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

2019-03-14 11:30:23 来源: 投资者网 举报
0
分享到:
T + -

(原标题: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

最近,周新基与上海萃竹拟分别转让延安必康(002411)股份,在资本获利离场外,此前实控人李宗松拟转让公司控制权,在现在看来,这何尝不是资本之间的利益联姻

看似在资本市场上的深谋远虑,挥斥方遒,背后却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熟人

1997年,李宗松对处于破产的边缘的原山阳药厂实行整体买断,组建了陕西必康制药有限责任公司。面对资产负债率高达600%的山阳药厂,李宗松多方面筹集资金投入企业生产经营。3年时间里,他先后投入2000万元,对厂房进行维修、改造并新添设备。企业恢复生产后,当年实现产值一千多万元。

《投资者网》通过天眼查发现,2002年,林海峰等人在浙江省宁海县创办了日升橡塑厂。而李宗松也位列其中。

Image

之后公司主业变更,公司名称也改为日升电器,并于2009年5月整体变更设立的股份有限公司(现名: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而在此之前,李宗松退出股东席位。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2.png

在新能源市场大发展的背景下,林海峰的带领东方日升实现二次创业。2010年9月2日,东方日升(300118 )在深交所挂牌上市。也就是在登陆A股资本市场半年后,东方日升市值达到历史最高的226亿,林海峰等人因此身价倍涨。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3.png

利益联结点“上海萃竹”与“九九久”

虽然错过了财富暴涨的机遇,但是李宗松也没闲着,在其努力下,陕西必康不断做大做强的同时,李宗松也谋划着陕西必康的上市。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4.png

2015年4月,李宗松以70.23亿的价格,溢价2.46倍,通过借壳江苏九九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将陕西必康推上A股市场。

然而这次借壳,又一次将林海峰与李宗松联系起来,而联系他们的关键点也是“上海萃竹股权投资管理中心”。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5.png

就在陕西必康借壳上市的几个月前,陕西必康的股权结构也发生了改变。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却是上海萃竹。上海萃竹最大的出资人为穆伟汝,而她的身份更惹人注意,那就是林海峰的妻子,持有上海萃竹总份额的38.41%。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6.png

不仅如此,2015年2 月,阳光融汇、华夏人寿、上海萃竹、深创投四家公司向新沂必康(必康股份的控股股东)增资 619.1769 万元,其中上海萃竹增资93.4878万,占其3.3725%。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7.png

陕西必康借壳成功之后,便形成以李宗松控制的新沂必康为核心的必康股份。上海萃竹持有上市公司5.08%股权。

巧合的是,九九久的主营业务与东方日升同属一个板块。而之后发生的事也应证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巧合。

2017年年初,李宗松以19.5亿现金参与东方日升定增,交易完成后,其持有东方日升10.22%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无独有偶,就在去年年初,李宗松开始剥离必康股份非主业(原九九久资产),在经过前海高新、东方日升100%收购的戏码之后。最终东方日升以13.99亿元收购九九久51%股权,将控制权牢牢掌握在手中。

原本计划的收购其100%股权,然而当时东方日升遭遇行业发展瓶颈问题。据其业绩预告,由于光伏产品销售价格下降,营业利润相应减少。2018年上半年业绩同比下41.49%-59.77%。所以最终只收了一部分,但是拿了九九久的控制权。

九九久经营范围包括,三氯吡啶醇钠、六氟磷酸锂、锂电池隔膜、高强高模聚乙烯纤维等,与东方日升同属一个板块。最主要的是,九九久以高强高模聚乙烯纤维为主要产品的新材料板块在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2.27亿元,同比大增61.46%。特别是随着6800吨/年的产能扩建项目的投产,未来九九久的高强高模聚乙烯纤维产能接近一万吨,位居行业前列。与这资产相比,必康股份的医药板块盈利能力差了许多。

对于李宗松将九九久控制权转让给老熟人林海峰,而且自己也是第二大股东,这何尝不是他走的一步棋。

李宗松出让必康股份

去年年初,凭借必康股份,李宗松夫妇以215亿的财富登陆2017年度江苏省富豪排行榜,在江苏省排名14位,全国排名136位。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8.png

