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死亡但獐子岛屹立不倒 地方政府六度补助1.8亿

2019-11-19 02:29:52 来源: 时代周报 举报
0
分享到:
T + -
鉴于獐子岛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几乎在獐子岛扇贝每一次出事后,地方政府的身影均有闪现。补助,是地方政府给予獐子岛最直接,也是力度最大的扶持。

(原标题:扇贝花样死亡獐子岛屹立不倒追问:魔幻戏码“关键先生”六度补助1.8亿)

[摘要] 

扇贝花样死亡獐子岛屹立不倒追问:魔幻戏码“关键先生”六度补助1.8亿

时代周报记者 黄嘉祥 发自深圳

“结果就是死亡是肯定的,大部分都死亡,而且确实是这段时间发生的。死亡原因相对比较复杂,还需要进一步地去研究。”11月18日,大连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李俊表示,赴獐子岛的专家组调查结果已经上报。

两天前,在獐子岛(002069.SZ)因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深陷舆论风波后,11月16日,大连市农业农村局组织专家到獐子岛扇贝受灾海域进行抽测分析(獐子岛提供协助)。

然而,专家组的到来似乎并未能拨开笼罩在獐子岛上空的迷雾。

11月11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这是继2014年扇贝集体“跑路”、2017年扇贝“饿死”、2019年一季度再度“跑路”之后,獐子岛扇贝5年内第四度在A股市场上演魔幻戏码。

一片质疑声中,11月14日晚间,獐子岛公布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约2.78亿元,对公司今年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事发至今,獐子岛扇贝本次大批量暴毙的具体原因尚未可知。蹊跷的是,据媒体报道,距离獐子岛仅40分钟航程的海洋岛镇,扇贝却收成良好。

昔日的“海底银行”究竟怎么了?是天灾还是人祸?公司管理存在怎样的问题?更值得关注的问题是,频频出现“扇贝”荒唐事件,为何这些年来獐子岛没有被退市?地方政府,尤其是作为獐子岛大股东的长海县獐子岛镇政府,在这当中又扮演着怎样的关键角色?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2014―2019年前3季度,地方政府给予獐子岛的补助约1.8亿元,成为其成功保壳的一大助力。更耐人寻味的是,獐子岛还曾在2015年最后一天“踩点”收到了1900万元的政府补助。

连日来,时代周报记者多次致电獐子岛,并将相关问题以邮件形式发至公司董秘邮箱,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在扇贝死亡事件爆出后,獐子岛股价连日下挫,截至11月18日收盘,报收2.45元/股,相比11日3.0元/股的收盘价,跌幅达18.3%。

成败“底播扇贝”

根据11月13日晚间獐子岛对深交所问询的回复,其否认隐瞒减值的情况,称从截至10月末的采捕作业生产、产销量数据以及虾夷扇贝产品状态看,底播虾夷扇贝并未出现异常情况和存货减值迹象,公司此前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14日,獐子岛初步给出了这次扇贝大规模死亡对2019年经营业绩的影响,“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约2.78亿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690.86万元的90%”。

成也底播扇贝,败也底播扇贝。

告别传统捕捞作业、推行底播养殖,是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带给獐子岛当地居民的一大改变,也是吴厚刚当时获得当地信任的一大因素。凭借底播养殖模式,獐子岛不断扩大养殖规模,一度成为知名的上市公司,2008年更创下每股151.23元的纪录,成为沪深两市股王。

然而,仅6年后,2014年以来,獐子岛却变身成为A股市场上的反面教材。5年来,獐子岛因扇贝也损失惨重。

2014年,因扇贝“跑路”事件,獐子岛对底播扇贝核销及计提跌价准备超过10亿元;2017年,因出现集体“饿死”事件,该次存货核销及计提跌价准备影响合计6.29亿元;再加上此次2.78亿元的计提,獐子岛三次合计在虾夷扇贝资产上损失近20亿元。

这也遭到了监管层的质疑。

14日晚,深交所再次火速下发关注函,要求獐子岛说明对虾夷扇贝死亡的判断依据是否充分合理、是否存在财务“洗大澡”情形等。

根据公告,目前公司海域底播虾夷扇贝非正常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部分海域亩产水平尚存在不确定性。在死亡原因未明之前,獐子岛下定决定不再大规模发展底播扇贝。

獐子岛在未来运营计划中称,进一步关闭海上敞口风险。规划自2019年度至2020年6月底之前,完成放弃海况相对复杂的海域或暂停部分适用海域约150万亩,根据海域使用相关规定,每年可节约用海成本约7000万元。同时,自2020年始,底播虾夷扇贝由规模发展阶段向中试探索阶段调整,每年中试虾夷扇贝约10万亩,基本关闭底播虾夷扇贝增养殖风险。

