准研发,中关村科技公司负责市场建设,全国第一块CDMA模式的手机经营区块在广东建成了,但由于国务院的行政命令,这块业务很快统一划给联通运营,也造成了中关村股份的巨额亏空。

最终,段永基于2007年11月6日辞去中关村副董事长和董事职务,并于5个月后,辞去新浪董事会及薪酬委员会的所有职务。

开始专心于四通的发展。

回归四通:“不愿意损坏整个民营企业声誉”

同时掌管四通、新浪和中关村时,段永基分配给新浪和四通的精力仅仅1%。

因此,当2007年段永基再次全身心回到四通的时候,面对的是一个9年没有新业务、新技术、干部员工严重老化的企业。此外,还有巨大财务窟窿。

段永基直言:“其实财务公司我可以宣布破产,破产有限责任嘛,就完了嘛。”但是,他表示,我不愿意损坏整个民营企业声誉,欠人家的钱就都还,哪怕自己缺衣少食也还。

此时,段永基瞄准了两个行业。

第一个是资源行业。

段永基分析,“发展中国家,进去搞项目门槛很低,但是发展很慢。因为生产设备配套不完善;发达国家门槛比较高,但生产配套、生活配套都很完善,法律也完善,发展快。”

因此,段永基最终落脚落到澳洲金矿上。目前,段永基在澳洲有67个矿区,金矿900多平方公里。

第二个是生物科技。

目前,四通已经投资了生物科技公司,为第二大股东,且开始有计划上市。此时,距离四通2009年退市,已经过去了整整10年。

段永基说:“第一大股东是管理层,非常优秀,24年、25年了,专心致志,心无旁鹜,就研究这一个技术,现在是全球独家的领先技术。”

段永基表示,没有核心技术的企业是走不长、也做不大的。“全球竞争这么激烈,你没有自己的比较优势,怎么可能取胜呢?”

段永基认为,中国企业缺乏核心技术这跟中国营商环境有关系。技术开发周期长、见效慢,且中国缺少天使投资人“因为筹不到钱,只能拿贷款,贷款就是短贷长投,常常造成资金链断裂。”

其次,段永基还强调,“搞原创技术是很痛苦的,必须专心致志,心无旁鹜,外面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你都得不受干扰才行。如果按捺不住,肯定搞不了科技创新。”

欣赏乔布斯和马斯克:勇于创新,永不言败

1946年7月出生,段永基几乎是与新中国一起成长起来的。而站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历史时刻,段永基的感受也颇为深刻。

对比70年代成长起来的这一批企业家,段永基表示,他们接受到的知识比我们多,受过的教育也是全球性的。但是,经历却比我们少。这些年轻人就是快速膨胀,然后凌空而起,但承受磨难,抗拒打击的能力弱。

“因为我们经受的磨难比较多,所以承受力强,会比较坚持,对任何事都弃而不舍,永不言败,屡败屡战。”

段永基表示,信息技术本质上就是服务业。“不管大数据也好,区块链也好,互联网也好,它是服务性的,它必须渗透到实体经济里头去,才能发挥它的最大价值。”

段永基欣赏的企业家有两位——乔布斯和马斯克。第一勇于创新,第二永不言败,这是他认为成功非常重要的因素。

“你看乔布斯,被苹果开除了,他又回来做。马斯克也是,好几次把房子都抵押出去了,也还在创新。”

“第一就是勇于创新,第二个就是永不言败。”段永基又强调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