看似风光无限,然而,必康股份的质地早已力不从心。李宗松的财富大多数来自必康股份,但是,随着我国医药行业竞争不断加剧,必康股份的医药制造盈利能力越来越力不从心。李宗松虽然多次资本运作,收购医药资产,然而营收大幅提升,但是利润不增反降。

《投资者网》根据其2018年半年报数据发现,公司营业收入为38亿,同比增加120%,净利润为4.31亿,同比减少5.5%,增收却不增利。通过近几年财务数据发现,公司近几年营业收入不断增加,毛利率却持续走低。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9.png

从2015年公司仅有的医药制造类营收,到2016年增加了化工类营收(营收为13.02亿占当年总营收的35%),2017年并表医药商业类营收(营收为18.73亿占当年总营收38.78%)。这就看出公司近几年的营收增长都是增加的化工板块营收及并表医药商业类企业带来的。然而这大幅增长的营收却对应着净利润的减少,从2016年的8.95亿减少到2017年的7.62亿。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10.png2017年必康股份收购润祥医药、百川医药各70%股权,这两家公司从事医药贸易批发。2017年并表营收为18.73亿,但“毛利率”仅有3.72%。这样巨量的营收对公司净利润增长几乎没有什么帮助。

不得不说的是,根据2018年半年报,新沂必康持有必康股份5.81亿股,持股比例达37.98%,质押4.83亿股,质押率达83.03%,李宗松直接持有必康股份2.18亿 股、持股比例达14.24%股份,质押2.14亿股、质押率达98.36%。

好像一切都像在计划中似的,去年年末,李宗松将必康股份的控制权卖给延安国资。

4、李宗松与林海峰之间的利益联姻11.png

李宗松等人先以19.58亿向延安国资转让上市公司5%的股份,不久之后,必康股份再次公告,拟将新沂必康超50%股权转让给延安国资,新沂必康持有必康股份37.98%的股份,如果按转让50%新沂必康股权计算就是必康股份18.945%股权。

没过多久,必康股份的证券名称改为现在的延安必康。

资本获利离场

从陕西必康借壳上市到今年年初,三年的锁定期已到,当初进入的资本也慢慢开始了立场计划。

1月4日,延安必康公告称,周新基与上海萃竹拟分别转让上市公司2.27%、2.73%股份给江苏康美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转让价款分别为6.01亿元、7.25亿元。

周新基现在依旧是江苏九九久科技公司的董事长,他借助必康这个平台,出任其多家关联公司董事长职位。最重要的是,陕西必康的借壳成功,使他的财富更是得到爆发性增长。

2016年,上海萃竹持有延安必康总股本的5.08%。对应此次以7.52亿出售的2.73%上市公司的股份,根据Wind数据,上海萃竹自2017年3月15日质押3120万股必康股份股票(约占总股本的2.04%)。今年3月15日质押到期,按当前19.9/股的股价,持有股票市值达6.29亿,加上7.52转让给康美新材2.73%的股本,合计为13.73亿元,近三年的收益率高达128%。

毫无疑问的是,曾经参与的资本阳光融汇、华夏人寿等,接下来也会开始准备获利清仓离场。

而根据延安必康当前20日平均股价21.5元/股计算,三年前参与的资本这几年的收益率达177.41%。

纵观全局,虽然李宗松将延安必康的控制权转让给延安国资,但究其根本,公司资产质地已经大不如前,而且李宗松本人卖掉必康股份可以获得达84.82亿元。再者,李宗松早已布局东方日升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将九九久的控制权交到林海峰手上,正如前文所交代的,李宗松本就是东方日升最原始的创始人之一。看似剥离必康股份的非主业,实则是将优质资产转移,两人你来我往,利益共享,何乐而不为。

韩玉坤 本文来源:投资者网 责任编辑:韩玉坤_NBJ11142
分享到:
跟贴0
参与0
发贴
为您推荐
  • 推荐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时尚
  • 科技
  • 军事
  • 汽车
+ 加载更多新闻
×

最短时间让你张口流利说韩语

热点新闻

态度原创

阅读下一篇

返回网易首页 返回财经首页