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得新122亿“失踪存款”追踪:百亿项目停摆

2019-05-17 07:13:31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康得新122亿“失踪存款”追踪: 大股东豪赌碳纤维 百亿项目停摆)

*ST康得(002450.SZ)的百亿资金迷局仍旧迷雾重重。

5月12日,康得新实控人,康得集团董事长钟玉因涉嫌挪用资金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后,122亿元银行存款的去向依旧成谜。

“该案比较复杂,是否涉及其他罪名、资金挪用去了哪里等细节还在调查中。” 5月15日,张家港市公安局宣传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钱去了哪里?5月16日,康得新董事长肖鹏同样无法回答。“这要看公告,无法在电话中回答,不能乱说话。”肖鹏回复以投资者身份致电的记者。

此前康得新在回复证监会问询时,自曝大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而大股东康得集团碳纤维材料项目则被市场认为是被挪用资金的去处。

事实上,钟玉此前多次公开承诺,未来碳纤维业务会装进上市公司。一方面碳纤维业务是公司业务发展的一个链条,另一方面装入上市公司后,将来融资更便利,也有利于扩大规模。

那么,豪赌碳纤维项目真的是压倒康得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吗?康得新122亿资金真的投资于其间了吗?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调查走访,试图解答这些疑惑。

出资未到位已停摆

在钟玉的资本布局中,一个重要的碳纤维项目就是康得集团在山东荣成的“康得碳谷”,122亿的资金是否曾注入这一项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调查发现,这一承载康得新转型的大项目出资未到位,而且项目已经停摆。

“项目今年春节期间就已停工。”5月14日,一位康得碳谷的前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5月15日,荣成开发区相关人士也向记者确认了该项目停工的消息。

“康得碳谷” 立项之初声势浩大,目标是投资500亿元建成世界级碳谷。2017年9月,康得新公告,拟与控股股东康得集团、荣成市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康得碳谷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合计130亿元。

其中,康得新和荣成国资各出资20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14.29%;康得集团出资90亿元,占增资后注册资本总额的71.42%。

康得碳谷项目初期推进迅速。2018年2月,康得碳谷正式动工;2018年8月,康得碳谷项目一期工程价值7000万美元的高性能碳纤维碳化炉抵达项目现场,标志着康得碳谷项目由土建施工阶段逐步进入到设备安装调试阶段。

但奇怪的是,在此过程中,康得集团承诺的90亿增资款却迟迟没有完全到位。

2018年5月,康得新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中称,康得新和荣成国资的增资均到位,但大股东康得集团的90亿元仅到位2亿元。公司表示,已在2017年10月,将康得集团的出资方式调整为现金及其所持中安信科技有限公司股权的方式出资,于2018年12月31日前完成。

7个月后,事情再遭变故。

2018年12月,康得新公告,由于受到国内融资环境的影响,以及中安信股权结构调整及审计评估工作尚未完成,康得集团对康得碳谷的注册资金到位时间及中安信股权置入时间延长至2019年6月30日前。

截至目前,这一增资事项仍未有进一步消息,而康得碳谷项目也已停摆。

康得新另一个与碳纤维有关的项目是规划在张家港的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园。

5月14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来到张家港,按照规划地点前往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园,但并未看到施工现场。该区域规划占地400亩,记者在现场看到,除了少量民居外,是两大片农田。

“项目根本没有开建。”一位接近康得新领导层的离职员工介绍。

之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张家港保税区管委会和张家港市政府询问上述项目进展,对方均表示不清楚。

5月16日,康得新董事长肖鹏、证代王山也表示对具体项目的情况不了解。

公开资料显示,航空复合材料产业园由康得投资集团与意大利LEONARDO股份公司协力打造,总投资300亿元,计划分四期,于2025年建设完成。2018年10月一期项目奠基,投资50亿元。该项目是康得新与张家港政府签订的“两园一城”项目中的“一园”。

康得集团为此成立了康得马可波罗航空科技江苏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该公司由康得集团全资持股。记者注意到,如此大规模的项目,其注册资本仅为1亿元。

百亿项目难以为继

从以上项目的情况来看,上述与上市公司康得新直接相关的碳纤维项目并未有实质进展,康得集团的大额出资也未完成,与钟玉所言有所出入。

不过,康得集团的碳纤维布局远不止这些。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康得集团旗下的碳纤维计划实施主体还有中安信科技公司、康得复合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和常州康得复合材料有限公司。他们是康得集团碳纤维大蓝图的先行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发现,上述公司均有大项目上马,康得集团在其中已投入不少资金,但有些项目同样并没进行下去。

《常州高新区报》报道显示,2017年11月,常州康得复合材料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碳纤维车体及部件项目”奠基。该项目投资120亿元,分三期建成,项目首期将于2019年6月建成投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天眼查信息发现,常州康得复合材料是康得集团旗下孙公司,其注册资本目前为12亿,大股东康得复合材料有限责任公司持有其60%股权,如按实缴金额12亿元计算,康得集团出资额约为7.2亿元。

2018年5月,该一期工程曾第一次公示环评报告。

不过,5月16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一位接近常州项目的知情人士获悉,常州项目目前也陷入搁浅状态。“环评报告是在工程开建之前做的,去年年底常州复材就不再回复消息,所以环评报告没有完成就中止了,工程尚未开建。”

而离常州千里之外的河北,康得集团也布局了碳纤维大项目。

2018年4月,河北省政府的一场新闻发布会透露,总投资81亿元的中安信碳纤维及康得复材项目,一期已建成年产能1700吨,二期项目基本建成。其中,中安信碳纤维产业园总投资50亿元,一期项目于2016年7月投产,二期项目在2017年底建成投产。

而康得复材投资30亿元建设的150万件碳纤维复合材料部件的工业4.0智能化碳纤维复合材料部件制造工厂,2016年四季度建成一期实现产能30万件,规划产能预期在2018-2019年满产。

5月16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康得复材询问项目进展,接线人员称不了解;中安信的电话则并未接通。

从江苏,河北到山东,康得集团的碳纤维布局可谓大手笔。然而高调布局的项目缘何难以为继?这或与康得集团窘迫的资金状况有关。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测算,如果上述项目的资金全部到位,在2017-2018年期间,康得集团在碳纤维项目持续投入金额已达上百亿元。

然而,在此期间,康得集团的财务状况明显恶化。

2017年9月29日和2018年5月17日,康得新分别在相关公告中披露康得集团2017年半年报和年报财务指标。数据显示,仅半年时间,康得集团总资产从462.12亿元下滑至175.58亿元,陡降286亿元。

直至2018年11月,张家港城投和东吴证券拟出资27亿纾解康得新大股东高比例质押困境,康得集团的流动性危机正式暴露。

此后,就是常州碳纤维项目、康得碳谷的先后停摆。直至2019年4月29日,康得新年报被出具非标意见,康得集团涉嫌挪用122亿资金的黑洞被撕开。

韩玉坤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性格定命运?警惕弱者思维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