六度补贴1.8亿

獐子岛频频上演魔幻戏码,却始终在A股市场上屹立不倒,地方政府在这其中扮演着“关键先生”的角色。

獐子岛的前身是成立于1992年9月的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集体所有制企业。2000年,獐子岛镇人民政府成立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接管了獐子岛镇政府持有的大连獐子岛渔业集团有限公司股权,持股比例为70.70%。

2006年,改制后的獐子岛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截至目前,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依然是獐子岛的控股股东和实控人,持股比例为30.76%。

鉴于獐子岛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关系,几乎在獐子岛扇贝每一次出事后,地方政府的身影均有闪现。

补助,是地方政府给予獐子岛最直接,也是力度最大的扶持。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发现,2014―2019年前三季度,獐子岛分别获政府补助4107万元、6543万元、3020万元、726万元、3044万元和773万元,共计约1.8亿元。

很大程度上,获得政府补助也成为獐子岛屡次扭亏为盈的一大因素,也因此多次遭到深交所问询,质疑其持续经营能力。

多位市场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地方政府为了政绩,为保壳,给企业补贴的情况较为普遍,但也变相怂恿上市公司违规,而是否滥用财政补贴也值得考究。

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2015年12月31日,獐子岛“踩点”收到了来自县镇两级政府共计1900万元的补助。而2015年三季报显示,獐子岛2015年前三季度扣非后净利润约亏损1.02亿元。

在2016年2月26日发布的2015年度业绩快报中,獐子岛称实现经营业绩扭亏为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44.46万元。不过,时隔2个月,因与会计师就业绩出现分歧,獐子岛进行业绩修正,由盈转亏,2015年公司亏损2.43亿元,加上2014年亏损11.89亿元,连续两年亏损被ST。

2016―2018年,獐子岛的净利润分别为7959万元、-7.23亿元和3358万元。虽然獐子岛2016年保壳,但其扣非净利润仍然亏损。

把“壳”保住

除了资金补助,地方政府亦通过成立相关工作小组,帮助獐子岛进行应对,其中最重要的目标之一,便是维稳、保壳。

2018年,证监会对獐子岛进行立案调查,并于今年7月公布调查结果,认定獐子岛及董事长吴厚刚等人涉嫌财务造假、虚假记载以及未及时披露其他信息等问题,证监会对吴厚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措施,对獐子岛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根据证监会的调查,獐子岛涉嫌财务造假,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中2016年,獐子岛虚增利润1.31亿元,追溯调整后净利润为-5543.31万元,业绩由盈转亏。根据证监会调查结果,追溯2016年和2017年业绩调整之后,獐子岛从2014―2017年则连续四年出现亏损。

证监会公布调查结果后,吴厚刚第一时间就对外表示,公司和被罚管理层都将进行申辩。

据媒体报道,长海县委、县政府对此高度重视,立即成立长海县獐子岛集团处罚事件维稳应对领导小组,统筹研究决定獐子岛集团处罚事件维稳应对工作方面的重大事项。同时,按照县委县政府工作部署,獐子岛镇也成立了獐子岛集团处罚事件维稳应对领导小组,并启动相关预案。

这次也不例外。据媒体报道,近日,大连市政府已经组织金融局、农业农村局、证监局等部门召开会议,听取了吴厚刚所做的秋季抽测及风险应对工作汇报,大连市副市长靳国卫出席了本次会议。

靳国卫指出,因为獐子岛集团之前出现过两次灾害事件,被市场质疑过造假,这次要充分关注市场投资人对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的质疑。要全力化解和避免退市风险,包括引发连续亏损、净资产为负原因等。全力化解公司经营风险,包括资金链断裂风险、经营困难风险等。

“这次扇贝大面积、大比例死亡,最终还是会形成一部分的减值损失,对我们今年的业绩会构成一定的影响。但是处罚退市的这样一个条件,是有法律法规的。我们即使今年亏了这么多钱,按照相关的法规,不触及退市条件。”11月14日,吴厚刚对媒体表示。

11月12日,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獐子岛利用了制度漏洞,没有连续三年亏损退市,重大违法违规退市也没有明确的标准和尺度。监管部门立案调查,很难认定财务造假,公司业务的特殊性与难核查性,导致即便有疑点,认定其造假也很困难。

“与其靠监管,还不如靠市场,投资者不信任公司,应当用脚投票,其股票面值跌破1元也会退市。”王骥跃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netease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 责任编辑:王晓武_NF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孩子的色彩启蒙真的很重要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